当前位置:

534章 章回53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风城。

    风城最受人尊重的老祭司风语老人突然赤/裸着、疯疯癫癫从屋里跑出,他一边跑,一边疯狂地大喊:“降生了!降生了!风带来了生命的能量!生命之子降生了!哈哈哈!”

    风语老人跌跌撞撞地跑向祭坛,其他人不敢拦阻他,只能追在他身后。

    因为风语老人的举动,夜晚中的风城逐渐被惊醒。

    风尧听到手下汇报,连忙出来寻找风语老人,等他赶到祭坛、赶到风语老人身边,他的身周已经跪下很多人。

    风语老人双手高举,血液从他手腕滴落,他的口中也正在默念着什么。

    风尧色变,风语老人竟然在祭祀!

    风开始在祭坛上空凝聚,落叶和尘土开始打旋,人们的头发和衣摆吹起……

    风语老人的身体逐渐被风包裹,他周围的人全都待不住,被风刮得只能向后再向后。

    风尧是少数几个还能矗立在小型飓风带中的战士之一。

    “生命能量!真的是生命能量!你们听到了吗?风在欢呼,大地上的生命在欢呼,它们都在迎接生命之子的到来!”

    风语老人长发飞舞,整个人亢奋到极点,他对着风尧高兴至极地大声呼喊:“不要忘了我们风城的使命!生命之子诞生,我风城所有人都必须侍奉和保护生命之子!这是我们的荣耀,也是风神给我们的使命!背叛生命之子者,不听风神命令的风城人,都将永远被风神厌弃,被众神诅咒!”

    风尧毫不犹豫地单膝跪地,“风尧带领风城,尊风神之令!”

    随后风尧起身,对手下头领战士喝道:“传我命令,立刻寻找生命之子,守护他!”

    风语老人手指远方,“孩子们,去吧,风会指引我们!”

    黑森林深处地底,枫族老萨玛从沉睡中惊醒。

    周围的空气和土壤等似乎隐隐有了什么改变,变得更加有生命力,变得更加适合长生木族生存。

    久久没有离开地底的老萨玛沿着密道出现在枫族当代萨玛居住的山谷中。

    “老萨玛?”年轻的枫族萨玛立刻感受到长辈的气息,树枝延伸纠结变成类人状的生命体出现在老萨玛身边。

    老萨玛仰头看向星空,似自言自语一般道:“你感受到了吗?初始的生命能量正在变得浓郁。”

    年轻萨玛迟疑,“我还没有感受到。”

    老萨玛像是在微笑,“现在还很淡,我也是刚刚察觉,但以后只要这份生命能量不会消失,你就会感受到它的存在。”

    “老萨玛,您说的生命能量来自哪里?”

    “这是一个好问题。”老萨玛心情也许真的很好,他后面几乎吟唱般,欢快地道:“那个孩子带来了希望,啊,他带来了希望,也许他已经成功让生命之子诞生,又回到了这片土地。当他带着生命之子走进森林,所有长生木族都会成为他的朋友,啊,充满希望的生命能量!”

    飞鸟可以带回各种消息,老萨玛就算一直待在黑森林深处,可并不是说他就不知道外界的事情。九原人去参加人类的上城聚会,那叫默巫的祭司失踪一事,他知道的并不比其他部落慢。

    他并不担心那个孩子,孕育巫运之果的巫者又怎么会轻易死去?果然,那孩子回来了,还成功孕育出生命之子。除了生命之子,还有谁会带来这样充沛浓郁的初始生命能量?

    老萨玛低沉沧桑的声音感染力很强,沉睡中的黑森林随之被唤醒,一道道歌唱声响起,向他们的老萨玛问好。也有人在歌唱生命能量的美好,哪怕他们现在还无法清晰地感觉到。

    遥远的大海深处。

    人鱼族王者被祭司们召唤。

    当听说他们感受到浓郁的新生的生命能量时,这位人鱼王者只是挑了挑眉。

    “上次的生命之子诞生,你们就说他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变化,领导我们抵抗未来的可怕敌人。可结果呢?他只不过成为了人面鲲鹏族王者的伴侣,还生下了一个出生就被送出中心大陆的混血儿。除此之外他还做了什么?”

