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4章 章回55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能感觉到他体内的所有细胞都变得异常活跃,他甚至有种感觉,只要他想,他就能变成任何他想要变成的模样。

    生命能量也可以让他生出一部分原本没有的肢体,或者对原有部分进行改变。但是这种改变必须要建立在他曾经触摸过、了解过并现实确实存在的基础上,而且以他现在掌握的能力,他只能改变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可是这股奇异的能量进入他的体内和生命能量混合后就让他的身体完全处在某种初始状态,就像是进化到了极点,他已经可以随意选择进化方向,而并不是单单让他具有类似变形的能力。

    简言之,如果他此刻想要变成穿沙甲,他就能完完全全地变成其,无论从外形还是内在,包括穿沙甲所具有的一切能力,他也都能具有。

    他也可以选择别的进化方向,比如长出一对翅膀,这次不再是临时的翅膀,而是长出后就可以一直存在下去。

    他可以变成树人、人鱼、蛇人……包括这世间不存在的生物,只要他想。

    严默想要把刚刚侵入的能量和生命能量分开,却发现有点困难。

    他不得不再次沉入魂海。

    脚刚一落到地面,就看到小树苗正在暴揍一只软趴趴、胖嘟嘟的透明虫子。

    那胖虫子被打得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透明的泪珠还没落到地面就没了。

    小树苗看到严默进来,树枝怒指胖虫子,跟告状一样,满头枝条不住乱舞。不知是不是气不过,它抬起树根又开始猛踩胖虫子。

    严默这才看到,胖虫子的尾部竟然和小树苗的根部相连,小树苗大概是想把它拔/出来,又拔不出来才怒了。

    “先等等揍它,谁能告诉我,这种情况对我有利还是有弊?”严默头大。

    小树苗伸出枝条,缠绕到严默手指上。

    小树苗传达过来的图像很怪异,但严默却看懂了,它在告诉他:这种能量叫做进化之力,与生命能量同源,都来自母物质。

    而他平时最常感受到的元气、元素之力等能量也都来自母物质。

    元气包含各种元素之力和一部分没有被激活的母物质,相当于母物质把各种元素之力团成一团,所以元气比较难以吸收,这也是西大陆生物觉醒异能的要远远少于东大陆生物的缘故。

    这些能量平时各司其职,却又相互联系。

    生命能量让生物具有生命和产生意识,元气和元素之力提供生物生存的能量,进化之力则促使生物根据周围环境而进化。

    元气、元素之力和进化之力对于生物的改变都是较为漫长的,尤其是进化之力更是需要一代代传承来潜移默化的改变,究其根本就是生命能量不足,进化或者说改造对任何一个稳定的生命体来说都不是件可以轻松度过的事,如果其本身所有的生命能量不足以支撑他完成进化,那么就会出现夭折等情况。

    可是当其中两种或以上的力量互相结合时,生物就会产生巨大改变。

    比如一个生命体他同时具有充沛的生命能量,又正好怀有进化之力,那么在生命能量消耗完之前,他都可以不断进化,直到他自己满意或者环境无法容纳他或者能量耗尽为止。

    这种能力堪称逆天,所以身怀生命能量本源的生命之子才会那么宝贵和被众生物垂涎。

    同理,生物的身体能容纳的元气或元素之力都有限,他们想要突破界限就必须付出相当长的时间来锤炼自己的身体,但这个时间过于漫长,有的还没有到达临界点,可能寿命就到了。还有的也许到了临界点,可因为生物体本身的界限让他始终无法突破瓶颈。而如果这时有足够的生命能量灌入他的体内,生命能量则会不断维持他的生命并拓展他身体容纳更多能量的可能。

    生物同时具有进化之力和元气或元素之力,也会比缺少其中之一的生物进化得更快,或者说变得更厉害。

    看!能量两两结合就已经能创造出无限奇迹,更何况几种能量全融合在一起?

    严默现在的情况就是他的身体同时具备了生命能量本源、进化之力,还能吸取周围的任何能量化为己用。也就是说,他现在除了不能直接使用母物质,他本身的条件用句通俗的话来描述,就是已经达到了成神的最低门槛,以后能否真的成神就看他自己努力。

    严默对成神暂时不感兴趣,他就想知道要如何使用体内这股变异了的能量。这已经不是单单的进化之力了吧?

    当然不是!你可以把我们合起来使用,也可以分开!小树苗恨其愚蠢地努力向他传达意思。

    “可以分开?可是我刚才试了好像有点难。”

    那是你太弱!这些能量都属于你,你想怎么操控都可以,想合就合,想分就分。小树苗用树枝抽他:不要想太多,你的毛病就是想太多了!

