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8章 章回53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代表祭司和首领回归的城楼钟声敲响,九原城立刻沸腾了。

    祭司大人真的回来了!

    城中紧张的气氛一变为热烈,不少人在听到钟声后竟放声大哭。对于如今的九原人来说,严默已经彻底成为他们不可缺少的精神支柱,就如信仰。说句难听的话,就算城中包括首领在内的高层全部死光,只要严默还在,希望就在,他们就不会害怕和惊慌。

    当时听说祭司大人已经找到,他们虽然心定了不少,可人回来和不回来就是不一样。好像只要那位还在城中,他们就可以无所畏惧,不管什么样的敌人,他们都有信心打回去。而严默不在,他们该强大还是强大,但是……总觉得差点什么。

    严默回来前也试想过自己回来后会得到怎样的热烈迎接,但打死他也没想到,先一步热烈迎接他的不是人,而是一群动物们。

    铁背龙夫妻,角马王,就连旋龟中的老大也用它最快的速度向这边爬。

    严默刚下城墙,还没走到中心广场就被动物们团团围住,所有跑过来的动物都在使出吃奶的劲往他身上蹭。

    大河等赶来的护卫焦急地在圈外想要驱赶那些动物,越来越多的人往这边赶来,自然也看到了这份异象。

    严默示意大河等人不要惊慌,他没有从动物们身上感到恶意,相反他觉得这些动物只是想要亲近他。

    巫小果发出霸道的吼声:“咿呀!”这是我爹!你们都给我滚开!

    没动物理睬巫小果,如果是以前,说不定它们还会害怕几分,现在吗,那就是一个只会咿呀叫的肉团子。

    被无视的曾巫果大人:“哇哇!”你们给我等着!

    特背龙夫妻最霸道,凭借庞大坚硬的身躯拱开了所有竞争者,两颗大脑袋争相向严默怀里拱。

    角马王:“咴——!”滚开!都给我滚开!里面的人类是我的!

    旋龟在下面爬啊爬,一只看不出品种的小蛇已经先一步缠住严默的腿。

    还有一只三尾火狐在铁背龙腿脚间窜来窜去,试图找到缝隙靠近里面的人。

    “嗖!”一只头上有鼓包的小老虎状动物直往他怀中扑。

    “啪!”小怪虎被一只金黄/色的小猴子给扇飞。

    “吱吱!”小猴子想爬上严默肩膀。

    默默撑起防护罩的严默:……这都哪儿来的稀罕货?平时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动物们都急死了,为什么看得到摸不到!它们都冒险从窝里跑出来了,临到头却连让它们靠近都不允许,怎么可以这样?

    严默被围着也头疼,只好许诺:“我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这样吧,等我打退敌人,我可以和你们好好聊一聊,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会尽我所能。”

    动物们:打退敌人?是指那些有角人和骷髅兵?

    金黄/色的小猴子:“吱吱!”我知道他们,他们现在就在老山魈那里,老山魈正带着他的子孙和他们干架。

    三尾火狐:“嗷嗷嗷!”如果我帮你咬死他们,能不能让我跟你一个月,不,一年?

    角马王:“咴——”只要他们敢来草原,我就带领我的子民们踹死他们!所以以后和我结伴吧!

    各种各样的动物叫声响起,严默听得头大,“如果你们愿意帮忙最好,当然也请你们注意你们的安危,如果太危险那就算了。”

    不是严默善良,是因为他之前操使食人蜂攻击敌人,结果食人蜂有损伤后,他被指南惩罚过。

    对了,食人蜂呢?

    说食人蜂,食人蜂到。

    “嗡嗡嗡”一大群铺天盖地地飞来,吓得往这边赶的人群全部停在了百米外。

    其他动物也开始骚乱,就连皮粗肉厚的铁背龙也对食人蜂相当头疼。

    看到久违的红翅和飞刺,严默笑了。

    不过到底是为什么?以前也没见这些动物这么喜欢他啊,虽然九风挺稀罕他的,铁背龙和角马群对他也十分友善,但他一直以为是因为他能和它们交流的缘故。

    严默低头看了看貌似很愤怒、捏着小拳头不住挥舞的长子,这些异状是不是跟风语老人提到的生命能量有关?

