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3章 章回54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鼎钺酋长提出要娶拉莫娜为妻,拉莫娜没有立刻同意,但也没有立刻拒绝。

    后面的话殊羿没有再听,酋长和大巫也没让他再听下去。他不知道那位上城公主和酋长大巫谈了些什么,只知道那位公主决定跟他们一起回鼎钺。

    殊羿之后又去求见,他把自己的想法跟酋长和大巫说了。

    附典很生气殊羿先斩后奏,反而是如女主人一般在旁旁听的拉莫娜公主说道:“这是个好主意。虽然现在天下势力一分为三,互相还有牵制,但不管最终是谁牵头,大家都势必要把炼骨族消灭、驱逐。在大家都驱逐外敌时,却唯独鼎钺不参加,等炼骨族被驱逐后,鼎钺的下场可想而知。”

    附典酋长脸色难看,他何尝不知道其中门道,所以他们才会做两手准备,抱着到时谁强就站到谁一方、谁弱就踩谁一脚的想法,哪想到他们还没到达九原边界就被人面鲲鹏的风暴卷席打得七零八落,让他们的计划就此胎死腹中。弄到如今还需要一个女人来点醒他们,如果对方不是上城的大公主,还是有权力的一位……

    拉莫娜似没有看出附典的脸色一般,继续道:“我赞成这位战士……的做法,你叫殊羿对吗?”

    殊羿对这女人没意见,还很佩服她的大胆,只带了十二名战士就敢来和鼎钺谈合作,最重要的是这位公主看起来头脑也比较清醒。

    拉莫娜也在判断这个部落中谁是真正的大气运者。鼎钺之前在巫城的表现就落入她眼中,等严默来告知他们,鼎钺获得了一种特殊的能量武器后,她就越发肯定大气运者不在九原而是在鼎钺。

    虽然九原也很像,但如果九原真的被大气运者眷顾,又怎么会被炼骨族集全部主力围攻?

    当然等她找到鼎钺这支队伍时才知道鼎钺也被人面鲲鹏袭击了,可是能量武器的存在让她坚定了信心。同意跟鼎钺回去他们部落,也是想看看他们的大气运者到底是谁,如果是面前这位酋长,她也不介意下嫁,反正她总要嫁人,不如嫁对自己最有利的一个。

    可这位酋长的表现又让她疑惑,也让她注意到了殊羿。

    “附典酋长,蜇黎大巫,鼎钺受到损失,但我想应该并没有伤及根本,这时正是鼎钺退出刀口、积蓄实力的最好机会。殊羿带一部分战士去支援九原共同抵抗外敌炼骨族,这样将来不管炼骨族是胜是败,鼎钺都有周转的余地。炼骨族败,鼎钺有派战士支援,其他势力想找鼎钺麻烦也不能用这点开口。炼骨族胜,鼎钺也可以说是被迫派出一支战队,但实际上你们的主力还留在部落。”

    附典已经被说动,他心中其实也同意殊羿的做法,之前没有同意不过是对殊羿有了意见,说白了就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而殊羿之后竟然直接离开营地先斩后奏更是让他怒火高升。

    可这时他也冷静下来,尤其在拉莫娜面前,他并不想让对方以为他是一个心胸狭窄的首领,但他又不想立刻答应,显得他比殊羿愚昧一般,所以他看向了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蜇黎大巫,做出他之所以没有随便下决定都是因为尊重大巫预见的缘故。

    蜇黎大巫的手从刚才就一直放在水盆里,眼睛也一直闭着。

    这时帐篷里安静下来,全都看向他,他才慢慢睁开眼睛,他的眼睛中似有痛苦之色一闪而过。

    “是九原的巫者告诉你们音城,我们得到了威力强大的能量武器?他还拿给你们看了?”

    “是。”拉莫娜没有替严默隐瞒,严默既然敢做显然也不怕鼎钺知道。

    “他让你们提防我们鼎钺?”蜇黎的声音越发清冷。

    拉莫娜斟酌了下,说道:“他说你们有可能站到炼骨族那边。”

    “那公主你为什么还来?”

    拉莫娜淡笑,“因为我觉得你们不会那么蠢,就算你们有这样的想法也不会做得那么明显,而只要你们做得不明显,那么一切都还有挽回的机会。就连那位默巫也不敢肯定的说你们已经投向外敌,只说有可能而已。”

    “九原!”蜇黎扫向殊羿,“你看,这就是你要合作的九原,在我们还没有对他们下手之前,他们就已经把我们当敌人看,这次人面鲲鹏对我们的袭击,九成也是他们搞的鬼。”

    殊羿没说话。九原又不是傻的,炼骨族联系鼎钺也不是多隐秘,九原只要有厉害的斥候好好查探一番,自然会明白鼎钺的打算,鼎钺都要和炼骨族联手对付九原了,人家九原凭什么不能反击?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各凭本事!

