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59章 章回55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小飞碟的计划:找到高级能源晶,开启大部分功能,利用武力威胁这个看起来很呆的土著帮它寻找更多的能源,同时还要寻找能源转换器,如果找不到还得让土著们帮他收集材料重新制作。

    但不管它的计划如何,头一步都需要足够的能源!

    如果没有一开始的足够能源,它就不能开启更多功能,自然也别想和土著交流,甚或威胁和诱惑对方。

    如今什么都没啦!而且刚才这个土著提供给它的能源属于最低级能源,量还特别少,只能够维持它的一些基础功能,偏偏它一上来还使用了扫描功能,虽然是最基础的扫描,但也很耗能量。

    无奈下,小飞碟只能飞近船体,伸出一条触手。刚才它一路飞上来,发现船体中还有一点能源,这点能源本来是维持船体不继续老化和作为特殊启动用,一般都不能动用,可如今它已经没办法了,只能暂时挪用这部分的能源。

    当触手与飞船体刚一接近,严丝无缝的墙壁就张开了一张拳头大的小孔。

    小飞碟的触手插/进小孔中。

    小飞碟忽然哆嗦了下!

    严默还以为它出什么故障了,就听这个小飞碟惊喜地小声叫:“能源竟然比我以为的多!你之前给船体提供了能源?”

    小飞碟对严默的印象稍微好了一点,也不埋怨严默给它提供的能源少了,因为某人给飞船提供的正确能源达到中级,量还不少,除了能保持船体的基本使用外,足够它开启大部分功能并维持好长一段时间。

    小飞碟自然而然以为提供船体能源的也是严默,之前船体功能几乎全部关闭,只保留了极少许,监控和录像功能都没有打开,它自然也就无从得知妙香和严默的竞争关系。

    “穿沙甲人,你能听懂我的话吗?”小飞碟开启了翻译功能,但它说的是古炼骨族用语。

    严默继续装傻。

    小飞碟又发出穿沙甲的嘶嘶叫声。

    严默在继续装傻和不装之间犹豫了一秒,做出迟疑和思考的模样。

    小飞碟发出不满的哼哼,“你们的语言有改变了?这是过去多久了?等着!”

    小飞碟收回触角,再次前进,这次它要去主控室,因为它的本体和船体的损毁都非常严重,如今它已经不能遥控船体进行操控,想要开启飞船一些功能,必须在主控室进行。

    主控室在地下城的第七层。

    小飞碟本来想让严默到第六层等它,可想到对方听不懂它的话,干脆就省略了这道命令,直接飞走。

    小飞碟飞得很快,所有通道门在它飞到前打开,等它飞过又迅速关闭。它就没想过要带上严默。

    严默眯眼,把身体肌肉调适到最佳状态,抢在通道门关闭前飞速奔进通道。

    两道影子在飞船内部迅速穿梭,很快就来到第七层。

    小飞碟一转身,吓了一跳,“你竟然跟上来了!”

    严默对它微笑了下。

    可小飞碟根本不吃这一套,它暗自惊讶这个呆土著的速度,把对方的危险级别提高了两级。它刚才飞的速度不算快,但就是原来的有角族,如果不使用一些速度方面的骨器也别想跟上它。可这只穿沙甲人明显用的是本身的**力量。

    “你在这里等我。”小飞碟下命令。

    严默当然不可能只在外面等待,假装听不懂。

    小飞碟也没指望能用言语阻止这个土著,一条触手对着他的脚就射出一道光线。

    严默早有提防,疾速后退。

    小飞碟趁这个间隙,打开主控室的门飞了进去,再关上。

    严默脚踏在墙壁上,猛地发力:“唰!”

    飞入主控室的小飞碟不可置信地盘旋,“你!”

