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9章 章回53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与小黑聊了聊,见小孩心态很好,而且很懂得自我保护,严默暂时就把对这个徒弟的担心放到了心底,等去咒巫那儿要回巫小果,就揣着巫小果去见那些在外面的战士头领了解第一手情况顺便炫耀儿子。

    走在路上,严默突然想起上次联系时乌宸似乎有什么事要告诉他,可二猛却捂住他的嘴,也是他太忙,刚才见面竟忘记问问乌宸要说什么了,算了,等下次吧。

    等把长子炫耀一圈,掌握了最新情况的严默跑到红猿森林待了一天。

    从狰等人口中,严默了解到一个情况:有角人被老山魈绊住是没错,但他们也像是在等待什么,否则只凭老山魈和他的徒子徒孙以及红猿森林里的动物根本不可能拦住这么多有角人和骨兵这么长时间。

    二猛不在城中,就是因为他已经受命离开去寻找有角人推迟进攻的原因。

    严默想到了鼎钺部落,想到了逃走的空城城主和他们的祭司,还有态度不太明确的一些上城势力。他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有角人勾结,但他想这个数量绝对不会少,就算没有奴隶骨,一些妄想和有角人平分天下或借势占有更多地盘和好处的贪心者到哪里都少不了。

    这个时代因为医学不算太发达和普及等原因,东西两大陆的智慧生物数量都不算多,如果有角人真的能重新占领东大陆,他们也不可能立刻就把整个有角族都迁移回来,只可能先派遣一部分人驻守,这样一来,短时间内,真正管理东大陆、剥削东大陆上的各智慧种族还是要靠东大陆的本土土著。这就是某些立场不明的人在脑中图谋的事。

    严默冷笑了下,所以他一点都不想做英雄,也不想让九原做这个世界的先驱者,更不想傻乎乎地把自己当作领头羊,抛头颅、洒热血地顶在最前面,至少不能白干活。

    白干活还吃力不讨好的事,谁愿意做谁就去做,他严默丝毫没有这么伟大的觉悟。

    当然他会把外敌将来的事透露出去,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该藏着掖着。

    也许有某些智慧生物会说能者多劳,可凭什么?

    不过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把这件事踢出去,并如何借此换取更大更多的好处,他还要好好谋划一下,谁叫他还背着一个监控指南呢。

    有角人……侵略……外敌……

    严默脑中逐渐浮现出一个极损的主意。坑别人他可能还会不好意思,但坑胡莲,呵呵!

    严默悄悄离开了九原,离开前他特地嘱咐乌宸和大河,要他们每天都去神殿,做出他还在神殿的假相。

    之后,严默开始了两头跑的日子。

    这时候严默就不得不感谢指南,有个传送门真的太方便。而使用多次下来,他的身体也不见任何问题,这个传送门并不是把人体各个细胞打碎了传送,再在另一个地点重组,而是通过空间曲折理论也就是类似虫洞的方式,无视两地距离,进行点对点对接,人在过门的一刹那会感受到空间曲折带来的不适。

    理论方面严默不清楚,他只知道多用几次,习惯了就没什么。而且该传送门的说明书中还隐晦提到,曾有生命体在使用传送门的过程中感悟到空间和能量的本质,因此能力有了质的飞跃。

    严默也不图啥感悟,只要方便就行。巫果还小,怕他幼小的身体无法承受多次传送的能量,严默干脆把人丢给了对他有莫大兴趣的咒巫。

    巫小果为此抗议的哇哇大哭,可咒巫也不知道跟小家伙说了什么,巫小果几乎没怎么犹豫就放弃了自家老爹,挥挥手表示严默可以哪凉快待哪儿去了。

    严默在原战身边出现时,基本都在夜晚,除了原战,只有斯坦和风语老人知道他经常回来。

    原战每晚都会在休息点弄出极为牢固的土屋,没有点特殊能力根本别想知道里面到底有几个人。

    严默不一定会正好出现在土屋中,他有愿力,可以让别人在短时间内看不到他,这点时间足够他通知原战掩护他。

    白天。

    “杂草和树木全部移走。”

    “这些大石全部粉碎。”

    “水呢,多来点水,再用风搅拌。风城的朋友来帮个忙!”

    “来不及晒干就用火烤,前面被烧过的路面看着更结实。”原战负责总体指挥。

    “首领,请稍等,在这之前请让我把这片土地再处理一下。”

    说话的是一名难得白白胖胖的魔战士,这位魔战士也是第一次在铺路中展示他的能力。

    原战看他动手,没一会儿就搞明白这人的能力是什么了,这人的能力竟然跟土城的那什么祭司同类,都是可以控制一小片区域的重力。

    有了这位加入,路面被反复压制,到最后哪怕不用火烧都十分结实,密度大得不得了。

    可其他控火战士们还是用火烧了,还从内到外烧得特别仔细。是人都有比较心理,谁也不愿承认自己的能力比别人的弱,何况这也是一个良好的锻炼机会,以前他们可没想过还能这样训练能力。

    原战看着路面觉得都快瓷化,那个平整光滑!