    殊羿并没有把九原当作兄弟部落看,大巫说他们是敌人那就是敌人。不过敌人也有多种,他们两部落还没有结下血海深仇,平时该揍的揍,该合作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合作?好歹九原和他们鼎钺都生活在同一片大陆,头上也没长角。

    蜇黎把帐篷内几名高层全都看了一遍,最后看向拉莫娜,他看拉莫娜的眼神有点复杂,但很快他的神色便变得柔和起来,“但拉莫娜公主说得不错。殊羿,你可以带百人离开,但能量武器你只能带上三支。”

    殊羿见大巫和酋长都已经“冷静”下来,当即领命退下。

    “知春,你跟着殊羿。”附典酋长下了一道指令。

    “是。”知春跟着退出。

    看出蜇黎大巫和附典酋长有秘事相谈,拉莫娜也很自觉地告辞离去。

    等拉莫娜离开,附典酋长迫不及待地问蜇黎:“大巫,您看到了什么?这个女人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蜇黎的手指在水盆中轻撩,水滴顺着他的指尖滴下。

    “大巫?”

    “……新的未来,鼎钺将会昌盛。”只是要在破而后立后。

    附典狂喜,发誓一般地道:“我一定会让这个上城公主成为我的女人!”

    蜇黎垂下眼睑,也盖住了他眼中的一丝同情。他看到的鼎钺未来没有附典,拉莫娜身边站着的也不是附典的血脉。

    土城残余势力眼睁睁看着一条大路从他们的城池旁边一直延伸向远方。

    妙香躲在暗处没敢妄动,她是女孩子,不敢出来面对九原首领和祭司,土城残余势力都能理解,也不指望她能做什么。被经过的土城下属中城和下城也没有一个敢对上那批额头上写明了“我们是高阶神血战士”的人。

    严默一边忙着修路和修炼,一边忙着串联,今天出现在巫城,明天出现在暗城,谁也不知道他下一个目的地会是哪里。严默还用愿力遮挡了传送门的存在,让人看起来以为他是在施展能力——怀璧其罪,他可不想有人跟他抢传送门,哪怕对方抢到也没用。

    为此,对于九原祭司这种可以到处穿梭、来去自如的本事,各势力高层除了咬牙还是只有咬牙。

    暗城最怄心!

    因为这个无耻的说了:当初被暗城暗算,结果不知怎么的就掌握了这种可以自如穿梭空间的能力。他去暗城那天,还特地带了礼物感谢他们,把暗城众高层怄得几欲吐血。

    可他们偏不能对严默动手,就算他只有一个人。这位刚到,他们祭祀的那位半神就向祭司传出音讯,要见对方,还急得不得了。

    严默跟随暗城祭司进了那个山洞,很快,暗城祭司就退出,只留下严默一个人在洞中。

    暗城人包括第一祭司在内都不知道这位九原巫者和他们的半神谈了什么,只知道当他离开后,他们半神强硬地要求他们和九原结盟。

    无奈,暗城人只得瞒着小伙伴火城,暗中加入了巫象呼吁的抗有角人联盟,之后在见了以九原首领为工头的二十八名修路工后,更暗搓搓地偷偷和九原结了兄弟同盟。

    后来一些暗城人异想天开,故意让别人对自己使用空间之力,就为了像严默一样得到这种穿梭空间的能力,其结果……咳,很久很久以后据说世界各地尤其是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偶尔会冒出一两个自称是东大陆远古暗城后代的人,这些人的祖先都已经算极为幸运的,当初一些掉到空间乱流、大海、深坑、火山口等等地方的人咱就不说了。

    时间拉回到现在!

    铺路工们已经把路铺到了原际部落所在的那片平原。

    严默在抽空研究他的能力。

    他觉得自己又卡到了颈瓶处,总觉得他只要弄懂什么,他就可以突破颈瓶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我说你回去部落不老实待着跑出来干什么,原来是在弄这玩意,铺这么宽的路干什么?”熟悉的懒洋洋声音响起。

    坐在河边的严默抬头,“虞巫!”

    虞巫从河水中慢慢走出,走到他身边,没骨头一样往他身上一靠,摸摸他的脸,感叹:“你还是这么暖和。”

    “我是恒温动物,如果变冷了,意味着我不是已经死了,就是快死了。”严默笑,没有因为虞巫动手动脚就生气,“你出关了?”

    “嗯,感觉到澎湃的生命能量的那天,我就醒了。”

    河水里打出浪花,几条长尾一闪而过。

    “默巫!”拉蒙上身挺出水面,和严默打招呼,又对虞巫恭敬行礼。

    严默对他摆手,问虞巫:“你们怎么跑这儿来了?”

    虞巫侧头在严默脖颈间深深嗅了一口,表情有点小陶醉,“这么浓郁的生命能量,啧,那个野蛮人占大便宜了。”

    严默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虞巫口中的野蛮人是谁。我说那牲口这段时间怎么天天精力充沛到亢奋,还以为他之前被神血能量补过头,原来是我的原因?

    对了,连嘟嘟都悄悄告诉他,不需要他们再补充精血,说他的能量已经足够。

    严默推开虞巫,原战离这儿不远,他可不想看到那喝醋专业户发飙,上次那牲口借口他摸了其他男人,把他翻过来覆过去地折腾,要不是他恢复能力好,他走路都得叉开腿。

    “虞巫大人,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虞巫被推开了也不生气,懒懒地笑:“你这个九原祭司当的可真是不尽心,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已经是九原边界?”

