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6章 章回53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大吼一声,手掌做了一个抓拿的动作。

    不远处,一座山峰竟然拔地而起,嗖地飞向以骨塔为中心的有角人据点。

    原战手掌猛地往下一按。

    “轰隆!”

    山峰落地,硬是把下方的有角人和骨兵全部压住!

    只这样还不够,原战闪身就扑进了那座山峰中,他已经忍了很久,前面一直在解救和分开被有角人控制的奴隶战士,直到把所有人弄到这边,他才下狠手。

    大约五分钟后,这座山峰底下的缝隙中奇异地流淌出滚烫炽烈的岩浆。

    原战再次回到严默身边,怒气还没有平复。

    斯坦大巫散步一样在附近的一个中型部落里走了走,等他出来,里面所有试图攻击他和躲藏在暗处的有角人全部失去气息倒下。

    另外二十七人分散守在附近,只要发现漏网之鱼就立刻捕杀。

    严默正在忙着给救出来的奴隶战士解除奴隶骨。

    原战看着远方,“九风说下一个据点离此只有百里左右,也是有角人留在沿海地区接近腹地的最大一个据点。等解决完那里,有角人在东大陆的势力也就给我们拔除得差不多,除了守在九原外面的那一批。”

    斯坦刚好走回来,也刚好听到原战说话,他接口:“有角人似乎弄出了一个快速炼制骨兵的方法,而我从来没有听说他们在西大陆那边有这样的炼制方法出现。”

    “你是说他们这种炼制活人为骨兵的方法是在这里弄出来的?”原战阴森森地问。

    斯坦:“八/九不离十。”

    严默临时插口一句:“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方法很可能跟那位空城城主和那个老巫婆有关,只要找到他们,大概就能弄明白这种歹毒方法到底是谁弄出来的了。”

    原战:“不管是谁弄出来,东大陆上的红角黑角两族和空城高层,一个都不能留!”

    根据速飞鸟的报信,严默一行很快就找到了那位向祖神祈愿的冤主,这位冤主要报复的也正是他们要前往的最后一个有角人据点。

    如今严默考虑到指南的尿性,在攻打有角人之前都会先接受委托,让自己尽量站在正义和有理的一方。

    因为虽说有角人先侵略了东大陆,但东大陆偏偏又是有角人的老家,人家要回来,你总不能不让他回来,而有角人要攻打九原以外的人,他如果只是因为看不过去就对有角人动手,就怕指南判罚他同样草菅人命。毕竟正义与邪恶有时很难分辨,说不定你去救人,还有人说你多管闲事。

    不管怎样,严默不想吃这个亏,所以他宁愿麻烦一点,而且这样做对于九原的名声也非常好——他想赶走有角人是一回事,白干活又是另一回事了。如果能在干一些必要的活计时还能赚一些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原战看着那座高大的用各种新鲜骨头搭建而成的骨塔,怒气嘭嘭往外冒。

    这已经是他们发现的第十座骨塔。骨塔有大有小,骨头品质也不一样。这些骨塔既是威慑,也是炼制骨头的一部分工序,据说最低等的骨兵就是通过这些骨头炼制而成。

    好不容易逃脱一劫,只能靠传说来支撑自己的祈愿土著伏地大哭,他没想到他的祈愿真的让祖神听到了,祖神真的派来了他的神战士和神巫!

    土著大喊着祖神两字,又对严默等人砰砰磕头,嘴中断断续续悲诉着有角人的罪行。

    按照该土著的说法,他们只是当地一个小部落,人口不足五百人,觉醒神血能力的才只有三人,有角人一来就要求他们交上魔骨,可他们哪来的魔骨?后来弄明白是要有特殊能力的人和动物的骨头,他们把积存的所有骨头都给了有角人,三名神血战士也主动站了出来,可有角人还是不满足。

