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7章 章回53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最终放弃找人,孩子的毛顺好了,下面也就到了办正事的时间。

    对于怎么解决有角人,这支人手一路过来已经有了非常熟练的套路,那些有角人和奴隶战士在面对他们时不说像被摧枯拉朽,但也真没花太多时间。

    严默也明白他们推进这么容易的原因,主要还在于有角人的主力都赶往了九原。

    途中也有有角人的高手来拦截他们,可惜这些人对他们的实力预估错误,只要来了就没有能回去的。

    在消灭这些有角人势力时,严默特意没有让苏门参与,他让苏门看到东大陆众生灵的凄惨就够了,但当着人家的面杀人家的族人,就算苏门再恨他的父亲、再对红角族没好感,也不可能一点都不介意,有些事情知道和亲眼看到完全是两码事。

    桑叶他们也知道严默等人在干什么,但他们谁都没有阻拦,更没有开口和苏门抱怨。这里面原因有三,第一,这里是东大陆,是默巫的地盘,他们是侵略者的同族,立场本就尴尬。第二,默巫等人很强大,他们就算想要帮助自己族人也不是对手,更何况他们还不想帮。第三,红角族本来就是白角族的敌人,更是把白角族从神坛上拉下来的罪魁祸首,他们才不会为了这些红角族去得罪他们大巫的教导者。

    严默也不觉得桑叶等人的态度奇怪,因为将心比心,如果有角族和无角族地位互换,然后他在西大陆遇到侵略人家有角族的嚣张残忍无角人,他同为无角人顶多两不相帮,绝不会因为彼此是同族就助纣为虐。

    等解决了这处敌人,下面的路程他们就可以……专心铺路了,尤其还有人给他们特地送来了一堆帮手。

    “终于找到你们了!生命之子啊,您终于诞……生了。”后面两个字,风语老人说的很含糊,他前面激动,后面盯着严默瞅个不停。

    严默看到他,蓦地笑出来:“风语大人,您没有说错,当初您跟我说‘风会告诉我怎么让生命之子诞生’,果然,最后真的是风告诉了我方法。”说完他特意瞄了眼九风。

    九风挺起小胸脯,就是我啦!

    风语老人则是有点麻木地道:“生命之子?”

    严默抱过儿子给风语老人看,“我儿子,原……帝。”

    瞬间,巫小果的名字就这么被定了下来,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帝在如今是个还没有出现的字眼,巫小果同学光荣地成为了第一个使用这个字做名字的人,等后来这个字的含义被传开后,之后的九原统领者就有了九原帝这样的尊称。

    严默给巫小果取名原帝,除了对巫小果寄望很大以外,还有一个就是嘟嘟已经有了名字,叫严煦。严默并不打算给嘟嘟换名字,更不想给他换姓,那么另一个儿子姓原就很有必要啦,两人一人一个也算公平嘛。

    虽然给儿子取名字没有经过原战同意,但严默相信原战不会反驳他的意见。嗯,他敢反驳试试!

    风语老人低头看巫小果,再看看严默,表情苦瓜了,为什么刚刚出生的生命之子身上的生命能量还不如这个培育他的人?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生命之子哦?

    不过风语老人也就纠结了半分钟,不管了,反正这一大一小都有生命能量,又是父子关系,他们只要保护好这两父子就行。

    严默听说风语老人和风城派出的十二名高阶战士以后要跟着自己,讶异一秒后迅速道:“太好了,正好缺人手呢,那就让我们一起来修路吧!”

    风语老人:“修路?所以你们不是打算在这里造城?”

    被当作造城一样规模和质量的路面来自严默的高要求。

    如今人手多了,他更是不愿放低要求,他一开始就想着要铺就铺出一条至少四车道的大道来,反正可以当作修炼。

    当然就算是一堆高阶神血战士在忙活,这么长、这么宽,又要求质量的道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建造好。

    当天晚上,严默通过老人赫再次联系了九原。

    原战忙完回来,拍去一身尘土,抓起水瓶灌了两口,又看了看睡着的儿子,压低声音问:“九原现在怎样?”

