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4章 章回54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野男人鲲雪峰本来是想直接飞到严默面前,可是那个鬼巫斯坦的防守相当严密,就是他这个鲲鹏王者也无法躲过阴魂们的监视。

    既然都已经被人发现了,那不如大大方方。

    于是,鲲雪峰化身人类男子模样,用藤网兜着一堆能量武器出现在了正在铺路的原战等人面前。

    原战在看到鲲雪峰的第一眼就感觉出对方的实力和他不相上下,当他在打量对方时,斯坦和风语老人看到这人竟然都主动对他行礼,对方回礼很及时,神色间也显得很尊敬两人。

    之后这人便自我介绍说他叫鲲雪峰,来给严默送礼。

    原战心中下意识觉得不妙,可对方笑吟吟的,虽然他不知道有句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但也确实不好当场给这人脸色看,只能忍住,恰好木城使者竟也在此时到达,倒缓解了一些场面上的尴尬气氛。

    “昆雪峰?”严默表示这个名字完全陌生。

    “人面鲲鹏。”

    原来此鲲非彼昆,就是不知他们的姓到底是哪个字。严默不清楚人面鲲鹏的社会构成,但看他们与古神同样漫长的存在历史,心想他们发展出姓氏也很正常。

    “九风的家人?”这是严默第一个反应。

    “同族。”

    “你知道他们来干什么吗?”严默看出原战脸色不好,不明白他在生气什么。

    “他没细说,只说带了礼物给你,而且必须当、面、交、给、你!”

    一旁有人突然发出一声嗤笑,虞巫开口:“那帮傻大鸟可能也发现了生命之子诞生的事,按照他们的传统……虽然只有一个,但之前那个生命之子就成了他们人面鲲鹏族某只的伴侣,这次他们过来很可能也是来找你或者找你儿子做伴侣的。”

    原战的脸色直接从难看升级到阴沉,怪不得他怎么问那只鸟人,他也不肯说出他的目的!

    严默则想到当初巫果诞生时,元洲从头看到尾,而这么“重要”的事情,元洲报给族鸟知道似乎也不奇怪?不过这些鲲鹏来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还是他们之间有什么特殊的通讯手段?

    虞巫给他解了密,“我既然能察觉,鲲鹏一族的祭司肯定也能察觉,据我所知,他们这一代的祭司年龄比我还大,本来鲲鹏族就是长生族,他们的祭司更听说受到古神青睐,每一位祭司都能活很长时间,加上他们能在血脉中放入传承记忆,鲲鹏一族的传承恐怕是这世间所有种族中最完整的一个。自然,生命之子的重要性,也没有谁比鲲鹏族更清楚。”

    原战转身就走,他要把那只无耻的鲲鹏给打跑,哪怕他们的打斗会毁掉这一片土地。

    “阿战!”严默从河边大石上跳下,追上他,“我跟你一起去,先不要动手。他不是带来了能量武器吗?正好问问他们为什么会动手对付鼎钺,再看看他们鲲鹏一族到底有什么目的。”

    严默可不觉得鲲鹏族会真的想要找他做伴侣,就算他们有这个意思,他想只要他说清楚,那群生活在这个世界食物链最顶端的桀骜种族也不会真的腆着脸纠缠他。至于巫果……,他们只要有那个耐心守护到他长大,并且巫果同样,他也不介意有一个人面鲲鹏儿媳。

    严默和原战,连带无聊看热闹的虞巫走到营地时,来访的人面鲲鹏已经从一只变成了多只,而且后来的鲲鹏们看样子对最先来的那只都没什么好脸色。

    九风看到严默就冲过来,“默默!”

    虞巫看到这么多只鲲鹏就生理性厌恶,这属于种族天性,根本没办法压制。

    光棍鲲鹏们看到虞巫倒是眼睛一亮,星华看着虞巫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个味道好好闻啊,几乎仅次于那个默巫身上传来的生命能量,生命能量虽然很好,但是这个味道更让他想要扑上去大快朵颐。

    鲲雪峰也看到了虞巫,但他只瞄了一眼就把全部注意力放到了严默身上。

    严默对他习惯性地微笑了下。

    鲲雪峰头顶三根比较长的头发唰地竖起,拖着那堆能量武器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严默身边,爽朗地笑道:“你就是九风说的默默吧,你好,我是九风的叔叔鲲雪峰,人面鲲鹏一族的王者,你愿意做我的王后吗?”

