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7章 章回55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长老们带着严默从一条秘密管道攀爬到第六层通道口时,族长和妙香他们还没有到。

    那条秘密管道很有意思,出口只在第十二层和第六层,严默怎么看这条秘密管道都觉得很像某种发射口。考虑到第六层就是飞船本体的第一层,那么之前上来的、有一个个长方形台子的宽阔厅堂就是小型飞行器之类的放置点?那底层会不会还有一个出口?

    飞船上的秘密太多,严默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能把这些猜测放到一边,集中精力开始打量通道门。

    通道门看起来是实体,墙体严丝合缝,看不到任何操作界面。如果不是穿沙甲们告诉他这就是通道门,他肯定以为这就是一堵墙。

    严默看了一会儿,伸手去摸墙体。

    “别!”长老们阻止不及,它们都忽视了严默可以直立,也可以随意伸手。

    严默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胡莲!

    严默很快就发现胡莲并不是实体,虽然看起来很像,但手掌摸过去就从他的身体中穿过。

    胡莲面对严默和众穿沙甲,姿态高傲地道:“完成我留下的这三道题的人才能得到通道钥匙,掌控地下城。”

    在场的生物只有严默一个人听懂了胡莲在说什么,穿沙甲们根本听不懂胡莲的言语。其实就算是有角族过来,他们也不会听懂胡莲的话,因为胡莲说的是只有他和严默能听懂的前世母语。

    严默撇了撇嘴。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家伙到哪里都是这么自私自利,恐怕他压根就没想过要让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得到地下城的控制权。

    胡莲还在自说自话,“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希望是我自己。如果是我自己,我不知道你是否还具有完整的记忆,因为大战已经发生,而我势必会成为敌人的重点照顾对象,我不能确保自己能完整地活下去,但是只要我的灵魂不灭,我就不会死亡。我曾经已经失去过一次记忆,那是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

    胡莲花了一小段时间大致简述了一番他在这个世界的经历,这才说到重点:“这艘残破的飞船很重要,她的科技力量远远超过地球,我炼骨族因为发现它,才真正有了自己的文明,让我炼骨族大大缩短了摸索的时间,加上我的来到,炼骨族真正进入了世界强者之列,除了个别智慧生物,已经没有谁再是我们的敌手。

    可对于这艘残破的飞船,我们了解的也只是皮毛。当年我炼骨族祖先无意间激活了这艘飞船中的某个智能机器人,那智能机器人想要修复飞船,和炼骨族祖先做了条件交换。祖先帮它寻找能源,而它则指点炼骨族使用和制造工具,后来更是点出这颗星球上生物骨骼的特殊性,从而让炼骨族发明了骨器。炼骨族从此把这艘残破的飞船当作神殿,把这个智能机器人当成了神的□□……”

    灰鳞长老瞅严默,看这畸形儿的表情,他似乎能听懂原主人的话?这怎么可能?

    想到这畸形儿的奇异处,灰鳞长老的脑补开始逐渐突破穿沙甲的界限。

    胡莲还在说:“……我来了后,作为红角族的大巫,我也有幸见到了这个智能机器人,它损伤得很厉害,而炼骨族找到的能源,只能让它恢复了一些基本能力,比如翻译、交流和知识记录储存。可是因为炼骨族对它的认识还是太少,和它之间的交流也极少,直到我见到它。”

    胡莲的笑容明显很自得,可很快他就收起笑容,“但以我灵魂中积累的见识,我也无法理解对方说的很多事情,而且那机器人对我多有隐瞒,我怀疑它很可能就是这艘飞船的操纵中心智能,后来它找到了另外两处较为重要的飞船残体,我炼骨族便在这些飞船的残体上分别建立了城市。可惜,我依然不能完全控制该智能,只和它做下了某些约定。”

    胡莲没说是哪些约定,他继续道:“大战开始,那些半神的实力非常可怕,我不得不给这些飞船残体提供大量能量,以换取它们提供船上的残留武器支援炼骨族。那些半神绝对无法想到我炼骨族还有比骨器更可怕的武器,他们的谋算不会成功,炼骨族势必还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

    胡莲到此突然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世事难料,我炼骨族竟然出现了败相,虽然那些半神给我们杀了大半,但是我们的损耗也极大。飞船上残留的武器本来就不多,通过这次损耗也不再剩下什么,除非这艘飞船的智能隐瞒了飞船上的真正武器储备。”

    胡莲长叹一声,“为此,我不得不做最坏打算,留一些后手,虽然我希望用不到。新的我,你听好了,想要控制这些残破的飞船,必须控制该飞船的智能,它很强大也很狡猾,不要让它有修复自己的机会,也就是说以后你给它能源,只能按照我说的量来,千万不能多给。能源是控制它的最重要因素!”

