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0章 章回54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巫城第一祭司巫象突然向全东大陆发出呼吁:要所有势力一起加入抗有角人联合军,共同抵制有角人侵略,把有角人赶出东大陆。

    出乎所有人意料,又在所有人意料之中,九原成了第一个响应巫象号召的人。

    继九原之后,因为靠海受到有角人迫害较多的水城也宣布加入联合军。

    可是这边巫象刚刚发出抗有角人的呼吁,火城和巫城第五祭司奎帕就共同发出声明,说巫城第一祭司已经失去预言能力,巫城已经无法保持特殊地位,九大上城将重新成立上城联盟,共同选出盟主,十年一轮换,以期对抗所有敌人。

    巫象和他的战士飞山当即召集十二祭司,要把奎帕逐出巫城。

    奎帕蛊惑巨人族和近一半祭司站到了他那一边,就在飞山准备收拾他们时,虫人族竟跟着也突然宣布要脱离巫城,蛇人族和有翅族仍旧站到巫象那边,巫城自此一分为三。

    事情发生得太快,在两天内巫城就失去了过去的辉煌,这点连策划这次呼吁的严默也没有想到。

    巫象对此倒是接受得很坦然,他一辈子都生活在预言中,对巫城这种结果,他一点也不意外。还反过来安慰半夜跑来见他们的严默,说他早就有预感巫城将会遭到一次大的变故,而奎帕的作为也没有超出他的预料。只是虫人族和巨人族的离开,让他有点意想不到。

    巫象有一点没有对严默说,那就是:有起必然有落。他在看到严默的时候,就已经预知当九原崛起后,巫城就会没落,这也算是发展的必然吧,新的更合理更适合的存在总会淘汰掉旧的已经不合适的。

    对于巫城这一变故,其他上城和众势力正不知该如何选择时,鼎钺部落也横插一脚,竟然也宣布他们成立了部落联盟,并希望更多的部落加入他们,好处是他们将给新部落提供武器、粮食和奴隶等。

    表面上,东大陆的势力一下就分成了三大块。

    可这三大块势力都不太稳当,除了第一块包含九原在内的若干势力外,第二块和第三块都进入了快速掠夺中。

    火城开始大肆吞并周围势力,其中原本属于土城、现应该属于九原的地盘就占到了大半。

    九原对此只看没动。

    火城不知是笃定九原没有足够的人手接收这些地盘,还是笃定他们被有角人缠着无暇分/身,占地盘占得不亦乐乎。

    暗城似乎和火城走得很近,其他势力则意向不明。但与土城地盘相接的音城和暗城都在暗中蚕食原土城地盘和接收他们逃过来的战士及其他人口。

    而属于火城下城的天堑城一跃成为中城,哲非将军成为新的城主,也成为了九原边界威胁力最大的一股力量。矮人表示如果没有父神山的阻挡,火城说不定就要打入他们地盘了。

    矮人被逼着把所有派出去支援九原的兵力撤回,以防守边界。

    如果不是知道九原现在危机四伏,矮人们还会恳请九原派高阶战士帮他们镇守边界。

    鼎钺部落也没有闲着,他们一边派出一支军队朝九原进发,同时在大河下游一带,也就是大陆腹地开始了收拢各部落的作战。那一块,九大上城涉足不多,只木城和土城与该地域相接,倒不是九大上城不想往那里发展,而是那里原本生活着一支十分强大的智慧种族,同时那片地域还有着可怕的古老传说一直在各势力祭司的口耳中流传。

    那里本来被称做魔神之域,只要是九大上城的人都不会轻易往那里深入。哪想到数千上万年过后,那里会出现一个鼎钺部落。

    “这一弄,该蹦达出来的都蹦达出来了。火城不谈,那鼎钺真的野心不小。”严默伸了个懒腰,这短时间他白天也忙晚上也忙,都没怎么好好休息。

    原战把他推倒,骑到他身上给他推拿,“如果我得到了那些武器,我也会野心膨胀,就如我现在得到了你。”