    严默:“……”

    在场所有生物:“……”

    光棍鲲鹏们:太无耻了!竟然用身份诱惑人!不过好像大多数人类真的很喜欢酋长、首领、王之类的称号,这么说来,当鲲鹏王也不是没有好处?那要不要现在就干掉这只鲲鹏王,换自己来当?

    九风反应略迟,大怒:“桀!你才不是我什么叔叔!默默不要听他的!”

    风语老人有点纠结,虽然明知道九原祭司和首领是一对,但好像让人面鲲鹏得到生命之子似乎也不错?

    偏偏这时虞巫还火上浇油,这人一边吃吃笑一边说:“默默,我的身份比这只蠢大鸟只高不低,不如你还是跟了我吧,正好给我生一只小人鱼。以前我还以为你不会生,现在嘛,你都有两个了,再有一个也不奇怪。”

    原战一忍再忍,忍无可忍,无声地从身体中抽出墨杀,眼中杀意弥漫。鸟,鱼,全杀了,今晚烤给他家祭司吃!

    鲲雪峰无视所有生物的表情,笑得特别男子汉,把那堆能量武器往严默面前一放,“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以后还会有,我忘记带储物骨器出来,我不喜欢有东西套在身上,你喜欢什么告诉我,我帮你弄来。默默,做我的王后吧,你不会后悔的。”

    严默一把抓住原战手臂,紧紧的,随后对鲲雪峰笑道:“鲲鹏王陛下,还没有跟您自我介绍一下,我,严默,九原的祭司。这是我部落的首领原战。”

    顿了下,严默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也是我的爱人和唯一伴侣。”

    原战的脸色就如解放区的天空一般立刻晴朗了,不但晴朗,还刷出了一排排满意得一塌糊涂的笑脸符号。

    虞巫撇嘴,他自始自终就没看出那个野蛮人有什么好的,偏偏那小祭司就是喜欢。不对,那时候恐怕还不是喜欢,现在倒真的变成喜欢了。日久生情吗?如果这招管用,哪天他也抓一个回来养着玩吧,说不定养着养着感情就出来了,小人鱼也生出来了。

    鲲鹏王毫不掩饰他的失望,也终于又看了眼原战:“唯一伴侣?换我不行吗?”

    原战极度想杀鸟。

    严默干脆抱住他的手臂,绝对不能让这两个打起来,他能感觉出来他家大战真的恼了,和对殊羿的那种恼怒完全不同,这一打起来绝对不会只见一点血就收手。

    “不能!”严默回答得十分斩钉截铁,然后迅速道:“鲲鹏王陛下,我想您来应该是有其他重要事情要说,这些能量武器是从鼎钺那里得到的吗?”

    鲲雪峰很想说他没有开玩笑,他来的重要事情就是要他当他的伴侣,可严默都这么说了,还着重在“其他”两个字上加了重音,鲲雪峰也不是真无耻到为了生命能量就破坏别人感情的卑鄙者,当下就顺着台阶打了两声哈哈。

    “没错,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这堆武器,你看看,它们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严默略略放松原战,弯腰查看那些能量武器,并随口问道:“是你们灭了那支鼎钺军队?”

    “嗯。”鲲雪峰多少还是有一些不甘,原战很强大不错,但他也不弱,好想和这个人类打一场。

    “找个地方,不要在东大陆。”原战直接下了战书。

    鲲雪峰张口就道:“好,那就去西大陆吧。”

    来自西大陆的诸位人士:……求换地方!