    “每一个生命之子都是伟大和必须的存在,您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不代表他什么都没做,而他的孩子也拯救了很多人族,更成为了人族一方领主。我王,您欠缺一颗谦虚的心灵,如果您继续这么傲慢下去,迟早一天您会……”

    “说教的话就免了。你们只要告诉我,这次出现的生命之子有什么特殊之处?需不需要我把他带回来?”人鱼王者不客气地打断了苍老的声音,“上次那个生命之子便宜了人面鲲鹏族,这次可不能再落到他们手里。”

    巫运之果他不稀罕,也不想费那个工夫和大量能量去培育,但已经诞生的生命之子,他一点不介意抢过来占有。

    苍老的声音叹息,“我王啊,这次我们感受到的生命能量比前面那位诞生时不知道浓郁了多少倍,这注定是一位了不起的存在,而能培育出这样一位生命之子的智慧种族也必定不是普通生物,您想要我们人鱼族和他们开战吗?”

    人鱼王者知道第一祭司的意思,但他故意说:“开战就开战,正好族里那些战士都太闲,再不动一动,他们肥得都可以炼鱼油了!”

    “我王!”第一祭司很无奈,“我们居住在海底也并不平静,海底的战争从来都不少于陆上,生命之子如果能来到我族自然最好,可如果……”

    “所以你们其实也是希望他来的,对吧?”人鱼王者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我会派人上岸去找找那个生命之子,如果能带回就带回,其他没有什么事,你们就别找我了。”

    傲慢又懒惰的王者离开了,人鱼族的祭司们全都陷入沉默,他们确实在私心中希望他们这位独身不知多少年的王者能够把生命之子“骗”回来,如果能生下孩子就更好,但那位生命之子会是那么容易就被带回来的吗?

    对了,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没有说,如果那位生命之子就是预言中的那一位,那么以后他们人鱼族哪怕深处海底都不一定能再过上安稳日子,传说当天空中/出现恶魔的影子时,整个世界都将陷入黑暗中,只有那位传说中的生命之子将带领各族抵抗恶魔,给这个世界夺回一线生机!

    祭司们很矛盾,他们既希望这次的生命之子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又不希望他是。

    察觉到生命能量变化的不止海底的人鱼族,九原青渊湖底。

    已经开始逐渐接受古神记忆的虞巫慢慢睁开了双眼。

    “生命能量!”他肯定地低语。

    “呵呵,”美丽到妖娆的人鱼祭司露出梦幻般的笑容,“看来我族真的有再回去大海的可能呢。”

    就是不知是谁带来了生命能量,会是严默成功孕育出了生命之子吗?这会不会太快了点?难道他们去了中心大陆得到了人面鲲鹏族的帮助?

    不过刚吸收消化了古神的传承记忆,就感觉到生命能量变得浓郁,虞巫突然生出一种宿命感。曾经,在海底生活时,他就听当时的老祭司跟他提过一件事,只不过年代久远,他都记不清了,可在接受古神的传承记忆后,结合记忆中再三提到的场景和预言,他终于又想起了那件事。

    战争就要来临了吗?真是讨厌啊。

    此时,曾经成功培育出一位生命之子的人面鲲鹏族的议事大殿中,严肃的气氛在流转。

    大殿中一共有十二只人面鲲鹏,这种场面乍一看其实挺诡异,十二只人面大鸟围着一张圆形的巨石桌,蹲在十二座古朴坚硬的石座上。

    “消息已经确定,我族一名族人元洲刚刚传回消息,说他亲眼看到了生命之子诞生的全过程。”

    “这次是哪个种族培育了生命之子?”

    “据说是人族,还是无角人族。”

    “哦?看来这次众神选择了无角人族?”

