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5章 章回53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东大陆出现了一股神秘势力,这股势力说它神秘,是因为它来无影去无踪,每次出现都非常突然,每次消失也没人知道。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可这股势力不仅神秘还十分强大,每到一处必定会把看中对象的所有宝物洗劫一空,完全无视看守的战士和骨兵等级等。

    这样一股势力出现,一般来说势必会引起东大陆各大势力恐慌,可是这次,这股神秘势力虽然引起九大上城等势力的注意,却没有让多少人感到害怕和担忧。

    为什么?因为这股神秘势力只对有角人和有角人相关者下手!

    他们一出现就先收拾了九大上城之一的空城,而空城除了城主和祭司逃脱,其他活口全部主动投降,没有人想要成为活着的骨兵,哪怕他们的城主说这样可以让他们得到远长于普通人的寿命。

    随后这批强大的神秘战士和巫者就在南边沿海地区开始清扫有角人势力,因有角人主要军队就是从南边上岸,如今东大陆南边沿海地区几乎全部被有角人占领。

    有角人还在位于空城和水城之间的一处海湾快速建造了一座城市,并大言不惭的起名为圣骨城。

    圣骨城的建立不知填了多少东大陆的生命进去,说这是一座用东大陆人类和智慧生物尸骨鲜血垒建而成的城市也毫不夸张!

    有角人以此为据点,与空城势力合作,对沿海几大势力形成了极大威胁和压力,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水城。

    一开始是八方支援水城,可有角人不知收到什么命令,竟突然放弃继续攻打和吞并水城地盘,改为全力向东大陆腹地进攻,并明摆着打出了要攻打九原的凶态,还放出话,谁敢帮助九原、谁敢拦路,谁就会遭到血洗!

    为此最终顶着压力前去支援九原的势力只有巫、木、风、水四城和蛇人、有翅、巨人三大智慧种族。

    有角人也说话算话,得到消息后立刻便令空城带领他们用奴隶骨收服的高阶神血战士,分别前去偷袭这些势力。

    结果空城正带着人在外面偷袭得不亦乐乎,回过头老巢就被人端了,如果不是城主和祭司跑得快,空城恐怕在那晚就要成为历史。

    而空城只是开始,不久,那座刚刚建起的被当地人成为血骨城的圣骨城一夜间变成了平地,里面所有骨兵全部被灭,有角人也没能剩下几个。

    血骨城消失后,东大陆上便有了一个传说。

    传说只要大声向祖神祈祷,诉说侵略者的罪孽,并诚心恳求祖神派出神血战士和神巫帮助族人或者帮他们复仇,那么只要祖神和他的祭司及战士们听到了,那股神秘势力就会来帮助他们赶走和杀死敌人、救回亲族、夺回财物,实现他们的祈愿!

    本来东大陆这么大,人口少、交通又不方便,这样的传说按理不会流传得太广、太迅速。

    可也许这支神秘势力真的有祖神相助,这个传说竟在不到两天内就传遍了被有角人占领的地区,且越传越远,不久,连远在腹地的九原部落都听到了相关消息。

    “桀——!”九风带着一身汗水飞回。

    严默抬手,让九风变小落到他手臂上,摸摸他,衷心道:“辛苦你了。”

    “桀桀!小事一桩!”九风张嘴吃严默喂给他的加料鲜肉,吃饱了,转眼间就变成一个长着翅膀的三头身,跳到地上伸手就要抱弟弟。

    严默也心大,竟然弯腰就把巫小果交给他,又拿出手巾给九风擦汗。

    小小的九风竟然抱得也似模似样,还小心颠了颠——他力气大,根本就不怕抱不动小宝宝。

    巫小果:“……”小爷又不要睡觉,你颠什么!

    九风抱着弟弟向苏门小同学献宝:“弟弟哦!又长大了一点点。”

    苏门低头摸小宝宝的脸蛋,“真的耶,又肥了一点。”

    巫小果:你才肥!你全家都肥!

    九风看小宝宝可爱,低头就啃,“Mua!”

    巫小果:……我尿!

    嘘嘘,九风目光转移,看光屁屁小宝宝小鸟儿翘起,尿了自己一身。

    巫小果:妈蛋!忘记考虑姿势了!

