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6章 章回54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大战在即,什么样的事情最让人厌恶?

    “我还怕他们不来,正想找要找什么借口解决他们,正好,不知是哪位天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倒让我们出师有名了。”严默从木城回来听说此事后就大笑三声。

    “这么说我们可以打到他们老巢把他们一锅端了?”原战眼睛发亮。

    “对,你可以揍个痛快了。”

    “好!”原战像是被去除了全身枷锁般,一脸迫不及待,“来来回回已经几次,这些偷袭者跟老鼠一样偷偷摸摸,暗中不断扯后腿,本事不大,造成的伤害也小,但这样时不时地来一下,烦都能被烦死。”

    原战背着其他人,跟严默吐露真实心情。

    “你是铺路铺烦了吧?”严默毫不客气地揭露他。

    原战哈哈笑,没否认。铺路虽然可以锻炼能力,但时间长了未免枯乏无味,尤其只能被动挨打反击,实在不合他的性子。

    严默召集众人,蹲地画地图。

    “由近及远,我们先解决土城残余,其次火城,最后虫人族。”

    “总算轮到我们主动出击了。”所有人都摩拳擦掌,就等着好好发泄一通,这几日大家都被不断的偷袭弄得一肚子火。

    严默认真道:“不,我们是被迫还击。”

    “虫人族比较麻烦,为什么不先解决他们?”斯坦提问。

    严默答:“虫子都怕火,他们就算和火城合作,也不会和他们同时出击。而且虫人族给我的感觉……他们不像主使者之一,倒像是被迫听从。”

    “那些虫子跟你说的?”

    严默笑了笑。

    斯坦没再问下去,其他人也再没有问题,其后就是安排攻击计划。

    九风和风语老人负责空中监视和作战,另一名以速度取胜的西大陆战士则负责地面的消息传递。

    其他人全部听原战指挥,包括斯坦在内。

    严默特别提醒斯坦,告诉他土城残余的妙香公主身边或者她的身体中很可能还有一个难缠的家伙,让斯坦重点对付此人,尽量彻底消灭其,不要给其再有逃跑的机会。

    鲲鹏族不参与他们的攻击,至于九风的行为……小鸟嘛,还是爱玩的年纪,非成年鸟的作为,鲲鹏族一概不认。当然他们还有一句话没说:就算是成年鸟的作为,也只有鲲鹏族想认账的时候才会认账。

    鲲鹏族虽然不参与,但不妨碍他们跟着去看热闹。

    严默跟鲲雪峰商量:“鲲鹏王陛下,我不知道生命能量对你们有什么用处,你们这样跟着也不是一回事,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鲲雪峰往严默身边努力凑,啊,好浓郁的生命能量,只沐浴在其能量下,就感觉像重生了般,太舒服了!

    鲲鹏王肩背发痒,舒服得他恨不得变回原型,他已经再三克制了,可是他的翅膀仍旧唰地冒出。

    正在和斯坦商量如何配合的原战想让自己不要看那边,但还是忍不住盯向那边。

    身材高大的俊伟战士和身材修长面容英挺气质温和的青年巫者,一个低头说着什么,一个抬头微笑,两人站在朝阳下,宛如一幅神绘的彩画。

    俊伟战士身后突然展开了一对巨大的金色翅膀,那炫目的金色在朝阳反射下简直如同神祗降世。

    青年巫者抬头,五官和神情都被金光映照得看不清楚。

    一只手抓住了原战的手臂。

    被妒火烧红了眼睛的男人低头,恶狠狠地望向那只手的主人。

    斯坦淡淡地道:“你们是最亲密的伴侣,但你不要忘了,在你们是伴侣之前,你是我们的首领,而他则是部落的祭司。严默身怀生命能量,其他生命想要亲近他,不过是本能促使,难道你以后要把接近严默的每个生命都杀死吗?还是你打算囚禁他?”

    “我不会囚禁他,绝不。”原战眼中火焰没有退却,狰狞的神色却慢慢平复。

    斯坦松开手,眼带微笑,说的话却残忍万分:“你很强大,但我们和部落都不需要一个成日被妒火焚烧的疯狂首领,如果你学不会克制和包容,所有人都将离你而去,最终你的祭司也会离开你。”

    原战狞笑,低沉地问:“你在威胁我?”

    “不,我说的只是我曾经看到过的事实。”

    原战冷静了,他因妒忌和被教训而胜出的怒意正在迅速消退,很快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他曾经那样动怒过。

    斯坦挑挑眉,培养一名合格的首领不是一件容易事,想要找到一个值得培养的更是要靠运气,他一直在观察原战,目前为止,这人还没有让他失望,甚至比他想象的表现得更好,既然如此他也不惜再多嘴几句,说一些别人不敢也不会说给他听的话。

    “作为一名优秀的首领,只是武力强大还不够,他的头脑也要足够冷静,他的喜怒也要不容易让别人看出。性情过于暴露和直白的首领,很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的子民要么惧怕他,糟糕的还会轻视他。过于温和心软的首领,也许会获得子民的尊敬和爱戴,但也很容易被夺位和谋害。你的性情没有问题,但你还不会隐藏自己的表情和真实心情,你只有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让任何人都看不出你在想什么,你才可能让你的子民对你又怕又敬。”

