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2章 章回54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要打可以,有种你们俩都不要用神血能力,破坏太大。”一触即发之际,严默慢悠悠的声音响起。

    两人无所谓,连武器都扔了,直接扑上去开打。

    他们反而更喜欢这种拳拳到肉、一拳就能揍得对方满脸开花的快/感。

    “砰!砰砰!”

    “噗噗噗!”

    **被击打的沉闷响声不时响起,一开始两人还讲究个战术战略,你腾我闪,打到后面就红了眼,只恨不得从对方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两人动静不小,自然引来了斯坦等人的围观。

    “打得好!”

    “哎呀,小心!”

    “踹他!快踹他!”

    “他跳起来了,赶紧躲!”

    围观众人喊着喊着到最后也不知道在给谁助威,嘻嘻哈哈笑成了一团。

    比起其他人看热闹,严默倒是看得很仔细,他发现原战的打斗很有章法,一看就经过比较系统的训练。当年他刚到这个世界时,原际部落就有了自己的军队以及训练方法,据说这些训练方法都来自上城,而且还是最低端的。

    等他教会原战指南提供的初、中级训练法后,原战和几名战士头领一起自己又总结出一套拳脚功夫,这些拳脚功夫主要用来锻炼战士的身体和杀敌,很多动作都模仿自野兽和人鱼等。

    这套拳脚不说成熟,但结合上城传下来的训练法和指南的训练法,用出来倒也有模有样,杀伤力很大的同时对自我保护也十分周全。

    殊羿的打斗则完全是野兽搏杀的方式,虽然没有章法,却凶残致命,且速度奇快,缺点是自我保护力度不足。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两人的身手,原战就是一个“稳”字,殊羿则是“凶”。

    斯坦在他耳边笑道:“大战的打斗方式很不错,跟我们那里完全不一样。”

    西大陆的无角人还没有创造出自己的拳脚功夫,打架时大多凭借蛮力和勇气。

    风语老人也说:“大战的动作很……迅捷利落,你们九原?”风语老人想问九原这样一个新部落哪里来的高级战士训练法,可能发觉这个问题不太适合就没问下去。

    严默笑笑,随口道:“祖神梦中传授。”

    至于这两位信还是不信,他就管不着了。

    这场打斗持续了近半个小时,两人到后来浑身都蒸腾着热气,汗水顺着皮肤流水一样往下淌。

    真要让他们打下去,以他们的身体能量,打个几天几夜都没问题,但那就没必要了。

    严默看两人都已见血,适时喊了一声:“够了没?”

    两人同时踢出一脚,在空中发出炸裂的声响,随后身体向后翻滚,分开。

    殊羿一抹鼻血,强撑着站直,他的鼻梁骨被打断了。

    原战眼角裂开一条缝,一缕鲜血顺着眼角流下,他无所谓地随手一抹,弄得半边脸全是血。

    斯坦等人见没有热闹可看,全都散开。至于殊羿的身份,原战和严默都没表示什么,他们也没什么好担心。

    两人身体各处都有不轻的皮肉伤,互相冷冷瞪视。

    殊羿硬忍着鼻梁的酸楚疼痛冷酷着一张脸。

    原战转身,一看周围没有其他人,立刻对严默露出龇牙咧嘴的痛苦样。那小子到后来肯定偷偷使用神血能力了,身体和拳脚比石头还硬!

    严默忍笑,他就不信这人真的疼成这样,不过想让他心疼而已。随手把男人眼角的裂伤治好,随后拍拍他的屁股,让他再忍一会儿,他打算先给殊羿治疗。

    看严默走到自己面前,殊羿的目光定定地落在青年脸上,突然道:“你长大了。”明明不久前看到这人时还是少年模样,这才分开多久,就已经变成青年。但不管这人变成什么样,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严默摸摸自己的脸,微笑,“我更习惯这样。”

    殊羿竟然也道:“这样好。”青年的脸孔和身体比少年模样更让他有冲动,也让他想要占有的欲/望更强烈。也许是青年模样比少年模样更具有征服感?