    斯坦提议:“听说中心大陆地广人稀,去那里更好。”

    鲲雪峰转头。

    斯坦冰冷无质的目光与他对上。

    鲲雪峰对这位能操控灵魂和阴魂的长生巫者也有几分忌惮,闻言也没生气,很干脆地换了一个新地方:“中心大陆周边有许多无生命的海岛,到时随便找一处就是。”

    原战同意。

    “比斗可以,尽量不要伤及生命。”严默没有阻止他们,原战现在是很强大,但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可如果没有合适的敌手,他恐怕将长时间停留在这一阶层。

    无人知道严默身上还有一个监控他行为的系统,见他特地提出不要伤及生命,全场生物都在心中想:不愧是能诞育出生命之子的人,心地果然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也怪不得生命能量会如此钟爱他。

    其他光棍鲲鹏也很手痒,都想揍一揍抢走了生命之子他爹的男人。

    纷纷表示他们也要参战。

    “你们是想群殴我的伴侣?”眼看这些鲲鹏竟然这么不着调,严默为自家小情人出头了。

    光棍一号眨眨眼,“不是群殴,等他们打完了,再和我们轮流打。”

    “哦,要打也行,不过我们家阿战很忙的,中心大陆附近的海岛离我们九原又那么远,请他去和你们比斗,你们打算付出什么?另外我家阿战赢了的话,你们有什么战利品给他?”

    鲲鹏们:“……”

    严默直接为他们定价,“这样吧,和鲲鹏王的战斗,我们就不收费了,但如果有谁要去围观,必须给围观票,收票你们都懂吧?”

    大家表示都很懂。

    严默很高兴,继续道:“围观票收入就一家一半好了。之后如果你们鲲鹏还想和我家阿战比斗,单场起价九级元晶十枚,围观票我们占三成。”

    鲲鹏们:“……”

    鲲雪峰后悔了,“你还是给我当王后吧,总觉得你过来后,我们鲲鹏以后就不愁元晶了。”

    原战代替严默发言:“滚!”

    鲲雪峰认真和他商量:“一枚十级元晶币,你还没见过十级元晶吧?再帮你们部落赶走有角人,你把默默让给我,以后你就是我兄弟!”

    原战狞笑:“你让我阉了你,我认你当兄弟。”

    “我觉得我们可以再谈谈。”

    “好,到那边谈。”

    “行。”

    这两个勾肩搭背还是离开众人去了远处单独沟通去了。

    严默:……这是雄性友谊的开端?为什么他前世每次和别人“打架”都只能招来仇人?难道拳脚真的比技术更能让人沟通?

    严默忍不住想要做一个研究:论雄性被虐角度不同导致感情变异的分析,简单说就是对雄性进行精神上的虐待容易导致仇恨,而**上的反而会增加正面感情?

    “砰砰砰!”

    “轰轰轰!”

    “呼呼胡!”

    那一小片天地瞬间飞沙走石、兔跑鼠藏、虫蚁惊慌、连植物都惶惶发抖,天上的太阳都看不见了。

    鲲鹏们呼啦全部飞去看热闹了。

    星华挨挨蹭蹭地挤到虞巫面前,神色迷醉,羞答答地说道:“我是星华,你、你好漂亮,你是人鱼啊,我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人鱼,我以为你们都生活在深海里,你……有伴侣了吗?看我怎么样?”

    虞巫露出谜般微笑:“……我叫虞巫。”

    星华望着虞巫俊美如神的容颜,神色更沉醉,“原来你叫虞巫啊,这名字真好听。”

    虞巫已经肯定,这十成是一只刚成年不久的小鲲鹏,竟然连最大天敌的名字都不知道。

    “傻鸟,我是人鱼祭司。”

    “哦,你是人鱼祭……你说什么?你是人鱼祭司?!”星华身体凝固,眼睛瞪大。

    虞巫懒懒地伸出手,长长尖尖的爪尖在星华脸上一划。

    星华明明看到对方的手伸来,却连闪躲都无法做到。

    一缕鲜血溢出,虞巫用爪尖沾了一点,尝了尝,“味道还可以,我已经很久没有吃鲲鹏肉了,今天也许可以……”

    还没说完,他面前的鲲鹏就连滚带爬地飞远了。

    星华要吓疯了,人鱼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人鱼祭司!他们鲲鹏嗜吃人鱼,可人鱼的强者一样吃鲲鹏!虽然大家转成智慧生物后这种事已经不常干,但是战争和特殊情况例外,尤其人鱼的祭司,传说他们可是把鲲鹏当主食的啊啊啊!

