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8章 章回55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请用中文写出下面文字的译文。

    严默皱了下眉头,竟然是法文。最后几个符号还是简略语。

    简略语他不愁,一看就知道是余有才的签名,别人也许看不懂,可他太熟悉了,那家伙给他写的邮件后面都会有这么一个签名。难的是前面那句用法文写的话。

    余有才当初就是在法国留的学,他会留下一句法文让自己翻译一点都不意外。

    可问题是,他对法文并不熟悉,只知道一些极简单的问候语。

    他要在这里被挡住了吗?严默盯着那串字符,快速想着破解之法。

    对了!他曾经翻阅过余有才放在办公室里的中法文字典。

    因为余有才偶尔会用法文对他说些话或者写在邮件上发给他,问他什么意思,他不说,他也没在意,他那时忙得很,哪有闲工夫去理会余有才的情趣,就连复制到网上查一下译文的欲/望都没有。只有次去余有才办公室时,一时无聊拿着他的字典对着邮件上的法文简单翻了翻,发现是一些肉麻话,就当余有才在刷自己玩,后来再没理睬过。

    严默意识沉入魂海,他的目光在右半边的图书架上掠过。

    无数的密密麻麻的书籍,哪本是中法文字典?

    严默问了出来。

    不远处一层较高的书架亮起,严默把书架边的扶梯推过去,爬到那一层,这层全是字典。

    严默抽出发亮的那本,很好,果然他看过的有用书籍不管他记不记得都存储到了这里。

    不过打开字典,会发现只有他眼睛扫过的书页才有字迹,其他都一片空白。

    有意思的是,很多书页上的字迹都只有一半。

    那是因为这是一本软壳字典,他寻找书页时会卷起来把整本字典用拇指拨一遍。

    就这样也不错啦。

    严默看着屏幕,对照字典,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去寻找译意。只要能找出一部分单词,连蒙带猜至少能翻译出一部分,总比完全束手无策好。

    句子不长,单词也不多。虽然有三分之一没找到,但找出来的三分之二也足够严默去发挥想象力。

    希望他没有理解错误。

    严默信心并不足,但还是把他理解的意思用中文写入了屏幕中:你在哪里,我的爱人。烂鱼弟留。

    这个简略签名源自一个笑话,他有次嘲笑余有才,说把他的姓加入他的英文名兰迪中,就是“烂鱼弟”,后来余有才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竟然真的弄出这么一个别人看不出究竟的简略签名。

    笑脸符号出现,光门亮起,他答对了!

    严默看了眼再次出现的胡莲影像,目光略微有点复杂。

    这位费尽心思,提出的问题全都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别看三道题都异常简单,可如果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从地球,而且还是既懂中文又懂法文的人穿来,哦,还要能看懂他的简略语签名,那怎么也无法答全三道题。

    可是胡莲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他做了这么多准备,最终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而真正的他自己却因为记忆遗失,如今还被堵在第二道门外。

    “你就是这样,总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你说你只留一个让自己灵魂得到钥匙的指令不就好了?非要分成两部分。”

    严默虽然这样感叹,但他了解胡莲或者说余有才这样做不过是不信任穿沙甲一族而已。

    那家伙最信任的人永远都是他自己,总觉得别人都会背叛他。他这样做十成是想着就算穿沙甲一族吞了正确能源,他的灵魂只要记忆还在,就能轻松解答出三道题,而如果他的灵魂破损到记忆丧失,那么除了他自己也无人能破解这三道题,最终他只要等待时间恢复他的灵魂,再来解答这三道题就可以。

    胡连说话了,“恭喜你,全部答对。操控飞船的智能就在里面,你进去就能拿到,我的建议是你在唤醒它之前,先用我留给穿沙甲一族的提炼过的能源放到它身上,它会自我汲取。”

    严默没有立刻跨入光门,也是想看看胡莲会说些什么。

    胡莲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你是我吗?我虽然笃定来的人肯定是我自己,但也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不是我。那么会是你吗?我在寻找的爱人。”

    严默摸了摸手臂,把竖起的汗毛压下。

    “第三题中的简略签名法,只有我和他才能认出,就算那个世界有其他熟悉我的人过来,就算他懂中文也懂法文,也绝不会认出那个签名。可惜这艘飞船仍旧受那个智能的操控,无法像骨器一样留下灵魂印记并进行验证,否则我也不用这么麻烦。”

    原来如此,外星文明有外星文明的厉害之处,可本土星球文明也有本土的优势。骨器可以附着灵魂,飞船却只有智能。

    胡莲忽然笑了,“但是这三道题除了我和我的爱人也无法答出,所以……我,或者我的爱人,就让我再告诉你最后一个秘密吧。”

    最后一个秘密,胡莲是用家乡话说的。

    简直了!严默心想,我就知道你会在最后幺蛾子,果然就出了!

