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8章 章回54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准备好了?”

    “嗯。”严默盘膝于地,原战大大方方地走过来往严默身后一站。

    声音刚落,鲲鹏王逼出一滴鲜血弹向严默眉心,同时喝道:“不要抗拒!”

    鲜血在眉心处顿了顿,严默感到眉心处一阵灼热,随后有什么东西硬挤入了他的脑内。

    鲲鹏王逼出这滴精血似乎也消耗不少,但他没忘记提醒严默:“每个智慧生物接受传承的方式都不一样,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要惊慌,它对你没有攻击性,你只要耐心去寻找,自然会找到你想要的,可如果你发现自己有迷失或者无法承受的可能,那就赶紧退出来,只要你想退出,就一定能找到出口。记住,不要逞强,不要迷失!”

    严默自然而然地闭上眼睛。

    鲲鹏王又对原战说:“注意守护吧,在他醒来前,他都将会处在最脆弱的状态,任何想要生命能量的势力都不会放过这么一块肥美的鲜肉,更何况他现在根本不会隐藏生命能量的存在。”

    原战冷静地问:“多长时间?”

    鲲鹏王答:“这要看他自己,就算同种族的都不一样。”

    “你应该早点提起。”而不是在他们准备攻击敌人前。

    “现在也不迟,再说我也不知道他一点都不懂,我还以为他是故意放出生命能量,好达到他的目的。”就比如第一代生命之子,那位传说可是任性到极点,仗着身怀生命能量,又有整个人面鲲鹏族做后盾,真的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利用生命能量诱惑他人,进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对那位生命之子来说不过是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原战似接受了这种说法,又问:“不会有危险?”

    “任何事都有危险,”鲲鹏王与原战目光相对,立刻加上一句:“但我已经把危险降到最低,只要他的灵魂真的如他所说的那么强大,不过接受传承而已,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

    “最好是这样。”原战平静地道:“如果他有危险,我会不惜任何代价杀死你。”

    鲲鹏王没有认为对方在说笑,他也不想多一个难缠的敌人,难得认真地解释道:“我跟你一样希望他安然无恙,我还指望他帮我突破呢。”

    原战不再说什么,开始全神贯注地守护他的爱人。

    鲲鹏王暗中吐出一口气,莫名觉得这个人类雄性的威胁性和压迫感比以往更增加了几分。难道这人也要突破了吗?

    地下遗迹中。

    妙香走来走去。

    他刚才已经感觉到浓郁的生命能量已经来到附近,比上次那帮人经过土城时还要明显!

    生命能量,这也是他一直追寻的。他甚至有预感,如果他能获得足够的生命能量,也许他将会重新变得完整。

    如今九原人……严默来到这附近,其他九原人不可能不跟随过来,可严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附近?

    推测很容易,对方十有八/九已经发现他们和火城的关系,虽然不知道九原人是怎么发现的,但九原人显然想在对付火城和虫人族前先消灭他们。

    留?走?还是战?

    留下还不如主动迎战,至少也要摸清对方的来意,如果有机会就掳走严默。但九原如今势强,他们的首领更可能是十级的神血战士,如果和九原正面对上,他们的赢面将会非常非常小,弄不好,他可能就要再死一次。

    可如果就这样逃走,他以后想要再得到生命能量将会变得更难。他积蓄力量到现在,就算得到了虫人族的宝贝和大量元晶,可在他疗好前面的魂伤后,已经只剩下顶多再转移一次的力量。

    而且除非他直接转移到严默身上,并成功消灭或囚禁对方的灵魂,他才有可能利用对方的生命能量修补他因为多次转移而造成的灵魂损伤。

    换句话说,他要么不转移,要转就必须要转到严默身上,否则再来一次转移,他连完整的意识可能都需要千年以上时间才能慢慢恢复。

    之前的转移就已经很冒险,如果不是恰巧碰到妙香,而妙香的血脉又有特殊之处,这个女人竟是难得的神血孕体,也就是她的身体对下一代血脉有天生的激活、提炼和升华作用,就算父亲不是神血战士,但只要他体内还有一丝神血血脉都有可能被这个女人激活,进而生出具有天生神血能力的孩子。最妙的是,这女人的孕体还能加强下一代的魂体。