    如此说来,他魂海中那株霸道又傲娇的绿色小树苗就是生命之源?总觉得他好像从长子身上占到了一个很大的便宜呢。

    “怪不得你小子从出生就跟我作怪。”被迫中奖的默大祭司心情万分复杂。

    巫小果挥舞小拳头,“呀啊!”我是巫运之果啊,蠢爹!但古往今来,真正能从我族身上获取到真正好处的,除了那只人面鲲鹏就只有你了,不对,应该说就算是那只人面鲲鹏得到的好处也绝对没有你多!

    可笑有人到处寻找大气运者,却不知大气运者就在她眼前,而她却几次错过。

    看看他战爹,从头到尾坚持不动摇,严防死守,霸住就不挪窝,看似出生入死冒尽千险,可这世上还有人比他成长更快、得到好处更多的吗?

    别人别生物为了一点生命能量不惜卖命卖身,可他战爹每天晚上都能抱着睡来睡去吸来吸去,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看看他战爹每天起床后的精神气,都快要补过头了!

    不知巫小果内心世界的严默在和动物们好说歹说后,总算脱离了包围圈。

    托食人蜂们的福,之后敢围过来的人类也不多,最后大家全部到议事大厅汇报事物。

    严默对九原子民留下了温和的微笑,右手握拳放到心脏处,对大家行了个战士礼,这才转身进入议事大厅。

    厅外,广场中的九原子民回礼的回礼,哭泣的哭泣,所有人都满足的一塌糊涂,只要能看到祭司大人安然无恙地回来,就算是让他们立刻死了,他们也心甘情愿。

    大厅内,在严默的命令下,所有蜂卫全部隐藏了起来。

    人们神情放松,好多人都在勾头偷瞧祭司大人胸前的兜兜,哎呀,看到小脚丫啦!小拳头也举起来啦!

    如果说祭司大人的回归让九原子民欢欣如过节般,那巫小果的出现则如晴空响雷,震得大家七荤八素,搞不清楚情况。

    不过搞不清楚情况也没关系,祭司大人说啥就是啥!

    有句话叫人之初,性本善。巫小果同学则与之相反,那是还没出生就性本恶,等变成/人生下来就直接转成了……腹黑。

    大约是天天待在严默肚子里看他平时为人处事,巫小果别的有没有学会不知道,但有一项技能他刚出爹胎就已经刷至精通,那就是……

    “笑了笑了!看,原帝小大人笑得多好!”萨宇母亲等人围着草町,一个个笑得见牙不见眼,那欢喜样简直就跟自己生出了神的儿子的一样。

    这可是九原下一代的首领呢——几乎所有九原人都默认原战的儿子一定会成为下代首领,更何况原帝小大人还是首领和祭司大人共同的亲生血脉!

    至于两个男人是怎么弄出了一个娃,这对九原人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因为他们的祭司大人无所不能!

    “听说你跟原战一起生了个崽子?”一阵风似的,听到消息的咒巫赶来了,进来就对坐在上首的严默喊。

    严默很得意地笑:“没错。这是老大,还有个老二,还在怀着呢。”

    正在汇报情况的原冰:……总感觉心脏又被扎一刀。

    咒巫哈哈大笑,他上下打量了下严默,似乎看出了什么或感觉到什么,但这里人多,他什么都没问,只对严默使了个只有师徒俩才明白的眼神。

    草町抱着原帝迎上咒巫,献宝一样地笑道:“祖巫大人,您看,这就是原帝小大人,您看他长得多好。”

    咒巫连忙凑上前,他不是多稀罕小婴儿的人,相反还很讨厌这些只会哇哇哭的小怪物们,可是严默和原战的儿子?不管如何糟糕,他总要看一下,如果顺眼,他就给他下个诅咒保护,如果不顺眼,嗯,管他去死。

    巫小果黑溜溜的大眼睛和咒巫的老眼对上。

    不到一秒,小小嫩嫩的嘴巴一翘,小小的宝宝笑了,小胖手还朝咒巫的方向伸。

    草町欣喜:“祖巫大人,您看,原帝小大人喜欢您呢!”

