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3章 章回55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被挤开了,哪怕他喊得很大声。

    在这里,他只是一只畸形的废物,没谁会认为他有什么用,有的还认为他想看热闹,而对他有点讨厌。

    穿沙甲也有自己的族长和长老,它们还没有自己的祭司,长老就兼任了祭司的职责,负责为它们解决一些普通问题,包括看病在内。

    这里自然也有长老在,还是两位。这两位长老都到了年龄,自觉来到了这里,它们也是这里的“医生”。

    两位长老被请过来,分别看了看那名倒地的穿沙甲人,两人头对头低声说了些什么,最后由其中一名开口:“嘶嘶,没救了。”

    其他穿沙甲发出同情的嘶嘶声,但它们并不怎么伤心,它们每天都有同伴死去,在它们看来这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而畸形和软弱者更是容易消亡。

    甚至有的穿沙甲还庆幸,至少这只畸形不是被饿死的,以往冬天生生被饿死的也有不少。

    头目喷出粘网,网住那只快死的穿沙甲人拖到一旁,准备等它死亡以后再去处理它。

    排队的秩序重新恢复,所有穿沙甲都跟没事一样,继续排队和领取食物。

    严默也被头目催着回去原来的队伍,严默没听话,避开其他穿沙甲走到那快死的小穿沙甲人身边。

    头目有点不高兴,觉得这只新来的废物又怪异又不听话,它决定没收今天要发给严默的食物作为惩罚。

    偷偷看严默的穿沙甲很多,那几只一看就是幼年期的畸形穿沙甲人更是死死盯住严默,比起其他穿沙甲,浑身长满鳞片的严默要与它们更相像。

    严默单膝跪地,伸手轻轻抚摸小穿沙甲人的身体。

    小穿沙甲人发出痛苦的呜咽声,它也知道自己要死了,它很难过,它希望有谁能陪着它,可是它的母亲早就抛弃它。穿沙甲的世界没有父亲,只有母亲。每年成年穿沙甲都有交/配期和生育期,雄性穿沙甲在过了交/配期后就会离开雌性。而怀孕的雌性穿沙甲则由全族供养,直到它生下小崽。

    小崽需要喝奶,母亲会带养它三个月,三个月后小穿沙甲就必须离巢。三个月到六个月的穿沙甲由全族抚养,六个月到三岁的穿沙甲会开始被分配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三岁以上的穿沙甲被视为成年。穿沙甲的寿命理论上能活二十年左右,十二岁后进入老年,可是能活到十二岁的穿沙甲并不多。

    穿沙甲的年龄可以从它们的鳞片上看出,上面有年轮。

    这只小穿沙甲人鳞片上只有一圈年轮,还不太清晰,这说明它才一岁不到,相当于人类的四五岁,它还什么都不懂。

    严默眼睛微闭,魂海中慢慢勾勒出这只小穿沙甲人的身体构造。

    浮在空中的虚拟小穿沙甲人像是透明的一样,所有内脏器官和血脉骨骼分布都清清楚楚展现在严默魂海中。

    作为医生,严默一看小穿沙甲的身体透视图就察觉了不对。尤其如今他看生物体还能看到它们的能量分布和传递情况,这只小穿沙甲人的内部能量传递简直一团糟,很多地方就像是堵塞了一样,有的地方能量过于强盛,有的却衰弱的一点都没有。

    这只小穿沙甲的能量大多聚集在它的脑部,它的脑部明显比普通穿沙甲大出两倍多,这也是它后脑突出一块的原因。可它的身体能量分布则极为糟糕,就算是脑部,那些能量也无法自如流传,只是聚集在其中。

    这些能量可以刺激大脑发育,但同样带给幼年穿沙甲的负担也极大。

    用虚拟仪器仔细检查分析需要时间,严默想到外面还在等待的原战等人,只好选择捷径,他向龙血树发出要求:“告诉我有什么方法可以治疗这些进化中的小穿沙甲。”

    只这个解答就需要五千信仰点数,严默正要选择同意,小树苗突然跳过来,一枝条抽在龙血树身上。

    龙血树发出嘤嘤嘤的哭泣声。

    严默哭笑不得。

    小树苗指指严默,又指指虚拟的小穿沙甲人,枝条上端浮起一点柔和的绿光。

    “生命能量?你是说生命能量就可以救治这些小穿沙甲?”