    “他们做了什么?”严默在话语中加入了安抚的精神之力。

    该土著状态好了一点,用少量的言辞、夹杂着各种动作,悲愤又恐惧地告知了严默答案。

    严默理解并整理了对方的意思,大意就是说:那些有角魔有一种可怕的骨器,只要在人身上割出一个伤口,再用那个骨器贴上去,就能知道这人或动物身上有没有他们需要的骨头。而有角人给他们部落每一个人都测试了,包括婴儿都没有放过,而只要测试合格的,他们就会活生生地取出他们要用的骨头,而多余的则用来建造骨塔。

    最后这个部落死得只剩下三个觉醒神血能力的战士和他们的直系亲属。显然在有角人眼中,没有觉醒或者尚没有来得及觉醒神血能力的东大陆土著的骨血都是不错的材料,这点看他们连老年人都没有放过就能看出。

    而神血战士的骨头他们不是不想要,相反,他们非常渴求,但留着这些神血战士可以帮助他们获得更多,还可以做他们的免费劳力,所以凡是有角人攻打的土著部落中的神血战士大多都给保留了下来,以期发挥他们的最大功效。

    然后有角人再用奴隶骨控制神血战士,让他们去攻打附近的小部族和部落。就这样,滚雪球似的,有角人控制的奴隶战士和资源越来越多,他们还不需要怎么浪费自己的人手。

    至于这个土著就是那三个神血战士之一的兄长,那个神血战士在戴上奴隶骨后冒死想办法让他逃了出来,他命大,也许那些有角人也没想到有人敢逃跑,竟然真的让他跑了出来,后来他就东躲西藏,仗着地形熟才一直躲到今日。

    该土著想起自己的兄弟就哭,他当时看到他兄弟被那个奴隶骨折磨得两眼都渗出血来了,可他兄弟还一个劲让他逃,他不敢也不能不逃,他的兄弟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命,他如果留下才是真正对不起他兄弟!

    “救救他,大人,救救他!”该土著不住磕头,脑门都磕破了也像是没有知觉一样。

    严默把他硬拉了起来,承诺他:“只要你兄弟还活着,我们一定救他回来!”

    该土著放声大哭。

    “有角人该死!”原战捏紧了拳头,眼角怒得发红。

    斯坦等人也都寒着脸,他们都曾做过奴隶、都经历过族人被屠的伤痛,看到、听到东大陆土著的哭诉,他们忍不住就想到自己,对有角人的恨也越发鲜明!

    严默没有发表意见。

    小苏门咬着嘴唇,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又抬起,逼自己看向那个土著。

    原战和斯坦还算有理智,没有把有角人的罪孽归到苏门头上,更没有对其发泄怨气,但其他西大陆战士和这段时间陆续被解救的东大陆土著就不一样了,他们看到苏门和他那些保护者,恨不得扑上去吃他们的肉。

    苏门在看到空城里那些无角人的情况后心里就很难过,连续这么多天下来,看到这么多有角族做下的罪孽,小小的孩子已经快支持不住。

    别说他,就是跟随而来的桑叶等人也在为红角族做下的罪行感到吃惊!在西大陆,红角族虽然对无角人一样视如牲畜,但近几千年来已经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进行大屠杀,更不用说把活生生的人炼制成那种不知是死是活的活骨人。

    这红角族的行为可是把无角人和东大陆的所有生物都当作材料来看了,哪怕是智慧种族也不例外。

    严默没有让苏门特意避开这些场景,苏门既然拜他这个无角人为师,他就必须知道无角人和有角人之间的问题所在,躲避并不能解决问题。也许现在就让苏门承受这些有点过分,但苏门将来要生活在无角人中,与其那时候让他感受到排挤、斥责等负面情绪而痛苦,不如现在就开始感受。

    而且严默还有一个想法,他真心很在乎这个小弟子,作为一名负责的师父,他不希望苏门因某些有角人的作为感到自卑、愧疚,同样也不希望这孩子索性破罐子破摔,或者直接被逼到无角人的对立面。