    “谁知道呢。鲲宇,你听说了吗?据说你家那只留在东大陆红盐湖边的小家伙,现在就在那培育了生命之子的无角巫者身边。”

    鲲宇是一只浑身金色的纯种大鲲鹏,羽毛极为灿烂,尤其头顶三根长长的翎毛更如王冠般,他的伴侣是一只有着长长尾翼的黑色凤鸟,所以他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有一身天生的黑金色羽毛,并同时具有了人面鲲鹏族和凤鸟族两族的特征,头顶金色翎毛和长长的偏金色尾翼。

    鲲宇听到儿子消息,神色动都没动一下。人面鲲鹏族的特性:因为活得长,只在乎陪伴自己的伴侣,对自家小雏鸟却不是特别在乎,基本上都是放养性质。

    “鲲宇?”

    “他没有回来,也没有向我们求助,这说明他现在活得很好。”

    鲲宇的言下之意大家都懂了,这位的意识显然是说:只要他儿子过得好,他管生命之子是谁培育的。

    问话的鲲鹏用翅膀扇了扇风:啊,就是这样,所有鲲鹏除了自己的伴侣和领地,几乎都不关心外事,他做这个鲲鹏王表面风光,其实很痛苦好吗?

    鲲鹏王第十万次的想到:今天就让位吧,可是抓壮丁好难。当年他还是一只半雏鸟就给骗了来当这个事特多的鸟王,可如今的半雏鸟有了他这个例子的传承记忆,都变得特不好骗!

    鲲鹏王喵喵鲲宇,恶向胆边生:能跟人类混在一起的小鲲鹏,应该比较好骗吧?至少会比较有野心?也许他可以去勾搭一下那只小小鸟,不对,怎么能说是勾搭呢,应该说是培养,对,他决定了,今天就出发去找那只小小鸟好好培养培养!

    鲲宇瞄向自家长兄,他们鲲鹏族也许就因为太强大,不但生育迟,一生多子的也很少,像他们家这样生了两个,而且还是相隔不过十年的兄弟真的极少极少。

    “别打我儿子主意,他还是雏鸟中的雏鸟。”

    “谁说我要打他主意了?鲲宇,我说你啊,怎么就这么喜欢胡思乱想?要不是你这么爱瞎想,你老婆也不可能被你气得分巢单住。”

    “鲲雪峰!”鲲宇头顶三根翎毛啪地竖起。

    “喂!诸位,你们是不是偏题了。”一位长老眼看王就要和族中第一战士打起来,连忙很无奈地出声提醒大家,“我们现在谈的不该是那位生命之子吗?有没有谁想要带回那位生命之子?”

    “咳!有一点忘记跟大家说了。”鲲鹏王举了举翅膀,“据元洲传回的消息,生命之子身上的生命能量虽然浓郁,但那个生育了生命之子的巫者,其身上的生命能量似乎比生命之子还要浓郁得多。”

    这一句话激起了千层浪,原本没谁愿意开口说话的大殿内顿时响起了接二连三的问话声。

    “生育?不是培育?难道说这次的生命之子是被生下来的?这怎么可能?”

    “元洲怎么知道那无角人类巫者身上的生命能量更多?也许是生命之子身上的,但他感觉错了?”

    “那人类巫者有伴侣吗?如果没有,我想去见见他。”

    “啊,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你们继续谈,我办完事就回来。”

    “哎呀,我差点忘了,我答应那谁今天去见它,那什么,我也先走一步!”

    “狗屁事情!你们知道那人类巫者现在在哪里吗,就急着去找他?我王啊,那人现在还在西大陆吗?去找元洲是不是就能找到他?”

    鲲鹏王怒了,爪子一扣石桌,扑簌簌掉下一堆石渣,“你们都给我够了!谁敢出这个大门,我就把王位让给谁!其他人作证!”

    唰!所有正要和打算飞出去的鲲鹏都凝固住了。

    十二只鲲鹏重新归位。

    鲲鹏王哼哼,“你们都迟了!元洲说了,那人类巫者已经有了伴侣,就是他的部落首领。”

    “抢过来就是。”

    “嗯,把那个部落首领干掉。”

    “有几个杀几个,反正人类不会因为伴侣死了就活不下去。”

    鲲鹏王冷笑:“他的伴侣是十级甚至十级以上的神血战士,而且可以操控多系能量!”