    原战不爽了,硬是挤过来,把严默和殊羿分开,保证他们之间的距离远远超过一臂。

    殊羿眼神依然放在严默身上,连一丝都没有分给原战。

    原战宣示般地伸手搂住严默的腰,他一看面前的野男人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这人大概是除了当初的虞巫外,第一个真正对严默有情/欲的雄性。冰对默也有意思,但那家伙看似狂妄却是最守上下尊卑观念的一个人,当他明确知道默属于他这个首领,身份又是祭司,他就绝不会再放任自己,哪怕心里想死了也不会。

    至于其他人,答答、二猛之类,对严默更多的是孺慕、依恋和单纯的喜欢,他们看严默更像是小兽看母兽,跟他捣蛋也更像是争宠。就是曾经差点睡了默的虞巫也只不过是想要后代而已,当他发现严默的价值远远超过为他诞育后代,他就再也没有对默生出不轨之心。

    看,他清楚他家祭司身边每一个男女对严默的心,谁对他家祭司有非分之想,他只要瞄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鼎钺的殊羿,哼哼,自从在摩尔干看到他的默后就不对劲,那眼神赤/裸得他当时就想把这人阉割啰!

    不过那时他根本不把这人放在眼中,现在依然如此,但是严默此时却不像当初在摩尔干,竟然对此人显露出两分兴趣,治疗都要先治疗他,这怎么可以!

    殊羿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想法和欲/望。

    严默在某些方面也许神经过于粗大,但殊羿专注和火热的眼神,就算他想换一种解读都不可能。

    也许这人的欲/望太纯粹,纯粹到看不出一丝阴暗和猥琐,让严默想要反感都难。

    “咳,让我帮你看看伤势?”

    “没事。”殊羿表示这点伤根本算不上伤。

    原战手下用劲,“他不要就算了,我疼,你给我治疗。”

    殊羿对其投以不屑的目光。

    原战表示随便看,随便不屑,他就是特别需要他家祭司的关爱和治疗。

    当着殊羿的面,原战直接拉起严默的手,放到自己胸膛上,还很委屈地告状:“他后面肯定用神血能力了,我感觉肋骨都给他打断,不信,你摸。”

    殊羿:无耻!不要脸!你才用神血能力了,拳头硬得跟石头一样,还烙人!

    严默顺着原战的两排肋骨摸下来,在某处用力按了一下。

    “嗷!”原战发出一声怪叫。

    “没断,乖乖在一边待着。”严默推开原战,如闲话家常般问殊羿:“你是不是有事要找我?”

    殊羿“嗯”了一声。

    “我们到那边谈。”严默指向路边一片比较平整的草地。

    殊羿跟着他走过去,“那是什么?”

    严默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路。”

    “那么平滑的路?”

    “平滑?”严默回头,他就说嘛,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想到水城使者怪异的表情,严默哈哈大笑。

    殊羿眼中带疑问的看向他。

    严默收起笑声,“谢谢,如果不是你提醒,我们可就犯下大错了。”

    他让大家修路的时候就顾着平整、宽阔、结实和好看,却忘了这么平滑的道路,也没了多少摩擦力,这也是这段日子都没怎么下雨,大家都没注意到,而且这样的道路也是第一次出现,弄得大家就算心里有想法也不会随便提出,只以为这样的道路肯定有它的道理存在。

    怪不得大家都不相信他只是在单纯铺路而已,哈哈!