    小树苗矜骄地点头。

    “我明白了!这些小穿沙甲人看它们的身体构造就知道,它们的问题在于某些器官发育不完善,属于进化中的淘汰品,生命能量可以促使它们没有发育完全的器官再次发育,成长到能够适应这个世界的强度。是不是这样?”严默兴奋。

    小树苗晃啊晃走到虚拟小穿沙甲人身边,用枝条戳了戳它的大脑处。

    严默目光转移过去,“对了,我还可以为它们把大脑里聚集的能量疏导出来,减轻它们的脑部负担。”

    小树苗又戳了戳小穿沙甲人的大脑,似乎想要表达什么。

    可就在这时,严默感知到附近有生命体来到他身边,他无法再在魂海中专心逗留下去,只好退出魂海睁开眼睛。

    小痕领了自己的食物迅速跑到严默身边,“嘶嘶,你不领取你的食物就没有啦。除了族长,没有谁会给还能走路的穿沙甲送食物,就是长老也得自己出来领取。”

    严默转头看小痕,发现它领取的食物竟然呈现不规则的块状,就像是被谁随手捏出来的面团一样。

    “这是什么?”

    “嘶嘶,食物啊。”

    “能给我看看吗?我不吃你的。”严默从空间中取出一块鲜肉,表示自己有食物。

    小痕看见这块还能闻到血腥气的鲜肉,眼睛都瞪直了,“嘶嘶,你竟然有肉块吃,你……”

    小痕感到不可思议。

    “你更喜欢鲜肉?那我们交换吧?”严默对穿沙甲日常吃的食物很感兴趣,尤其这块团子像是被处理过一样,也不知原形是什么东西。

    小痕犹豫,“嘶嘶,你真的要跟我换吗?”没谁会傻到用鲜肉换这种老弱病残和食物稀少时才吃的糊糊,而且这块鲜肉还这么大。

    有穿沙甲闻到鲜肉的味道,探头到处嗅闻,有的已经看向这边。

    小痕大概怕这块鲜肉被其他穿沙甲抢去,立刻把自己的糊糊团推给严默。

    严默守信地把鲜肉放到小痕嘴边。

    小痕高兴疯了,利爪伸出,唰唰唰就把鲜肉分成好几长条,长舌头快速伸缩几次,就把这些鲜肉全部吃掉。

    严默没有特别惊讶,摸了几次穿沙甲,他已经可以在魂海中完美模拟出穿沙甲的全部。穿沙甲只有一个胃,但在胃部旁边还有一个囊巢,可以用来存储食物。

    他甚至想到,这个糊糊团是不是就是某些成年穿沙甲吞入囊巢,又吐出来的合成食物。指南告诉他,成年穿沙甲就是这样喂养刚出生的小崽。而穿沙甲是杂食动物,从植物、昆虫到动物,它们什么都吃。

    严默抓起糊糊团嗅了嗅,还捏碎一点揉了揉,又舔了舔。

    很腥,有点淡淡的咸味,口感粗糙,像是植物混合了肉类,里面还有点没有磨碎的沙砾。

    严默收起糊糊团,留作以后仔细分析。

    他把小穿沙甲人抱了起来。

    小痕惊叫:“嘶嘶,你要做什么?它还没有死。”

    “我知道它没有死,我想救它。”

    “嘶嘶,救它?连长老都没办法,你有办法救它?”小痕跟着严默跑。

    一直在关注这边的穿沙甲发出骚乱声,头目在心中大骂严默不省事,还好食物已经分发得差不多,它把剩下的一点交给旁边的穿沙甲,就快速跑去拦阻严默,并大声叫了几名这里的守卫。

    严默加快脚步,小穿沙甲人的情况已经等不得,它随时都可能死去。

    头目和几名守卫跟在后面追。

    严默进入自己的小房间,把小穿沙甲人放下。

    头目追过来,吼:“嘶嘶!你干什么!我们穿沙甲从不吃自己的同类!你要是敢胡来,我们就杀死你!”

    严默愣。敢情头目以为他要吃掉这只快死的小穿沙甲人?