    他进入妙香身体后,就在利用对方的身体愈合自己的魂体,并用虫族之宝古虫王卵给她弄了个胎儿,那女人什么都不懂,以为那东西只是加强了她的神血能力,却不知那东西就在她体内培育,一旦生长成熟,就可以破体而出。

    等那东西成熟之日,也是这女人被吸干身死之日。

    而他只要等着那东西成熟,趁那东西年幼,抢夺它的身体,他就能重新获得新生,而且一出生就将具有一具强大到可怕的体魄。

    这是他原本的计划,可是生命能量出现了。

    他现在既想获得生命能量,也想获得那具还在培育中的虫王身躯。

    本来他想的最好方法是,想办法抓住严默,然后让严默和妙香时常交/配,让虫王卵大量吸取生命能量,他也能通过妙香来吸取严默的生命能量壮大自己的魂体。

    然后等虫王出生之际,他抢夺虫王身体,再利用秘法夺得严默体内的生命能量本源,这样一来,他一出生就可以无所畏惧,更可以号令天下万虫,之后只要他操作得好,就是恢复虫人统治也不会是做梦。

    但这些都只是计划,如今九原人和严默已经来到门口,他该怎么办?

    “去探查,看他们来了多少人,重点注意那个默巫。”

    “是。”隐身在暗处的什么没入了土壤中。

    再等等,也许他还有机会,再等等……

    妙香本人焦急万分,她一点都不想等,在知道九原找上门来后,她就只想赶紧离开这座地下遗迹,赶紧逃往火城或者虫人族。

    可那个原本只能在她脑中说话的神秘声音竟然控制了她的身体,把她的灵魂拘禁了起来。

    妙香感到了害怕,她在最绝望时得到了神秘声音,又从对方那里得到种种好处,慢慢地就把对方当作了精神依赖,更对其付出全部信任。

    “你要做什么?你要关我多久?”妙香一遍又一遍地问。

    “我没有关你,只是现在情况危险,你还不足以应对。孩子,睡吧,睡一觉起来,你会发现什么都没有改变。”

    妙香不想睡,可她逐渐感到眼皮沉重。睡着时她还想:真奇怪,明明只是魂体,竟然感受和**一样。

    再说严默。

    严默闭上眼睛不久,再睁开,就发现自己站在了一栋巨大的高楼大厦前。

    周围什么都没有,全部是浓浓的黑暗,只有眼前这座似有几百层那么高的大厦。

    严默下意识仰头往上看。

    大厦外表很华丽,就像他前世繁华地区的商业大厦,外墙由反光玻璃制成。

    这时似乎是夜晚?大厦看上去一片黑暗,哦,等等,似乎在某层某个房间有灯光泄出。

    严默有点莫名其妙,他是进入了鲲鹏族的传承记忆吧?可为什么他会看到华丽的现代大厦?

    这个疑问并没有困惑严默很久,在他走到大厦门口时就有了解答。

    大厦门口蹲坐着一只巨大的纯白羽人面鲲鹏,鲲鹏原本闭着眼,在看到他时突然睁开了双眼。

    “外族,你的记忆很有意思。”很好听的声音,像男又像女。

    严默顿住脚步,“您是?”

    白羽鲲鹏像是在微笑,“我是鲲鹏一族的祭司,我在所有鲲鹏的记忆中都存在,也是他们接受传承记忆的指导者。”

    “您能看到我的记忆?”

    “只是一些交融,不是全部,我并无意窥探你的记忆。哦,现在你已经把你的记忆对我全部关闭了。”

    “我没这么做。”

    白羽鲲鹏笑,“你刚才是不是想着不想让我看到你的记忆?这是你的魂海,你是主人,在这里,你想就可以做到一切。”

    “你说这里是我的魂海?”严默并没有放松警惕。

    “对,正确的说是一个隐蔽的小角落,你是一个很有警惕心的小家伙,而且灵魂……竟如此强大,任何进入你灵魂的外来者都会被你困到你觉得最安全的地方,而且表现方式也会是你熟悉的。”

    “我只是想要生命能量的使用和修炼方法。”严默不明白为什么鲲鹏族的祭司会出现。

    白羽鲲鹏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温和地道:“你不用害怕我,其实我也是你自己。”

    “哦?”