    *

    严默一脚跨入光门。

    里面竟然亮起了灯光,看不到发光点在哪里,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光线很柔和,房间里如白昼一样清晰,这是一间不大的像储藏间一样的房间。

    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有左前方的角落里躺着一个有着六条触手的小玩意。那小玩意旁边还有一个材质古怪的漆黑物品。

    小玩意的外形很像飞碟,圆形,中间鼓起,四边扁平,扁平的外延均匀地分布了六条触手。

    严默先没去管那小机器人,而是先走到那漆黑的物品旁,弯腰捡了起来。

    这就是胡莲跟他说的最后一个秘密:这艘飞船和其智能无法直接吸收这颗星球上的能量,包括元晶在内。

    它们必须通过仪器把元晶中的能量进行转换,提炼出它们能使用的能源,就比如你不能把石油直接灌入汽车油箱,得先提炼出汽油来才行。

    而胡莲当初为了更好地控制这艘飞船的智能,联合炼骨族所有骨器大师,对该能量转换仪器进行了改造,更用前代大祭司的头盖骨强行嵌入该能量转换器,变成只有炼骨族可以使用该转换器,而飞船智能则不行。

    “你总算做了一件好事。”严默从空间里拿出一枚一级元晶币尝试性地轻轻放入漆黑的宛如变形头盖骨的半圆仪器中。

    魂力探入,仪器张嘴吞入元晶币,不到一分钟,就吐出一块淡蓝色的能量晶块,只有指甲片大小。

    严默取出能量晶块,顺手把能量转换器收入自己的空间,这才走向小机器人。

    小机器人看上去像是“死掉了”,但其能源并没有真完全断绝,它在感觉到能源体的一瞬间,六条触手就一起裹住了那枚放到它身上的小片能量晶块。

    能量晶块消失,小机器人身上亮起一层蒙蒙的蓝光。过了一会儿,蓝光收敛,小机器人飞了起来,就像一个小型飞碟一样,盘旋着前进,它的六条触手也在跟着盘旋。

    严默眼皮跳了下,小飞碟这时候速度慢,看不出什么,但他敢打赌,如果它加快速度,这只飞碟的六条触手就会变成可怕的武器,原理和旋转的飞刀一样,但威力不知道要大出多少。

    “你是谁?你不是有角族。”小飞碟说话了,声音怪异,发音完全不同于这个世界的语言系统。

    小飞碟似乎有点懊恼,嘀咕:“你提供的能源太少,让我连翻译功能都无法打开。咦?能源转换器呢?你这个愚蠢的原始人,你把能源转换期藏到哪里去了?”

    能听懂全部的愚蠢原始人严默:就是不想让你拥有太多能源。

    看严默不说话,小飞碟也没在意,这颗星球上的原始物种见到它飞起来还说话时要么大叫大喊,要么攻击它,要么就逃跑,也有吓呆的。它以为这就是个吓呆的,虽然看他表情不太像。但这个世界的生物这么多,它怎么可能把每个物种的表情都分析透彻?

    小飞碟找了一圈能源转换器没找到,只好暂时放弃,又飞到严默身边,围绕着他盘旋,像是在打量他。

    严默感到有能量从他身上扫过,这只小飞碟在扫描他的身体数据!

    严默肌肉一紧,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一点都不想让一个外星智能知道。

    生命能量随他心愿而动,为他的身体和灵魂加了一层又一层防护罩。

    小飞碟不知扫描到什么,没有任何出格的表现,绕了两圈后,它停留在严默面前。

    “柔弱的身体,连普通野兽都不如。你是向有角人类方向进化的穿沙甲?你还有其他能源吗?刚才给我的能源晶还有吗?”