    严默无视对方的惊骇,转头打量起这间空旷的大厅。这点偷袭算什么,白曦训练他的时候,可是往死里玩他,感谢白曦的一系列残忍训练,让他灵魂的反应速度已经到了一种极为可怕的地步。

    而每次他从白曦那里退出,都会实际性地和原战及鲲鹏王再演练一番,好让身体与灵魂的反应速度达到一致。如今就是九风都不一定能在他有提防的状态下抓住他。

    小飞碟围绕着严默飞了好几圈,不住叫:“这不可能!我扫描过你,你的**明明达不到这种反应速度和爆发力。”

    小飞碟打算对严默进行深层扫描,不过在这之前,它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这间大厅表面上什么都没有,没有飞船里应该有的仪器,也没有任何超过严默认识的物品,就是一间空荡荡的大厅。

    但小飞碟得到能源后就立刻往这里飞,还不想让他进入,这里肯定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严默看不出究竟,只能等待小飞碟的反应。

    小飞碟判断不出这只穿沙甲人的智慧有多高,但总不会超过那个有角人胡莲吧?

    当初那个胡莲也威胁它进入了这里,可就算他看到了它在这里做的一切,也无法真正操纵这艘飞船。

    小飞碟在没有更好的合作对象前,暂时还不想杀死这只穿沙甲人。

    它发出了指令,一只触角突然延长,插入平滑的地面。

    地板打开,三只球形光团浮起,停滞在半空中。

    小飞碟再次伸出三根触角,分别与三个光球接触。

    严默:好吧,高科技,咱看不懂!

    小飞碟第一时间打开了飞船的监控系统,并对全船和附近进行扫描,主要是寻找能量体和能源转换器。

    小飞碟在飞船顶部和底部扫描出大量生命体,但底层居住的穿沙甲族智慧较低,语言系统也没有太大变化,它选择跟住在第五层以上的智慧生物学习语言。

    “太少了,我需要更多的数据来建立最新的翻译词库。”小飞碟一开始说的是炼骨族的通用语,渐渐语调和语序有了变化。

    “穿沙甲人,你能听懂我的话吗?”声调有点僵硬,但确实是现在的东大陆通用语。

    严默直到这时才点了点头。

    小飞碟似乎松了口气,可它目前掌握的东大陆通用语单词量还太少,只能用最简单的语言描述:“这里是神殿,磐阿神,我是使者多比诺米。你听话,给予你奖励,不听话,会有惩罚。明白吗?”

    严默扯了扯嘴角。

    “啊!”小飞碟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用它的母语叫道:“偷能源贼!我找到你了!”

    小飞碟身体一转,怒气冲冲地就往外飞。

    三只光球漂浮着,并没有再次沉入地板。

    严默在留下研究三只光球和跟踪小飞碟上,选择了后者。

    这次出来,飞船通道内大多都变得明亮,而一些残破的痕迹也看得更明显。

    飞船的这一变化,上层的妙香和底层的穿沙甲族都发现了。

    妙香是愤怒。

    穿沙甲族是惊诧和惊喜。

    小沙嘶嘶叫:“我兄弟没死?他成了地下城的新主人?哦!众神在上!我们穿沙甲一族也终于被神宠爱了!”

    穿沙甲族长再次召集了还活着的全部长老和部落中的战士头领,它已经不知该怎么办,它们穿沙甲一族世代奉守一个命令,等待新主人到来,可谁能想到,最终得到原主人认可,并控制了这艘飞船的竟是它们自己人?

    “诸位,我们该怎么办?”族长真心愁苦。

    曾最强战士第一个开口:“我们就算全族一起上,也无法打通第十一层,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打通,这是一个无法达成的命令。”

    族长,“主人说了,如果我们完不成这个命令,我们就没有再留下的必要。”

    一位长老怒吼:“他这是想杀死我们全族吗?”

    众穿沙甲沉默。

    “能确定真的是我穿沙甲族兄弟控制了地下城?”一位战士问。

    穿沙甲们不能肯定,但是!

    “我们都亲眼看到他完成了原主人留下的三道关卡中的第一关,而新主人从第二关出来时非常愤怒,那样子不像是单单没有通过关卡,更像是……”

    “妒忌。”黑鳞老长老道。

    “对。”族长承认。

    “那不就是说我兄弟很可能连第二关也突破了?”小沙兴奋。

    族长突然问小沙:“你说你在哪里找到的这个兄弟?你把当初发现他和救回他的过程再说一遍。”

    小沙当即没有丝毫隐瞒,把它出去巡逻被抓、被刑求、被严默所救,然后它又带领战士去把严默救回的过程全说了一遍。

    听完小沙述说,之前完全没把这只新找回的畸形儿放在心上的族长等人都感到了异样。

    好歹是族长和长老,活得比小沙时间长,见识也比它多,想法自然就没它那么单纯。

    族长,“诸位长老,你们怎么看?这畸形儿是否真是我族子民?”