    原战其实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但因为路是严默要铺的,铺成后他也没提意见,他就以为严默要的就是这样的道路,如今被殊羿这么一提醒,明知道他家祭司犯错了,原战还是很不爽。

    “返工很容易。”原战表示有他在,什么都不成问题。

    严默转头看他,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股温柔。这家伙绝对有昏君素质,也有把人宠坏的能力。原来他严默竟然也有一个可以宠爱他,宠到可以无视他所有错误的人。

    “我和你一起,这次是我疏忽了。”

    “你又不是神,就是神也不一定保证他们就不犯一点错。”

    两人手掌相触,互相捏捏,一切尽在不言中。

    殊羿看着两人,不但没有因为两人的默契互动而产生退意,相反他更加想要获得严默。

    抢夺来的才更加美味。

    不属于自己的就给他强行打上自己的印记。

    打败原战,让这名巫者从此只看向自己,只在自己身下呻/吟辗转。一开始他也许不会情愿,也许会在他身下咒骂挣扎,可这些都没关系,他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去慢慢征服这个人,直到他愿意主动为他打开身体,主动诱惑他……

    “咳,我还是给你治疗一下吧,你血流得太多了。”严默难得善心地提议。

    殊羿抬手擦擦更加汹涌的鼻血,闷闷的:“嗯。”好像有点丢脸。

    治疗过程很快,严默这次没有使用愿力也没有使用信仰点数,而是是实实在在的用医术为殊羿进行了治疗。

    有些东西该保留的还是要保留,殊羿看他的目光已经掠夺性十足,他实在不想再给自己增加让人垂涎的筹码,虽然他压根就搞不清楚殊羿为什么会对他产生欲/望。

    他很清楚,殊羿对他的欲/望和其他人都不同,就是当初原战看他可能也是食欲大过性/欲,不,原战当初和他做那码子事不过是因为他不想有孩子而已,他对女人才是正常欲/望,和他在一起不过是凑合。

    所以殊羿算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看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同性恋者?

    鼻梁正骨再上药,身上的跌打伤也给他上药揉开。

    殊羿在严默的手按到身上时,鼻息加重。

    原战忍无可忍,一把扯开严默,接过伤药表示这种小事他来就行,然后示意严默应该给他上药再好好揉一揉。

    上药的过程两人又差点打起来,严默两方一人给了一针,总算安静了。

    把并排老实躺倒的两人都上了药,严默拔/出金针,示意大家可以好好谈事了。

    三人坐在草地上,呈三角形。

    殊羿上来就很坦诚地告诉严默:“我们败了,准备回去。”

    严默也没有假装他不知道,“那你过来是?”

    “我帮你打炼骨族,换你们十年不进攻鼎钺。”

    “想得美!”不等严默回复,原战先嗤笑道:“没你们鼎钺,我们一样能把有角人打回西大陆。倒是你们鼎钺,听说这次死了不少人?而且听说你们还得到了比骨器更好的武器?我想九大上城等势力一定会对你们充满兴趣。”

    殊羿敢来自然不会任人宰割,“除非他们也想多一个跟炼骨族一样难缠的敌人,我们鼎钺整体实力不强,但如果我和一些高阶战士拿着那种武器游走在各大上城专门对付他们的高层呢?”

    原战冷笑,“没有了根,只剩下几个高阶战士又有什么用。”

    殊羿,“只要大巫不死,只要血脉仍在,鼎钺就不会消失。”

    “别废话了,你们鼎钺发展到现在也不容易,难道你们真的想同样的风暴卷席再在你们部落里面来一次?等九大上城盯上你们,那可不单单是风暴卷席那么简单。”

    “那晚抢走我们武器的人是你?”

    “把飞船交给我们,换我们十年不进攻鼎钺。”狡猾的原战直接转移话题。

    殊羿一顿,“……什么飞船?”

    原战看他。

    殊羿抬头,“你知道那是什么?”

    “不,我不知道,是我的祭司知道。”

    殊羿火热的目光又再次投向严默,不愧是他看中的人,果然跟其他人就是不一样。

    严默想了下,认真道:“有件事不知道你们了解不了解,关于古神和外界魔神大战的传说。”

    殊羿摇头,他没有听过这样的传说。

    严默便简单把他从古神记忆中看到的事情,捡重要的说了。

    殊羿:“……”

    严默,“我可以用我的灵魂发誓,我刚才说的事绝没有一字虚假。而且这件事一些古老生命应该都知道,我不知道你们鼎钺有没有这样的古老生命,但你们的大巫是预言系吧?他难道就没有看到什么?”

