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2章 章回56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还在想那白烟是什么,要不要避开。

    穿沙甲一族已经有好多围了过去,“嘶嘶!这是什么?”

    “原来这下面真有东西,里面是什么?”

    “让开!给我看看!”

    “都走开!不要命了吗?你们知道那里面是什么?”穿沙甲族长吼。

    “里面有东西!真的有!”

    好一阵纷乱后,冒白烟的台子前已经只剩下几位高层和刚走过来的严默。

    白烟已经没有,严默似笑非笑地瞥向严小乐。

    严小乐低头,似乎在忏悔。

    严默嘴角勾起,果然是这位半神。

    灰鳞长老突然道:“你很厉害,我们也一直怀疑这些长方形台子里有什么,但从没有谁能打开它。”

    大家顺着老长老的目光看向严小乐。

    严小乐似乎有点做了坏事的羞涩。

    没有谁责怪他,大家都在好奇那里面是什么。

    严默也凑近那指骨戳出来的洞往里看了,里面确实有东西。

    最后还是严小乐几拳头下去,砸碎了这个台子,让大家彻底看清了里面的东西。

    那像是一滩粘稠的液体。

    一名穿沙甲好奇下用爪子沾了点,却忽然发出惊叫,那液体竟然往它脚爪上自动蔓延。

    严默试着用指南查询这是什么东西,被告知是人造合成物,不在指南查询范围。

    此时,那穿沙甲战士的右边脚爪已经被一层似金属非金属的银色物体包裹。

    液态金属?还是活性的?严默猜测。

    穿沙甲族长和长老都在想办法“解救”那只穿沙甲,但谁也没有办法把那层东西弄下来。

    严默发挥的时候到了,走过去,先让那战士安静,又用手触摸那层物体,在脑中扫描出其形状。

    小树苗看到这团东西,发出惊咦声,“我见过它!正确说是古神的神血记忆中有这东西出现,是那些天外魔神的武器之一。”

    严默:“知道怎么用吗?”

    小树苗很兴奋,树枝全部竖起,“给我点时间!”

    严默意识回到外面,手轻点那只穿沙甲——他不需要这么做,但他需要让穿沙甲们知道是他救了它:“祖神在上,愿这名穿沙甲战士脱离这层液态活性金属的桎梏。”

    声音刚落,裹住该穿沙甲战士的物体便真的如活物一般,又重新化为流态,落到地上。

    这下,再也没有谁敢清楚这滩东西了。

    严默眼睛却闪闪发亮,他暗中用魂力对严小乐说:“干得好!”

    严小乐:“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有点高兴。

    严默简单告诉他:“这是好东西,以后跟你说。”

    严小乐目光转到其他台子上,要不要把它们都戳穿呢?

    *

    不得不说,严默这一举动确实再次震惊了穿沙甲族。

    不知谁在低喃:“真的是祭司,只有人类的大巫才能做到这些。”

    小沙等穿沙甲看严默的目光变了,多神奇的兄弟啊!

    “这东西是天外魔神带来的魔物,你们不知道用法暂时不要碰它,我会向神祭祀询问要怎么处理它,等有结果,我会解决它们。”严默开口。

    族长下意识觉得这滩物体不凡,但又不知要如何使用它,同时也有点害怕,闻言只好道:“我们不会动它。”

    严默想想,觉得这是一个恢复他原本面貌的最好时机,当下一边说一边慢慢撤去了身上的伪装。

    “诸位,你们看我,穿沙甲一族是可以进化的,只不过有的快,有的慢。而大家一直以为是畸形儿的那些活不长的类人小穿沙甲则就是进化的最好证明。只不过进化需要时间,因为你们这一支长期待在地下,又不怎么和外界接触,加上食物不充足等问题,你们的进化就变得非常缓慢。而我,则进化为了真正的人类。”

    严默露出了本来面目。

    穿沙甲们……呆滞了。

    族长盯着他看了老半天,粗大尾巴拍打地面的速度加快,“你……”

    “你们的后代未来也可以变成这样,只要有好的生活条件,穿沙甲一族也能从半智慧生物进化为真正的智慧生物,你们将能直立行走,你们将能生产和使用各种工具,你们能做的事情将变得很多很多。”

    族长鼻息加粗,“要等多久?”

    “先是极个别,然后慢慢增多,原本进化需要几十、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年的时间,总之就是需要很久很久。但有了我,我可以帮助你们那些本应该夭折的进化中的畸形儿稳定下来,让他们能健康地活到成年、活到老,并生育出健康的下一代。这样一代又一代,你们的进化路程将会大大缩短。”

    族长发出嘶嘶叫声,他似乎在发怒:“你不是被小沙救回来的,你是故意来到我们当中!”

