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5章 章回55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族长回来听到禀告说族中/出现了一个救活了快要死的小穿沙甲的畸形子民,并没有当回事,它正在烦躁要不要把钥匙给新主人,暂时没心情见有功的子民。

    穿沙甲族崇尚的是强大的武力和强韧的躯体,每只穿沙甲在成年后都会自然知道哪些草药对自己的哪些伤势和病情有用,只有比较特殊的病情才会需要长老医治,如果长老也没办法,那就是命该如此。

    但作为一名关心子民并赏罚分明的族长,它允许下属给那畸形儿更换新的住处作为奖励,而不是依旧和那些老弱病残混迹在一起。

    禀告的穿沙甲忘了说那名畸形儿是新来者,族长也没问清楚,这事竟然就被这么忽略了过去。

    头目回来告诉严默,说族长允许他更换住所时,很多穿沙甲听到都用羡慕的眼光看他,没谁愿意被当废物看,成年且健康的穿沙甲被放到这里,只要是有自尊的穿沙甲都会想要离开。

    可严默却说不用了。

    他又不是要在这里常住,换不换地方对他来说完全无所谓,而且在这里他可以靠医治这些老弱穿沙甲来累积穿沙甲的好感,另外还可以打听一些事情。

    这之后,严默按照病情和伤势的轻重缓急又治疗了两名穿沙甲,而这两只重病快死、身上鳞甲都脱了一半的穿沙甲经过他的治疗后,简直就跟立刻恢复了青春一般,当场就爬起来要吃要喝。之前,这两只穿沙甲已经在等死,它们绝了食水已经有两天,眼看就要咽气。

    最妙的是它们身上脱落鳞甲的地方已经开始生长出新的鳞甲!

    鳞甲对于穿沙甲们有多重要?这只有穿沙甲自己才知道,不用说,这样的治疗效果在众穿沙甲眼中几乎跟奇迹差不多了。

    两位“退休”长老一直在观察严默,偶尔会目光相对,像在交流什么。

    小沙突然来了,这次它竟然拖来了一只重伤残废的壮年穿沙甲。

    “嘶嘶!兄弟,听说你会治疗?还救活了……”

    头目对小沙叫了什么。

    小沙眼睛发亮地接着说道:“你竟然救活了三只族甲!那你试试看能不能救它?”

    严默已经在观察这只重伤的壮年穿沙甲。这只穿沙甲虽然伤得重,但情况并不算紧急,它的伤情已经基本稳定下来,就是后肢和尾巴都残废了。

    壮年穿沙甲神情也很淡然,它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残废的命运,而它并不想到这里等死,它已经做好打算在今晚让小沙送它去穿沙甲墓地,没想到小沙竟然还是把它拖来了这里。

    小沙跟它解释说它刚得到消息,听说它救回来的新兄弟似乎善于治疗,这才会带它过来。

    可壮年穿沙甲并不觉得面前这只高大的畸形穿沙甲能帮助它什么,他就算能治疗,难道还能让它废掉的后肢和尾巴重新恢复吗?

    严默与壮年穿沙甲淡然的目光相对,他想:这种目光不是淡然,而是期待死亡的绝望。

    小沙的行为算是插队,其他排在前面的穿沙甲不但没有生气,在看到那名残废壮年穿沙甲后竟主动让位,还都催促严默先治疗其。

    严默猜测这只穿沙甲身份大概不低。

    连续治疗三只穿沙甲,严默已经对穿沙甲的身体非常熟悉,残废对于其他医者来说也许束手无策,但对于掌握了生命能量的他来说,只要重新帮它接骨,再疏通和激活这只穿沙甲残废肢体的血脉经络,赋予其生命能量激发肢体原本的修复能力,想要痊愈真的不难。

    这次,严默还特地在魂海中把这只穿沙甲的身体全部虚拟化,给它在魂海中进行了一次虚拟诊断和治疗。

    这只穿沙甲下肢和尾部的骨头断的有点碎,这也是它变成残废的最重要原因,穿沙甲们无法对这种伤势进行治疗,只能靠一些简单的草药和时间来等待骨骼自己痊愈。

    有些穿沙甲幸运,如果骨头伤得不重,它又不怎么乱动的话,也许骨头可以长好,虽然以后爬行不会像以前那么迅速。糟糕的是整个长歪了的,几乎就和残废无疑了。

    而像这只壮年穿沙甲一样的伤情,能自我恢复的基本没有,它因为骨痛折磨和绝望也不想再继续活下去。

    严默对这只穿沙甲笑笑,说了两个字:“能治。”

    壮年穿沙甲瞪大眼睛,眼中写满不信。

    小沙激动了,两名长老的神色也不对,它们没想到这只畸形儿不但能治疗他的同类、能让鳞甲新生,竟然还能帮助接骨疗伤,这能力简直太了不起了!

    不止两名长老这样想,其他穿沙甲也这样想。它们不明白畸形小穿沙甲更难治疗,它们只知道那些畸形儿救活了也没什么用,但很多强大的战士都是因为脱鳞病、断肢、断尾又无法自愈才不得不等死,从重要度来说,接骨和让残废肢体以及让鳞甲新生才能真正让它们感到震惊和崇敬。

    在严默真的治疗好这只已经残废注定等死的曾最强战士后,头目一激动,又跑去向族长禀告了。

    没多久,头目过来传令,让小沙带走了两位退休长老,还特意过来告诉严默,说族长明天要当面嘉奖他。

    族长要嘉奖严默的事,大家只为严默高兴,并没有议论什么,可小沙和两位老长老一起离开,则惹来了众穿沙甲热议。

    一些成年穿沙甲窃窃私语,它们都知道能让族长把两位退休长老也请去,族中肯定出了某些在任长老和族长都无法决定的重大事情。

    严默听了一耳朵,随口聊天一样地问他正在治疗的壮年穿沙甲:“发生了什么事吗?”