    “不好说。”严默把小被子给巫小果盖上,育儿袋中的嘟嘟果也一起放在小被窝里,这是巫小果新的要求,晚上睡觉必须要和弟弟一起。

    严默原本还担心嘟嘟的发育会吸取巫小果的养分和能量,可这段时间他能感觉出来嘟嘟的情况非常好,哪怕不放在育儿袋里都没关系。严默怀疑这很可能跟风语老人说的什么生命能量有关。

    “九原那帮家伙大概已经猜到我们回来,问我是不是就是那股神秘势力,昨晚联系他们时,一个个又哭又叫,二猛叫的声音最大,说我们再不回去,九原就要支持不住。”

    “听他放屁!”原战压根不信,不说九原有咒巫他老人家和两名十级战士,就是后面去九原支援的人手也都在至少六级以上,风语老人说光是风城就派了五千战士过去,其中九级就有五人。

    另外再加上人鱼和矮人,这么些人怎么也能扛住至少半年时间,如果这么些人手加高手帮忙,他们还支撑不住,那九原的头领们得要多无能?

    “昨晚狰不在,其他战士团长也全都有任务,只有二猛带了一帮小子在那儿又吼又跳,乌宸几次想说什么都被二猛捂上了嘴。”严默笑了下,他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九风说鼎钺部落的人手正在向我们这边进发,连晚上都在赶路,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人很多?”

    “嗯,而且都带了武器,还有……听九风的形容,应该是战车。”

    “战车?谁!”原战猛地回身,并第一时间护住了兜着孩子的严默,哪怕他知道严默有自保和保护孩子的能力。

    没有人出来,周围一片安静。

    但斯坦等人已经自觉警惕起来。

    斯坦直接说道:“刚才附近有一个强大的灵魂在窥伺我们。但他的速度太快,我没有能捕捉到他。”

    严默:“之前我感到有人在偷窥我,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看来是真的有人盯上了我们。斯坦大巫,以后可能就要麻烦你警醒一点了。”

    斯坦点头,“交给我。”

    随后斯坦仰起额头,双手交织,做了一些古怪的动作,配合他的咒语,靠近他的人就感到一阵阴风从自己身体穿过。

    不少人都打了个颤。

    斯坦睁开眼睛,他的眼睛微微有一些奇怪的影子一闪而过,“这次不管是什么,只要他靠近我们周围,就一定会被我发现。”

    严默看向周围,夜色下,总感觉周围鬼影重重,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原战直接提醒大家,“有角人十分狡猾,他们又有奴隶骨可以控制各个种族,不管是谁接近我们,哪怕是一只老鼠、一只幼兽,大家也不可疏忽。”

    “是。”众战士低沉回复。

    时日不久,但原战的强大被所有人看在眼里,现在的人心思也不复杂,既然已经选择跟随两人,对方的实力也让他们佩服,很快这些西大陆来的魔战士和魔巫都已经把原战当首领看。

    至于严默,那就是个最特殊的存在,在西大陆无角人眼里,给他们解除奴隶骨、收白角大巫当弟子、弄出治疗疫病的药物、还亲自生育了神子的严默已经属于超越了凡人进入神界的神使一类,他们非常相信严默说的他是祖神派遣而来的祭司一事,甚至有人传说严默跟其他神一样,也是祖神的儿子之一,对于这个观点,相信的人不但不少,而且相信的人都不是普通的相信,是坚信!

    等看到东大陆这边的高阶神血战士也如此尊重严默,西大陆人骄傲的同时,也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

    ——什么?默巫是东大陆人,他们西大陆人凭啥骄傲?

    对于后来提出这个问题的人,西大陆人能喷他一脸:神子就是在俺们西大陆诞生的!俺们亲眼所见!如果按照生在哪儿就是哪儿的人,那神子原帝就是俺们西大陆人!

    好吧,这是后世相当扯皮的一个问题,略过不提。

    严默决定利用传送门回去一趟,也好实际了解一下真正的情况,顺便安一下民心。

    原战要求一同回去。

    “不。”严默竖起手指,“你另有任务,我要你带着九风和苏门去盯鼎钺部落的人,看他们来这边到底是想捞哪边的便宜。”

    原战略一思索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鼎钺有可能听到有角族在我们这边的后路都被截断,所以决定配合其他种族一起来揍剩下的有角族?”

