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0章 章回55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地下遗迹之城在一片荒漠的中间。

    这片荒漠贫瘠至极,只看地面留下的痕迹,似乎很久以前,这里也是一片水土丰饶的肥沃之地,可是也许是自然变迁,也许是神的力量,这里的水道被硬生生改变、水流断绝,慢慢的昔日丰饶的土地就变成了人/兽罕至的荒漠。

    加上现在是冬季,这片土地上更是少见绿色,天空偶尔有巨大的黑影飞过,枯黄的草丛中才偶尔可见受到惊吓的鼠类动物。

    顺着干涸的河道往荒漠中心走,板结的土块逐渐变成沙砾,等走到中心地带时,土地已经有了严重的沙化现象,有了小型沙漠出现,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也许要不了几百年,这里就会变成一片巨大沙漠,进而影响到周围绿地。

    “叽叽。”中间,那里,大石下面。带队的鼠王人立而起,殷勤地指向远方的十几块巨石。

    那十几块巨石出现的很突兀,周围都是平地,就那儿冒出一堆巨石。

    “等等!”严默叫住原战等人。

    自进入这片沙漠,他就感到了一丝异样。

    鼠王似乎也有了一点不安,在原地绕了两圈。

    “似乎巨石城就在附近?”严默问原战。

    原战想了想,点头。风城那些战士作为斥候都是一流,九风负责来回传递消息,附近的势力早已经给他们打探清楚。

    严默不但觉得这片沙漠隐藏了什么,观察那些巨石也总觉得有点古怪。

    原战和斯坦等人也仔细探看周围,斯坦似乎察觉了什么,原战突然沉入地底。

    “桀——!”天空中传来熟悉的叫声。

    “有埋伏!”严默道。

    斯坦也点头,“灵魂很薄弱,但数量很多,如果不是数量多,我还察觉不出,但跟那些毒虫又有些不一样。”

    “桀——!默默小心!不要进入沙地,更不要靠近那些巨石,下面有怪东西会吃活物!”九风在天空大叫,可一直没有下来。

    他不是不想下来,但鲲鹏王拦住了他,不允许他直接参战。

    有风城战士过来了,一看到他们就小声喊:“幸亏你们停住了,再往前一点就是危险地带,这片沙漠下面有些古怪的东西,杀伤性很大,我们几个如果不是鲲鹏王救了一把,可能就栽在这里了。”

    “辛苦。”原战从沙地里冒出,“下面确实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它们的速度很快,我分不清是虫子还是人。我本来想抓一只,但它们很滑溜,且没有落单的,我不想惊动它们,就回来了。”

    “你的打算?”严默问。

    原战露出尖锐的犬齿,“看你。”

    解决这片沙漠下的埋伏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只分快速和缓慢两种。快速则是不问那些埋伏者的生死,缓慢则意味着手下留情。有必要的话,他还可以直接从地下进入地下之城,避开隐藏在沙砾中的敌人。

    严默思考两秒,“我先上去看看,那些巨石……我总觉得太突兀。”

    原战还以为他要用愿力浮空,却听到严默低喃:“愿我能如鸟儿一般,在空中自在飞翔。”

    哟,这是愿力升级了吗?原战有点蠢蠢欲动,他也希望能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和鲲鹏王打架,每次他打不过就飞到他头顶虐他,实在太憋屈!

    严默脱掉皮衣,闭上眼睛,幻想九风和鲲鹏王的翅膀。

    慢慢的,他觉得肩背有点发痒,有什么突破他的衣衫冒了出来。

    “嘶!”棉布衣被顶裂。

    “唰!”一双巨大的火红的翅膀从他背后生出。

    所有人骇然,齐齐看向严默。

    原战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搞嘛?我家祭司怎么变鸟人了?那些鲲鹏对默做了什么!?