    “你得到了我?”严默怪笑。

    原战扒下他的裤子,低头啪唧亲了一口,“是你得到了我,我的祭司大人,我将是你手中最利的刀、最坚实的护盾,而我的长矛也只为你发力。”

    男人说着就亮出了自己的长矛,并狠狠埋了进去。

    正准备享受推拿的严默:“……”

    几天后,暗中监视的斥候发现,本来应该回去九原坐镇的祭司又回到了修路队中,而严默这一行径更让某些势力摸不着头脑,也越发不敢轻举妄动。

    不管现实情况如何紧张,在铺路的过程中,严默每天都能发现一些小惊喜,这些惊喜多少抵消了能量枪械带来的忧愁。

    “这不是杂草藤蔓,这是砍瓜?”严默瞅着长长的瓜身上被咬掉的缺口进行初步判断。

    “砍瓜?”原战第一次看见这种植物。

    严默索性使用指南验证,而答案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东西算是南瓜的变种,如果不是远方来的种子,这附近应该有南瓜,天,这两样可都是好东西!找,赶紧找出来。”

    “你还没说什么是砍瓜。”原战没动。

    “就是一种能吃的长条瓜,你把它砍断或者咬断,它的伤口一样会很快长好,这种瓜其他优点不说,只不把它从藤子上摘下来,需要时砍一块吃,它还会继续生长且不会败坏这一点就十分值得我们去种植。”

    “还有这种瓜?”原战顿时来了兴趣,“那南瓜呢?”

    “南瓜摘下来能摆放好长时间,做出来的各种食物都堪称美食,而且好处多多,总之,赶紧找!”

    于是修路小分队暂时停止铺路,开始一起分头寻找默巫大人画出来的植物。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很习惯这种暂停和寻找。

    最后,小的只有一个拳头大,还是长葫芦型的小南瓜在离砍瓜约百里左右的一个山谷内找到了。

    而这两种瓜只是修路寻宝途中的惊喜之二。

    严默每次发现这些有用的植物,心情就会变得美好很多,这让他去各大上城磨嘴皮子也有动力了不少。

    在发现砍瓜和南瓜的晚上,他揣着两种瓜和能量枪械去了木城,和木城城主及他们的大祭司密谈了一番。

    第二日,木城宣布加入抗有角人联合军。

    严默用两种瓜换来了灯木。

    当路修到一座大山的阴面时,正好是晚上,他们发现了会在晚上发光的荧光蘑菇。

    严默突发奇想,把这些蘑菇挪了一部分种到了路边的树荫下,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活,反正他先许愿了,如果能成活,这条路在晚上不就有了地灯?

    那晚,严默带着这些会发光的蘑菇和能量枪械去了音城。

    但音城的态度不像木城那么明确,他们最后只表示会考虑,但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火城也给他们下了邀请,要他们参加上城联盟。

    音城表示他们哪边都得罪不起,只能考虑再考虑。

    严默表示理解,用发光蘑菇和空间里准备好的瓷器换了音城一些巫药方子和大量滑石。

    在严默离开音城的当晚,音城大公主也离开了音城,除了极个别人,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当鼎钺部落的军队距离他们还有十天的直线距离时。

    “默,你来看看这是什么?”原战在挪移草木时偶尔会凭借直觉发现一些奇怪的植物,现在已经习惯要收集起来给严默分辨。

    严默拿到手里先辨识一番,没认出来,再请指南,等指南给出答案,严默哈哈笑了:“草莓!竟然是草莓苗!”