    “顺便扬威。或者是他们已经和有角族有了约定,打算暗中捅我们一刀。”严默冷笑,“我倒宁愿他们是后者,我可不想欠鼎钺一个大人情,尤其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

    原战眸中阴寒一闪,“我有个想法,你说的没错,在家门口作战,对我们太不利,九原费了我们那么多心血建造,可不能就这么毁了,我们不妨……”

    两夫夫压低声音,互相交换意见,等商量得差不多,又请来斯坦大巫和风语老人。

    有这么两位人精且完全偏心的超经验丰富者在,不但帮着他们把计划修补完整,之后出的主意更是一个比一个阴损毒辣。

    严默揣着指南,不得不时不时地纠正一下方向,免得众人玩脱了而事后遭殃的总是他。

    这天早上,九原如同这段时间的每一天一样,一大清早整座城内外都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在祭司大人失踪,首领和九风又一起去寻找祭司大人后,九原子民不安了好一段时间,直到有消息传出,说已经联系上两人,而两人不日即将回归。

    可九原人这边刚刚心安,那边有角人就攻打过来了,真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严默通过传送门回来时,九原正在闹内乱。

    内乱的领导者是一个女人,据说还是某个部落酋长的女儿,曾经因为美貌也曾小小出过一些风头,可后来因为没有攀上高枝就泯然于众人。

    这个女人就叫黄荷,来自黄晶部落。因为她后来选择嫁给一个苦力管事,就去掉了苦力印记,成为了一名普通的九原子民。

    可没人知道,这女人并不是心甘情愿嫁给那名管事,她的心仍旧很高,九原发展得越好、原战越强大,她不但没有因此安心做一个普通但快乐安稳的九原子民,反而怨恨所有挡住她接触原战的人。

    是的,黄荷一直以为她没能成为九原首领的女人,都是因为别人阻止的缘故。她觉得周围所有女人都在妒忌她的美貌,觉得她的丈夫又自私又小气还看她看得很严。

    明明她可以成为首领夫人,成为那些上城中王后一样的女人,可就因为那些人的妒忌,她才不能接近原战。

    后来有人找到了她,说会帮助她成为九原首领夫人,但条件是帮助他做几件事。

    黄荷那时正好对丈夫不满至极,她只不过想找几个苦力侍候他们,她丈夫不但不同意,还骂了她一顿,并呵斥她让她以后没事就不要出门。

    黄荷恨丈夫地位低下、恨他没本事搂更多的财物、恨他非要让她自己操劳,全忘了她除了整理房间和做做饭,其他什么重活都不用做,早上还能睡到饱才起来,家里的财物也全是她在管,她的丈夫给了她作为妻子的所有尊重,可惜黄荷想要的太多,一个小小的管事根本满足不了她。

    黄荷当下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对方的条件,哪怕她并不是很相信那个人。可她心中满是怨忿,抱着我过得不好,也不想让你们过得好的想法,宁愿去做这种损己不利人的事情。

    那人见她答应后,交给了她一些东西,并告诉了她那些东西的使用方法。黄荷在知道这些东西的用法后,激动得心跳加速,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梦想又有了希望。

    黄荷没有别的本事,原本黄晶部落送来的奴隶都成为了苦力,而这几年下来,这些苦力因为表现良好,大多都去除了苦力印记,转变为九原普通子民,如果她去找些人,这些人别说听她的命令,不告发她就不错。

    而原本的黄晶部落也已经被九原吞并,且不是九原武力征讨,而是该部落里的奴隶自己杀了部落酋长等高层,带着地盘和酋长积累的财物一起主动投靠了九原。

    这自然也是黄荷怀恨在心的原因之一,她不相信黄晶部落灭亡、她父亲和兄弟等被杀一事真的和九原无关,她又不是不了解那些奴隶,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们,他们怎么可能杀得了被那么多高手保护的酋长一家?