    “路两边这么光秃秃的也不好,还是把树栽种上吧,既可以美化,还能遮荫,必要时还可以当作指路标。”隐了行迹的严默来了后,提出新的意见。

    原战二话不说就挪了一批树木过来,按照严默所说的距离,一棵棵栽种上,同木系的人跟着帮忙,土系则帮着挖坑埋土,水系跟着浇定根水,风系卷来深层腐叶当肥料。

    所以有各种能力的神血战士在,真的太方便。随时随地可以满足默大祭司提出的各种非理要求。

    别说,这么一路配合下来,大家都自觉自己的能力有了那么一丝提高。

    别小看这一丝,对于到达他们这种程度的高手来说,能力方面哪怕只是一丝的增加也十分宝贵,何况他们铺路才搞了不过半个月,如果他们坚持下去……

    夜晚。

    刚刚飞到东大陆,自以为找到了最好方法的未婚鲲鹏星华正在与一群无角人战斗。

    星华在心中破口大骂:操碎的鸟蛋哦!他明明就是按照鲲宇指点的他儿子九风的所在地飞来,可他刚刚到达这里,还没有感觉到九风或者生命之子的存在,就被一群野蛮的无角人给攻击了。

    一开始,他真的没把这群无角人放在心上,翅膀一掀,就把这些对他乱放飞矛的野蛮人给扇飞。

    可是,转眼间,那些他视为未开化野蛮人的队伍中突然有人举起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然后……

    “桀——!”他的翅膀!他的翅膀竟然被射出了一个洞!

    星华大怒,毫不留情地发动攻击,他已经有多久没有受过伤?竟然还是伤在翅膀上!

    这些野蛮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星华使用风盾保护住自己,使出七成能力开始认真对付下方的野蛮无角人。

    大片野蛮人倒下,有的被风绞成碎片,有的不知被刮飞到什么地方,但也有人迅速躲避,还进行了有效反击。

    “……”无声无息,甚至无色,那古怪的武器射出的什么竟然一重重穿透了他的风盾!

    这怎么可能?星华连忙把风盾重新修补。可那些无角人竟然像发现了他这一破绽般,对着他同一个地方以极微小的时间差异开始轮番攻击。

    星华甚至来不及去修补自己的风盾,更糟糕的是,他的能量也在大量流失!

    那些武器有古怪!星华不敢再恋战,他的能量消耗得太快,他必须赶紧离开,再不走,那可真的要沟里翻船了!

    不过这些野蛮无角人为什么会突然攻击他?星华来不及去质问这些无角人,他看到几个无角人扛出了一个更古怪的武器,直觉让他第一时间就振翅逃走!

    面子?面子以后可以找回来,但命丢了,那就什么都没有啦!

    远处,九风用力扇动翅膀,使出最快速度在天空飚速。

    原战被他抓在爪子中,身体全部石化以抵抗强风。

    他们刚刚惊动了鼎钺部落的人,原本凭原战的本事,怎么也应该轻松脱身才对,可原战一跑出来,就吹响暗号,让九风用最快速度带他离开。

    九风来不及嘲笑他,捞起人就冲上了高空。

    对了,他刚才离开时似乎看到远处有一只比他更快速的大鸟正在朝这边飞来,总觉得远处传来的气息有点熟悉呢。

    此时,因为之前逆风,什么都没感觉到、继而倒霉的当了替罪鸟的星宇鸟兄,逃命中……

    九风速度越来越快了,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带着原战赶回今晚的临时休息地。

    等原战刚把土屋弄好,严默来了。

    “桀——!默默。”九风变成小孩滚进严默怀里。

    严默抱住他,“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好玩!”九风真心觉得刺激又好玩。

    严默摸摸他,掏出食水分给一大一小,同时把九原的现况告诉了原战。

    原战听完,第一件事说的就是:“我遇到了二猛。”

    “哦?你们查出了什么事?”怪不得他没在九原附近看到二猛,原来二猛已经摸到鼎钺行军队那里。

    “鼎钺部落和有角人有接触,这个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他们的武器有古怪。”原战脸色凝重。

    “怎么古怪?”