    严默也被自己吓了一跳,他只是试一试而已,没想到真的成功了,虽然他在灵魂之海已经这样玩过多次。

    原战的眼睛亮得惊人,看向严默的目光更充满掠夺和独占欲。

    严默试着扇动翅膀。

    “啪撒,啪撒。”

    气流被带着转动,当火红色的巨大翅膀完全展开,三五下扇动后,严默的脚离开了地面。

    人类的外形一点都不符合飞翔的最佳生理构造,人类的下肢占据身体的一半重量,又会因为重力自然下垂,如果背后的翅膀够大、骨骼够强壮,人想要像鸟儿一样升空可以,但要像鸟儿一样飞翔就不容易了,除非他的下肢上也生出翅膀。

    严默升到空中后,他的下肢没有生出翅膀,但他的小腿直到腰间,左右各生出了一张透明的骨膜。

    骨膜在阳光照射下发出七彩的光芒,也不知这人对骨膜幻想了什么成分,魔性的骨膜不但不丑陋,还更给他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而那对巨大的火红翅膀,简直就像火焰在他背后熊熊燃烧一般。

    尊贵、神秘、美丽、炫目到极致!

    那火一般的巨大双翅简直如神一般!他们也看过鲲鹏王的金翅、九风的黑金翅,其他鲲鹏的翅羽也很美丽,颜色也很嚣张,但是严默的翅膀似真似幻,每次扇动,翅膀周围都似有流彩掠过,就如人拿火把在空中大力拂动留下的痕迹。

    所有人都仰着头看着飞翔在空中的巫者。

    斯坦目放异彩,口中低喃,似在念咒语,又似在祈祷着什么。

    天空中的九风兴奋得都要疯了,正好鲲鹏王也看呆,立刻绕过他,闪电一般冲下来,“默默!你也有翅膀啦!桀桀——!”

    严默微笑,仰头感受空中的寒风,如今冷热对他的影响已经不大,可他仍旧需要氧气。

    也许当他不需要氧气,在真空状态下也能生存一段时间后,他就有能力对抗那些外星奴隶船主了吧?

    真实的飞翔和脑海中的虚拟完全不一样,严默适应了好一会儿才避免了坠落的危机。

    寒风从脸上拂过,有点像刀子,非常凌厉,可也非常真实,空气新鲜到让人清醒得不能再清醒。

    严默想要长啸,想要大喊大叫,想要就这样飞个三天三夜,从没有过的自由感从头顶向脚尖舒散。怪不得有些人会想要从山顶和高楼上往下跳,这种飞翔的自由感简直比毒品还要令人沉醉。

    深深吸了一口气,严默总算想起他飞上来是干什么的,低头望向下方,就见沙地最中/央地带,十几块残留的巨石东倒西歪地插立在沙地中。

    那十几块看似东倒西歪的巨石构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严默改变了一点方向,再仔细看过去,这一看不得了了!那些东倒西歪的巨石竟然形成了一张人脸形状,男性,脸孔较为方正,最奇特的是脸孔顶部位置还有一根独角!

    他原本就猜测这座地下遗迹之城很可能就是炼骨族留下,如今看到这张人脸只不过印证了他的猜测。

    恐怕有角族都不知道这里有他们祖先留下的一座地下城,可怜那些炼骨族先人还怕后代不知道,特地在地上留下指示,可惜现在却被土城残余利用。

    想来如果这座地下城市一直不被人发现,也许千万年后,这颗星球的智慧生物只会以为这些巨石又是自然的奇迹之一。

    但现在地下城市已经被发现,如果下面发生战争,地面上的这些巨石恐怕也无法保存,毕竟按照鼠王指点,地下城市入口就在那根独角的下方,一根侧卧的尖锐不规则圆锥形巨石条的底端。

    值得思索的是,这座地下城是被妙香他们偶尔发现,还是他们早就知道?

    不管是哪个答案,他们选择躲避到这里,炼骨族还特地在地面留下指示,说明这座地下城里肯定遗留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或者是强大的骨器?或者是传承?或者是这座城本身就有特殊之处?

