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1章 章回54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据说这次袭击,鼎钺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

    如果不是他们的大巫非常肯定是敌袭,鼎钺人都要以为他们只是非常倒霉地遭受了一场超级可怕的自然风暴。

    先是十几个龙卷风呈包围之势围住他们,在他们慌乱之际,这十几个小型龙卷风竟并成一个超巨型旋风,卷得他们逃无可逃,这时无论他们的武器再怎么精良优秀,也无法抵御这样的“自然灾害”。

    可怜这支鼎钺军队来时雄赳赳气昂昂满怀抱负,酋长亲自带队,祭司亲自压阵,就等着在之后的大战中大显光芒,好一跃成为具有话语权的强大势力之一。

    可经过这么一场风暴卷席后,鼎钺这支军队活下来的人还不足原本的十分之一,而他们作为依仗的能量武器也失踪大半。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严默在听完风城战士的禀告后,下意识就感叹出这么一句。

    原战对鼎钺没有丝毫同情,只问那风城战士:“你们看到是谁出手的吗?”

    风城战士歉意地摇头,“那场风暴的能量远超过我们能控制的程度,我们在发现旋风后就没敢靠近,不过鼎钺高层似乎有些特殊的保命方法,他们的军队都在这场风暴卷席中死得差不多,可他们的高层却没有太大损伤,因为他们手上还持有那古怪的武器,我们便按照您们的吩咐只在一边观察。”

    “九风呢?”严默突然问。

    “九风大人……”风城战士神色古怪,“他在看到旋风出现后,突然大叫一声就飞跑了,他飞得速度太快,我们全都没有看清他飞往了哪个方向。”

    严默沉吟了一会儿,问该战士,“你是八级神血战士对吧,那些旋风你们能弄出来吗?”

    该战士苦笑,“您是没有看到那些旋风都是什么威力,我们是能弄出小型旋风,但像那种程度,最后还能并成一个那么大的风暴带,恐怕只有十级的战士才能做到,还要是好几个至少九级和十级的战士一起合作才行。那附近的草原、河流都因为那场风暴改变了地形,鼎钺军队休息地附近的小树林全部消失,人被卷在风暴中,没一会儿就被撕扯成碎片。那场风暴停止后,那片天空下了好一阵子血雨。”

    斯坦敲敲膝盖,“如果这场风暴不是自然形成,那会不会是?”

    严默接口:“人面鲲鹏。”

    风语老人一拍地面,“我刚才就觉得这种事听起来熟悉,以前我风城的上一代祭司就跟我说过,惹谁都不要招惹人面鲲鹏族,这一族不但强大,还特别护短、报复心也特强,他们的拿手绝招就是风暴卷席,一个打不过你,就两个来,两个打不过就十个,总之得罪了任一只人面鲲鹏,就跟得罪了整个鲲鹏族一样。而且你就是躲在石山里、躲进地底也没用,因为他们身体能变大变小,在任何地方都能弄出风暴,你躲在石山和地底更惨,他们会直接把你埋了。所以……”

    “所以任何知道人面鲲鹏的智慧种族都不会轻易招惹他们。”斯坦表示他也听过人面鲲鹏很多“伟大”事迹。

    严默这个羡慕啊,“这就是平均实力强大的好处,我们没有哪一个特别强大,但我们整个种族都强大,加起来,群殴也殴死你。”

    “九原也会强大起来,很快。”原战肯定地道。

    “好吧,我非常期待那一天。”严默稍微幻想了下,以后九原人出门跟谁干架,随随便便就是一万五级战士同上,然后是五千七级战士,再接着三千八级,一千九级,十级站出来也有上百个。而且九原没有神血限制,任何神血能力都能出现,先大水冲击,再漫天火球,之后风沙走石、黑暗侵袭、灵魂鞭笞……

    哎呀妈,保证以后九原人出门都没人敢招惹!