    “我说不出来,但和骨器真的不太一样,不但是金属炼制,而且更加……”原战想了一会儿,用了一个词:“更加精致。”

    “他们有控制金属的方法,就比如你弄出一具瓷器一样,自然会比一般人弄出的更加精美。”

    “不,不是这么简单。”原战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直接从怀里摸出了一把武器交给严默:“这是我从他们首领那儿弄到的,可他们很警觉,我只弄到了这个,为了避免和他们直接对上,我拿到这个就回来了。”

    九风好奇:“啊,原来那些鼎钺人就是为了这个才那么疯狂啊,那个酋长大喊一声,所有人都跑了出来!”

    严默在原战拿出那把武器的瞬间就忍不住眨了眨眼,等接过来后,他哑巴了半天。

    “默?你知道这是什么?”

    严默看着手中精制而不是精致的武器,表情怪异地道:“我不知道,但我又知道。”

    原战换了位置,挨着他坐下,“默,别说我听不懂的话。”

    严默叹口气,反复检查这只金属武器,“这应该是一种合金,比普通金属要轻很多,应该也很结实,对吗?”

    原战点头,坦言:“我看不出它是什么成分,就觉得很复杂,所以才觉得不对头。”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某种能量枪械。”

    “能量枪械?”

    “就是类似骨炮的武器。”严默抚摸枪柄上的没有凸凹感的奇怪文字,“这不像是鼎钺部落能发明的文字。”

    他很肯定这是文字,有可能还是数字和文字的联合,但他分辨不出来。

    严默自言自语道:“我一直都奇怪鼎钺那个部落的发展似乎脱离了这个世界的规律,在大家都使用骨器文明时,她却突然研究出金属文明,而且还是爆发式的成长,就算他们人人都能控制金属,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就从冷兵器发展到热武器。况且这种构思、这种制造,不是我小瞧鼎钺人,以他们的技术和头脑绝对弄不出来。他们这种类似武器多吗?”

    原战摇头,“不多,只有少数高层持有,除了像这种小型的武器,还有一种稍微大型的,大概有人的手臂那么粗长,那具武器被他们的祭司放在身边,日夜都有十二名战士保护,包括那个叫做殊羿的战士。默,你在怀疑什么?”

    “我怀疑?”严默笑了下,低声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才道:“我怀疑当年那个外星人的飞船落了下来,成为了某个远古遗迹,然后……”

    “然后被鼎钺部落发现了。”原战接口。

    “对。”

    原战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如果这只外星人飞船被他们发现,那绝对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可被其他部落还是对九原有敌意的敌对部落发现,那就绝对不美妙了。

    九风偏头:外星人?飞船?那是什么?

    严默拍拍原战大腿,“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鼎钺部落的飞速发展和他们超越他们生产水准的野心,同时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角人部落没有吞并他们,反而找他们合作。”

    原战回握住严默的手,“他们很有可能和有角人已经干了一架,而他们持有的武器让有角人吃了一个大亏,有角人在发现无法掠夺他们的武器的情况下,就只能选择和他们合作。”

    严默同意了这种猜想,“你猜,大河下游的平原地区是不是已经全部被鼎钺部落占有?”

    “他们没那么多人口,但沿河一带就难说了,就算不直接统治,也会逼得那些小部落和部族供奉他们。”

    “有供奉、有奴隶、有资源,就有富足的生产力,再加上他们能操控金属……”

    严默眉头皱成了一个小疙瘩,“这种武器有点麻烦,他们就算不懂得怎么制作,可只要他们手上有十把以上这种武器,再加上一些大威力的,神血战士对上他们就很难占到便宜。有句话叫异能再好,不如菜刀。”

    九风伸手想要抚平严默的疙瘩。

    严默抓住他的小爪子,捏捏,很认真地问原战:“你试过没有,这种能量枪械能伤到你吗?”

    原战很不想长敌人威风,但也不想严默判断错误,只好掀开战裙老实说:“这种能量枪械射出的能量有古怪,我在弄到这把时,那个鼎钺酋长又掏出另一把对着我射了一下,我当时已经让自己沙化,可我发现……”

    严默低头,很清楚地看见原战左大腿外侧被擦出一条黑色的瘢痕,瘢痕内凹,好像被挖掉了一小块肉一般。伸手轻轻压了压:“疼吗?”

    “有点。”原战,“我当时就觉得不对,这也是我没有继续留下探查他们的原因。同时我让二猛也回去了,我动手已经打草惊蛇,二猛以后想再从他们那里探查会很难。”

    “二猛怎么会找到鼎钺部落那里?”