    原战:“好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算是不错的水果,就是不知道长出来的是甜品还是酸品。总之先带回去。”

    除了植物,当然还找到了一些地表矿物和奇异的动物。

    比如肉味道很好吃,很像火鸡肉的恐冠鸟,这种鸟体型较大,冲杀力度强,但就是三板斧,你只要避过它的冲杀,反手杀死它很容易,因为这种鸟转头会较为迟钝。

    由于九风喜欢吃这种鸟,他们抓了不少随行,严默打算带回去作为肉食家禽养殖起来。

    后来他们在快要靠近土城范围的草原地区还找到了一种非常适合做苦力的动物,长颈驼。这种动物还不是一般动物,它们全都具有异能,它们那特殊的长鼻子可以吸水、存水和喷水,它们也用这种方法放出水箭去驱逐敌人。

    严默发现这种动物后很高兴,长颈驼也许跑得没有角马快,但耐力极佳,还生性温厚,好讲话得很。

    严默一说要带他们去更好的地盘,以后冬天就养着他们,代价就是只要他们平时帮助驼驼东西就好,这些长颈驼连讨价还价都没有就这么同意了。

    看它们这么好骗,脸厚如严默都有点不好意思。当然他也不会因为这点就放过这群长颈驼,顶多将来会对它们更好一点,让九原人都把它们当作伙伴一样看待。

    这样找到的植物和有用物种很多,到后来严默都来不及一一辨识,因为一路上来找他们麻烦的越来越多。

    现在已经有人猜出一路消灭有角人的神秘势力很可能就是九原失踪的默巫和去寻找他的首领,毕竟一路上严默他们也没怎么隐藏行踪,每当救完人,严默也总会做好事必定留名地告诉对方:他们来自九原,是祖神的子民。

    靠得最近的水城在听到传言后,派出使者一路找了过来,而等这位使者发现了那条快要铺到土城的宏伟大路时,人都傻了。

    严默一行人到此时已经不打算掩饰行踪,看到水城使者,严默当即笑咪咪地走过去说道:“这路还可以吧?以后你们水城如果有相关需要可以来找我们九原,保管让你们满意。”

    水城使者:“……呵呵。”这位默巫大人一定在开玩笑吧?这么宝贵、强大的高阶神血战士,竟然让他们做修路的苦力?

    水城使者很想问问他们弄这么一条路是在干什么,但又不敢随便问出口,可上面的指令他又不能不完成,只能厚着脸皮问道:“你们这是?”

    “修路。”

    我知道。“但为什么?”

    “为了走路方便啊。”

    水城使者才不信,让这么多高阶神血战士修出一条这么宽这么长这么平整美丽的道路,只是为了走起来方便?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吧?也许这条路就是打败有角人的关键?

    水城使者心中想了很多,但他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假装就这么相信了。

    在水城使者要回去复命前,严默叫住他:“对了,有件事麻烦你们帮我传出去,就说九原的默巫和他的白角族弟子苏门可以解除有角族的奴隶骨,如果有谁想要解除这份束缚,就来九原找他们。”

    知道严默可以解除奴隶骨的人不少,当初在巫城这事就已经传开,但奇怪的是,严默一路过来发现竟然没有一个土著知道他能解除奴隶骨。

    也许是因为他们之前经过的地盘大多都是空城和土城所属的缘故?

    鼎钺军队距离原战他们还有八日距离时。

    有角人在奇怪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回来为什么不立刻与他们开战,尤其他们的首领和祭司竟然宁愿留在外面铺路,简直莫名其妙。

    他们在等待鼎钺的军队和原战他们直面相对,他们要看看这两个势力到底是什么打算。有角人也不相信鼎钺真的会站到他们一边,他们甚至怀疑鼎钺已经和九原勾结在一起。

    其他势力也搞不清楚原战和严默的想法,就是九原子民对两人盲目信任,可心中也不是没有嘀咕。

    深谷带着一队人脱离战场,悄悄赶往祭司大人指定的地点。他的副手蓝蝶留下,继续负责防守战场的一面。

    路上休息时听到朱能和小队战士说话,深谷见朱能解释不清,可能他自己心中也有些疑惑,便接过了话茬:“我们九原把有角人打败了,消灭了,赶走了,然后呢?”