    不止头目这么认为,不少在场的穿沙甲都这么认为。以前也有过饿狠了的穿沙甲偷吃同类尸体的事情,尤其那些长得畸形的,竟然有偷跑到穿沙甲墓地专吃死尸。

    当初那件事在穿沙甲内部闹得还挺大,不少穿沙甲都说畸形穿沙甲不能留,生下来就应该杀死,后来还是族长力排众议,只把这些畸形集中到一起抚养,其他就任由它们生死。

    严默本来长得就大只,还能直立行走,这在畸形穿沙甲中绝无仅有,大家正在怀疑他怎么能长这么大,看他抱起快要死的畸形小穿沙甲,再加上之前畸形穿沙甲闹出的事情,自然就以为他就是吃同类才会长成这样。

    “我知道怎么救它,我能救活它,还是你们希望它死?”严默挡住小穿沙甲人,不让头目抢走它。

    “嘶嘶,你不是要吃它?”头目怀疑。

    “当然不是。你们可以在这里看着我,如果发现我要吃它,你们再动手也不吃,我可打不过你们。”严默笑着摊手。

    头目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只畸形废物肯定武力值也极其底下,毕竟对方连粘网都喷不出来,也没有锋利的爪子。

    “嘶嘶,让它救。”两只庞大的穿沙甲爬到门口,两位长老一起来了。

    头目看到长老来,立刻让开位置。

    小房间很小,来这么多穿沙甲根本就装不下。

    严默以为它们会出去,结果就看到几只穿沙甲顺序进来,顺着墙壁往上攀爬,很快层高有五六米的墙壁上就爬满了来看热闹的穿沙甲。它们还按照地位高低,分出了层次,地位高的占据了最佳视角和距离,地位低的就只能往上爬。

    严默:“……”幸亏我胆子已经炼出来了,也没有密集恐惧症。

    两位长老似乎对放在屋中四个角落的灯木很感兴趣,围着转了好一会儿,还差点咬下一朵灯花。

    “嘶嘶,这个好,我也想要,我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看到太阳光了,我拿东西跟你换,你换吗?”一位长老问。

    严默揉揉脸,无奈道:“可以,那我现在可以先救治这只小兄弟了吗?”

    “嘶嘶,你救吧,大家都让开。”长老示意头目和守卫退后,给严默让出空间。

    那头目和守卫也干脆,两只堵住门口,其他的也都爬到了墙壁上。

    只有小痕仗着和严默已经是交换过食物的同伴,在严默脚边爬来爬去。它看到墙边被粘网裹着的沙子,还想帮助严默把沙子铺好。

    严默连忙阻止它,“就放在那里,别动。”

    小痕不明白严默为什么不铺沙子,它们都知道经常在沙子中打滚可以让鳞甲和爪子都变得更加坚硬,身体也能更加强壮。

    头目叫住小痕,小痕退到一边,爬到那堆沙子上盯着严默。

    那几只变异的小穿沙甲人也来了,它们就挤在墙壁最下沿。

    严默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目光注视下对病患进行治疗。

    不对,他以前也被围观过,但像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被这么多非人类盯着还是第一次。

    深吸一口气,严默很快就把那些盯着他的黄/色目光给扔到一边,开始治疗小穿沙甲人。

    首先,他需要疏通和疏导小家伙脑内聚成团的能量。

    他跪坐到小家伙头部前方,两手轻轻包裹住它的脑袋。

    他的能量已经与生命能量同化,也就是说只要他想,他可以使用出任何一种能量。

    只是此时,暂时还不需要生命能量,他只是使用东大陆最常见的能量之一,水之能量探入小家伙的大脑。

    水,是生命本源,也是除生命能量以外,其他能量中最柔和的一种。

    严默的能量刚刚探入小家伙的大脑,刚刚与对方脑中的能量团接触,忽然!

    严默的身体剧烈一抖,差点把他手中包着的小家伙的脑袋给拧下来!

    那小家伙脑中的能量极具侵略性,竟然顺着他探入的能量就攀爬过来。

    这是什么能量?不同于他之前见过的任何一种,也不同于那种破坏能量的污染物质,这种能量活泼得要命,对能量反应也异常迅速。

    严默正要断开和小穿沙甲的能量连接,那股侵入他体内的能量变异了。

    严默感到自己身体变化,一时震惊无比!

    他以为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太过惊讶,可是自然总是会诞育各种让神都会瞠目的奇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