    “我相当于是你的意识创造出来的一个解答者,只不过使用了鲲鹏族记忆中祭司的形象,而我和你说的话也都是来源于鲲鹏族的记忆。如果你问的问题超过了鲲鹏族记忆,那么我就无法为你做出解答。”

    严默有点明白了,“也就是说你只是一个搜索窗口,只不过为了方便赋予了你形象。”

    白羽鲲鹏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只维持着温和的笑容,“你很了不起,据我所知,接受鲲鹏族传承记忆的外族很少能唤出我,他们一般一进来就会在记忆中乱走,哪怕给他们指明了道路,他们也会有一部分迷失在庞大的记忆海洋中,再也走不出去。”

    “哦。鲲鹏族的传承记忆可以这样复制给所有智慧生物吗?”严默对此表示好奇。

    白羽鲲鹏呵呵一笑:“鲲鹏族是古神鸢指定的知识传承者,所以我们的血脉会比较特殊。当鲲鹏成年后,在祭司的帮助下,可以把自己的一部分记忆交给祭司,由祭司使用秘法放入祭坛,以后凡是在祭坛出生的鲲鹏蛋都会具有最完整的传承记忆。这些记忆并不纷杂,大多是一些必要的知识和经验。如果外族的灵魂足够强大,他们也能够得到一小部分传承。”

    鸢?严默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想起来了,是古神记忆中那个声音提到的名字,说他看在鸢的份上才会帮助这个世界的生命。所以鸢也是十二位古神之一?

    “鲲鹏族的传承不会交给鲲鹏族以外的种族对吗?”

    “你很聪明。生命能量的使用和修炼方法并不是来源于鲲鹏族,它是十二位古神之一的生命之神留给鸢的传承,鸢又交给了我们,后来第一位生命之子出生,这份传承才被真正利用起来。”

    严默还有一个问题:“是不是十二位古神的传承都交给了鸢,然后鸢又交给了你们?”

    “不。”白羽鲲鹏叹息,“时间不够,鸢只收到了两位古神的传承记忆,其他古神只在殉落前留下了各自的神血。”

    到此,严默总算把古神的传承记忆和鲲鹏族的特殊使命给弄清楚了。

    十二位古神的传承相当于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在如今的鲲鹏族的记忆中,一部分则变成神血石散落在天下各处。

    而鲲鹏族的使命和特殊之处,则相当于记忆存储器,负责不让传承断绝。

    “我要如何才能得到生命之神的传承?”严默最后问道。

    白羽鲲鹏伸翅推开了大厦的玻璃大门,“鲲雪峰与你达成交换条件,你已经获得接受传承的资格,进去吧,你会知道在哪里找到你要找到的传承。因为你和鲲鹏族的友谊,提示你一点:不被允许的门,不要推开。”

    严默没有立刻进去,而是退后几步先仰头看能看到灯光的房间阶层和位置,仔细看,真正亮起的房间只有一个,其他房间都是一片黑暗。

    白羽鲲鹏微笑。

    大概记下亮灯房间的位置,严默这才进入大门。

    大厅里面和前世看到的一座大厦大厅完全一样,也是,这里相当于由他的记忆构成。

    出于对鲲鹏王的三分信任,严默没有怎么犹豫,直接坐电梯到达十七楼,从电梯出来,他站了一会儿,判断了一下自己的方位,然后向右拐。

    电梯在大厦中间,开口分左右,四周都是通道,通道里全是一个个房间。

    严默顺着右边通道找过去,凡是关闭的大门他都没有推开,有些房间门开着,但里面的灯没亮,他也没进。鲲鹏族的传承记忆虽然宝贵,但对他也没有多少用处,他闯进去得不偿失不说,说不定还会遇到一些不必要的危险。

    严默始终谨记,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学会生命能量的使用方法。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一直走到一间房门闭合,但里面亮着灯的房间门口这才停下。

    “咚咚。”严默屈指在门扉上敲了敲。

    没有人回应。

    严默自嘲地笑笑,伸手抓住门把手,往下一转,没有锁。

    门被推开。

    没有锁的房间,还亮着灯,这算是被允许进入的房间吧?