    前景太美好,严默都不敢想下去了。

    “咳,如果是人面鲲鹏出的手,那他们为什么会对付鼎钺那支军队?”严默知道人面鲲鹏在不明原因的监视他们,但因为他们没直接接触他,他也没特地去问,九风似乎碰上了一个讨厌的同族,听九风的意思,似乎对方想带他回去?

    风语老人倒是猜测出人面鲲鹏前来很可能是为了刚诞生的生命之子,但他们攻击鼎钺军队的原因,风语老人表示他也猜不出。

    鼎钺人也不明白人面鲲鹏族为什么会攻击他们。

    对,他们已经知道攻击他们的敌人是谁,刚才有一只人面鲲鹏非常嚣张地飞过来,扔下一大团金属块,特地留下一句“揍你们的是我们人面鲲鹏,别弄错敌方”才飞走。

    幸存下来的鼎钺人看着那一大团各种兵器混合在一起的金属团,个个气得心口发疼。

    “酋长?”知春狼狈不堪地走过来询问下面要怎么办。

    附典闭了闭眼睛,“大巫醒过来了吗?他身边有没有人照顾?”

    “大巫已经醒来,殊羿正在照顾他。”

    “抬我过去。”附典酋长两腿皆断。

    当附典酋长被抬到蜇黎大巫那里时,蜇黎正在对殊羿怒斥着什么,看表情相当生气。

    “怎么了?”附典酋长让抬他的人退下,只留下知春,问道。

    殊羿面无表情地站在大巫身前。

    蜇黎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中怒气,转而面对附典,“如果你们听我的,一开始就答应炼骨族的提议,和他们合作消灭九原,我们也不会遭到这场变故!”

    附典沉默。

    殊羿冷冰冰地开口:“和炼骨族合作,那才是疯了。”

    “殊羿!”附典和知春同时喊出口,不过一个是呵斥,一个是担心。

    蜇黎大巫面色铁青,“那么现在呢?我们的战士折损大半,那些武器也消失不少,如今别说攻打九原,就是想继续扩张我部落地盘,在短时间内也无法做到。这样你就满意了?”

    殊羿没有因为大巫的脸色就后退,他仍旧是那个态度,“我们就应该留在部落,继续增强我们的实力,那个远古遗迹,我们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弄懂,我们只不过得到一些武器就已经这么强大,如果我们能掌握那遗迹里所有我们不明白的东西呢?现在根本就不是对付九原的时候。”

    蜇黎冷笑,“是谁说要打败和杀死九原的首领?是谁说要抢他们的祭司陪你睡觉?”

    “是我。”殊羿面不改色,“个人的战斗和全部落的敌对不一样。我可以个人挑战他们,胜败都不会影响部落发展。而且九原和我部落情况类似,都是高层强大,底子薄弱,只要杀死他们的首领,掠夺他们的祭司,九原就不足为虑。”

    “殊羿,你在不满意我和大巫定下的决策吗?”附典看不出喜怒地问。

    殊羿没说话,但表情已经回答一切。

    蜇黎大巫痛苦摇头,“你根本不明白,九原是鼎钺的大敌,是鼎钺必须消灭的敌人,有九原就没有鼎钺,有鼎钺就没有九原。如果你们听我的,先和炼骨族合作把九原消灭掉,只凭借我们手里那些武器,炼骨族也不会傻到先对付我们,而炼骨族想要这片大陆就势必会和九大上城对上,等他们互相消耗时,我们鼎钺就可以借着这个时间发展壮大自己。看看,就因为我们摇摆不定,现在其他势力都在把我们当敌人看,就连人面鲲鹏族都找上了我们!”

    “那是因为我们太招摇。”殊羿对自己人说话也一样刺人,“武器只是外物,我们不应该现在就拿出那些武器,实际我们的战士都很弱,连一场风暴都坚持不下来。当我们失去武器,我们就什么都不是。”

    附典捏紧拳头,带这批武器出来是他的意思,殊羿这样说是在说他的决策全部错了吗?

    蜇黎心中忽然一紧,他隐隐感觉到有一个绝大的危机就要降临到鼎钺头上,貌似会是比这次损失更大的危机!

    知春喏喏地开口:“殊羿,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我们下面该怎么办?”