    长老们也不好判断,“穿沙甲并不止我们一族,也许他是其他穿沙甲族流落在外的成员。”

    “也有可能我们的另一族也和我们一样认了那九原的首领当主人。”

    “诸位,我觉得那畸形儿的身份并不重要,不管他是谁,来自哪里,只要他对我们没有恶意就行。而我们现在的重点是,如果我们完不成新主人下达的命令,要怎么办?”灰鳞老长老的话总是那么一针见血。

    众穿沙甲沉默。

    族长在忠于主人和背叛主人但保护全族中摇摆。

    “事实已经明摆。”灰鳞老长老缓慢地说道:“是听命令,完不成,全族去死,包括你们的伴侣、孩子、兄弟姐妹全部。还是不听命令,逃跑,保证全族存续。诸位,选择吧!”

    这还用选择吗?

    如果是古早,也许所有穿沙甲出于对主人的恐惧和崇敬,会对主人下达的任何指令都忠心不二。

    可是时间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久到穿沙甲一族从只有个别半智慧生物进化成了全族都是半智慧生物,而今更出现了小穿沙甲人这样的人形畸形儿。

    如果没有那条额饰骨器,穿沙甲一族可能早就忘了它们主人的模样,更不会去忠心他。如今在全族生死面前,谁又会真的去愚忠?

    族长终于做下了决定:“诸位,正好适合成为下一代族长的成员都在,各位长老也在,那么现在就选出下一代族长吧!新族长带领全族进入沙层,主人虽然厉害,但他也不敢进入沙层,大家只要进入沙层就安全了。没办法在沙层中生活的,就和我一起留下。”

    “族长!”好多穿沙甲一起喊。

    族长表示大家不用再说,他已经做好决定,决定用它的一条命来消弭新主人对它们违令的怒火。

    灰鳞长老在此时再度开口:“不用选新族长。根据古早传言,当初原主人答应过我们,只要我们守住地下城,等到他来临,把通道钥匙交给他,我们的使命就完成了,以后我族是留下继续给他效命还是自由生活都随我们的意。如今我们其实已经把所有要求全部完成,新主人不能突破他自己留下的三道关卡,那是他的问题,不是我们的。他逼使我们去完成做不到的事情,已经违背当初诺言。”

    黑鳞长老担忧道:“主人很强大,如果他对付我们……”

    “新主人并不算特别强大。”族长对妙香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他强大在与能得到地下城中的宝贝,可如今他不能控制地下城,自然也无法得到宝贝。而且外面还有强大的敌人等着他,如果那畸形儿真的和外面的敌人有关,他也真控制了地下城的话,我们的新主人恐怕绝不会是外面敌人的对手。”

    “那不是正好?”小沙喜悦地叫,“我们躲进沙层,让他们互相打,等他们打完了,我们再出来。”

    “那如果那些九原人也把我们当敌人呢?”

    “啊,对,那些人也很坏!”小沙还在记恨原战刑求它的事,“那怎么办?我们以后就一直躲在沙子中了吗?”

    族长下意识地看向灰鳞长老。

    灰鳞长老也没让它失望,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法:“关键……就在那畸形儿身上。”

    原战正在研究面前的庞然大物,身后大门突然打开,房间亮起,犀利的风刃旋向他的后背。

    有人偷袭他!

    对方速度太快,原战来不及躲避,身体瞬时分解。

    小飞碟扑空!

    严默也在此时赶到了门口。

    原战重新凝聚身体,墨杀出鞘,一刀砍向小飞碟。

    小飞碟化作光影,与墨杀撞到一起。

    严默变色!

    那小飞碟触手所化的武器是否也具有那种分解菌?它是否会分解掉墨杀?

    而不会分解却可以吸取敌人能量壮大自己的墨杀,是否也能把小飞碟吸成灰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