    严默走入。

    首先是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接着就是大片大片的绿色,还有蓝色的湖泊。

    湖泊的前面是广阔的草地,草地上食草动物悠闲自在地或吃草或休息或玩耍。

    草地再往前是一片墨绿色的低矮植物群,再往下竟然能看到一片望之无尽的大海。

    这是一处背依大山、生态资源丰富的优美海湾。

    严默如今就站在海湾顶端的悬崖顶上,往后是森林,往前一步就会落下。

    “你是第二个来到这里的智慧生物,猿人类?”一条有着巨大蛇尾的雄性蛇人游到他身边。

    “呃,不,我们自称纯人类。”

    蛇男嘴角勾出一个像是嘲讽的弧度,“我们都自称人类,不过我是蛇人族。在我的年代,像你这样用两条腿走路的人类还只是半智慧生物,我们称其为猿人类。”

    猿人类就猿人类吧,总比猴人类要好听。“您是生命之神?”

    “似乎有不少生命这样称呼我。”蛇男盘起尾巴,好脾气地说:“我允许你叫我的名字,白曦。”

    “白曦大人,您好。那您知道白曦族吗?”

    白曦摇头,“我的血脉后代?”

    “应该是,他们外形和您很像,只不过尾巴没有您这么长,身体也没有您巨大。”严默猜想这也不是真正的生命之神,大概和之前的鲲鹏祭司一样,都只是一个方便沟通的形象而已。

    白曦打量了他两眼,忽然握住他的手。

    严默逼着自己没有挣开,还特地放松了肌肉。

    过了没一会儿,白曦就放开了他的手,这次白曦的脸上浮起了一点点笑容:“你获得了白曦族的友谊,这很好。”

    严默不知道该回复什么,只好保持沉默。

    白曦貌似对自己的血脉后代并不太关心,也许和他不是真正的生命之神有关?他没有和严默多闲聊,很快就进入主题:“你虽然被允许接受生命之神的传承,但作为外族,本应该接受三次考验,可我感觉到你身怀生命能量本源,且比第一个进来的人要强大得多,几乎和当年的我也差不多了,而只要身怀生命能量本源的生物都是我的族人,我的族人自然不需要什么考验,跳下去!”

    “啊?”严默有点傻眼,他来这里是学习生命能量的使用和修炼方法,怎么变成了接受生命之神的传承?这算是意外惊喜吗?

    白曦有点不耐烦,“跳下去,你需要好好训练,你竟然连怎么隐藏生命能量都不知道,也亏的你还能活到现在!如果是我们那个时候,你早就被吸干被分尸了!”

    严默咬咬牙,一脚踏出悬崖边沿。

    “真蠢,我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吗?”

    掉下去的严默:“……”

    一只长蛇尾卷住他,把他丢进悬崖底下的小树林中,“从现在开始,你逃,我追。你要学会隐藏自己的生命能量,只要你能完全隐藏,就算你站在我面前,我也看不见你。如果被我抓住,我会惩罚你,惩罚内容随我高兴,可以保证的是一次会比一次严厉。现在,你可以开始逃亡了。”

    “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要怎么隐藏生命能量!”

    “我一开始也不会。所有生命都是在搏斗和逃亡中学会各种能力,我能学会,你也能。快点!逃!”

    严默被长蛇尾抽飞,连翻了几个跟头,爬起来就跑。

    白曦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所有生物第一个学会的就是隐匿,先从外表,然后是气味,接着是踪迹、温度、能量、灵魂。而要让这些隐匿的共同要点是什么?”