    附典不愉,你这句话不应该问我吗?我才是鼎钺的酋长!

    殊羿很自然地望向附典,他冷、他酷、他说话刺人,但他从没有想过要背叛自己的酋长和大巫,哪怕他心中并不是十分认同他们的一些做法。

    怎么?这时候想到我了?也是,如今摆在众人眼前的就是一个烂摊子,不管怎么做都会引来族人怨言,还不如什么都不说。附典心中对殊羿有了意见,看他做什么说什么都只会越发不满。

    “回去。”除了回去,他们还能做什么?附典挥手让两人都出去,他表示他有话要和蜇黎大巫说。

    殊羿和知春退出这座临时搭建的帐篷。

    知春出来,对着殊羿几次欲言又止。

    殊羿望向不远处的残兵败将,突然道:“预言真的就一定是对的吗?”

    知春大惊,“殊羿!”你竟然敢怀疑大巫!

    殊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前后两代大巫的预言,说九原是我们的大敌,让我们必须消灭九原。那我们现在会在做什么?”

    知春额头溢出冷汗,他们离帐篷还不远,谁敢保证他们的话不会给里面的人听见,偏偏殊羿一点压低声音的意思都没有。

    殊羿也不用他回答,自己接着说道:“我们会继续琢磨遗迹里的东西,我们会大肆炼制金属武器,我们会培养更多的神血战士,我们会征战附近的小部族扩大领地,我们也许会和远方的大势力进行交易,但我们不会想着跨越很长的距离、付出极大代价就为了消灭一个和我们距离很遥远的部落。也许我们会从那个部落抢一些人和东西回来,但也就是这样了。”

    知春沉默半晌,只说了一句:“你现在话比以前多了。”

    殊羿看向远方:“人都会改变。”我也不想多话,但有些事情,如果我不说,就更没人肯说。

    鲲鹏王一爪子按住一只挣扎不停的胖娃娃,一爪子抓起一只能量枪把玩。

    “就是这东西伤了你?”鲲鹏王的口气充满戏谑。

    星华翻白眼,“你可以对自己试一下。”

    另一只人面鲲鹏抓起捡回的能量枪对着鲲鹏王就扣了一下。

    “桀!”

    好吧,不少鲲鹏都给他吓住了。

    不过能量枪却毫无反应。

    鲲鹏王一翅膀把那大胆的鲲鹏给扇飞。

    那鲲鹏飞回来,毫不在意地嘀咕:“这玩意坏了?”

    其他鲲鹏也试着在各自捡回的能量枪上乱按,不过他们都没有对准自己的同伴,而是朝向空地。

    有的按了没反应,有的射出一道光线。

    地面立刻被腐蚀出一个洞。

    几只鲲鹏一起蹲到洞旁边去研究。

    “草枯了,洞口黑色,是吞噬之力?”

    “不像,这附近的草全部枯了,洞里面……咦?你们来感觉一下。”

    鲲鹏王第一个伸爪子进去。

    被他压制的胖娃娃九风立刻扑棱着小翅膀飞起,“桀!你们这些大坏鸟!我让默默揍你们!”

    “小孩子不要吵!”鲲鹏王一爪子把小九风钩过来。

    九风一个风刃喷过去。

    鲲鹏王翅膀羽毛飞起一小片,“哟,果然天天跟着生命之子就是有好处,像他这么大的小雏鸟恐怕没有一个有他这么厉害吧?你们觉得让他做下代鲲鹏王怎么样?”

    没鸟理他,大家都在埋头研究那个坑洞,“没有能量了,一点都感觉不到。”

    “这种能力是吞噬能量吗?停止了,那种奇怪的力量消失了,周围的能量在慢慢恢复。”

    “可能用在**上会不一样?星华挨了一下,就感觉自己能量在不停流逝,如果不是他下狠心把那个洞周围的翅膀都给挖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在翅膀上挖洞,听听就好痛!星华,你真可怜。”

    “闭嘴!你们就不奇怪这种武器哪里来的吗?炼骨族的骨器都没有这样的效果。”

    “这东西的材质好奇怪。”

    “形状也古里古怪。”

    “拿去给默默看,默默一定知道!”一群大人的声音中冒出一个稚嫩的嗓音,特别明显。

    “你说的默默就是那个生命之子……的父亲吧?”