    咒巫眯起眼睛。

    巫小果同学:“咿呀!”老头,小爷这么可爱,你竟然用怀疑的眼神看我,信不信我吞了你!

    别人眼中,原帝小大人笑得多欢腾啊,而且这孩子到现在不管谁抱都不哭不闹,真正没见过比他更好带的孩子了。

    咒巫伸手,草町小心地把巫小果转交给咒巫。

    咒巫单手托着不大的婴儿,低头和他对视良久。

    不喜欢我的笑?正好小爷我也不想卖笑。巫小果张开小嘴,示威地露出四粒糯米牙。

    “Biu!”一泡尿不偏不倚全部尿到了咒巫袍子上。

    其他人呵呵呵,这时还没有什么小孩尿衣的祝福话,大家的反应就是笑啊笑。

    不错,经过多次练习,他终于可以控制尿尿的方向,不至于再做出尿到自己身上的蠢事。巫小果收起笑容,小小的脸蛋竟然能让人看出“尔等屁民,还不快谢恩退下”的酷傲表情。

    咒巫突然发出怪笑。

    巫小果同学眼看不妙,张嘴:“哇啊——!”

    瞬间,魔音穿脑。

    多少人听到这哭声,就有多少人捂住耳朵,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自己脑中就像被什么刺穿一样。

    严默挑眉,他是大厅中唯一一个不受影响的人,就连咒巫都皱起了眉头。

    这是巫果的能力之一?

    他不是木属性吗?怎么会发出音攻?会不会这小子继承了他善言族一部分血脉,但没有朝他的方向发展,而是变异成攻击类能力?

    不得不说严默是最了解巫小果的人,他的猜测在后来被证实完全正确。巫小果继承了他和原战的血脉,然后精简、融合,只留下了最具有攻击力的一些能力,尤其他的天赋技能因为融合严原两人的血脉而变异,变成了一种极为可怕的吞噬异能。

    说这种能力可怕,是因为巫小果可以吞噬一切他想吞噬的东西,包括能力、能量、一切人事物,而凡是被他吞噬的都可以转化为能量被巫小果所用,不需要的则会被他再吐出来。

    当然,现在的巫小果还没有这么厉害,他的能力需要一步步觉醒,目前看来只觉醒了音攻这一块,还得靠哭声。

    咒巫嘿嘿笑,威胁小朋友:“想让我封住你的声音吗?你想几年不说话?”

    巫小果哭声顿收。和咒巫第一回合较量,平局。

    咒巫抱着巫小果看向徒弟,“这孩子有点古怪,我带走看看,等会儿还给你。”

    严默叫住咒巫,“别切碎了。”

    大厅中众人:“……”

    咒巫哈哈大笑,抱着小婴儿扬长而去。

    巫小果:……坏爹,我恨你!

    严默看巫小果被咒巫抱走一点都不担心,回头看原冰和乌宸等人,笑道:“刚在说到哪儿了,继续。”

    乌宸特别想看巫小果,可他身上的责任重,除了之前看了一眼,后面就没沾上巫小果的边,如今巫小果被抱走,他反倒定下心了。

    原冰是前后受影响最少的人,至少表面如此,他很淡定地继续汇报着内乱的后续情况。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首领一直有让人盯着黄荷,黄荷嫁人后,盯她的事就全权交给了我。我让人留意她,命他们只要黄荷有出格的行为就报上来,后来黄荷开始主动勾引一些战士,一开始我们没注意,城中有些男女习惯了之前的生活,就算婚后有些人还是会想要和更多人在一起,在没惹出麻烦前来,只要他们的伴侣不控诉,我们也管不着他们。但在黄荷开始勾引战士小头领和一些小管事后,我们就开始特别注意她,然后发现她竟然用奴隶骨控制被她勾引的人。”

