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5章 章回54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启明星隐藏在厚厚的乌云下,空气压抑得让人心烦气躁。

    九原这一带已经进入冬季,虽然还没有下雪,但清早起来已经能看到满地白霜。

    铺设了大半的道路边有一排土屋,很简陋,但绝对很结实。每间土屋睡着一人到数人不等,鲲鹏们不知飞去哪儿休息了,没看到他们。

    原战理所当然一个人独占了一间屋子,他还弄了一张土台当床,床上只铺了一张厚厚的兽皮。

    大概是习惯两个人睡了,这时床上明明只有一个人,可他也只占了半边,过长的手脚伸出了床沿,这人不怕冷,身上只随意盖了一床薄棉被,四肢和胸膛还都裸/露在外面。

    土屋有通气孔,在墙壁最上方,为的就是防止虫蚁爬入,这个季节虫蚁不多,但也不是没有,有些耐寒的小虫子更要命,而且土屋比外面暖和,也会吸引它们往里面爬。

    通气孔边上还放了一些防虫的药草,前面使用下来,效果一直都很好。

    “扑簌簌。”

    防虫药草抖动了几下,有些还掉了下来。

    原战抬起腿抓了抓,放下,仍旧睡得死沉。

    土床上出现了一些白色的、针尖般大小的幼小蜘蛛。

    这些白色小蜘蛛在原战抬腿时全部停下,等了一会儿才开始再次快速爬动。

    小小的白蜘蛛爬进了男人的头发里,顺着头发一路爬到他的耳朵。

    白蜘蛛停了一下,似乎在判断有没有危险,过了一会儿,见男人没有反应,立刻加快速度爬进他的耳洞里。

    通气孔那里跟着爬入了大量黑红色的大蚂蚁……

    “桀——!你们还要忍到什么时候?不会真的被这些小虫子给咬死了吧?”屋外天空中传来鲲雪峰的嘹亮叫声。

    床上的原战突然消失。

    其他屋子里的战士们也全部开始用各种手段消灭进入屋子里的毒虫,他们也忍不了了,谁能受得了这么多虫子往自己身上爬,尤其在那些小蜘蛛爬进头发里后。

    十分钟不到,战斗结束。

    下黑手的敌人不论死活,全部被扔在了路边。

    人好抓,虫子却麻烦,原战一开始用火圈弄了个隔离带,可那些虫子似乎受到了什么指令,完全违背了生物的生理性恐惧,跟疯了一样往火圈里钻。

    原战不想后面几日都过得不安生,更不想把这些虫子带回九原,索性就和几名控火战士一起耗费了一点工夫把这些虫子杀死的杀死、驱退的驱退。

    搞定虫蚁大军后,原战、斯坦、风语老人和鲲雪峰分别抓了一个还剩下的偷袭者活口,各自拎到一边拷问。

    那些只穿了兽皮衣,看起来像野人部落的偷袭者一个个都摆出了视死如归的表情。

    原战掏掏耳朵,虽然那些小蜘蛛一进入他的耳朵就被他烧死,但那种感觉却不是那么容易消退,到现在他都还感觉耳朵里像是有虫子在爬一样。

    为此,原战在拷问偷袭者时,难免就手脚重了些、手段也残忍了一点。

    “最后问你一遍,你是谁派来的?”

    手指脚趾连同鼻子耳朵都被削掉的偷袭者哆嗦着嘴唇,脸上、眼中对原战满是无尽仇恨和极度的恐惧。

    “不说?那这次就挖你一只眼睛怎么样?”

    墨杀嗡嗡震动,它已经不满足于只做拷问的工具。

    “我不、不怕你,我诅咒你、诅咒你们一定……啊——!”

    偷袭者瞪大了眼睛,身体一阵颤抖,腿脚彻底失去力量地瘫在了地上。

    原战把墨杀从偷袭者眼眶中拔/出,刀尖刚刚离开对方眼眶,那人就化成了粉末。

    “问出来了吗?这些人也是有角人派来?”鲲雪峰晃过来,把另外一个脖子被扭断的人扔到地上。

    “他们说是,但不是。”偷袭者刚被拷问就说自己是有角人派来的,但原战不信。

    “你们还有其他敌人?”