    “桀!默默!”九风冲到了他身边,绕着他飞来飞去,高兴得直叫。

    鲲鹏王也飞了过来,绕着他飞了一圈,衷心赞扬:“真美,看来你学会了怎么利用生命能量,我听祭司说过,第一代生命之子就能无中生有,只要有他想去的地方,世上任何地方都拦不住他。”

    “这只是生命能量最浅薄的应用。”严默向鲲鹏王表示感谢,“感谢你的帮忙,很有用。我会帮你冲击十二级,在九原和东大陆的危难彻底解除之后。”

    “可以。”鲲鹏王一口答应,看着严默有点目眩神迷,“那个……你真的不考虑做我的王后?我一定会待你很好。如果你想要成为东大陆的王者,我也可以帮你。”

    严默笑得温和有礼,“如果你愿意做我的王后,这事也不是不能商量。”

    “哎?”鲲鹏王呆,他大概怎么也没想到严默会有这样的提议。

    严默加深解释,“做我的王后,让我操,让我睡,让我疼爱,尊贵的陛下,您愿意吗?”

    鲲鹏王并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困惑:“……我是雄性。”

    严默点头,“我也是。”

    九风撞开莫名呆滞的鲲鹏王,激动地叫:“默默,让我做你的王后,我要做你的王后!桀桀!”

    严默大笑,伸手抚摸九风的鸟头。

    底下,原战的眼睛妒忌得要滴出血。

    该死的鸟人!有种你给我下来!

    原战不是不能升到天空,他让土地升高就能,可那怎么也比不上身后有翅膀,他不愿丢脸,自然不会多此一举,但想要飞翔的执念也因此深深植入他的灵魂。

    我就算没有翅膀,只要我想飞,我也一定能飞起来!

    原战没有注意到,他脚下的沙土出现了一个个小小的旋窝,他的脚其实已经浮在沙尘上,但他丝毫没有发觉。

    严默逗了逗九风,就开始询问他在天空看到了什么,有没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

    九风的说法和那风城战士差不多,但他没有看到有人从巨石处出入,他看到的入口在另一个地方。

    “这么说,这个地下遗迹城市不止一个出口?”严默沉吟。

    严默降下去,把他的观察和九风所言告诉原战和斯坦等人。

    降落时,严默背后的翅膀和腰腿间的骨膜同时消失。

    原战觉得好受了一点,他的祭司越发强大,他必须更强才行!

    战斗!他需要大量的战斗!

    腾腾战意从原战身上迸射而出,飞过来的鲲鹏王第一个感觉到,连带着他也亢奋起来。

    严默正好转头看向原战,两人目光相对,严默笑,“想不想知道生命能量和你的能力结合后能做到什么?”

    原战,“试试?”

    严默两手交握,“那就试试。”

    他们来不只是为了消灭敌人,也是为了威慑。

    土城残余不止妙香一股势力,那些中下城至今还没有几个选择投靠九原,大多都自立为王。

    这里离土城不远,更靠近中城巨石城。

    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有不止一股斥候在暗中窥探他们,对这些人,原战没有要求驱逐,只让九风和风城战士盯紧了这些人。

    “嘘!”原战忽然抬手,他感觉到有什么靠近了他们,就在他们脚底下。

    原战一句话没留,身体再次从原处沉入地底。

    等他再次出现时,他的手中拖了一只昏迷的奇怪生物。这只比较大胆,竟然单只就敢来窥探他们!