    严默莞尔,“那我在没有办法分开你们之前,是不是只能使用这股变异的能量?它有什么用处?”

    小树苗又抽他:自己琢磨!

    严默觉得小树苗自己也不知道。

    小树苗可能察觉了他的想法,竟然不爽地一枝条把他抽出了魂海!

    严默肯定了,小树苗也不知道生命能量和进化之力加上元素之力混合在一起后能做到什么。

    小树苗对此表示愤慨,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书,狠狠地砸向外面。

    严默抓住那本书,翻开。

    咦?竟然和炼骨族有关?

    *

    房间里的穿沙甲们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个丑陋的畸形伙伴,连小崽都没有发出吵嚷声。

    它们看到严默抱住那畸形小穿沙甲的头部后就闭上了眼睛,过了片刻才睁开眼睛。

    这个片刻约有十分钟左右。

    穿沙甲们对时间的概念不强,在它们眼中十分钟并不算长,它们为了捕捉猎物,经常埋伏在沙层里一动不动,有时能保持一整天都那样。

    严默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小穿沙甲脑内聚集的进化之力虽然被导入他的身体,但他想导回来也容易,甚至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帮助小穿沙甲真正进化到穿沙甲人的地步。

    小家伙身体各种问题也是因为进化不到位所造成,这就好比你把一只已经打造好的铜盆又放进火里融化,再掺合了其他金属进行打造,只是其他金属的配比需要从一次次试验中得出最佳配比率,在这之前,所有被融化重造的铜盆都可能成为一团废金属,就算有幸能重新打出器具,因其合金配比率还不是最佳,使用寿命和坚韧度等都会大受影响。

    如果是普通巫医,遇到小穿沙甲人这种情况,只能头痛治头,脚疼治脚,无法从根本解决问题。再厉害点的,能让小穿沙甲人多活几年就已经很了不起。

    而具有了数种能量,且能顺利融合它们并使用它们的严默则可以做到其他巫医无法都做到的事情,他能当一名铸造师,对小穿沙甲人的身体进行重新冶炼,利用变异的进化之力把它的身体各项数值都进化到一个稳定的配比率,再用与其相和的元素之力为其锤炼身体,让其今后不但拥有健康的体魄,还有很大可能激活自己的神血能力。

    把生命能量结合其他能量使用在其他生物身上,对于严默来说还是第一次。

    尤其这次还是救命,救的还是一只幼崽,这他有一点点紧张。

    但他的紧张没有任何穿沙甲看出,他的神态和动作始终很放松也很自如。

    一次性就把小穿沙甲进化为人类需要的能量太大,而且这种进化跨度太可怕,严默并不想太违反自然规律的发展,如果大自然不想让穿沙甲现在就成为人类,他也没必要帮助对方减少其中数百乃至数千年的进化过程。

    他上辈子已经吃过这方面的教训,嘟嘟是他心中永远的痛,那孩子从出生到死亡,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实验室里度过,临死前更是受尽痛苦折磨。

    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现在他已经知道玩弄生命结果的可怕,也就对自然和生命有了畏惧心,这样虽然会在一定程度束缚住他的研究手脚,但是良心上的安定会让他以后更容易面对自己的孩子。