    “哦?”严默还真不知道这个,他只知道九原地盘扩大了,但到底扩大了多少,他没看到地图也不清楚,恐怕就是狰他们,对边界也只有一个模糊概念。

    “你还记得青渊湖和黑森林交界?”

    “嗯。”

    “你们九原已经把黑森林以南包括原来原际部落附近的地盘全部拿下,他们走的就是当初原际部落人过来的那条路。在那条路上有一些水源,其中一条河流连通我们青渊湖,我想将来我们要返回大海,迟早也要打通这些水道,正好配合你们九原一起,还能彼此互助一下。”

    “所以你们人鱼的势力就跟着我们九原一起扩展了?”

    虞巫吃吃笑,“就凭你们那几个人,如果没有我们人鱼帮忙,你以为想占领这块地盘会很容易?现在你们地盘扩展得这么大,可是已经跟音城势力边界交接了。”

    严默不打这种口头官司,他关注的是另外一点:“水路已经可以延伸到音城边界?”

    “嗯。这条水路还有些霸主,拉蒙那些小家伙搞不定,我闲着无聊就出来看看,顺便帮他们收拾一下那些不长眼的。”

    “你们的人手够吗?狰跟我说过,你们在原河上游到中游布置了不下三千战士,已经和有角人正面交战不止一次。”

    “那里有海森坐镇,那家伙已经很久没有打过仗,手痒得很,那些有角人的水兵正好给他玩玩。”虞巫满不在乎地说。

    严默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再担心。

    虞巫戳戳他的脑袋,“你怎么这么笨?”

    严默莫名其妙。

    虞巫叹,“你是生命之子啊。”

    “我不是生命之子,我儿子才是。”

    虞巫斜睨他,“说你笨还不承认,那果子身上的生命能量还算收敛,你……你在我们眼中简直就跟会走路的能量光团一样,还是最让所有生物都垂涎的生命能量。你说你有了这样浓郁的生命能量,还担心什么有角族?只要你愿意,说句夸张点的,你只要登高一呼,这片大陆上的所有智慧和非智慧种族都会站到你这一边,你只要说有其他大陆的生物来抢夺你,看吧,不需要你做什么,这片大陆上的生物就会主动想尽办法把所有有角人杀死、赶走!有角人再厉害,他们能跟这片大陆的所有生物斗?”

    严默呆了,“呃,真的这么简单?”

    “看看你周围的生物!”虞巫被这不开眼的气到。

    严默看到了,现在不论他到哪里,他经过和停留地方的草木都会特别欢欣鼓舞,各种能量小团子不住往他身上扑,他甚至都能感觉到那份喜悦和幸福,连带的他每天心情也都很好。

    可他原来就很受植物啦、动物啦、甚至昆虫们的喜欢,他坐在河边,绝对不会有不长眼的蚊虫蚂蚁之类往他身上沾。

    他以为现在的异象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想到和生命能量有关。

    虞巫看他那样,摇头,“我原来还不明白为什么这时候会出现这么浓郁的生命能量,但在吸收完那滴神血的传承记忆后我明白了,我们比起那些外界魔神太弱太弱,必须有一个能不断补充我们生命能量,把我们从死亡边沿拉回来的存在,我们才有可能在未来和外界魔神的战斗中赢取那一丝微薄的胜利可能。”

    严默:……突然觉得自己的未来好悲催怎么办?

    听了虞巫的话,他脑中顿时就冒出一副未来场景:只见自己在战场后方一边用愿力保护奋战在前方的战士,一边不断割取自己身上血肉,炼制大堆返魂丹,然后喂食给从战场上下来的重伤乃至死亡战士,让他们复活,让他们再上战场,用人海和车轮战战术把外星人赶跑……

    “我给你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严默干笑。

    虞巫,“呵呵。”

    “我操!你可别说我是未来对付那些魔神的关键!”

    “你也知道了?”虞巫微惊讶。

    严默把原战也被迫吸收了一滴神血记忆、他被动参与的事告诉了虞巫。

    虞巫眼神怪异,“你们俩……我该怎么说?”

    严默认真道:“千万别说我们运气好,否则我真会揍你。”

    虞巫大笑,最后他也带了一丝同情道:“可怜的孩子,先解决有角人吧,然后好好发展你的九原,如果你不想成为……那种神一般伟大的存在,那就让你的子民都强大起来,那些魔神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也许我们的时间会很充裕。当然,大家也都会一起帮你。”

    严默面无表情,“亲,别弄错重点,你们不是帮我,是帮你们自己。”

    虞巫又笑,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满身谜的小祭司这种吃瘪又不知该找谁报复的憋屈表情。

    虞巫笑够了,两人对九原的以后发展又聊了一会儿。

    原战过来,看到虞巫也不是很惊奇,只对他点点头,就对严默说道:“木城派了使者过来,说是有很紧急的事情要见你。另外,还有一个叫鲲雪峰的野男人,带了一堆鼎钺的能量武器,说要送、给、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