    “对呀,默默最厉害了!”

    “喂,小家伙,问你件事,那个默巫除了那个首领战以外,还有其他陪/睡的男女吗?”星华从鲲鹏王爪子底下把九风小娃拖出来。

    “桀?我就经常和默默一起睡啊。”

    “我是说交/配,懂什么叫交/配吗?”

    九风表示他非常懂,还经常看到呢!“你想和默默交/配?”

    星华和好几只鲲鹏一起/点头。

    九风坐在地上想了一会儿,突然开心地叫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可以长大后和默默交/配,让他给我生好多好多小小鸟啊!桀桀!”

    九风说完就变成小小鸟嗖地飞跑。

    鲲鹏们:……好像无意间又培养了一只敌鸟。

    鲲鹏王趁大家不注意,把那些能量武器收拾收拾,全抓到爪子下面,我闪!那小雏鸟不是说了吗,那个默巫很厉害,他把这些武器带去给他看,说不定能看出个一二三来。

    “王呢?”星华回神。

    “那个混蛋!他又先跑了!”光棍鲲鹏们齐怒,“诅咒他一辈子都找不到伴侣!找到也是他负责生蛋!”

    趁他病要他命,严默和原战都不是良善人。听说鼎钺遭到如此重大打击,只想把他们干脆锤死,让他们永无翻身的机会。

    但现在有个问题。

    “人面鲲鹏这么一出手,鼎钺人肯定会放弃他们的原计划,退回他们部落。这样一来,我们也没有借口去攻打他们。”严默皱眉。

    原战走在他身边,一边清理转移周围的植物,一边说:“你不是说我们只要找到那艘飞船就好?”

    “但问题是我偷偷溜到他们部落两次,一次都没有找到飞船。我想那飞船恐怕只有他们少数高层才知道在哪里。”

    “先解决有角人,鼎钺不急。他们手上有那些武器,迟早还是会忍不住跳出来。”

    “就怕他们经过这次打击,会选择先积累再卷土重来。那时我们再想解决他们,恐怕要费很大工夫。”

    “他们成长,我们九原也会成长。”

    “那不一样。那艘飞船中肯定不止那些武器,一艘能在宇宙中航行的飞船,你知道她的意义有多大吗?就算她有一定损伤,但只要能了解一小部分,原始部落很可能就能在几百年内蜕变成未来社会,当然那样的前提是鼎钺得有一个像我一样,或者干脆就是理工科出身的学者。如果那艘飞船上有人工智能和翻译器之类,那就更了不得了。总之,这样的飞船绝对不能放在敌人手里,哪怕我们弄回来什么都搞不明白,我也要她在我们部落落灰。”

    原战略惊讶地斜睨自家祭司大人,这还是第一次严默有这么迫切想要的外物。

    严默拍拍他,“相信我,有角人不算什么,那艘飞船才是关键,如果她真的存在的话。”

    “也许我们可以找鼎钺聊聊?”原战提议。

    严默也有此想法,他在想要用什么交换条件才能让鼎钺让出飞船,哪怕只是共同的研究权也好。

    而严默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打算去找鼎钺高层之前,竟有人先来找他了,而且来的人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殊羿?”严默还记得这名战士的名字。

    “你、我,单独。”殊羿身在敌营,仍旧是那副深藏岩浆的万年冰山的酷男样。

    原战:滚你的蛋!想单独和我的祭司说话,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再说。

    殊羿按住刀柄,冷冷地看向原战。战意从他全身喷发而出!

    原战身周沙尘浮动,身体背后隐隐有火光冒出。这可不是形容,而是真的有火焰在燃烧!

    严默:“你们俩这是想干嘛?咱能和平对话吗?”

    两人异口同声:“不能!”先打一架再说其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