    九风怪笑,他不是在嘲笑巫小果啦,他只是就喜欢这么笑。

    “哎呀,弟弟又尿了。”苏门从储物骨器里有点手忙脚乱地拿出布巾给巫小果擦了擦,然后把用过的擦尿布放回另一个储物骨器中。

    九风不嫌弃弟弟脏,抱起来又亲一口。

    苏门则摸摸弟弟的小弟弟,轻轻捏了一下,“不要再随便尿了哦,尿尿要叫。”

    巫小果:“……啊啊啊!”气死小爷我啦!坏默爹、蠢默爹,你能听懂鸟兽虫子的话,为什么就听不懂我的!

    严默和原战说着话,时不时地看三小一眼,看他们玩得开心,两个小家伙把小小家伙照顾得也挺好,就没怎么管他们。

    原战更是对养孩子没有什么系统概念,在他看来,小孩子生下来,给他吃给他喝就行,其他用不着大人多管,他周围的男女都这么养孩子。而且他儿子还不用喝奶,喝水都能长这么胖,特别好养活。

    巫小果郁闷憋屈得不得了,他才不是喝水就能长大呢,他也需要各种食物的!他尤其爱吃肉,可他两个爹都不让他吃,明明他已经长牙了好吗!

    他默爹还给他弄来一堆动物奶……一点都不好喝,又腥又膻,他宁愿只喝水!

    严默其他不愁,这儿子特别瓷实,随那两个小家伙怎么折腾,也就干嚎几嗓子,从来没出过大问题,他愁就愁在这小子特挑嘴上,这也不吃那也不吃,尤其讨厌喝奶水,最可恶的是这小崽子连九风偷偷塞给他的虫子都肯吃,就是不肯喝奶!

    “他可能需要更多更强的能量。”心更大的战爹安慰自家祭司大人。

    严默叹气,“我知道,可那小子不能这样光选择能量高的,营养也得均衡。何况他是人,不是原来的只知道吞噬的巫运之果。连活生生的虫子他都敢吞,以后他还有什么不敢吃的?”

    “虫子挺好的,我以前也吃过。他想吃就让他吃呗,什么都吃更好养活。”

    “他才不是什么都吃!”严默瞪他,“你就没发现重点,如果我们什么都满足他,什么他想要的都拿来给他吃,等时间长了,他胃口养大了,如果吞噬的本性再冒出来怎么办?我们得让他从小就学会克制。”

    “这样会不会不利于他的成长?”原战很同意严默的意见,但新手爹偶尔也会为儿子考虑一下下。

    “当然不会。”严默保证:“他的身体状况我每天都有给他检查,我可以十分确定地告诉你,这小子的身体再健康不过,简直就是营养过剩!他就是贪能量,九风又宠他,你看他才几天就胖成了一团球!”

    原战乐,两夫夫晚上睡觉时中间夹一个肉球还是挺好玩的,这个肉球还喜欢往育儿袋中钻,非要跟他弟弟一起睡,也幸亏育儿袋可大可小,多个比原来娃娃果大了两圈的小肉团子也没什么。

    最让原战开心的是,九风每天都跟他们两个父亲抢陪睡权,可惜他家小子才舍不得离开他默爹!每当看到九风那张沮丧的小脸蛋,他就能愉快地多吃两口肉。

    不过原战这种乐呵心理也就保持了不到半个月,半个月后他就主动每到晚上就把长子连同育儿袋一起扔给了九风小爷。

    闲话不多说,且说现在。

    傍晚,一只以速度取胜的速飞鸟飞到九风近前,对他一阵鸣叫。

    严默抬头,他听懂了——说来也有意思,他能理解绝大多数生物的“语言”,如果身体直接接触,还能形成精神连接,可自打巫小果出生后,他们彼此之间的联系就像是被隐藏了,任凭巫小果和他怎么努力,他都只能靠猜的去理解巫小果想要表达的内容。

    严默推测,很可能是因为巫果接受了他的血脉,并遗传了一部分他的能力,而两个能力相同者在一起,出于自我保护——善言族的魂力防御都很强,这大概也是避免让同类能力者在自己身上发挥,为此,两个掌握了沟通能力的善言族在一起很容易造成精神连接上的短路,必须先调试好频道,或找到适合的对接口才行。

    “嗨,诸位,别玩我儿子了,新的活计到了,该干活了。”严默招手示意斯坦等人也过来。

    “这次是哪里的冤主?”原战丢掉骨头问。

    “离这里不远,靠近水城。”严默开始在地上画地图。

    等斯坦等人逗完巫小果过来,地图已经成型。

    严默指着地图道:“基本和我们的推进路线保持一致,等解决完这里的有角人据点,我们就可以向腹地推进一大步。而腹地被有角人占领的地方不多,我们下面就只要往九原方向进发就可以。”

