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9章 章回54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奔逃中,一脚踩进一条地缝,以为要断条腿,哪想到就高空坠落了。

    “啊啊啊——!”

    “砰!”

    柔软的枝条把他托住,又把他抛起,严默被扔到了地上。

    抬头,看到树根,再往上看,看到一株幼小的碧绿色的、叉着腰的小树苗?

    小树苗伸出枝条戳戳他的额头。

    严默抬手抓住枝条,一股亲密还有怒其不争的愤怒传来。

    严默:“……”这是哪位?话说这里看起来似乎很熟悉啊。

    远处的褐色大树,再不远处的石屋,空旷的大地。

    小树苗分出一根枝条举向天空。

    严默坐起身,抬头。就见天空中一滴鲜血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这是我的灵魂之海?

    再看小树苗,难道这就是我身体中生命能量的本源?

    “我怎么出来了?要怎么才能再进去?我还没有学会……”

    严默话没说完就被小树苗连戳了好几下。

    严默不得不伸手抓住戳他的枝条,“是你把我弄出来的吗?那你能让我再进去吗?”

    小树苗突然生气了,跳起来一枝条抽飞那滴鲜血。

    那滴鲜血远远地不知被抽到哪里去了。

    “喂喂。”严默想要阻止。

    小树苗蹦蹦跳跳挥舞枝条对着严默一顿狂抽。

    严默抱头,被小树苗抽得哭笑不得,不疼,但有点丢脸啊。

    小树苗围着他转了两圈,不知道想向他传达什么,看起来似乎有点焦急?

    可不知道是不是小树苗还小,只有本能存在,它指指严默又指指自己。

    严默:嘛意思?你、我?你是我?

    小树苗收回枝条,叉腰,翘头,脚跟在地面上点了点,它似乎在思考?

    严默盘膝坐在地上看着它。

    小树苗似乎想到了什么,扭扭腰,叉着树根开始往前走。摇摇晃晃走到石屋入口前,对他晃了晃树枝。

    严默跳起来,走到石屋前。

    小树苗抬起脚跟用力一踹!

    严默被踹进了石屋里。

    到此,严默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他很感激小树苗把他救出来,但他都那么辛苦了还没有学会生命能量的使用方法又怎么能甘心?

    不过出来都出来了,在暂时想不到办法回去之前,他就先看看小树苗到底是什么意思吧。

    石屋里面还是老样子,分里外两间,外间像是药房,一帘之隔的地方属于信仰点数。

    小树苗让他进来干什么?

    小树苗也进来了,一根枝条里虚握着那滴鲜血。

    严默看着它,小树苗抬头似乎也在看他?

    随后,小树苗抓起那滴鲜血突然往室内用力一扔。

    刺目的光彩炸开,严默下意识抬手臂遮住眼睛。

    等光彩消失,石屋里变了。

    石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石造大厅,中间是空地,周围像图书馆一样,出现大量的架子。

    一半架子是药柜,呈半圆形。

    另一半则是真正的书架,也呈半圆形。

    中间的空地抬头可以看到天空,空地也分成两半。

    一半是草地,草地上长着一株浑身流动着血液似的妖冶龙血树。

    一半是青石铺就的地面,上面有秩序的放着很多制药工具,还有案台和躺椅。

    小树苗不知从敞开的屋顶爬进来,跟只绿色的壁虎一样在书架上爬行,过了一会儿,它停在一层不算高的书架上,对严默招手。

    严默走过去,发现书架并不是全部空荡荡,有的书架放满了,有的只放了一些薄薄的小册子,而小树苗指着的书架零落地放了六本书。

    严默不明就里随手拿起一本书打开。

    页面翻开第一页,上书:初级训练法。

    严默心中一惊,快速翻动书页,发现里面的内容果然跟他指南里放着的那本初级训练法一模一样。

    严默连忙又拿起一本,翻开,上书:中级训练法。

    接着查看其他书册,高级训练法、信仰点数使用指南、愿力使用指南,这些都在。

    “这是我学过的书册都在这里了吗?”严默仰头看向其他书架。

    在他旁边的书架里放满了他前世阅读过的所有中医书籍,再往另一边看,是西医相关。然后是其他杂学,再远处他还看到了杂志和学刊等出版物。

    然后还有一张张类似影碟的黑色薄片被装在说明书夹内,整齐地排放在书架内。

    严默快步走过去,随手抽起一张,之间书面书价上写着:脾脏修补手术。病人:张飞宇。性别:男。年龄:26岁。其后症状和手术时间等都有详细记录。

    “这里放着的是我全部的手术记录?可看?”严默没看到放录设备,但他很肯定他一定可以读写这些记录,也许他想看就能看到?