    至于当年负责侍候她的十二名女子,那就更不用提了。这些女人当初一个个围着她,一个个说要帮她出主意,可过了一段苦力日子就都受不了了,其中有一个特别聪明的,聪明到她想弄死,可最后也就是这个最聪明的蛊惑其他人一起叛变了她,都忙不迭地找九原男人嫁了。

    如今这些女人大多都成了孩子的母亲,生活貌似过得也都不错,更是不可能再侍奉她为主人。

    她成了孤家寡人,身边没有一个可用的势力。原本身边还有两个老人可用,可在她嫁给如今的丈夫后,她的丈夫竟然把她身边剩下的人全部送走,送到了九原下属的另一个城市做苦力。

    黄荷没有人、没有多少财物,她能依仗的只有自己仍旧年轻美貌的脸蛋和身体,于是黄荷开始到处勾搭,到处制造矛盾,她尤其喜欢勾搭以前那十二名女侍的男人,只要看到那些男人因为她心动,那些女人因为她痛苦,她就开心得不得了。

    黄荷不要脸皮的勾搭十次中总能成功一次,毕竟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坚守得住自己的下半身,尤其是一些未婚又年轻体壮的青年。

    而每当成功勾搭一人,黄荷就会送上一分礼物给他们。

    而这些被她送了礼物的人一大半都成了她闹内乱时的帮手,还有一小半人在知道自己被控制后,有烈性的,宁愿自杀也不愿被控制,更不愿背叛九原。这些人都被黄荷秘密关押了起来。因为有人帮助她掩饰,直到他们背叛,这些人也没有被发现。

    严默特地出现在城外,本想当着众人面露上一手,可惜有角人这几天很安静,并没有对九原发动攻击。

    而九原这边防守得也很好,把有角人拦阻在大河中上游,也就是摩尔干部落和九原的交界处。

    摩尔干苦逼死了,他们本来就被九原挤兑得快要成为九原附属,可还没等他们决定好是否投靠九原,他们主子的主子,土城竟然败给了九原,他们在名义上其实已经成了九原领地。

    不过因为九原祭司和首领失踪,九原就没有动手去收拾土城输给九原的地盘,加上土城妙香公主回归,蛇胆祭司也没死,土城原本的领地一下分裂成好多块,有些中城干脆选择半独立,哪边都不靠。

    摩尔干和黄晶部落一样都隶属于土城之下城罗却城,罗却城投靠其上属的中城黑土城,黑土城就是宣布哪边都不靠的。

    摩尔干正不知该如何选择时,有角人来了,第一时间就占领了他们部落做据点。

    这下好了,摩尔干也不用左右摇摆了,只要还活着的人都恨不得九原赶紧打过来把有角人杀死和赶走,他们保证立马归顺九原。

    有角人没有攻击并不是什么好事,这说明他们在等待什么,也许在做某些准备。

    严默最担心的就是有角人不管不顾,大量制造杀孽,用那种缺德至极的方法快速制造活骨兵,再用奴隶骨控制高阶智慧种族,利用奴隶战士来对付九原。

    有角人也确实是这样打算,他们因此看上了红猿森林里的那群猿猴,可当他们刚捕捉了几只,就跳出了一只只有一条腿的怪物拎着腰粗的大树就暴揍他们。

    为了捕捉这只力大无穷的怪物,有角人花了大工夫,因为发现这只怪物具有魔力,上面的大巫还要求他们必须抓活口。

    但抓活口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开始他们还想把那怪物抓活的回去,在被弄死几个人后,带队的有角头领怒了,下令不管死活,可就算这样,他们仍旧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可等他们好不容易把那只单腿怪物打得快要死掉时,竟然又冒出了一只体形更雄壮、能力更强大也更狡猾的老怪物!

    老山魈给气坏了,这些有角人不知打哪里来的,不但在林子里随便捕猎,还敢打他孩子的主意,如今他的孩子都快被打死了,这让他怎么能受得了?

    老山魈发现这些人武器强大,又控制住了一帮高阶神血战士,不敢正面迎敌,在半偷半抢回儿子后,靠当初严默交易给他的返魂丹救活儿子,随后就领着一心想要复仇的儿子和森林里的大小活物们开始偷袭有角人。

    有角人……被折腾惨了。

    严默这时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见城外没有想象中的敌人驻守,摸摸鼻子,趁着没人看到赶紧利用传送门传回九原城内。

    城内,一队队战士穿梭在城中,到处搜寻叛乱者。

    有些地方冒着浓烟,可能有人之前点了火。

    严默站在城楼房顶向下看,没有见到什么纷乱景象,似乎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也就放心了。

    “谁在上面!”