    人果然不能有牵挂,一旦有牵挂,不管是怎样心理强大乃至扭曲的坏人,都会从内部崩溃呢。

    严默收起发散的思维,重新把注意力放到小穿沙甲身上。

    嗯,他只要帮助对方把现在的进化程度稳定下来就好。其他多余的,他就不做了,还能帮他节省点能量。

    进化之力就某种程度而言也算是一种破坏之力,而能否破而后立则完全看该生命体的强韧度。

    “我只需要生命能量。”他对自己说。

    严默没有去想怎么分割能量,只是凭借本能,把体内的生命能量分出一丝,慢慢导入小穿沙甲体内。

    成功了!小树苗说得没错,他根本用不着去想怎么分开混合到一起的能量,只要他想,他体内的能量就可以为他所用。

    第一步,先把小穿沙甲体内的重要内脏器官,包括大脑,全部用这种生命能量稳住。

    第二步,再输入一丝进化之力。

    这股能量过于活泼,哪怕只有一丝丝,在进入小穿沙甲体内后也活跃得不得了。

    陷入昏迷的小穿沙甲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周围盯着看的好多穿沙甲也跟着一颤。

    严默有点后悔,他应该先在魂海中进行虚拟治疗,然后再转为现实,这样效果更好,小穿沙甲也能少受点罪。可是都已经开始了,那就这样吧。

    进化之力在小穿沙甲身体中穿梭,现在有了足够的生命能量支撑,它就能在把小穿沙甲折磨死之前完成这次进化。

    小穿沙甲身体内部开始产生变化,变化很轻微,几乎和原来没有多少异样。

    但就这么一点变化,它身体中的脏器等各种器官都开始正常工作,被堵塞的经脉血管和能量通道也开始变得畅通。

    进化之力最后进入的是大脑区域,这里它转得比较慢,但那也是相对而言,有了足够的生命能量支撑,它可以一气完成这一阶段进化的所有步骤。

    进化分阶段,比如猿猴分支,它们先产生一定智慧,开始使用工具,开始直立行走,然后变成猿人,再从猿人变成原始人,原始人再继续发展。

    穿沙甲的进化也是如此,严默不知道它们前面经过了多少次进化,但现在,它们已经产生一定智慧,正在从野兽往类人生物发展。

    进化的过程就如破茧成碟,其过程漫长并痛苦。

    严默能缩短其过程时间,却无法减少小穿沙甲人在进化时感到的剧烈痛楚。

    周围的穿沙甲看得一惊一乍,它们会因为小穿沙甲发出痛苦的嘶嘶声而不由自主屏住呼吸,也会因为小穿沙甲的身体突然弹起,而跟着身体弹动。

    严默就算能为小穿沙甲止痛也不愿意这么做,因为他觉得任何进化都不可能不付出代价,这只小穿沙甲能遇到他已经足够幸运,如果它再毫无痛苦地进化成功,恐怕至死也不过是个半成品而已。

    小穿沙甲的身体开始逐步趋于稳定,它痛苦的呼吸也随之变得平缓。

    周围看热闹的穿沙甲们也齐齐呼出一口气,看得好紧张啊。

    外行看热闹,内行——两位会一点治疗的长老满眼放光地看着严默:兽中英才啊这是!丑,没问题!畸形,没问题!只要会本事,一切都不是问题。这样的兽才,还是它们的同类,一定要留下并重用!

    眼看这一阶段的进化已经结束。

    可进化之力不知是不是察觉小穿沙甲体内还有余力可以进行第二次进化,竟然有再次奋进之意。

    严默还是第一次帮助生物进化,他也不知道穿沙甲这一阶段的进化要到哪种程度才算是结束,不过还好他的医学基础非常扎实,小穿沙甲的变化一丝一毫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当小穿沙甲的身体开始稳定后,他下意识就觉得这个阶段的进化应该已经结束,不等那丝进化之力再起作用,严默迅速把它从小穿沙甲身体中抽离。

    最后,严默用之前的那丝生命能量又在小穿沙甲体内游走一圈,并为它引来和其身体属性相和的元素之力。任何生物都具有各种元素,只不过有的强,有的弱。严默就是按照小穿沙甲需要的配比引来的相应元素之力。

    至此,整个治疗过程全部结束。

    严默抽出那丝生命能量,先闭眼恢复。

    不做不知道,做完才发现帮助进化简直比帮助激发神血能力要耗费多出十倍的精力和能量。

    整个过程大约维持了有三个小时左右,中间不能分一点神,事后更是要防着进化之力再捣乱,还得时刻监督小穿沙甲身体各器官发育情况,其精微度和麻烦程度相当于做了个包括大脑在内的全身手术。这么一套治疗做下来,就是身怀生命能量本源的严默也累得够呛!

    还好小树苗很给力,很快就帮他把吸收进来的能量转化为生命能量,让严默用最快速度恢复过来。

    这次治疗最大的收获就是存在他体内还有很多的进化之力。

    通常生物进化需要很多的进化之力,这是因为进化过程十分艰难,在生命能量不够的情况下,就靠进化之力来弥补。

    但真正进化需要的进化之力并不多,就比如他面前正在沉睡的小穿沙甲人,帮他成功进化使用的进化之力还不到从他身体中溜过来的进化之力的百分之一。

    进化之力很有用,撇除进化作用,在结合生命能量和其他能量一起后,这些融合能量会变成一种新的可用能量。而据小树苗提供的可靠消息,似乎炼骨族在古早就已经尝试过使用这种融合能量,还成功了。