    “他跟踪了一个有角人高层,对方有速骨鸟,如果不是二猛,其他人肯定会跟丢。”

    “除了疼痛以外,你还有没有其他不适感?比如能量运转会有迟钝等等?”严默开始仔细观察那个伤口。

    “这么说来确实有两点很奇怪,不能复原是一点,还有一点是我觉得很累,从回来到现在,我感觉自己能量流失要比平常快很多。”

    严默考虑了一会儿,“我要仔细检查一下,我怀疑这种能量枪械不但可以杀人,更可以吞噬能量。”

    原战平视他,“你要把我弄昏带进祖神之殿?”

    “对。”严默坦然回复。

    原战也没有非要要求醒着进去,点点头表示来吧。

    严默一针把原战扎昏,让九风和斯坦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原战进了第二实验室。

    一个小时后,严默得到了更为详细的体检资料,也明确了那把能量枪械的威力和杀伤性。

    这是一把不但针对普通人,更针对异能者的能量枪械。但这种枪械发出的能量不是吞噬,而是破坏。

    这真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还好他的愿力和信仰点数都能反消除这种破坏,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斯坦和风语老人也被喊进了土屋。

    严默把这种武器的危害说了,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风语老人很生气,“有角人还没有解决,这鼎钺部落也不老实了,如果他们能帮助我们对付有角人还好,就怕他们和有角人联手。”

    “他们已经联手。”严默把这件事砸实了。

    “他们疯了吗,还是他们觉得就凭他们一个部落就能和有角人抗衡?”风语老人气得头顶冒起小旋风。

    原战,“他们没有疯,根据我部落斥候探听来的消息,鼎钺在参加了九大上城聚会后,觉得九大上城的实力也不过如此,他们会带着军队往九原发进,目的有二。第一,确定鼎钺部落的地位,比如首先让我们九原成为他们的下属势力,他们才会考虑帮我们。然后就是收服其他势力,如果东大陆所有势力都愿意以鼎钺为首,那么鼎钺有可能带领大家共同抵抗有角人。”

    严默补充:“而我们九原等部落势力将会成为他们的探路石和先锋,鼎钺不会一开始就派出自己的主力,只会让东大陆的其他势力和有角族彼此消耗,这样,鼎钺以后在东大陆将再无敌手。”

    原战跟上:“如果我们不投靠他们,他们便很有可能会施行第二个目的,与有角人联手来对付东大陆各势力,至于最后他们能不能和有角人抗衡,他们除了这些拿出来的武器,肯定还会留一手。”

    “你们说这么多,是否已经有对付他们的计划?”斯坦开口。

    严默和原战互看,严默笑着回答:“我们是有一个小打算,不过还需要诸位帮助配合。”

    另一面,这段时间一直暗中监视修路小分队的各势力斥候们彻底糊涂了,九原的首领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他不急着回去九原,反而带着这么多高阶神血战士铺起路来了?

    你铺路就铺路吧,还铺得这么认真,到底是为哪般哦?

    有角人、鼎钺部落……包括人面鲲鹏都弄不明白这队人的打算,但越是弄不明白,他们就越认为九原高层有阴谋。也许他们表面在铺路,其实是在做其他布置?

    九原祭司回去了九原,这点可以理解。

    但九原的首领为什么不急着回去?

    他们两人一边一个,是不是有什么谋划?

    有角人和某些势力的斥候一边在努力分别打探两者消息,一边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鼎钺部落的行军变慢了,有角人也不再往大河上游推进,而是就盘踞在摩尔干部落,开始向周围发展势力。

    赶来的几只人面鲲鹏,有的见严默不在,就直接改飞去九原,有的则察觉了什么,仍旧留在了修路队附近。

    严默等人明知周围有不少眼睛在监视他们,但他们不但没有改变计划,甚至还有故意放慢速度的嫌疑。

    每到晚上,修路小分队的战士们都会轮流值夜,原战作为首领享受了一点特权,也就是说到了晚上,原战只要睡进土屋就不会再出来。

    人面鲲鹏族长用翅膀尖戳戳旁边打瞌睡的同族,“我敢用我的王位跟你打赌,那个土屋里刚才出现了两个人加我族那只小雏鸟,现在则一个没有。”

    瞌睡的鲲鹏撩起眼皮,“这种摆明的事实就不用拿来赌了,你如果能找到那两人现在在哪里,那才叫有本事。”

    鲲鹏王当没有听见这句挑衅,而是戏谑地道:“你说那些有角人和无角人的斥候,知不知道这件事?”

    “他们都无法靠近,怎么可能知道?”瞌睡的鲲鹏没好气地说道。

    鲲鹏王:“那你说,我们靠得这么近,他们有没有察觉?”

    斯坦坐在火堆边,对着空无一人的黑暗笑了下。人面鲲鹏族啊,如果不是严默和风语老人都说不用管他们,他保证这些大鸟以后都不会再敢在夜晚睡觉,就跟那些不小心靠近的有角人和其他势力的斥候一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