    严默感觉到什么,侧头看向通道的另一边,那一头有一条石造楼梯,有人正往这里下来。

    胡莲说完控制飞船智能的重点一二三,这才提到通道钥匙:“钥匙就是飞船智能,我分成了两部分。为了防止穿沙甲叛变,或有谁从穿沙甲手上夺取钥匙,我给穿沙甲的钥匙只是经过提炼的飞船可使用能源。真正的飞船智能必须完成我出的三道题,才能得到。

    另外,想要进入飞船体,要么是飞船原本的主人,要么就必须获得飞船智能同意,千万不能硬来。等一会儿通道门会被激活,记住,在没有得到飞船智能允许前,千万不能跨入那道门,否则你会被融化吸收变成飞船的能量。”

    脚步声清晰传来,穿沙甲四名战士爬在最前面。小沙看到了它们,惊诧地发出嘶嘶叫声,“你们怎么来了?”

    它身后,出现了穿沙甲族长和妙香的身影。

    同一时刻,胡莲也终于亮出了三道题:“下面通道门上会亮起一个屏幕,屏幕上会出现题目,每出现一道,你就把你的答案写在上面,如果正确,你就能进入一道光门。三道全能过才能获得飞船智能,如果错误……呵呵。答题开始!”

    胡莲消失,妙香看到了严默。

    严默没理她,全神贯注看向通道门。

    通道门的中上端,大约一米七左右的位置果然亮起了一块屏幕。

    屏幕上出现了一串符号:1+1=?

    严默:“……”

    好吧,题目虽然简单,但如果听不懂胡莲的话,也看不懂阿拉伯数字,这道题就跟天书一样。

    而这点也更证明胡莲不想让飞船智能落到除了他以外的智慧生物手中。炼骨族学习的是另外一套数字,当初严默还奇怪过为什么胡莲没有把阿拉伯数字教给炼骨族,现在想来,炼骨族的数学系统和字形等,大概是飞船智能当初所教?

    严默上前一步,在亮起的屏幕上画了一个大大的“2”字。

    妙香飞快跑了过来,怒斥:“住手!你在干什么?”

    他没有认出严默,因为严默现在全身包括脸上都是鳞甲,而看到他的生物也会因为他施展的愿力下意识以为他是穿沙甲族。

    穿沙甲两位老长老和曾最强战士全都拦在了妙香前面。

    族长不明所以,“老长老?你们怎么来了?”

    小沙也嘶嘶叫着严默,问他在干嘛。

    妙香已经看出严默在答题,最可怕的是他竟然真的答出了第一道题。

    妙香心惊,这是巧合还是其他?

    其实,他对于三道题的记忆已经全部遗忘,连胡莲说的话都无法听懂。而他能破解第一道题,说来可笑,还是他在妙香体内时偶尔看到那个叫原猛的男子教给妙香的。

    用那猛的话说,这好像是九原的传承之一,学会了就会数数,还能做很多事情。

    可惜妙香和猛接触的时间不长,猛又比较忙,只教了妙香一些最简单的。

    虽然奇怪九原的传承为什么和他曾经出的题相同,不过他就是没有了记忆性格也和胡莲一样自大,他认为这是炼骨族遗失的传承之一,给九原机缘巧合学了去。

    说来话长,其实不过几眨眼之间。

    在严默刚刚画下2字,屏幕旁亮起柔和的光芒,一道水波样的光门出现。

    “不要进去!”妙香喊,手中武器也举了起来。

    严默来不及多思考,一步跨入光门中。

    “唰!”

    严默身体消失,光门再度变成实体墙面。

    妙香恼怒不已,当场喝问穿沙甲族到底是怎么回事。

    穿沙甲们自己都莫名其妙,又有谁能回答妙香的问题?

    最后大家一起看向最有智慧的灰鳞长老。

    灰鳞老长老在看到严默画出正确答案并通过第一道光门后,张起的嘴巴就没合拢。

    众神在上!它们穿沙甲族终于也出现了类似人类祭司一样的神之宠儿吗?

    灰鳞老长老虽然经过从小的洗脑教育,对原主人还是有一定的尊敬心,但比起从没见过的新主人,哪有自己的族甲,还是一个会治疗、能突破原主人关卡的穿沙甲重要?