    “咻!”呵斥后一支飞箭毫不客气地射向严默胸口。

    箭头在严默胸口停住,严默这才抬手抓住飞箭,对射箭的方向挥了挥。

    有那眼力好的,揉揉眼睛,再揉揉,睁大了看,随后:“哎呀!那不是祭司大人吗!”

    射箭的战士:“……”杀死我吧!

    “祭司大人?!”

    “祭司大人回来了?真的假的?”

    城头兴奋的气氛传开,但丝毫不见纷乱,该守在什么位置的战士仍旧守在什么位置,挺多抬头踮脚走个神向城楼方向看一看。

    有人快速向城楼这边跑来。

    严默兜着两个儿子,从城楼盯上跳到城墙上。

    “大人!”第一个冲过来的是沙狼,她身后还跟着一些大小头领。

    严默对众人微笑,举了举手中飞箭,“把射箭的战士提拔一级,另外这是我私人奖励给他的元晶。他的警觉性非常好,我出现在城楼顶还不到两秒钟就被他发现了,很好!”

    严默这样做除了提拔和奖励人才,也是担心某些人好心办坏事,比如因为那个战士射他一箭就惩罚他什么的。

    他可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情造成以后防守战士在射箭前都要犹豫一下。

    “现在是你在负责守城?九原目前情况如何?有角人的攻势如何?”严默没给大家寒暄时间,直接就开始谈正事。

    沙狼也不是跟人寒暄的性子,她看到严默激动归激动,可她的职责也一点没忘,听到严默询问,她立刻回答:“是,现在由我负责守城,各团团长都带了战士在四面防守。有角人有骨鸟,可以空投骨兵和奴隶战士,有时还会空隙九原城,虽然被我们打了回去,但还是会时不时地出现在九原周围,各团分散便是为了防止他们找到空隙入侵。”

    “我们人手够吗?”

    “不够。”沙狼,“但我们有咒巫大人,他对那些有角人施展了大型咒术,只要他们敢进入九原城,就会变成一堆骨头,之前凡是偷偷进入九原城的全中了诅咒。后来有角人知道了,就不敢再派人偷溜入九原。如今有角人都在摩尔干部落那里。”

    “咒巫他老人家现在还好吗?”严默十分担心老头的身体。

    沙狼想了想,“很好。”

    严默想:就算老头身体差,也不会让别人看出来。只能换另外一个问题:“城中发生了什么事?”

    沙狼斜眼偷瞧严默系在胸前的兜兜,里面有一个很小的小宝宝,小宝宝的小脚丫刚才用力踹蹬了一下。

    “沙狼?”

    “有!啊,城中……城中之前发生了一场内乱,不过已经平息了。”沙狼脸红了一下下。

    “现在城中治安有谁管理?内政方面是谁?”

    “治安还是原冰,这次内乱就由他平息。我已经把您回来的消息传给他,等会儿他就会过来,内乱的详细情况您可以询问他。城中行政则由乌宸负责。”由于严默刻意的培养,现在大家都会说一些在这个时代没有的特定词语。

    “好。”严默把儿子小脸露出来,“要抱吗?”

    “啊?”高大的沙狼慌乱了,一时似乎变得手足无措一般,“这、这是?”哪来的小孩?是要送给她吗?

    严默笑着把儿子掏出来,塞进沙狼手里,“我和原战的长子,亲生的哦,大名原帝,小名巫小果,刚出生没多久,可爱吧?”

    这时的严默就像所有炫耀自家宝贝儿子的傻爸爸一样,一回来就恨不得把儿子亮给所有熟人看,沙狼就成了第一个有幸抱未来九原第二代大帝的人。

    原来不是送给我的。沙狼吐出一口气,说不清自己是失望还是庆幸,但听说这竟然是首领和祭司的长子,还是亲生的,她又僵硬了,明明生过好多个孩子,可如今她竟然像是连孩子都不会抱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