    因为留意,在空城那晚,严默就发现了苏门的异样,他也庆幸自己发现及时,立刻就让九风去陪这孩子,并且给这孩子下了任务,否则他担心这孩子心里憋闷委屈又难过下,指不定会发展成什么样。

    至于他给苏门下的任务,就是让他和九风一起,再带上他的二十三名战士和神侍专门去解救被有角人控制的土著奴隶,九风则专门负责支援和传递消息。

    他要让苏门看看,有角人在东大陆都做下了什么罪孽,同时也给自家徒弟一个刷人气刷好感的机会,好让东大陆的智慧种族把白角和红角族区分来看。

    这时他看到苏门暗中把手指都掐出血来了,只能在心底暗叹一声,找了个机会把小孩拉到一边。

    “你很难过?”严默说话时顺着就把兜兜里的巫小果掏出来塞进苏门手里。

    苏门立刻放开双手小心抱住巫小果。

    巫小果闻到了香甜的血腥味,转头去找。

    严默把巫小果向小孩手臂里推了推,让他露出两手掌。

    苏门挣扎了下,看巫小果险些要掉下来,连忙又停住动作,他现在这个动作太别扭了。

    九风喜欢凑热闹,看这里人多就吧嗒吧嗒跑过来,带看清苏门手掌上的伤,当即飞起来,低头,对着他的手掌吹了吹。

    苏门感到手心有点痒。

    “复!”严默使用愿力,手指一抹就把苏门掌心中留下的指甲痕给抹掉了,“你指甲该剪了。”

    有角族已经发明了剪刀这种工具,连专门剪指甲的指甲刀都有。

    苏门低头,眼中的泪珠不小心滴到巫小果脸上。

    巫小果:“咿呀!”孬种,软货!

    严默弯腰,用拇指抹去小徒弟的眼泪,揉揉他的软毛,“傻孩子,哭什么,又不是你干的这些事。记住,种族不是罪孽的源头,个人更不是。有角人的生活方式没有错,发明骨器也没有错,有角族错只错在某些统治者和利益相关者太过贪婪。白角族在很久以前,其王者和祭司就明令规定过骨器只能取死者之骨,不能为了得到想要的骨头就去杀死活物。可惜到了后来真正遵守这个规定的有角人越来越少,而当白角族彻底失去统治地位后,为取骨杀活物就成了常态。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让你去同情无角人和其他物种,我只是希望你能学会分辨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学会做人要有底线。”

    苏门小声抽泣了下,九风凑到他脸边,对着他的脸蛋吹了吹。

    “咿呀!”巫果同学对九风小同学的献殷勤很看不上眼。

    严默继续给小孩顺毛,“你是一个好孩子,也很聪明。我相信白角族在你的带领下一定可以恢复往日的辉煌,甚至超过。你现在把这些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果你觉得它不对、不应该发生,那等你长大了,就努力让这种事情消失,把有角族的错误给掰正过来。”

    苏门重新抱好巫小果,慢慢说道:“我会变强。”

    严默乐了,这孩子真的太聪明,也许他的弟子中,乌宸都不一定有这孩子透彻。

    “你为什么会想要变强?”严默怕自己理解错误,故意问他。

    小孩认真道:“只有我变强了,有角族才会听我的。有角人强大,所以才会欺负比他弱的种族。而师父你和战首领和斯坦大巫他们更强大,所以你们能打跑他们。而我只有变强了,变得跟你们一样强大,我才能既保护我的族人,也能压制他们。”

    不远处的桑叶听到他们的小大巫这么说,都有点担心。这可是相当于在向默巫示威了。

    严默一点都不觉得小孩在跟他示威,他了解这个孩子,这孩子只是在说实话而已,且就因为相信他这个师父,所以他才敢说出他的心声。

    “很好,这才是我严默的弟子!”严默真心骄傲,我的徒弟果然最棒!不敢挑战师父的徒弟都不是好徒弟!至于能不能打败他这个师父,那就不打击小朋友的积极性了。

    九风左右看看,觉得这一大一小太严肃,不好玩,立刻飞起来找他的新宠巫小果,伸爪子就戳。

    巫小果本来就躺得很不舒服,小孩两支细棍子一样的手臂,躺在上面能舒服吗?还没有一点安全感!被九风一戳,更不得了啦!