    虞巫呵呵笑,眼睛瞄向严默头顶蹲着的小九风。

    小九峰吓得翎毛都竖起来,又强作镇定。

    虞巫轻笑变成大笑,他真的已经好久没出来了,这世界好像变得比以前更有意思?也许他真应该出来走走。

    严默无视远处的人鸟大战和近处的鱼鸟调戏,神色如常地款待客人,“你是木城使者吧,听说你们有急事找我?”

    木城使者总算找到机会说话,虽然说话过程几次都被远处激烈的打斗打断,但总算磕磕巴巴地说完了。

    原来上次严默去过木城一次后,已经长久不和木城接触的长生木族松族竟然再次出现在木城神殿。

    木城大祭司为此高兴万分,可惜松族不是为了木城而来,几次沟通后才知道对方貌似是在寻找刚刚离开的严默。

    木城不知道松族找严默有什么事,但断绝联系许久的松族主动出现,他们自然不想放过这个修补关系的好机会,好说歹说,才说得松族同意,他们帮助松族寻找严默,并请他回来和松族见面,条件是只要松族不再排斥木城祭司就可以。

    松族同意,木城立刻派出了使者来寻找严默。可严默有传送门,木城使者只能靠骨鸟,寻寻找找,花了十来天才找到严默踪迹。

    严默没有立刻拒绝去木城,他在想怎么从中获取最大利益。

    九大上城已经给他联系得差不多,包括火城、虫人族之类他都去过了,该传的话他都已经传到,不管答应合作还是不答应,所有势力都将在摩尔干部落对岸的原黄晶部落遗址集合。

    没有哪个势力的上层是真正的蠢货,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不管他们东大陆各势力之间的分歧有多大、仇怨有多深,有角族必须驱逐。至于有角族驱逐后,东大陆的势力要怎么划分,那就看大家在驱逐有角人的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实力和蕴藏的实力。

    当然,其中肯定有势力会在和有角人的战斗中隐藏真正的实力,以期在战后瓜分地盘和资源时狠狠咬对手一口。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各势力商量至今天已经有对策,不说百分百杜绝某势力隐藏实力,至少可以保证上战场的不会拖后腿。

    “请使者回去跟松族说,因为时间紧迫,我实在没有时间再去松族一趟,”他有传送门,完全可以再跑一趟,但他不打算这么做,“我虽然有穿越空间的能力,但这个很耗费能量,我必须保证在这段时日内都有充沛的精力和能量,至于原因,只要你回去和你们城主与祭司说,他们都明白。”

    木城使者为难:“默巫大人……”

    “九原很危险,如今几乎全都是我们九原的战士和附近智慧生物在拖住有角人的主力,我们九原付出极大代价才争取了这一段时间。如今九原已经拖不下去,我作为祭司也无法离开九原,这边作为掩饰的修路也将在今晚结束。这样,你可以请你们的祭司转告松族,就说我在大家约定的地方等他们。”

    木城使者舔舔嘴唇,再次努力,“默巫大人,我知道我们的请求很无礼,但是松族对我们木城真的太重要了,如果松族愿意帮助我们,木城的战斗力也将会提升一大截。”

    使者咬牙,“我们大祭司和城主说了,如果默巫大人愿意再跑一趟,我们木城除了在大战中加派人手,另外将再赠送九原五百名六级战士、十名七级战士。”

    “大战可不是为了我九原。”严默貌似无奈地轻叹。

    “是我说错了。默巫大人,请再帮我们木城一次,您的大恩大德,我木城一定不会忘记!”使者对这位默巫的印象非常好,尤其对方上次过去还不要任何代价地治好了他们的大王子木辉。

    严默露出很为难的样子,最后和使者说道:“我需要和我部落的首领商量一下,毕竟集合日就在四天后。”

    在严默说这话的时候,各城各势力的战士正在向原河中游的黄晶部落遗址进军。

    不是每个势力都有从空中行走的方法,尤其大军绝大多数还是要靠地面行走。这时赶路的战士们就感觉到有一条宽敞平坦大路的好处了。

    不需要再特别开道,不需要时刻警惕四面八方的野兽毒虫,虽然大道和路边多少也会有一些,但总比直接在山林野地里行走要安全得多。尤其是速度方面,简直比以前穿山越岭不知要快了多少倍。