    严默边跑边想:让它们消失?不对,已经有的东西如何消失。那其他的,改变光线……不对,气味踪迹等没法改变光线。那么隐匿这些要素的共同要点到底是什么?

    “抓住你了!”一尾巴狠狠抽中严默的腰部,把严默抽得销/魂无比。

    “回答我,隐匿它们的共同要点是什么!”一株大树冲着严默倒下。

    严默吓得在地上不住翻滚。

    “轰隆!”

    “啊!”严默发出惨叫,他的右小腿被压住了,肯定已经断了!

    “说!”又是一株大树向他倒下。

    严默抽出骨刀一刀砍向自己右小腿,再迅速翻身滚开。他甚至不知道他哪里抽出的骨刀。

    “轰隆!”

    这次他比较幸运,大树没有倒在他身上,但林中被惊动的野兽向他的方向奔跑了过来。

    “嗷呜——!”

    我操!那是狼群吗?严默不顾断腿之痛,爬起来就跑,他的右小腿跑着跑着就重新长出,他也没有立刻意识到。

    “这里的所有生物只能察觉生命能量。说,要如何隐匿?”

    “转换!是转换!”严默大脑高速运转,忙不迭地大叫。身体则如最矫健的猿猴一般在林中穿梭跳跃奔跑。

    “怎么转换?”白曦的声音逼近。

    严默:“把生命能量改变成其他能量。”

    “什么其他能量?什么能量才最普通、最不让众生物注意?”

    太阳光?氧气?五行之力?“操!别再抽了!所有普遍存在的、不是特殊的能量都可以!”

    “不想我抽你,就转换给我看!”

    严默发誓自己听到了笑声。娘的!那群狼还有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豹子就要咬到他屁股了!

    没等严默这边转换成功,就听白曦又在那儿骂道:“蠢透了!你只会跑吗?你那么多生命能量留在身上当虱子吗!你还不如第一个进来的那个小鬼,他还知道用生命能量去诱惑、去交换,你……”

    严默被追得跳入了湖泊中,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看似平静的湖泊中竟然生活了大量食人鱼!

    “我给你们生命能量,去咬那些追我的野兽!”严默气得大喊。

    食人鱼围着他不肯离去。

    白曦滑入湖泊中,嘲笑他:“你给啊,为什么不拿出来?不知道怎么拿出来是吗?”

    “我要知道我就不会进来了!”

    “你太蠢了。”

    严默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骂太蠢,羞辱和压力变成最好的动力,严默在食人鱼跳起来要咬到他脸上时,无师自通学会了分离生命能量。

    其实所有能量的使用都一样,一通百通!

    他能把元晶的能量量化,为什么就不能量化生命能量?

    无数白色光点从严默身周撒出,撒向那些食人鱼,可又在它们身边停住。

    “交换!我给你们生命能量,你们咬那只蛇人!”严默咬牙切齿。

    白曦发出大笑,“你得加大诱惑。”这些食人鱼根本不敢咬他。

    严默再次分离出一部分生命能量。

    白曦一尾巴把他抽上岸,“说你蠢还不承认,失去了生命能量你知道要怎么补充吗?”

    这次严默没有怎么困扰,滚地一圈爬起,立刻就说出答案:“转换,还是能量之间的转换。”

    “好吧,你还没有蠢到家。那么怎么转换?”

    严默额头逼出了汗,他不知道!这就跟他知道电能可以改变世界,可他不会制作发电机啊!

    白曦摇头,“掌握生命能量的要点有五,隐匿、转换、分离、使用和吸收。你目前才只掌握了一个,还只是皮毛。短时间内你是别想出去了。”

    “能下次来吗?”

    “传承没接受完,你还想出去?”白曦莫名大怒,卷起严默就往岩石上砸。

    严默惨叫。

    魂海中,扎根在黑土地中/央的翠绿色小树苗晃了晃,它似乎很生气,拔/出一条根,又拔/出一条,腾地蹦出来,像藤条一样的树枝左右摆摆,突然跳起来,一枝条抽向天空中的一滴血珠。

    丫的!敢欺负我的人,抽不死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