    小飞碟没指望严默回答它,它现在说的可是母语,它刚才扫描了严默全身,除了扫描他的身体状况外,重点还在扫描他身上有没有能源上,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偏偏它急需能源好开启自身更多功能,比如翻译。当然它最希望的,也是它一直在努力做的,就是能修好飞船发出信号联系主人家族。这是它主人临死前留下的命令,它必须达成。

    很久以前,它曾经通过原始有角人得到了一大批元晶,进而提炼出自己和飞船所需的正确能源,可是它那时发出的信号全部被截断,这颗星球的外层似乎出现了一层隔断层,所有星际信号都无法传递出去。

    它坚持了很久都没有效果,反而耗费了大量能源,之后它只好把精力放到维修飞船上。

    可飞船损毁得太厉害,它使用了很多能源、花了很长时间,不过才修复这艘残船体3%的功能,后来发现的两部分船体,它都无力去维修。

    偏偏有角人发展到后来越来越狡猾,尤其他们出了一个叫做胡莲的大巫后,那人很聪明,从不把它当神的分/身看,他似乎能理解它是什么样的存在,到后来竟然开始有意识地控制它的能源,更抢走了能源转换器,还对其进行了改造。

    虽然他们能改造能源转换器靠的也是它,但它也很无奈好吗,如果它不帮忙,任由那些有角人乱来,能源转换器坏了,最后遭殃的还是它,它可无力也没有足够材料再做出一个能源转换器来。

    最可怕的是胡莲还差点发现了它的本体,也就是飞船的能源和智能操控中心。

    还好有角族因为太过贪心被后起的智慧生物们打败,还赶出了这片大陆。

    那时它天真地以为它将从此获得自由,期待找到一个更好控制的种族为自己提供能源,可那个有角人胡莲竟然在临走之前把所有能源全部弄出船体,埋到了地底下,以供对方在飞船中找到的某种原料改变土壤性质,好变得更适合让穿沙甲族生活。

    那胡莲真是太坏了,他破坏地形、污染土壤,让一群穿沙甲守住飞船,几乎杜绝了其他智慧生物接触它的可能。

    而那种能污染土壤的原料是一种叫做分解菌的细菌,对分解各种能量体有奇效,就是对它主人家族来说也十分宝贵,保管时也要异常小心,因为这种分解菌能分解绝大部分能量,只能用这种细菌原产地的共生植物所制作的储物用具对其进行储存。

    而这种共生植物极度稀少,提炼出来的草汁虽然可以涂抹到战甲和战舰表层以抵抗分解菌分解能量,可由于这种共生植物产量少,还不能人工种植和复制基因,只能用在武器和一些特殊战舰等上面。

    比如它所在的这艘战舰,因为它主人的身份,战舰本体和武器制作时都加入了防分解草汁,可是内部的仪器等就没这个功能了,包括它的本体也没有防分解外壳。

    就是因为胡莲发现了分解菌,害怕船体内部仪器等被分解的它只能被其控制,交出了大半武器存储还有能源转换器,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胡莲把提炼过的能源全部移出船体。

    之后无法离开船体的它,就在一天又一天的等待中,慢慢把能量耗尽,最后不得不自动关机,也保存最基本的“生存”能源。

    如今,它终于等来了一个非有角族智慧生物,可是这个穿沙甲人看起来似乎很呆?

    最糟糕的是,它找不到能源转换器了,虽然转换器它不会使用,那玩意给有角人改成了只能用精神体操控,它一个飞船智能,哪来的精神体?

    但只要那转换器还在,它就能让当地土著想办法弄来元晶,再找一个能使用精神体的来操控转换器。

    转换器到底去哪里了呢?