    影碟架旁边是大量的病例。从特殊到普通,按医学分类和各种病情排列着。

    “所以这些都是我的传承记忆?”用惊喜已经不能形容严默现在的心情,他的记忆力就算再好,很多事情其实已经给他丢进脑海深处。

    可这个“图书馆”则抹消了他这方面的遗憾,一些他以为已经忘记的知识、案例等,这里都有!

    这是怎样一笔庞大的财富?

    严默一直在羡慕炼骨族和人面鲲鹏等高等智慧生物都有着自己独特的传承记忆法,他也曾想过等九原安定下来,他一定要把他学过的学识都整理成书,让后代传下去,而可以想见那必将是一个耗时极长的庞大工程。

    可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去特别回忆和整理,这里都有!

    现在只要他脑子里想一想,例如我想要心理学方面的书籍。一排书架会自动亮起,引他去发现。

    当他要求更细,例如只要治疗某个病症,而凡是记载了相关病症的相关书籍影碟等也都会亮起,好让他一一查证。

    这简直太方便了!

    严默欣喜若狂。

    小树苗突然抽他一下,不要这么容易满足好吗!如果这点点你都欣喜成这样,那后面你要怎么承受更大的喜悦?

    “是你?”严默捧起小树苗,眼睛都笑弯了,“这里是你帮助我弄出来的吗?”

    小树苗站在严默的手掌上,立得笔直笔直,满头树枝骄傲地摆啊摆。

    对了!差点忘了!

    小树苗把一直紧抓的一本书册塞到严默手里。

    严默早就注意到这本书,他最先看的书架上有六本书,他只看到了五本。

    “这是关于什么能力的?”严默笑着接过书册,翻开。

    ——生命能量传承!

    轰!有什么在严默脑中爆裂。

    这是一份极为漫长的传承记忆,严默再次睁开眼时,他那双自诞育巫果后就变得漆黑的双眸恢复了之前的眸色分明。

    严默再看向手掌中托着的小树苗,亲昵感自然而然流露而出。

    原来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我之前怎么就忽略了你的存在呢?

    也许就因为自己感觉不到自己?

    小树苗见严默已经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满意地晃晃枝桠,从严默手掌中跳下,一扭一扭地跑到空地自己找乐子去了。

    严默微笑。他已经明白小树苗的来历,原来巫果当初竟那么贪心,几乎把锁星链的所有能量全部掠夺到自己身上,结果却又因为承受不了那庞大的能量,不得不分成三份。

    巫果原本只想分成两份,一份给他自己,一份给嘟嘟,可惜他根本无法控制那磅礴的能量,不但被迫弄成三份,最大的一份还溜进了他这个母体中。

    是的,最大的一份生命能量本源会选择他,就是把他当作了本源母体。

    而当这份本源选择融入他的身体时,他们就已经是一体。而巫果分出的每一份生命能量本源都具有巫果自己的传承记忆。

    巫运之果本来就是逆天之物,它非植物非动物,自古就存在,它的本能在与吞噬,因为它几乎就是生命能量本身。在远古,它有其他名字,直到巫者出现,它才有了固定的名字巫运之果。

    巫果大概也没有想到,他拥有了最大一份生命能量本源却不会使用它,哈哈。

    这真是口袋里揣着钥匙,还要去找开锁匠。

    严默好笑地摇头。

    具体说来,小树苗拥有的是传承记忆,而它表现出来的人性化性格则来源于他本人。

    而小树苗就像是自己丢失的一段重要记忆,因为自己没有想起来,就一直只存放在脑海中,直到受到外界刺激——接受生命之神传承被虐,这份记忆——小树苗也就是生命能量本源的传承记忆才被激活。