    “奴隶骨?她哪来的奴隶骨?”严默皱眉。

    原冰:“这也是我们正在查和审问的事情之一,现在只问出那些奴隶骨都来自一个神秘人,就是那个人交给黄荷,也是那个人给了黄荷希望,并挑起她对九原的不满。这次内乱,据黄荷口供,说那个神秘人跟她约定里应外合,可是她这边开始了,那边却一直没有反应,黄荷觉得自己被骗,我们没怎么用刑,她就全说了,但无论怎么问她,她都说不知道那个神秘人是谁。”

    “样貌呢?”

    “她说不清楚,只说对方脸色比较苍白,长得很英俊。”

    严默敲了敲扶手,“那些被奴隶骨控制的战士?”

    原冰,“除了个别人,其他人都已经被暂时看管起来,就等您去给他们解除奴隶骨。因为祖巫大人说了您能解除奴隶骨,所以在发现那些战士和管事被控制后,我们就暂时没管他们,想看看黄荷到底想干什么。倒是有些人宁愿受到奴隶骨的惩罚也要向我们报信,这些人,祖巫大人全都救下了,但祖巫大人不会解除奴隶骨,只能让他们暂时处在假死状态。”

    “所以这次内乱在城中没有什么损失?”

    “没有。”原冰很肯定地道:“我们一直在监视,黄荷刚动手就被我们控制起来,他们也就烧掉了两座草堆,这还是他们计划中要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才这么做。”

    严默,“黄荷的事就交给你,务必要问出那个神秘人的底细,对了,我记得兰玛人面画的很好,你让兰玛过去按照黄荷描述试着画一副人面像看看。”

    原冰眼睛一亮,“还可以这样做?好,我等会儿就去请兰玛帮忙。”

    兰玛是狰的伴侣,狰在外打仗,兰玛在后勤做事,如今并不在城中。

    “城外有什么异动吗?”严默又问。

    原冰看向猎,猎上前,“如今城外到大河口范围内的巡逻和探查等由我负责,在您回来前,我们还在探查,就目前了解到的情况看,还没有发现敌踪。”

    严默整理思绪,他总觉得自己似乎疏漏了什么,对了!“我记得你们说过,咒巫给城里下了诅咒保护,凡是对九原心怀不善的人进入九原就会被诅咒,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是在那个神秘人接触黄荷之前还是之后?”

    原冰很明确地回答:“之后。”

    “那咒巫那个诅咒对下诅咒前进入城中并没有离开的敌人有没有用?”

    原冰等人都表示不知,严默打算等会儿亲自去问一问咒巫。

    原冰等人也变得稍稍紧张,尤其原冰,眼中还有些怒色,如果敌人真的一直就藏在城中,他作为负责整座城治安的人,可算是失职了。对于这点,骄傲的原冰怎么能忍受。

    原冰心中担着这件事,没有在大厅中多留,出去就命人借平息内乱、寻找外敌的理由对城中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进行了一场大搜查。

    猎和草町等人也一一上来汇报他们负责的事物。

    之后大厅中的人全部退出,只留下乌宸和大河等护卫。

    乌宸负责的事非常杂和琐碎,但这孩子却处理得清清楚楚,一条一条,丝毫不见混乱和理不清的地方。

    这大概也是狰敢于把整座城的政务全部交给一个才十八岁少年的原因。

    在严默表扬他后,乌宸没有居功,他说他能做到这个地步,叶星和小黑都帮了他大忙。

    “小黑?”叶星能帮助乌宸做事不奇怪,这小子本身就负责交易那一块,但小黑?严默记得可清楚,他和原战离开九原去巫城时,那小子还骑着铁背龙到处横冲直撞呢。这才过了多久?