    “鲲鹏族的敌人很少?”原战反问。墨杀有点不想回去,它还没有吃饱,原战不顾它传来的隐约意愿,强行把它收回体内。

    这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鲲雪峰觉得很不划算,“你这人太狡猾,骗我给你们铺路就算了,如今还利用我们做你们的眼睛和耳朵。”

    原战呵呵,“你也可以拒绝。”

    鲲雪峰瞅瞅高空隐约的黑影有点无力,他倒是想抽身,问题是跟来这帮光棍也不知吃了那默巫什么**的巫药,竟然主动提出要在高空和附近进行侦查,这时别说让他们回去,就是赶他们,恐怕也没几只愿意走。

    不愧是本王看中的巫者,果然厉害。鲲雪峰完全就是双重判断标准。

    “我们鲲鹏族不会插手任何势力之间的争斗,像现在这样玩玩可以,你可别指望我们会帮你们打架。”

    原战不假思索地回:“我就没指望过你们,别给我捣乱就行。”

    鲲雪峰:……真的好想加入你们的敌方。

    “对了,还没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在天上看出那些人和虫蚁的异动,说不定我们这次就要吃上一个大亏。”原战经过鲲鹏王身边时拍了拍他。

    鲲雪峰脸色好看了些。

    “你刚才有问出什么吗?”原战决定对鲲鹏们稍微好一些。

    鲲雪峰脸更黑,他比原战还不擅长拷问,没几下就把人弄死了。

    原战留给鲲雪峰一个“你也不过如此”的表情就去找斯坦了,他就没指望他自己和鲲雪峰问出什么,斯坦才是真正的拷问行家——你能忍得了**上的痛苦,但你能受得了灵魂上的折磨吗?

    鲲雪峰郁闷,打算回去就找族里最擅长拷问的族鸟学习怎么拷问敌人。最后他有没有学会拷问术没谁知道,但就此之后,鲲鹏族里就迅速流传开一个谣言:据说鲲鹏王出去求偶不成,回来就变态成了虐待狂,其狠虐度令鸟发指!以至于鲲鹏王光棍了很久很久。后来他发现问题,多次辟谣都没成功,反而被惹怒狠揍了几只大鸟,导致流言更甚,再后来他就破罐子破摔真变态了……

    话说现在,鲲雪峰也走到了斯坦面前,等待他告诉大家这些人的来历。

    斯坦没折磨人,弄一点口供而已,除非对方的魂力强大到跟原战他们差不多,否则对他只是小事一桩。

    而风语老人那边把他拷问的那名偷袭者祭祀给风神了,别问他用什么方法祭祀的,就是原战看到那团血肉模糊的肉团,也不想再看第二眼。

    嗯,他家严默果然没说错,这些老头别看表面怎么样,其实一个比一个凶残!

    斯坦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给了那名偷袭者一个痛快。

    那名偷袭者也是操纵那些虫蚁的人之一,这人一死,所有剩下不多的虫蚁都老实了,全都散开躲入草丛地底。

    为了确认口供的真实性,他把剩下的活口都“拷问”了一遍。

    “这些人都是从虫人族而来,不过他们不是虫人,而是长期生活在虫人族的巫者。”斯坦道。

    原战,“虫人族?火城?原来……”

    斯坦抬手,“主使者不一定是火城和虫人族,其中一名男子,也是他们的头目,他的灵魂记忆告诉我,他来自一个叫做土城的势力,现在是一名叫做妙香公主的手下。”

    “是她?”原战真愣了下,他没想到那个女孩竟然还有这样的胆量。

    “她背后一定还有人。”原战非常肯定地道,随即冷笑:“土城残余和火城勾结,这真是一点都不奇怪。”

    “有意思的是,除了那个头目,其他人的灵魂记忆都和土城无关。所以这件事既有可能是由火城和虫人族主谋,那个头目投靠了火城。也有可能是那土城的妙香公主主谋,或者参了一脚。”斯坦分析道。