    小飞碟虽然怀疑严默收起了转换器,但它刚才扫描过,对方身上什么都没有。

    至于这穿沙甲人刚才送给它的能源晶,它以为是胡莲留下的。

    小飞碟又围着严默飞了一圈,见他不说话也不乱动,无奈下,只得打开房间门出去寻找。

    严默跟在小飞碟后面。

    按照胡莲说法,这艘飞船的智能有奶便是娘,只要谁给它提供能源,它就会帮助谁,极度没有节操,当然更不值得相信。

    严默已经想好,如果他发现他无法控制这个飞船智能又玩不过它的话,那他只有设法找到控制中心,要么彻底让该智能沉睡,要么就彻底摧毁它。

    小飞碟在前面飞着,一道又一道门在它前面打开,它也不介意那个呆呆的穿沙甲人跟在后面。呆一点,它还好操控。

    它曾经藏起了一点能源,虽然不多,但足够它启动翻译功能,现在它就是在去寻找那些被它藏起的能源的路上。

    严默跟着进入飞船内部,自然就把飞船中能看到的全都看入了眼中。

    小飞碟在往下飞,飞船中能源少,很多功能不能启动,它们只能从安全通道一层层走下去。

    “到了!”小飞碟的语调有点欢喜,它也有被设定的情绪表现。

    打开门也需要消耗能量,可一想到门后面它藏的最后一点高级能源晶块,它的心情就变好了。这本来是它藏着为再次发出信号联络主人家族所用的能源晶,也是它最后和最秘密的储存。它特地把它藏在飞船底层的夹层中,那么隐秘的地方,只有它这个飞船操控者才能发现。

    可惜有角族有发现和寻找能源的能力,一旦超过一定量,不管藏得多隐秘都会被胡莲发现,它想多藏都不可能。当初它的实体差点被发现就是因为它一时贪心多转移了一点能源过去。

    夹层门打开,这个空间很小,门也小,小飞碟飞速飞了进去。

    严默刚要弯腰进入,就听里面传来一声怪异的惨叫和怒吼:“我的能源晶呢!?谁,是谁把我的能源晶给偷走了!”

    *

    原战手里抓着一些蓝汪汪的晶块,一边咔嘣咔嘣像吃糖一样地吃,一边在飞船中瞎逛。

    他之前穿透的空间很狭窄,里面有一个小箱子,他一时好奇,强力破坏后打开就看到里面这些蓝汪汪的元晶。

    也不知为什么,这些蓝汪汪的元晶不但看起来漂亮,对他的吸引力也很大,让他下意识就抓起一枚塞进了嘴里。

    冰凉,没什么味道,可嚼碎了竟然很好吃,是一种精神上和**上的满足感,吃完了浑身舒坦,而且他发现他吃了这些元晶后,穿梭船体和感受船体材质更容易。

    元晶不多,就一小捧,看不出是什么等级,但原战隐隐觉得应该有十级,否则对他的吸引力不会这么大。

    吃了一半,原战把另一半塞进怀里,带给默也尝尝,能吃的元晶,太稀奇了。

    原战手伸到墙面上,感受后面是实体还是有空间,他就是靠这种方法在飞船中瞎逛,也不知逛到了哪里。

    唔,这堵墙后面似乎是一个很大的空间。

    原战无视墙体,身体往前一探,直接穿透。

    等他的眼睛适应黑暗后,他隐约看到了一具极为巨大的身影。

    *

    妙香要疯了!

    他一边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一边又有种说不出的惨烈预感。

    他进不去飞船内部,就无法得到那具能和半神战斗的骨兵。

    得不到那具骨兵,就无法打败九原的首领和祭司。

    难道他只能放弃这个据点?

    可是他怎么能甘心!

    妙香体内的虫王卵还没有成熟,她能因此增加虫人族对她的好感度和尊敬度,却还没有办法彻底操控虫人族。

    他们如果就这样逃去虫人族,不但会被虫人族和火城看不起,如果一个弄不好,甚至会反过来被虫人族控制,那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种族。

    而且……他无法说出口的是,由于他前面不肯就这么离开,如今就算想离开,也要看九原人同不同意。等离开这座地下层,离开这片沙漠的保护,以他们的实力更无法抵抗九原首领等人。

    妙香懊恼,又不肯承认自己失策,谁想到这片能吞噬一切能量体的沙漠对九原首领等人貌似也没什么效果?

    妙香从第二道门出去了,他冷着脸对还没有离开的穿沙甲族长等说道:“你们住在飞船底部对吧。”

    不等穿沙甲族长回答,他立刻又道:“我命令你们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打通从底层到第十一层的通道。你们是用爪子刨也好,用牙齿咬也好,总之,我必须去到第十一层!”

    穿沙甲族长头疼,“这、这根本不可能,飞船体极为坚硬,我们哪可能挖穿……”

    “如果你们做不到,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妙香大步离开了第六层。

    留下的穿沙甲们全都懵了,这下可要怎么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