    “你不是说有鸟儿传讯给你,有角族在派人接触那个鼎钺部落,似乎想和他们合作?”斯坦问。

    “鼎钺不急,我们现在的兵力也不足够分成两部分,鼎钺只要不蠢就不会立刻答应和有角族合作,除非他们想被东大陆所有智慧种族群起攻之。”

    “但他们有野心。”原战看着地图点了点,“这里一片属于水城,但这里却和鼎钺部落所在的地域相接,水城受到的损失很大,以后就算有角族被打退,他们恐怕也顾不得周围这一片,到时鼎钺只要稍微伸伸手,这里就很可能会被他们截去。”

    严默颔首,“确实。”

    “你有什么好办法?”原战期待严默能给他打开思路。

    严默仔细想了想,“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阿战,我们一路打一路铺路吧。”

    “嗯?”不止原战,其他人也看向严默。

    严默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刚才还只是不成熟,现在却十分渴望这个想法能够实现,“祖神有句话,想要子民过得幸福,要有路。想要占领更大更多的地盘,要有路。有路就能把一切都联系起来,有路做什么都方便。”

    众人有的若有所思,有的一片茫然。

    严默只好细致了说:“你们想想,如果我们能从海边直接铺一条路直通九原,我们以后来往这里是不是很方便?”

    原战第一个反应就是:“敌人也很方便。”

    严默耸肩:“我们把这块地盘全部占下来就是。”

    原战很冷静也很理智:“九原人太少,地盘太大,占下也快很快失掉。”

    “采取软殖民方式。”严默知道他们听不懂,在地图上便画便解说道:“我们可以在几个要害处分别修一座城当作我九原的据点,其他地方我们不明言统治和占领,相反我们给当地的智慧种族提供各种物资包括食物和低级武器等,然后同时接受他们的特产做交易。在做交易时,我们的人不妨把九原的各种好处向周围宣传,比如我们没有奴隶、人人都能吃饱、人人都有房子住,老人有所依,小孩有学上,孩童的出生率和活下来的比例都很高等等。”

    “还有我们能激发神血战士,并让高阶战士突破。”原战补充,随即一拍大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斯坦多少也明白了,其他人有的还没听懂,但听着九原有那么多优点,心想自己要是就住在周围,又是奴隶身份,那肯定会想要去投靠九原。于是这些没听懂的人在想到这一点后也听懂了。

    严默赞许地笑,“这条大路可以是你的功绩,也可以是九原首领对自己能力的展示。想想看,以后只要有谁走在这条路上,他们就会想到你。你把这条路弄得越好,走在路上的人类和非人类也会越敬佩你的实力。怎么样?要试试吗?”

    原战略一思考,嘴角上挑,微微露出尖锐的犬齿,“为什么不试?正好当作修炼。”

    严默又看向其他人,“铺路需要的能力很多,不止是土系,火系、木系、水系,包括控风等,任一种能力都可能用到,大家一起来试试吧,说不定你们会喜欢上这种运动。”

    其他人觉得有趣,竟然都想试试,连斯坦都说他可以帮助大家在铺路时请阴魂们让道。

    说到高兴处,大家现场就施铺了一小段。

    因为第一次配合,大家都有点乱,忙哄了一阵后,总算找到规律。

    首先原战使用控木的能力,和其他木系战士把目标道路上的植物全部移走。

    其次,原战和土系战士一起规整道路。

    接着,原战和火系战士给道路加固。

    严默在这里插话进去,提到了水泥的大致制作方法。

    结果原战和诸位西大陆魔战士们在后来折腾了一段时间,竟然真的弄出了类似水泥的混合土比例,而且实质弄出来的东西比水泥更结实、坚固、耐用、平滑且有着比柏油路还好的脚感和弹性。

    一条路,所有战士都倾其能力极限,也许看到现物震动感太大,众人竟越铺就越认真,到后来大家都把铺路当成了正业,把消灭有角人当成了副业。

    而这样一条由三十多名神血战士用异能铺出来的道路自然一出世就不同凡响,就是严默看了,也大吃一惊。

    严默也没有想到,他只是随意的一提,之后铺路这件事竟然在九原变成了所有战士训练自己的固定项目,这也导致连接九原周围的道路越来越多,而九原的人、物、制度和知识等就这么走遍了天下,走到了所有智慧种族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