    “小黑觉醒了神血能力。”乌宸眼中满是毫不掺假的喜悦。

    “他的能力很特殊?”严默一下猜到。

    乌宸用力点头,上前一步,跟严默示意要说悄悄话。

    严默笑,把大徒弟拉到身边,拍拍他,“说吧。”

    乌宸眼怀孺慕地看向严默,师父出去一趟竟然就从少年变成青年面孔了,这也是城卫们第一眼没有认出他的原因。不过怎样的师父都特别好!

    也不是没有人怀疑他们的祭司是不是被人假冒了,可沙狼、大河、原冰等人见到严默的第一眼就没有产生丝毫怀疑,等后来铁背龙主动过来蹭严默,怀疑的人全部消失,动物可是最敏感的。

    乌宸丝毫没有怀疑眼前的人不是他的师父,严默不管怎么变,很奇怪,他身上的气息能让人一下就分辨出来。

    说来师父这趟回来似乎变得更加让人想要亲近,没见铁背龙还有角马王等动物大老远就闻到味儿跑过来,挤挤蹭蹭的,恨不得跟在他师父身边不离开。

    “傻孩子。”严默揉了揉乌宸的头发,这个徒弟是他几个徒弟中最省心的一个,也是让他最放心的。

    也许因为他的神态和动作都很自然,乌宸也没有因为被只比他大三岁的师父摸头就感到羞涩,他还趁机用头顶蹭了蹭严默的手掌,小小放肆了一下。

    “师父,小黑他的神血能力很了不起,他能感觉出人的心中在想什么,不是特别具体,但好坏和善恶,是真心还是假意,他只要和对方接触一会儿就能感觉出来。”乌宸把声音压到最低。

    严默心中震惊,这个能力可真是太了不起了!于是也下意识压低声音:“这件事除了你和他,还有谁知道?”

    “只有咒巫爷爷。”因为严默的要求,他的弟子现在全部称呼咒巫为爷爷。

    “咒巫爷爷让我们不要把小黑的能力说出去,说等您回来告诉您和首领就行,其他人一个不能说。狰大人他们都不知道。”

    严默心一松,“你咒巫爷爷说得对。小黑这个能力太优秀,优秀到会让人排斥他、忌惮他的程度。以后这件事你就不要再跟其他人说了,大战那里,我会跟他说明。”

    乌宸也放心了,他已经不是小孩,自然明白小黑这个能力有多宝贵,但宝贵的同时也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提防他,毕竟没人想要把自己的心思赤/裸地摊在别人面前。

    严默当下决定,在找咒巫前,还是先找小黑谈谈。这个能力好归好,但对于身体和心理都还没有做好准备的小孩子来说,负担未免太重。就算是经历过世事的成年人,如果不做好心理疏导,崩溃和变态也只是时间问题。

    此时,惨遭咒巫“蹂/躏”的巫小果同学:“哇哇——!”爹啊,你什么时候来救儿子啊,咒巫老头太坏啦,他剪我的头毛和指甲,还戳我的手指头取我的血,最可怕的是他好像还想把我放锅里煮啊!呜哇!

    城中,战默学院。

    一名身材修长的男子走在学校的石子路上,这条路是学生们自己修的,用的都是河里捡来的鹅卵石。

    “黎先生好!”有学生从男子身边跑过,回头打招呼。

    男子回以温柔笑容,“你们好。这么急,赶去哪里?”

    学生刹住脚步,回头兴奋地道:“黎先生,您听到钟声了吗?钟声连续九响,表示首领或者祭司大人回来啦!”

    “哦?”男子顿住,“那两位回来了吗。”

    “是呀是呀,正好戒严解除,我们打算都去迎接两位大人,黎先生,您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男子似乎思考了一会儿,笑着摇摇头,“算了,你们先去吧,我还有点事,等会儿再过去。”

    “那好,黎先生,我们先走啦!”学生们蹦蹦跳跳地去远,笑声老远还能听到。

    男子站在原地好一会儿,低语道:“你们一回来就不一样了呢,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