    殊羿再次摇头,大巫预言消耗生命力,别说他不会轻易预言,就是预言,他也不会把所有预言内容都告诉别人。而且蜇黎大巫的预言和上一代大巫还有所不同,他似乎更多的是被动预言,而不是主动。也就是只有什么事要发生了,神让他看到,他才会看到,但如果他主动去看未来,耗费精力不说,还不一定能得到什么准确预示。

    “所以我们的敌人不止炼骨族,还有你说的外界魔神?”

    “对。而且那些外界魔神才是我们的大敌,如果我推测没出错,你们使用的那种能量武器,和你们发现该武器的遗迹就是当年那些魔神乘坐的飞船。”

    殊羿沉默了一会儿,问:“五万年很长?”

    严默,“很长。那时炼骨族都还只是野蛮人,而我们无角人还是半智慧生物。”

    “那那些魔神现在应该更厉害。”

    “如果他们的种族能继续发展下去的话。”严默不敢做美梦,比如幻想那些外星人自己把自己干掉了,或者干脆发展膨胀星球爆炸、星系灭亡之类。

    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他越是希望那些外星人不要来,那些外星人说不定已经在过来的途中。

    他现在只是想做好最坏打算,然后努力准备,这样不管有什么样的结果出现,他至少可以告诉自己:他已经努力过。

    “那个遗迹……很奇特,我们才只进入第一道门,第一道门坏了,我们发现的时候,它就已经打开,它里面有很长的过道,有很多扇门,有一扇门也坏了,里面就放着那些能量武器。”殊羿说到这里停住,“如果那些外界魔神比五万年前更强大,就算我们弄懂这个遗迹里的所有东西又有什么用?”

    “至少是个了解敌人的机会,就像我们研究骨器一样,过去炼骨族那么强大,现在他们也依然强大,可我们也不会继续弱小,甚至我们现在已经有了驱逐和消灭他们的能力。殊羿,你相信我吗?”严默盘膝端坐,神色庄严。

    殊羿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没有说相信也没有说不相信。

    “你能代表鼎钺吗?如果能,只要你们愿意把飞船让我共同研究,我可以承诺你,只要鼎钺对九原没有恶意、不主动侵略,九原愿意把鼎钺当作兄弟部落来看,结盟也可以。”

    殊羿来之前其实并没有想太多,他只是意识到鼎钺以后的危险局面,想要利用自己的力量给鼎钺争取一点时间,而他能想到的合作对象,就是和他们发展程度和状况都差不多的九原。当然严默也是他选择九原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些,我无法做主。”殊羿很诚实。

    原战不客气地道:“那你来干什么?”

    “我,还有我手下的一支队伍,大约百人,可以支援九原,我们还会带上那种武器。”这就是殊羿能做到的承诺。

    严默对原战眼色示意暂停口头攻击,转而对殊羿笑道:“九原欢迎你们的加入。但我也只能保证,只有你们鼎钺不主动对付我们,我们才不会对你们动手。”

    殊羿划破自己的手掌,伸出手。

    严默眼睛眨了下,明白了他的意思,正要也这样做。

    原战打开他的手,迅速也划破自己的手掌,一把抓住殊羿伸出的手,用力一握!

    殊羿和严默约定了时间,回去了,他还有些事要回去安排,而且严默和他说的事,他也要找机会告诉酋长和大巫,然后看有没有可能说服他们与九原合作。

    他选择相信严默,如果这个人真的只是为了遗迹里的武器而欺骗他,那么他会杀了他,再杀了自己,祭族。

    殊羿回到营地时,见到了一个女人。

    音城大公主拉莫娜?她来干什么?

    “我听说了你们的事,我还知道你们有了一种特殊的能量武器,当众势力解决了有角人侵略的问题,你们鼎钺势必将会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要合作吗?我音城可以成为你们的盟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