    战士们面面相觑,然后什么?当然是好好过日子啦。

    朱能本就是个机灵的,一听深谷这样说,他原本想不通的地方立刻就通了,“啊,我明白了。”

    战士们不敢追着深谷问,都一起问朱能明白了什么。

    朱能看向深谷,见他不反对,就对大家解说道:“有角**害的明明是我们这片土地上的所有智慧种族,他们一开始对付的也是九大上城,可现在他们却把所有主力放到我们九原,等我们九原再把他们打退,以后那些有角人最恨的会是谁?”

    “是我们九原?可那又怎样?我们还怕了他们不成?”战士们纷纷说到。

    朱能摇头,“我们是不怕他们,但你们觉得我们九原现在比起其他势力,比如九大上城,我们算是强者吗?”

    九原的战士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大多都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有些虽然来自下城甚至中城,但那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仍旧来自附近各个小部落甚至是野人部族,他们根本不知道九大上城有多强。

    朱能也没有期待他们的答案,直接说道:“九大上城很强,就算只是他们的中城和下城就不比我们九原的整体实力差,论起底蕴……也就是积累,比我们还要厚实得多。我们九原强大就强大在首领和祭司身上,除了他们,和他们请来的咒巫大人及几位高阶战士,我们九原本身的实力并不算强大。”

    深谷赞许地看向朱能,不错,课程没白上,比城中大多数战士都清醒得多。

    战士们似乎也有些明白了。

    朱能继续道:“你们看,首领和祭司没有回来前,有角人对我们发动了两次进攻。可等他们一听说那两位回来了,进攻就全部停止。为什么?”

    一位战士试探地回答:“因为他们害怕我们首领和祭司大人?”

    朱能,“不只如此。他们还在积蓄力量,只要首领和祭司大人回来,他们就会拼尽全力攻打九原,到时说不定有些其他心思的势力也会趁机来对付我们。首领和祭司大人只有两个人,就算加上咒巫和那几位高阶战士,可他们能护住九原所有子民吗?”

    顿了顿,朱能补充:“我想,祭司大人回来对有角族和其他势力都有震慑的作用,所以他回来了。但首领一天不回九原,有角人就不敢跟我们死磕,因为他们想不透首领在做什么,也不敢冒后路被截断的危险。大人,我说的对吗?”

    所有战士一起看向深谷。

    深谷淡笑,“朱能分析得很好,那两位这样做不仅是要拖住有角人,据我推测,他们的目的可能还有两个。”

    战士们耳朵竖得高高。

    深谷伸出一根手指,“一,那两位不想有角人把所有仇恨集中在我们九原身上,也不想我们九原为这片土地上的其他势力扛这个重担。如果有角人真的盯上我们九原,以后九原的发展势必会受到一定阻碍,除非我们能把另一片大陆上的有角人全部杀死,但这个可能吗?”

    大家下意识摇头。

    深谷伸出第二根手指,“二,在其他势力都对有角人无可奈何的时候,我们的首领和祭司却把他们打退打败了,其他势力会怎么想我们?你们觉得他们是从此以我们为尊,全都听我们的可能性大,还是觉得我们是威胁,暗中联合起来对付我们的可能性大?”

    啊……。所有战士你看我、我看你,他们从没有想过这么深刻的问题。

    深谷抹把脸,“以后你们不光是要练好身体,平时上课也应该更加认真一点。祭司大人也说了,战士服从命令很好,但也要会动脑子。我们九原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根基太浅,我们的首领和祭司很强大,但我们的整体实力却还不如一座下城势力。”

    在深谷和战士们解说的时候,严默也在对斯坦说:“我很高兴你和那些高阶战士能跟我们回来,但我高兴不是高兴你们可以帮我们打仗,而是高兴九原的两座学校有了你们这些高阶战士导师,发展一定会比原来快很多。”

    “学校?导师?”斯坦挑眉。

    严默跟他解说了一下学校和导师的概念。

    斯坦似笑非笑,“你这个想法很可怕。”