    原战皱眉,他不相信妙香是主谋,那个女孩没这样的实力也没这样的野心和胆量。

    斯坦又跟他们说了一下对方的偷袭计划:白色小蜘蛛有剧毒,负责让他们昏迷,而食肉的蚂蚁大军则是主力,负责把昏迷的人全部啃成骨头。

    “他们以为这点手段就能放倒你们?”鲲雪峰感到好笑。

    “不要小看这些虫子。”斯坦神色平淡,“如果不是我们事先有提防,就算我们都是高阶战士,一旦在睡眠中被这些铺天盖地的毒虫和蚁军包围,能逃出来的恐怕也没几个。”

    鲲雪峰不以为然,他们鲲鹏族太强大,强大到哪怕他们具有传承记忆,也只会在意一些跟他们同样强大的强者,像这些渺小的虫子不过是他们的食谱之一而已。

    原战跟着插刀:“默说过,神血能力不是万能,难道你还能每天每夜每时每刻都施展能力吗?在我们没有施展能力时,我们的能量沉睡在体中,我们的**不过比普通人强悍一些而已。当然,随着我们摄取的能量越多,我们的**也会得到锤炼,可这些虫蚁也不是普通的毒虫。”

    斯坦微笑,“默巫说得没错,如我,虽然魂力强大,可**……,刚才如果我手上没有一些高级骨器和默巫给的防虫药,这些灵魂薄弱的大批虫子想要吃光我并不难。甚至可以说,大批量的毒虫就是我的天敌,对付这些毒虫,我的巫术并没有太大用处。”

    鲲雪峰心中一凛,是啊,他们鲲鹏族是强大,但他们就没有睡觉打盹、没有受伤体弱的时候?尤其他们的雏鸟,更是稚嫩,他们的传承记忆中明明有着虫族称霸的时间段,怎么他就给忘掉了呢?

    鲲雪峰不失望了,鲲鹏族对其他智慧种族的战斗置身事外的策略并没有问题,因为他们强大,所以他们能游离在外,可是如果他们因为自己的强大就逐渐忽略了其他种族的潜力,那么迟早一天鲲鹏族会从顶端跌落。

    “哈哈,诸位,我可没有小瞧这些虫子,我们鲲鹏族从来不会小瞧任何一种生物。我只是想问:现在知道指使者是谁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此时,一座地下城池遗迹中。

    妙香正在焦急地走来走去,同时神经质地啃咬着自己的手指,不住询问脑中神秘声音:“你说他们现在已经动手了吗?会不会成功?如果他们被抓住,说出是我们派遣的,九原找上我们怎么办?”

    神秘声音发出笑声,“不用担心,他们就算受到再可怕的酷刑也不会说出我们,那些人可都是真正生活在虫人族的巫者,九原人只会以为那是火城联合虫人族派去的人手。”

    “可是蚁巫他……”

    “他不会说,他的血脉都在我们手中,打死他,他也不敢背叛。”神秘声音非常笃定。

    妙香仍旧感到不安,这让她忍不住小小责怪脑中声音:“你说的那个生命能量到底有什么好处?为什么非要得到它不可?甚至不惜和火城他们合作?”

    神秘声音没有解释,“我欺骗过你吗?”

    妙香摇头。

    “我让你做的事情可有一件对你不利?”

    妙香再次摇头。

    神秘声音再次发出笑声,“你只要记住,我们需要他,有了生命能量,我们将会变得更加强大,如果我们能掌握住那个默巫,我可以让你成为这个世界最尊贵的女人。但可惜的是,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得到他,所以我不得不选择和火城合作,只有除掉他身边的那些强大战士,除掉他的守护者,我们才有机会得到他。”

    “他是人,是九原的祭司,就算我们能除掉他身边所有守护者,你又怎么肯定他就会听我们的?”

    “呵呵,傻女孩,这世上让人听话的方法多着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砍断他的羽翼、拔掉他的爪牙,之后我……们会有办法得到他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