    如今鲲鹏族的那份传承记忆也变成了一本书册,不过书页翻开,里面除了生命之神的篇章可以翻阅,其他都是一片漆黑,对,是漆黑,不是空白。总觉得只要想办法破解,这些漆黑页面也会出现记录,不过严默暂时没这个心。

    他接受了完整的生命能量本源的传承。

    比起生命之神的传承,这份本源传承更加基础。这就好像你知道电能,生命之神的传承就像是告诉你如何开关电流和使用电器,而本源传承则告诉你电能是从何而来,又如何被发现,以及如何利用等等。

    他的魂海改变不过是生命能量使用具现之一而已。

    严默身形一闪,出现在药柜边。

    每个药柜外都写着药物的名称,拉开看,里面也放着相应的草药。

    之前严默从没有想过要把药柜拉开来,取出里面的药物,大概他那时也知道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形象而已。

    可现在,当他想着这些药柜里应该有药物后,所有药柜里都出现了药物。

    这就是生命能量本源存在的好处之一,他可以让想象在魂海中具现化。

    只是让药物出现不算什么。

    重点是他可以使用这些药物进行配药,这里的药物会像是真正的药物,在这里炼制的过程和炼制的结果也与真实一样。

    “生命能量,愿力,信仰之力,还有这具身体本身具有的神血能力,它们是不是有共通之处?能不能融合?融合后会变成怎样?”严默扬声。

    正在围着龙血树玩耍的小树苗突然踹了踹龙血树。

    倒霉的龙血树被踹得嘤嘤嘤哭泣。

    严默:……竟然真的听到了哭声。

    小树苗又踹了龙血树一下。

    龙血树一边嘤嘤嘤哭泣,一边在树顶浮出一幅画面。

    小树苗得意地晃晃,它就是这里的老大,谁敢不服,谁敢不听话,它就揍谁!

    严默跳下去,凝望画面,越看他的目光就越无法挪开。

    原来如此,原来生命能量和信仰点数结合还可以这样做!

    他不但可以在这里弄出药物,进行药物炼制试验,还可以利用信仰点数帮他确认药物效果。

    这还不止,之前他必须碰触到实物,才能利用信仰点数帮他进行医治等。

    可现在有了生命能量,他能直接在这里幻化出曾经触摸过的一切实物!

    如果他要治疗某个生物,或者研究某个生物,他可以先幻化出对方的身体,然后通过信仰点数进行虚拟治疗和研究,直到他得到确定结果。

    天!祖神在上!

    这样一来,不仅他的药物研究不用再受控于这个时代的落后器械和分析工具,就是他想研究生物体也不用再劳烦第二实验室。甚至他如果要做什么大型手术,完全可以先在这里虚拟做上一遍,确定效果后再在现实中实行!

    再等他研究出骨器手术室,第二研究室几乎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这样要少增加他多少人渣值?

    严默激动了,虽然这样会需要使用大量信仰点数。但他之前就不怎么使用信仰点数,在有了愿力后,更把信仰点数当鸡肋看,现在能利用起来,怎么也比增加人渣值好。

    而且他的信仰点数增加的很快,现在都已经达到八位数。短期内绝对不用担心不够用,而且等他研究出更多药物,他的信仰点数只会增加得更多。

    除了研究药物和生物,结合生命能量和信仰点数,他还可以加快他研究能量图纹的进度,他可以利用生命能量在这里模拟出任何他想要的场景,然后通过信仰点数帮他分析。

    这简直就是所有研究者最梦寐以求的实验环境!

    然后是愿力,愿力和生命能量融合后会有怎样的效果?他几种能力一起融合呢?

    龙血树给出了各种可能结果,这些都需要他一一去验证。

    这番试验下来,他的信仰点数一下就去掉了三分之二,但他一点都不心疼。

    现在再多的花费都值得!

    理论基础有了,下面就该虚拟实践了。

    严默把生命能量传承的书册放回原处,拿起鲲鹏族传承记忆的书册,翻开到生命之神的篇章。

    转瞬间,他再次出现在那个海湾。

    “……竟然给你逃出去了,懒惰者和懦弱者将接受更大的惩罚。”白曦蛇尾卷向严默。

    “咦?”蛇尾凝固住。

    刚刚那个人还站在悬崖边,现在人竟然不见了?