    壮年穿沙甲只知道严默是小沙的兄弟,并不知道他是外面的新来者,没什么提防心地就跟他说道:“可能和那些侵入者有关吧。”

    “哦?侵入者?”

    “你没有听说吗?”

    “我听说了一点,但并不详细,我曾经可是族中的废物。”严默苦笑,语气怅然。

    壮年穿沙甲凝视他,“你不是废物,你是神赐给我族的新的恩赐,只是大家以前没有发现你的本事,等今天以后,再也不会有谁说你是废物。”

    “谢谢。刚才听到像是族长请去了两位老长老,难道那些侵入者已经进入地下城了吗?”

    “有可能,我来问问。”壮年穿沙甲仰头就对头目嘶嘶叫,问它侵入者是不是已经来了。

    严默刚要说不用问,就听头目转过头很自然地告诉大家:“不是侵入者,小沙说主人想要进入第十一层的钥匙,但主人没有全部通关,族长就召集众位长老询问能不能把钥匙给主人。”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严默:……穿沙甲族还真是信息通畅。

    随后他想,大概是穿沙甲族目前还没有什么保密概念,正处于有消息有全族共享的状态下。

    “呃,我听说这位主人似乎与原来的主人有点不一样?”严默试探地问。

    结果他这一问,大家一起七嘴八舌地聊开来。

    很快,严默就知道了一些本应该是秘密的消息。再次感谢他的善言族血脉,如果不是他有与万物交流的能力,哪怕他混入穿沙甲族,恐怕也是入宝山而空手回,至少打探消息不会这么容易。

    “十一层里有什么吗?为什么主人那么急切地想要进入?”严默混在大家中,悄悄引导着大家谈论的方向。

    “宝贝!很多宝贝!”一名幼年穿沙甲大声道。

    “是武器。”头目很肯定。

    壮年穿沙甲在严默手掌的抚摸下舒展了下/身躯,舒服地吐出一口长气,也许是出于对严默的感激,他开口道:“这事太久远了,现在族中知道十一层里有什么的穿沙甲非常少,可能族长和长老们都不太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也许原主人不让我们祖先说出来吧。但是族长、长老还有我们都知道一点,那就是绝对不能接近十一层,因为那里有着能毁灭整个穿沙甲族和整座地下城的可怕怪物!”

    壮年穿沙甲口中的“我们”大概也属于穿沙甲中的特殊阶层,严默已经从其他穿沙甲口中知道这名壮年穿沙甲在没有残废前曾是族中的最强战士,能被它称为“我们”的,应该都是和它差不多的强大战士,也是穿沙甲族中的最强武力。

    大家又开始讨论十一层里到底有什么怪物,还有一些老幼穿沙甲开始绘声绘色地形容它们在地下城冒险的一些经历。

    严默从众穿山甲的闲聊中,大约得出以下信息。

    第一,地下城总共十二层,最上面五层穿沙甲们也可以自由进入,但从第六层开始到第十一层,则对穿沙甲封闭。穿沙甲们平时生活在地下城的最底层,也就是第十二层。它们知道层数不是会数数,而是古早就这么把层数叫下来,它们说习惯了。

    第二,新来的主人和他带来的人只能在最上面的五层活动,他们也无法进入第六层以下,而新主人最在意的就是十一层。

    第三,穿沙甲族长有一个骨器,这个骨器象征了族长的地位,只有族长可以佩戴。而它和主人也是通过那个骨器才能进行交流,并且那骨器只能和主人的灵魂交流,这也是穿沙甲族辨认新主人的办法。

    第四,穿沙甲族长掌管着一把钥匙,这把钥匙可以打开进入第六层以下的所有通道。

    其他的都是一些零碎的小消息,比如地下城某层的某处偶尔会发光或发出奇怪的声音等,严默对此都没有特意去整理。

    最后头目又说了一个对于严默来说非常重要的信息:新主人说要在今晚就得到通道钥匙!

    严默怎么能让妙香他们得到十一层里的东西,虽然他不清楚那里到底藏了什么,但任何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他可不想临到头来吃上一个大亏。

    那么抢在妙香他们之前进入第十一层就很重要。

    严默开始在魂海中呼唤原战,自从他进入原战魂海和他一起接受了古神记忆传承后,他们之间的灵魂联系就变得更加紧密,只要相隔不太远,他们就能彼此感受并可以在魂海中对对方进行呼唤,只是无法进行详细交流,但传达某种强烈意志和情绪可以。

    严默现在传达的就是迫切想要见到原战的情绪,他能感觉出来,原战现在离他很近。

    原战此时很困扰,他发现他竟然无法穿透第六层往下的墙体,第六层开始,四面八方无论哪面墙体都不是土石造物,但也不是他接触过的那几种金属。这些墙体的成分更复杂,金属中还含杂着一些特殊物质。

    就在他一次又一次尝试时,他接收到了严默传递过来的意思,他不知道严默发生了什么事,担心他的安危,几乎是立刻就离开了第六层。

    他决定从外围绕到地下,从地下进入最底层,再去寻找严默。

    严默并不知道原战不能在船体中穿行,如果他知道就不会这么着急地喊他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