    不是每个势力都能用得上这条大道。

    但特地选择经过这条大道的人也不少,为了怕有角人破坏,大道没有直接延伸到原河中游,而是在土城与九原地界的交界处,也就是原际部落所在平原南方的哈萨神山脚下,改向黑森林方向铺设大道。

    于是很多特地走这条大道的军队不得不在哈萨神山脚下就离开这条大道,从此改走山路,穿过哈萨神山,就进入了摩尔干平原。

    走过大道再离开,就如由奢入简般,几乎所有战士都感到了不适应。

    “九原铺的这条路真的很不错啊。”

    “是啊,我原来觉得他们这样做很傻,但用了才知道傻的是我们。”

    “九原的首领就是控土战士是吧?他们部落好像也有不少控土战士?那他们铺路倒真的很方便。”

    “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给其他势力帮忙,如果我们上城和中下城之间都有这样的道路相连,那不知得多方便。”

    “听说他们九原就打算弄一个什么工程队,就打算在战后……”

    下面讨论得热闹,上面的高层则在佩服九原首领和祭司的头脑。

    “我说他们在战前特地搞这么一条大路干什么,啧啧。”

    “确实快、好、方便、安全。我想他们不管有什么打算都已经至少成功了一半,这条路的存在不但大大提高了大家集合的时间,走过这条路的人也都会知道其好处,以后恐怕请九原帮助铺路的势力会有不少。”

    “以前我以为这种低贱又苦劳的事情只能给奴隶干,哪想到神血战士还能这么用!”

    “也只有九原了,其他势力谁会这样用神血战士?你们舍得?”

    众高层哈哈笑,的确,虽然知道这条路是怎么来的,但谁有真正舍得让神血战士做这种低贱的苦力事?就算他们舍得,那些神血战士也不会愿意。反正他们奴隶多,以后还是用奴隶吧。至于道路的质量,差一点还不是一样用。

    当晚,严默用愿力治疗了两个半身不遂者,带着那名木城使者再次去了木城。

    原战抬头看看满天灿烂繁星,捏捏拳头,“再比一场?”

    不服输的鲲鹏王,“怎么比?”

    “我们比铺路,我一个人,你带其他人,我们一人一半,你右边我左边,看谁先铺到青渊湖边。”

    鲲鹏王低吼:“我可不像你,我只会控风!”

    原战轻蔑地呸出一口唾沫,“我把人都给了你,他们中就有控土战士。何况谁说控风就不能铺路?动动脑子吧,蠢鸟!”

    蠢鸟鲲鹏王:你妈!竟然敢骂我蠢,别以为有了一个聪明的好老婆就能藐视其他光棍,你这叫作弊!

    原战:啊,忘了你是鸟王,了不起得很,可是你再了不起,默都是我的。我的!

    霹雳啪啦!如果眼神能够杀人,两只大概已经互相戳死了对方无数次。

    就在新燃起的腾腾杀气间,第二次比试,铺路大赛正式开始!

    事关雄性颜面,两只都拼了!

    看热闹的光棍鲲鹏突然一窝蜂地挤到原战面前,特热情地道:战首领,你一个人太少了,这不公平,让我们来帮你吧,真心的哦!

    原战、鲲鹏王:……

    光棍鲲鹏们的真实心声:哎吖吖,生命之子的爹是没希望啦,但不是还有一个、不对,是还有两个生命之子嘛,听说这个也是爹啦,要人家的孩子做媳妇,可不就得先讨好媳妇的爹嘛!幸亏默爹心善,给我们指出了这条明路,就让鲲雪峰那只蠢鸟抵住战爹的所有怒火吧,桀桀桀!

    正在和松族友好交谈的默大祭司大大打了一个喷嚏。

    “……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严默掏出软草纸抹抹鼻子,特淡然地继续道:“你们想让我在你们这儿住上一段时间?最短一年?这个嘛,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另外一个想法,诸位不妨先听听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