    “哇哇!”巫小果张嘴叫,表示反抗。

    九风看他张嘴好玩,小爪子一伸,把手指塞进他嘴里。

    巫小果使出他目前能用出的最大力气,“咔叽”一口咬下去!

    “啊!”九风傻眼了,弟弟咬他爪爪好痛,还咬住就不放了。

    巫小果心情转好,慢慢用四颗小糯米牙开始磨啊磨。

    九风努力坚持,弟弟喜欢咬他的爪爪,那就给他咬吧。不过肉变的太疼了,还是变成原状吧。

    巫小果眼睛猛地瞪大,嘴巴大张,“哇”的一声就开始干嚎,他的嘴巴里面被划破啦!

    九风看到他哭,又闻到一点点血腥味,低头就去掰巫小果的嘴巴看,还低头嗅了嗅,等确定血腥味是从他口中传来,当即伸出舌头,舔!

    巫小果:我咬!

    这次换九风要哭了,他的舌头被咬住啦。

    听到九风呜呜叫,严默和苏门才发现这两小发生了什么事。

    严默赶紧让巫果松口,但巫小果就是不肯。

    苏门也急得头顶冒汗,九风都疼得滚出眼泪珠子了,“弟弟,松口,给你好吃的,你咬我好了。”

    巫小果眼珠子转来转去,等尝到血腥味,这才大发慈悲地松开牙齿。

    严默脑中冒出一句话,可想想不适合在小朋友面前说就忍住了,但他还是忍不住调侃了两小一句:“不错,这就亲上了,你们是看对眼了,打算定娃娃亲?”

    三小:什么是娃娃亲?

    严默还在继续给两小插刀:“作为父亲,虽然我不太赞成跨物种且是同性别恋爱,但作为研究者,我很期待你们将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要我给你们留一枚娃娃果吗?”

    虽然大多数词很陌生,但三小连蒙带猜也明白了严默的意思。

    九风:“桀!和弟弟交/配生小小鸟?好啊好啊!我要弟弟给我生小小鸟!”

    巫小果:“哇哇!”做梦!你给我生还差不多,你这只肥鸟等着,等我长大了,看我不把你毛毛拔光,再让你蹲窝里给我下一百个蛋!

    苏门最认真脸:“师父,我也已经决定了,将来我也要跨物种交/配,就找一个无角人,然后生一个您说的混血儿。这样也许可以让有角人和无角人慢慢融合到一起,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敌对。”

    两小一大一起看向苏门,表情同是一个字:哇!

    连桑叶等人听到了都是一副呆滞表情,原来他们的小大巫已经想得那么遥远了?那么他们是不是要在小大巫在东大陆求学期间就为他留意他未来的伴侣?话说默巫大人还有其他孩子吗?

    严默忽然转头,他感觉似乎有谁在看着他?可转头四看,去没有看到任何人,原战正在和斯坦他们商量攻打下一个有角人据点的事,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这才抬头看向他,还对他笑了下。

    严默也回以微笑,奇怪,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不但没消失,反而更强烈了。

    是有角族吗?

    严默在心底冷笑,跟吧,我看你能跟到什么时候!

    暗中,一只人面大鸟悲伤地左脚踩右脚,他找到了这个身怀浓郁生命能量的生命之子,也被他吸引得差点一头冲进他怀里,好在他在最后关头克制住了,本来想找个机会精彩亮相——比如帮他们解决那些有角人之类。

    可谁想那帮子无角人的战斗力竟然那么强大!可怜他躲在暗处竟丝毫没有用武之地。

    最可恶的是,他昨晚看到他心仪的生命之子和那个丑陋野蛮的无角人首领睡到一块去啦,两人还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好久,也不考虑一下附近光棍们的心情,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