    原战沉默地听着。

    斯坦用眼色示意他看向鲲鹏王和严默那边,“如果你能做到让每一个想要掠夺你伴侣的敌人都把你当兄弟看,或者让他们以为你把他们当真兄弟看,那么以后任是谁都无法从你手中夺走任何你不愿让别人夺走的东西和人。”

    原战想到了严默教会给他的一个词语:“那很虚伪,很假。”

    斯坦大致明白他在说什么,一双沉浸了数千年情绪的黝黑眼眸浮起了淡淡的悲伤,“是很假,但那可以保护你和你想要保护的一切。如果你要选择做一个真实的自己,那么你最好还是不要做首领,只做一名战士就好,免得害人害己。”

    原战想要皱眉,忍住,努力做到神色不动地问:“如果我足够强大,比鲲鹏族还要强大,是否我就可以不用再掩饰自己的真实心情?”

    “你是在问,如果你足够强大,是否可以为所欲为,对吗?”

    “那我能吗?”

    斯坦不答反问:“在你面对严默时,你对他是否有很多想法?但你会把那些想法全部施展到他身上?还是会把你想对他做的事全部毫不隐瞒地告诉他?”

    原战再次沉默。

    斯坦看向他,“你之前是否有一瞬间想要杀死我?想要给我一些教训?反驳我?但是你都没有做,为什么?”

    原战没有再问下去,斯坦也没有再继续“教导”他。

    斯坦觉得如果原战真是神指定的领导者,是命运所归的首领,那么他必将明白以后要怎么去做。否则他也不介意看着这人就如同过去的大大小小首领一样,杀人、被杀,占领、被占领,直至完全消失,就如河流中的无数浪花一样。

    原战想了很多很多,他之前就长期受严默调/教和熏陶,一些战争和历史故事他也牢记在心头,但故事毕竟是故事,严默讲述时也不会特意去描绘其中人物的心情变化和表情等,他通过严默的故事在心中确实树立起一个优秀的首领的形象,但那形象源自他的想象,并不真实还很模糊。

    之后原战跟着严默到处跑,见到了很多酋长、族长、王者之类的人物,表面上他对这些人满不在乎,暗地里则在偷偷模仿和学习对方一些作为首领的优秀特质。

    他同时也在分辨哪些首领让人心中生厌,哪些首领更受子民拥护,其实他也发现一些脾气古怪、冷硬桀骜的首领并不受欢迎,相反那些说话做事都不知其真实目的的温厚人,则很受其子民和其他势力欣赏。而某些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首领如果身边没有很好的辅佐者,就不会有很好的发展,更不用说一些狂妄、残暴和自私自利的首领。

    原战和斯坦的这番交谈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而原战也不是一日就有了顿变,别人更不会注意到他之后的改变。原战觉得斯坦说得有道理,但也不打算全篇采用,他还在摸索,看如何找出一条更适合他自己的首领之路。

    而原战通过这次交谈的改变,严默大概是第一个体会到的人。

    当晚,土城外。

    “你干嘛呢?”严默刚进屋就顿住。

    原战躺在地上,单手支住额头,曲起一条腿,展露出他堪称完美的身材。

    今晚屋里没有床,只有一层不到三寸高的土台,土台上铺着黑色华丽的兽皮,墙角插着火把,古铜色的男体横躺在兽皮上,被火光照出一些非常旖旎的阴影。

    严默舔舔嘴唇,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口口水。祖神在上,真没想到他有一天也会被男色/诱惑!好吧,在他曾经做春/梦梦见某牲口穿露背鱼尾裙的那一晚,他就知道自己的性向已经向变态的道路一奔不复返了。

    原战空着的一只手慢慢从自己胸膛划过,掠向小腹,又转向他曲起的大腿。

    “你在诱惑我?嗯?”严默慢慢走到地铺前。

    原战没说话,抓起一只水壶仰头畅饮。

    咕嘟咕嘟,清水从他口角溢出,流经他的脖颈、肩头、胸膛,滑落。

    严默吐气,他的心跳在加速,某处已经起了明显的反应。

    “啪!”水壶被男人随手扔到墙角,碎裂。

    严默的眼皮跟着跳了一下。

    原战忽然翻了个身,正面改为侧面。

    结实的双肩,曲线优美的背部,到了腰眼处开始微微隆起的臀部,笔直坚韧有力的双腿。

    严默直勾勾地望向爱人双腿间的阴影处,是男人怎么可能没有进攻的欲/望!

    “唔……”一声像是叹息的低吟切断了严默克制的神经。

    严默不知道他家牲口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打算干什么,但是这样明晃晃的诱惑和机会就这么放过,他还不如改名叫阉默好了!

    严默用最快的速度扯掉浑身衣物,压上了那具对他充满诱惑的身体。

    这时什么**啊、情趣啊都给他扔到了脑后,他必须赶在对方“清醒”前,先让自己入港得到实际胜利再说!

    原战肌肉瞬间绷紧,又逼着自己慢慢放松。

    如果只是我占有你,你是否总会担心我的背叛?但如果我也成为你的人,你是否会对我更加怜惜珍爱?

    鲲鹏王也好、斯坦也好、虞巫也好,包括殊羿、二猛、原冰等等人,他们能做到我为你做的一切吗?他们能把作为雄性的尊严放到你的脚底吗?

    我能!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践踏我的尊严,你只会像我对你一样,只是想要拥有全部的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