    他是又逃出去了吗?

    不对,他没有感觉到空间震荡,也没有发现通往他处的裂隙,那个人还在这里!

    白曦坚毅的雄性面孔露出一点点笑容,“终于学会隐藏了吗,不错。那么我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

    严默再次出现,他决定把这里当作他专用的训练基地。

    原战在外面守了整整四天。

    四天中,他们打退了多次偷袭。

    如果不是斯坦和鲲鹏王都肯定地说严默没事,原战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鲲鹏王忍了两天就不敢再靠近他,借口去调/教九风,飞了就没回来。

    应原战要求,守在严默身边的斯坦在这天中午,忽然轻咦了一声。

    原战瞬间停止所有精微训练,他也感到了不同。

    两人一起看向垂头闭眸呈盘坐状态的严默。

    “生命能量消失了……”斯坦神情微妙。

    原战在严默身边单膝跪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他要醒了。”

    “你怎么知道?”斯坦问。

    原战,“我就是知道。”

    下午,严默果然醒来。

    一睁开眼,这人刚一伸直腰,就哎哟哎哟地脸皱成了一团。

    原战扶住他往后倒的身体,“怎么了?”

    严默皱眉苦脸,“腿麻了,腰也好痛!”

    原战也是关心则乱,完全忘记了严默超常的恢复能力,伸手就要给他揉。

    严默抓过他的下巴,“吧嗒”用力亲了一口,跳起来,“好了,没事了。”

    扭扭腰,踢踢腿,四天维持一个姿势,要不是他恢复能力好,如今更具有最好补药的生命能量,坐出半身不遂都有可能。

    原战摸摸自己的嘴巴,站起来。

    斯坦也跟着站起,“看样子,你的收获不错。”

    严默哈哈笑,他的得意之心简直不知该怎么述说,那么多秘密揣着不能说,好痛苦啊,可是又好幸福!

    斯坦在,严默不能跟原战说详细经过,只给了他一个“等会儿告诉你”的眼神。

    斯坦看到了那个眼神,有点小羡慕妒忌,有个能分享秘密的伴侣真好,也许他也该考虑找一个。

    “多久了?”严默问。

    原战回答:“四天。”

    “有人找到我们吗?”

    “有,土城残余已经发现我们,还偷袭了我们几次。”

    严默挥手,特意气风发地说:“不逃跑还敢偷袭?干他丫的!”

    原战挑挑眉,他的祭司大人这是吃了大补药吗?

    严默手指绕了绕,一只飞虫停在他的手指上。

    两生物之间不知道经过了怎样的交流,过了一会儿飞虫飞走了。

    草丛里发出悉悉索索声,几只老鼠和兔子出现。

    严默蹲地,“做个交易如何?我要找到那个地下遗迹的入口,最好能找到那位妙香公主,你们知道那位妙香公主吗?如果你们帮我打听并找到对方,这样的能量,我可以给你们双份。”

    严默的指尖亮起了一点点绿色光点。

    那几只老鼠和兔子的眼睛都瞪直了,恨不得立刻扑上来似的。

    严默弹出光点,那些光点均匀地落在那几只小动物上。

    别小看这些小东西,它们都是附近各族的王者,如果它们不特殊也不会比其他同类更快的感觉到这份不同的能量,并用最快的速度赶来!

    “去吧,我等待你们的好消息。”

    感谢他的沟通能力!否则就算他有了生命能量,不能沟通也是麻烦事。

    严默就这样用生命能量贿赂了好多种生物,时间也不长,大约就半个小时,严默也不是谁都委托,他先和它们沟通,确定它们有这样的能力和知道地下遗迹的事才会给出委托和报酬。

    “现在只要等消息就好,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小朋友来给我们带路,我们只要跟着走就好!”严默直起腰,整个人布满了“我很强大,我精力充沛到满溢,我要与人干架”的汹汹气势。

    原战瞅瞅他,抓住他的脖子,扭过他的脸,张嘴就啃了上去!他刚才就想做了,好不容易忍到现在。

    光棍斯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