    众光棍鲲鹏:“……”你妈!这么重要的事,你就应该早说!

    鲲宇突然道:“十级而已。”

    “对啊,不过十级而已,我们又不是没有到达十级的。”众光棍鲲鹏又复活了。

    鲲鹏王也懒得管他们,就让他们去碰壁吧,“祭司说了,有件事必须让你们知道,今天召集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什么事?快点说吧,别磨蹭了!”鲲鹏们非狩猎、非陪伴伴侣和非睡觉时,绝对不是能坐得住的种族。

    鲲鹏王看向那位长老。

    长老已经给他们气坏了,这些混蛋太会偏题了,算了,忍忍吧,反正都习惯了。

    “祭司大人让我告诉你们,这次的生命之子……或者说这次身怀浓郁生命能量的谁谁,很可能就是传说中能弑杀神魔的那位。为此,我们人面鲲鹏族就算不得到他,也必须派出战士去监视他,如果发现他利用生命能量作恶,那就集全族之力杀死他,如果他能善用生命能量,那他就是所有飞鸟族的朋友,忠心大陆也将允许他的进入。”

    鲲鹏王,“你们都听到了,祭司说了,先派战士去确认到底是谁真正拥有了生命能量,如果能让其成为鲲鹏族的伴侣最好,如果不能也不要勉强。好了,现在谁想去?”

    唰!一圈翅膀举起来,凡是没伴侣的都举翅膀了。人面鲲鹏族恋爱自由,可谁不希望有一个强大并对自己有益的伴侣?

    鲲鹏王点了点爪子决定:“这么多想去的,我也不好选择,那么还是我去吧,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愉快个屁!王,你的速度敢再慢一点吗?如果不是你能瞬移,信不信现在已经被大家伙围着暴揍了!而且你敢不敢在走之前先说明那个巫者现在在哪里?

    光棍一飞起来,“我有点事,先走了。”他要去求见祭司,他相信祭司大人一定知道那个人类巫者的下落。

    光棍二,“困死了,回去睡觉。”他有内/幕消息,一定会比其他家伙更快!

    光棍三、四、五……都找到各种理由飞离了大殿。

    最后,仅剩下的一个光棍星华笑嘻嘻地凑到鲲宇身边,“鲲宇大人,你能感受到你儿子现在在哪里吗?能不能告诉我,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妙招,让你老婆怒火全消,立刻飞回来陪伴你。”

    其他鲲鹏:这只最狡猾!

    鲲宇一秒钟都没犹豫:“成交。”

    此时,完全不知道因为身怀生命能量,彻底变成一个香馍馍的严默正在干嘛呢?

    他正在堂而皇之地搬空空城的宝库。

    “空城城主和他们那个老巫婆找到了吗?宝库里没有多少好东西,高阶元晶什么的肯定都在他们的储物骨器中。”严默哪怕肥了荷包也超级不满,如果不是宝库中不被重视的药草很多,他就相当于白来一趟了。

    “没有,他们别的本事不大,逃命的速度很快。”原战也很郁闷,空城城主已经是第二次从他手上逃脱。九风追了上去,但不一定能追到人。

    “其他高层和高阶战士都控制住了?”

    “嗯。”

    “怎么?”严默看出原战神情不对。

    原战过来摸摸趴在严默怀里呼呼大睡的大儿子,小东西在他们打算攻打空城时醒来一会儿,后来又迷糊过去了。严默给他看了,说很可能是撕裂空间穿越的后遗症,小孩的身体太娇弱了。

    严默也很后悔,这也是他们两个大人考虑不足,早知巫果刚出生弱成这样,他就应该把人丢进第二实验室或他的空间里再穿回来,而不是只顾着保守空间和第二实验室的秘密——他不想让其他人,包括斯坦在内,知道他能藏起活人。这是他最后保护自己和家人的手段,总想着能保住秘密一天就保住一天。

    而且他也曾经试过把原战和育儿袋都放到空间里再使用传送门,但传送门不知是如何判断能量,或者空间及实验室里多出来的负担会算到他头上?这种作弊行为当场就被识破,使用传送门时该需要多少元晶还是需要多少,并不因为人在空间或在第二实验室就会减少。这也让他彻底打消了把传送者弄昏放进第二实验室的主意。

    而且就算这种作弊方法能成功,他也不想用。因为高阶元晶怎么都能找到,可人渣值想要减却不是那么容易,空间只能让他的血脉和伴侣进入,而实验室想要放人,一个人就是一千人渣值,他救一个人才能减多少?