    “你说的是不是就是这东西?”原战问风城战士和九风。

    众人一起看向那怪物。

    那是一只奇特的生物,颜色土黄,身体像穿山甲,全身披有鳞甲,有尾巴,偏偏长了一张人脸,可头顶像被什么夹过一样尖锐,手脚有蹼,指尖如爪,身长约半米。

    “对,就是这种怪物!”那风城战士确认后惊讶,“你竟然能抓住它,我们好几个围一个也没抓住,反而差点被它们拖到地底去,它们能喷射出一种粘稠的网,只要被网住,就很难逃脱。”

    其他人都认不出这种怪物,包括见多识广的斯坦和风语老人。严默见此上前,似检查一般翻看这种奇特生物,其实暗中则在请教指南。

    指南告诉了他答案。

    “这是一种半智慧生物,只生活在沙漠地带,有角人叫它们为人面穿沙甲,算是炼骨族豢养的一种半训化生物,可以肉食,可以为他们看家守院。养它们却不需要很大代价,它们很耐饥耐干渴,只要大吃一顿,就可以不吃不喝存活很久,但它们每次吐网就需要大量进食,否则会加速死亡。它们的骨、甲、丝、血对炼骨族骨器师都有大用。”

    正准备卖弄渊博知识的鲲鹏王闭嘴,这默巫知道得比他还详细!

    原战,“听起来不错,我们九原以后也可以养一些。”

    斯坦和风语老人奇怪严默怎么知道这些,但想到严默自称祖神祭司,猜他可能有特殊的传承,也就没多嘴询问。

    严默也有点心动,手掌按在穿沙甲头部,弄醒它,想与它交流。

    可那穿沙甲一醒来,看到周围都是“敌人”,立刻张嘴向他们喷射粘网,爪子也同时抓向严默眼睛。

    原战一脚把它踩入沙砾中。

    “扑簌扑簌!”那穿沙甲被踩了个半死,也没忘记逃跑,爪子飞快扒拉沙子,想要逃入地底。

    原战两脚就踩在沙地上,可以操控一切土壤的大地战士怎么可能让这只穿沙甲逃掉。

    沙粒变成岩石,夹住了穿沙甲的身体。

    穿沙甲露在地面上的尾巴不住拍动。

    原战把它抓出来,拎在手里方便严默与其对话。

    严默看着蔫哒哒的穿沙甲,对它产生了一微米的同情,“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对吗?”

    穿沙甲身体微微一颤,垂着的头抬起一点,似乎奇怪对面这只大两脚怪能说它们的话。

    严默不会说穿沙甲语,他只是可以让对方直接明白他话中意思,可穿沙甲无从分辨这点,它还在奇怪这个同类怎么长得这么丑陋怪异。

    “我们对你们没有敌意,我们只是在寻找另一部分生物,他们和我们长得差不多,就住在地底,应该是这段时间才过来,我们……”

    “嘶嘶!”穿沙甲突然露出凶相。

    原战用力一甩手,把穿沙甲甩得头昏眼花,问严默:“它说了什么?”

    严默示意他轻一点,他还有很多问题没问,“它骂我是叛徒,还说主人的敌人就是它们的敌人。奇怪,它们怎么会把妙香他们当作主人看?”

    原战表示你都不知道,我们更不可能知道了。

    严默觉得怪异,炼骨族已经离开很久,这些被放在这里守护地下城市的穿沙甲后代按理说应该已经不记得它们的主人,当然如果它们有传承记忆,那就另说。

    可如果它们有传承记忆,又怎么会认无角人的妙香等人为主?

    严默再次与穿沙甲沟通,甚至弄出一丁点生命能量诱惑它。

    可穿沙甲不知是天性坚贞,还是恐惧主人的手段,竟然抵住了生命能量的诱惑,哪怕它瞅着严默的手指,口水都滴了出来。

    严默也很惊奇,他没想到竟然有生物能抵挡生命能量的诱惑。

    鲲鹏王看他表情,忍不住插话:“不是谁都会受生命能量诱惑,你千万别以为有了它就可以无往不利,虽然生命能量确实好。”

    “谢谢。”严默对鲲鹏王微笑。

    鲲鹏王竟然脸红了,哎呀,他好像真的有一点点喜欢上这位默巫了,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杀死他原来的伴侣吗?可是原战也真的很强啊。愁死鸟了!