    不过想要研究这种融合能量,需要大量的进化之力。

    幸运的是,这里和小穿沙甲人有一样毛病的小家伙还有三只。

    “嘶嘶!它是不是被救过来了?”长老之一看到严默睁开眼睛,立刻迫不及待地问道。

    严默笑笑,轻轻拍了拍沉睡中的小穿沙甲人。

    小穿沙甲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立起四肢,竟无意识地用后肢和尾巴撑住身体蹲坐了起来。

    “嘶嘶!”穿沙甲们发出惊嘶。它们穿沙甲可不会这样坐立!而且这些畸形小穿沙甲之前连爬都费力,跟别说这样的蹲坐。

    小穿沙甲人还小,过于巨大的声音让它感到害怕,它身体微微瑟缩了一下,然后它看到了严默。

    严默非常清楚地看到小穿沙甲人对它露出了极为亲昵和得到救赎一般的神情,小家伙闷头闷脑地就一头扎入他的怀里,还发出了委屈的嘶嘶叫声。

    严默:“……”

    小家伙蹭着严默,跟蹭着最亲密的血缘亲族一样。小穿沙甲人自己也奇怪,它明明不认识这只大穿沙甲,可是对方传来的气息却让它感到异常熟悉和亲密,小穿沙甲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要它说就是比母亲还母亲!

    小树苗在魂海叉着腰、踩着胖虫子、晃着满头树枝发出哗哗大笑:你相当于给予了它第二条生命,可不就是它的母亲嘛!HIA-HIA-HIA!

    救活了一支逼死的畸形小穿沙甲,还让它恢复了健康,这在所有在场的穿沙甲眼中,简直就是神奇得不能再神奇的事情。

    两位长老围住严默,不停地询问他怎么做到的。

    头目得到长老指示,飞快跑去把这件事报给族长知道,这时它看严默已经再也没有讨厌的情绪,反而怎么看他都觉得他英俊无比!哎呀,要不要明年交/配期就找他交/配呢?哪怕生不出小穿沙甲也无所谓!

    被救活的小穿沙甲人死死粘住严默,一步都不肯离开。连长老想看看它恢复到什么程度,它都假装没听到。

    小痕想要挤到严默身边,总是被挤开——想要接近严默的穿沙甲太多啦!好多都是老头老太,要他帮忙看病来着!

    穿沙甲族长此时正在接受主人的新命令。

    那个有着原主人灵魂气息、外貌却变得不一样的女人对它下了最后通牒:“我要在今晚就进入地下十一层,我知道你们看守着通道钥匙,如果你不把钥匙给我,那么你们这一族也就没有再在这里留存下去的必要了!我不需要不听命令的奴隶!”

    穿沙甲族长很为难,它佩戴的骨器饰额可以让它与主人进行精神交流,听到主人如此绝情,它有点伤心,也感到委屈,不得不再次说道:“主人,您曾吩咐过,只有破解那三道关卡的人,才能得到通道钥匙。可是您只破解了第一道,后面两道您……”

    “我说了时间太久,我已经忘了!难道你认不出我的灵魂吗!”妙香怒。

    穿沙甲族长垂下头,“您的灵魂也有缺损……”

    妙香的脸沉了下来,“那么你是不想听我的命令了?”

    “不,我和我的族都将为主人效力。”穿沙甲族长诚惶诚恐。

    “那么眼看敌人已经包围了我们,眼看他们就要伤害你的主人,你还要坚持过去的由我制定下来的条件?”妙香在后面加重语气。

    穿沙甲族长沉默了一会儿,终究不敢太抵抗主人,它只好说道:“我回去和长老们商量一下,如果它们都同意……”

    “快!我要今晚就得到答案!”妙香面色柔和,声音阴森:“记住,如果我死了,你们也都别想活下去!我会在死之前炸掉这座地下城!”

    穿沙甲族长叹息着退下,也许它将不得不违反原主人的意志,毕竟眼前这个女人也有着原主人的灵魂气息,而且它不想自己的种族就这样跟着地下城一起覆灭。

    妙香转头走出这间密室,他还有事情要部署。

    突然,他的脚步一顿,他感觉有谁在窥伺他!

    可是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在,连只虫子都没有。

    人,会不会在地下?可是对方怎么进入的地下城?

    他知道九原的首领是至少十级的控土战士,他可以从地下行走,可是沙层三十米以内都是那种可以吞噬能量的沙砾,他怎么可能恰好避开?

    妙香疑神疑鬼,感到了莫名紧张,这让他加快了脚步。

    他必须进入第十一层彻底掌控这座地下城,只有这样他才能唤醒记忆中那具可以与半神战斗的守城神骨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