    穿沙甲族很抱团,这点从小沙明知原战强大,还敢带领兄弟来救严默就能看出。

    灰鳞长老眼珠一转,慢腾腾道:“族长,那孩子就是个调皮蛋,他只是觉得好玩才试了试,哪想到就那么巧,嘶嘶!”

    穿沙甲族长从曾最强战士口中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经过,当听说那只畸形儿就是治疗他和畸形小穿沙甲的兄弟,再看曾最强战士重新恢复健康的模样,族长在心中迅速衡量,这样的甲才绝对不能放过,而且他已经进入光门,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于是穿沙甲族长对妙香装傻道:“主人,不是什么大事,就一个小孩子调皮而已。不过您不用担心,那只畸形儿如果不知道后面的两道关卡怎么突破,他也无法得到钥匙。再说,我已经把钥匙给您了。”

    妙香还在生气,他怀疑穿沙甲族长偷看了他当初解题的经过,告诉了其他穿沙甲,所以才有这么一只胆大的竟然也来破关了。

    虽然很确定那只外形似人的穿沙甲不可能破解后面两道题,但妙香也不想在此时再有任何变故。

    他连忙跨过那些穿沙甲,把手贴到墙面上,再次唤醒“胡莲”。

    这次他不等胡莲进行长篇叙述,就把刚刚拿到的钥匙贴到了墙面上。

    墙面突然出现一个方形孔洞,自然吸入手掌大小的方块形“钥匙”。

    妙香焦急等待通道门打开,可是墙面吞噬了钥匙后,竟然毫无反应!

    不,其实有了反应。胡莲说的内容改变了,他正在说:“感谢提供能源,那些没有经过提炼的元晶太不好用了,而且能源室内的元晶也快用完了。虽然你提供了正确能源,不过还是要答题。”

    屏幕再次亮起,1+1的字符串也再次出现。

    妙香发出怒吼!为什么有了钥匙还要答题?!

    胡莲表情嘲讽,也许他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

    “有正确能量也不代表你就是我,而你如果是我,不可能这么简单的三道题都答不出来。快答题,答不出来你还指望得到飞船智能?呵呵!”

    大概胡莲自己也没想到,他有一天会因为分裂的太厉害,导致他自己的灵魂因为记忆缺失而无法通过他自己留下的关卡。

    妙香再怎么愤怒都无用,他只能答题,然后选择进入光门。他期待后面会有变化,也许进入这道光门,就代表他能进入飞船和控制其了?

    胡莲会用事实告诉他:你在做梦!

    不说妙香,且说进入第一道光门的严默。

    后面是一条通道,这里看起来已经很像飞船。

    飞船整体材料的颜色以黑色为主,触摸上去并不冰凉。

    通道很短,又一道实体墙壁拦住了他。

    严默刚刚站到墙边,便有一面与之前相同的屏幕从墙上亮起。

    ——我的中文名怎么写?

    严默思考了一下,根据之前和胡莲的接触,他像是刚到这个世界就遗忘了前世的一些记忆,包括他自己的本名和与严默相关的一切。

    所以胡莲这时问的名字,应该就是胡莲两字。

    严默伸出手指,在屏幕上用方块汉字写下胡莲两个字。

    光门亮起,他答对了!

    身后,妙香也进来了,他飞快地跑向这边。

    严默回头对他微微一笑,转头就跨入第二道光门。

    妙香硬生生在光门前停下,他不记得很多,但他的记忆深处却铭刻着这些光门绝对不能随便进入的认识,而且之前他试验过,如果没有通过关卡也想进入光门,无论是什么都会从光门中消失。

    光门消失。

    妙香恨恨地瞪视墙壁,可墙壁上仍旧很忠实地亮出第二道题,并没有因为他之前的“贿赂”就放他过关。

    “该死!”妙香随笔乱画,他试着写了很多文字,可是没有一个正确!

    “为什么那只穿沙甲能进去?我不信他真的能答出我都答不出的题目!”妙香吼完,想到一个可能,难道刚才的穿沙甲也是“他”?

    不,不对,如果对方的灵魂是他,他都如此靠近那只穿沙甲,怎么会毫无所觉?

    妙香想不通,又急又怒下,只能对着墙壁吼叫怒骂。

    这时,严默已经站在第三堵墙面前,同样,墙面上也亮起了一个屏幕,出现了第三道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