    风语老人则对学校很感兴趣,“是很可怕,但要比原来那种自己摸索或者做人侍者、弟子的方式要好得多,如果做得好,九原要不了多久就会进入真正的上城实力,而不像其他新生势力一样只能慢慢培养或者笼络其他势力的高手来填充自己。啧,这么好的方法,我们风城怎么就没想到呢!默巫,我们风城的人可以去你们九原的学校吗?如果你同意,我也可以去做那什么导师。”

    严默大笑,“那真是太好了,我们九原什么都缺,最缺的就是教师。如果您能来,我们九原给您养老。当然,风城来多少学生都行。”

    斯坦突然问:“这也是你们不愿意立刻和有角人开战的原因?”

    明明他们有那个实力可以尽快解决,可他们两人却采取了拖延的方式,斯坦原来想不通,但现在明白了,九原的整体实力并不如他想象得那么强大,而且他们还是最脆弱的新生势力。

    严默并没有觉得脸上无光什么的,相反他还很骄傲,九原真正算起来发展时间还不到十年,能在八/九年中把九原发展到这种程度,尤其他们作为首领和祭司能让九大上城的最高阶层都要高看他们一眼,这在几年前,别说九原人,就是严默自己也不敢奢想。他不是不敢奢想九原会强大,而是不会想到九原和他们两人的实力会上升得这么快。

    “对付有角人,是东大陆所有智慧种族的责任,并不只是我们九原一个部落的事情。我和原战虽然强大,但九大上城城主不强吗?他们的祭司不强吗?他们还有类似半神的古老存在。现在有角人嚣张,不过是大家还没有联合起来,如果大家肯一起联手,有角人被赶出东大陆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有风语老人在,严默没忘小小捧了下其他势力。

    “我现在暗中联系各个势力,就是想集大家之力把有角人在我们东大陆的势力连根拔起,连一点残根都不给他们留。如果只是我们九原动手,不说我们一个新生的小部落能不能对付得了有角人的主力军队,就是能对付得了,我们也不可能把他们一网打尽。如果他们被我们打散,有角人东窜西窜,他们掌握着奴隶骨和骨器,干脆由明转暗,那时再想把他们收拾干净就难了,说不定还会给东大陆留下一个极大的毒瘤。两位,你们说我说得对不对?”

    斯坦和风语老人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他们都明白这位默巫是不想让九原太出风头,更不肯让九原做那出头鸟。毕竟战场放在九原的话,如果没有其他势力支持,九原最后就算能打赢有角人,其本身损失也将难以估量。这种损失只是想想就知道对一个新生势力的打击有多大。

    “巫象不能再预言,他的第一祭司地位也不稳了,原本这种事都是巫城牵头,其他势力响应。但这次巫城正在闹内乱,十二位祭司分成了三个派系,就算巫象出来呼吁大家先对付有角族,可真正肯听他说话的人已经不多。九大上城大多数都选择了自保和观望。”风语老人神叨叨地叹了口气。

    严默在心底冷笑,他和原战在西大陆的效率太高,高到这边有角人势力还没有形成真正威胁的地步,如果没有他们在西大陆的作为,等个一两年再回来看,呵呵!

    保证那时候都不需要巫象和他出来辛苦呼吁,所有势力都会主动出来求巫象让巫城牵头共同对付有角族。

    但真到那种程度,再想把有角人赶出东大陆就不是一般两般的困难,对九原的发展也绝对没有好处。

    所以万事都有利有弊,不可能事事都如人意。

    风语老人本来就对严默观感不错,更何况对方还是生命之子……的父亲,“风城我可以担保,会抽出最大力量共同对抗有角人,今晚我就会把消息传回去。”

    “祭司大人,战首领,默巫,急报!”门口突然有人低喊。

    严默等人一起向外看去,原战挥手打开密闭的土墙。

    外面的人是风城战士,他们和九风配合,一部分人专门负责传递各种消息。

    那人进来就说道:“鼎钺部落遇到了袭击,他们的军队全面溃败!”

    哈?是谁打败了鼎钺军队?屋中四人齐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