    话题扯远,再拉回来。

    因为原战是战斗的主力,严默第一时间就把巫果接了过来。结果很快他就发现,巫果在他怀里似乎舒服许多,中途还醒来一趟,之后虽然又睡了过去,小脸却不再紧皱,而是变得放松舒坦。

    瞧这小家伙现在睡得有多美?小嘴半张着,嘴角还挂着亮晶晶的口水!

    “阿战?”

    原战低头,与爱人额头相抵,“空城的活人不多,这就是一座死城。”

    “哦?”严默一来就奔城主府,倒是没怎么注意空城中的情况,他在城主府也看到了骨兵,但他想着空城和有角族合作,有骨兵也没什么稀奇,就没怎么在意。

    “有角族似乎掌握了一个方法,可以把活口生生变成骨兵,这些骨兵比普通骨兵更优秀,因为他们一般都能保留生前的战斗力和神血能力,而且这些骨兵还能有自己的思想,虽然不像活人那样,可他们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也能做一些判断。”

    严默神色改变,赞布可是明确跟他说过,有角族一直在想办法保留魂魄,并想法把魂魄转移到骨器中,可除了骨承,其他都没什么成功例子,就算有谁能在骨器上留下一点残魂,那也只是残魂而已,还要很强大的魂力才能做到。

    “斯坦大巫怎么说?”

    “他说这些骨兵的灵魂都不完整,而且他们很痛苦,渴望着离开躯体,却又被束缚住。”

    “斯坦大巫也没办法?”

    “他说那是一种邪恶的巫术,很有可能是从他的族人中传出。他说这件事既然和他的族人有关,他会负责找到破解方法。我们抓了不少骨兵,斯坦大巫正在琢磨。”

    严默并不是很担心,有角族称霸西大陆那么多年,又有着那么雄厚的文明积累,并敢跨越海洋攻打东大陆,那肯定有所依仗,如果不知道他们的依仗是什么并无法破解,也许他会头疼,但既然知道了详情,而且还有了破解的可能,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阿战,你很难过?”严默对小情人的情绪偶尔还是敏感的。

    原战在自己的伴侣面前并没有掩饰自己某一刻的软弱,“看到他们,我就想,如果你没有去西大陆,如果你没有带回斯坦大巫,那现在……我们九原人也可能变得和空城一样。只要这么一想,我就觉得……”

    “后怕是吗?”严默也觉得很庆幸,幸好他们解救了斯坦还把人带了回来,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灵,也许神灵也不忍心看东大陆的生物覆灭吧?

    原战直起身体,摇头,看着爱人的眼睛:“不,我不是害怕,我只是庆幸,幸亏有你。”

    严默托了托巫小果,笑:“就算没有我,没有斯坦,东大陆这么大,肯定有谁有办法解决有角族,只是可能要慢一点。”

    原战没有反驳他,他还有一句话没有告诉严默,他在庆幸的同时其实更多的是恐惧,他忍不住去想:如果他当年杀了严默,或者把严默送给别人,或者他根本就没有碰到严默……

    只要一想到他有可能和严默错过,有可能失去这个人,他就恐惧得浑身发寒。

    我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太幸福,所以反而害怕了吗?

    原战有一瞬间的茫然,他把这份恐惧和担忧压到了心底,心神重新变得坚毅。既然无法忍受失去,那就保护好他,守好他,不让任何人事物有夺走他的机会!

    默,是我的!

    有着野兽般直觉的男人在危险还没有到达前,天线就已经高高竖起,并做好了和任何恶势力作斗争(抢老公)的准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