    原战扫了眼鲲鹏王,声色不动。

    眼看穿沙甲无法交流,严默又不能对其用刑,眉头便皱了起来。

    原战抓起穿沙甲一阵猛甩,穿沙甲发出了“嘶嘶”的凄惨叫声。

    严默“哎呀呀”地围着原战转,“不要这样嘛,这样多不好,哎呀,你温柔一点啦。”

    其他人,尤其斯坦特别想把严默拖到一边,让他不要碍事。

    而唯一一个了解严默真性的人,则没理睬他,伸手就抠住穿沙甲一枚鳞片往下扯。

    “嘶嘶!”穿沙甲向它以为的丑陋同类叛徒求救。

    严默:“轻点轻点!别这样,它多可怜呀。哎呀,我说你赶紧说了吧,这片沙漠底下有你们多少同类?除了你们还有什么陷阱?说出来你就不用受这种痛苦了!”

    “嘶嘶!”死也不说!

    原战捏住第二枚鳞片,扯!

    “嘶嘶!”恶魔!恶魔!神会惩罚你们!

    严默哎呀呀叫着团团转。

    九风逗趣一样跟着啄穿沙甲的眼睛。

    穿沙甲:“嘶嘶!”都是恶魔!啊,主人,让我为你死吧!

    严默:“……”

    原战扯下了足足十枚鳞片,那穿沙甲看上去快被虐死了。

    就在原恶魔要掰断穿沙甲的爪子时,严默似乎忍受不了地一把夺过穿沙甲,吼:“够了!别再折磨它了。它不愿说就不说,放了它吧。”

    严默说着就把穿沙甲放到地上。

    穿沙甲还没反应过来,呆愣了一下。

    原恶魔大怒,对严默吼:“你敢!”

    “啪!”大手扬起,年轻善良的巫者身体腾空飞起,摔倒在地上。

    严默抬头,神色凄惨地对穿沙甲喊:“快跑!”

    穿沙甲忍住身体剧痛,最后看了眼那丑陋的同类,原来它并没有背叛它们。

    兄弟,忍住,我会救你的!

    穿沙甲用最快的速度钻入了沙地中。

    原恶魔抓起摔倒在地的善良巫者,压上去就啃。

    善良巫者挣扎着。

    鲲鹏王、斯坦、风语老人等:“……”

    始终不在状况的鼠王:两脚怪都好奇怪!

    九风飞起来,怒叫:“大坏蛋!放开默默!桀!”

    严默舔了舔原恶魔的嘴唇,笑得宠溺,“亲够了没有?正事还没做完,等解决完再好好满足你这个小妖精。”

    小妖精原战:“……”

    严默确认周围已经没有穿沙甲偷看他们,这才推开原战跳起来,“这座地下城市有问题,我们恐怕还不能冒然攻击他们。”

    原战脸上打出问号。

    严默得意地笑,“刚才那只穿沙甲临走前告诉我,让我想办法逃入沙漠,说只要我进入神的领域,我就不用害怕你们。我想它说的神的领域大概就是那座地下城。”

    “你想做什么?”原战狭长的双眼微眯。

    严默活动了下/身体,“刚才辛苦演了场戏,总不能浪费,我去找那些穿沙甲兄弟打听一下消息,我可不想我们多出什么不必要的伤亡。”

    “用不着这么麻烦。”原战更属意快刀斩乱麻。

    严默却摇头,“你就当我过分小心好了,我总觉得这座地下城没那么简单,妙香明知道你能控土还能控火,且是十级战士,他们怎么可能能安心住在地下城中?难道他们就不怕你再弄出一个火狱牢笼困死他们?”

    原战恍然,“我跟你一起去。”地底,可是他的天下!

    严默想了想,突然坏笑,“也好,你跟我一起去,假装拷问我,我那穿沙甲兄弟说了要来救我,看你押着我进入地底说不定真的会来,如果它真的来了……”

    九原也有沙漠地带,就在原际部落附近,正好可以养这么一族,棒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