    “算不上故意,不过我对小沙和你们感到了亲切感,觉得你们应该和我有一定血脉关系,偏偏你们因为妙香他们的影响,对九原有一定误会,所以我才假装被小沙救出,来到你们中间。”严默胡扯道。凭借他的愿力,在无法验证他的血脉基因中到底有没有穿沙甲基因的这个时代,他想怎么胡说都没谁能拆穿他。

    小沙在下面发出一声大叫,它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你骗我!你这个骗子!”

    “住口!”族长呵斥小沙。

    严默转头,“我没有骗你,我救了你,想要认识你们一族,才会被你带回。而且我过来后,有伤害你们吗?”

    小沙哑巴了,严默过来不但没有伤害它们,还救了它们不少同伴,如今更通过了原主人留下的三道关卡,成为了能影响穿沙甲一族生死的重要人物。

    “可是、可是……那个九原首领很坏!”小沙还在记恨。

    严默,“哦,你别忘了,那时你也想偷袭他,对敌人,你会仁慈吗?”

    小沙:“嘶嘶!”你有理,我说不过你!

    严默再度转头面对穿沙甲族长和长老们,诚恳地问:“妙香说九原是她的敌人,她命令你们攻击九原人。可九原人至今为止可有杀死你们任何一员?”

    族长和长老们对视。问题好像有点复杂了?

    它们本来的想法很好,指望严默这个穿沙甲一族的成员能通过关卡成为地下城的主人,然后操控地下城,把第六层到第十二层全部封闭起来,不让除穿沙甲一族的其他生物进出。

    这样它们可以等妙香和九原打完,再根据情况判断要不要出来。

    如果九原胜了,而严默又认识九原人的话,可以帮它们和九原人说话,让它们继续在这里生活,哪怕表面上说它们继续守护地下城也可以,反正它们要在这里生活的话,也相当于守护地下城了。

    如果妙香赢了,它们就凭借地下城和能分解一切能量的沙漠与妙香他们游斗,也许从此生活会变的比以前更加艰辛,但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可现在,它们以为只是和它们一样也是九原从属奴隶的畸形儿竟然是九原人的祭司?而这位似乎有意让它们加入九原?

    穿沙甲们迷茫了,大家一起看向族长和长老们。

    灰鳞长老在此时开口,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话:“你是不是想要我们一族加入九原?”

    严默坦然道:“是。”

    “加入九原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灰鳞长老也很直白。

    严默喜欢它的直白,“作为九原唯一的祭司,我可以保证你们,只要你们加入九原,第一,你们和九原其他子民都享有同等的权力和义务。”

    “什么是权力,什么是义务?”

    “就是九原子民能享有的,你们都能享有。包括你们的后代可以学习智慧物种的所有知识,只要它想学。你们受伤生病了,会有人为你们医治。你们的老弱病残也会得到帮助,至少你们不用担心冬天再饿死谁或不得不抛弃谁。”

    穿沙甲们发出略激动的喧哗。

    族长压下喧哗,声音带着点嘶哑地问:“还有呢?”

    “很多,一时都说不完,食物、土地、水源、能力、元晶等等,只要有贡献,部落都可以提供。如果有特殊贡献,还有更多、更特殊的奖励,比如帮助激发异能、提高异能等级等。义务则是当九原有难时,所有九原子民都有保护部落的责任,其他义务则是必须遵守部落的一些规定,比如不能随意欺压他人,不能欺凌弱小,不能抢劫自己部落他人的财产等等。”

    “我们要帮助九原作战吗?”族长问。

    严默回答:“如果有必要的话,但不会让你们全族一起上。”

    灰鳞长老最注重的是另一件事:“不是奴隶,是子民?”

    “当然不是奴隶。九原没有奴隶!”

    灰鳞长老满意了,“第二呢?”

    严默笑,“第二,我可以帮助你们出现进化倾向的后代稳定进化方向,让它们健康长大。”

    族长又问:“加入九原后,我们要离开这里吗?”

    “这随你们,如果你们不愿意离开,可以再分出一支,反正这里离九原也不是很远。”

    灰鳞长老最后问道:“那么我们加入九原要付出什么代价?”它可不相信有哪个智慧种族会什么好处都不要地接受另一个半智慧种族,还不让它们当奴隶。

    严默哈哈一笑,“代价就是在九原没有对不起你们之前,你们不能背叛九原。”

    灰鳞长老表示不相信有这么好的条件。

    严默只好道:“好吧,你们刚加入,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把你们收集的没用的鳞片和骨骼等作为交易物,和九原交换食物、元晶等物品。”

    “给我们点时间。”族长和长老们聚头,它们也没有避着严默,就当着他的面讨论开来。

    这个说:严默是他们自己族甲,有着穿沙甲血脉,不会坑他们。

    另一个说: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事情,凭什么它们不要的鳞片和骨骼也能换取食物和更宝贵的元晶?

    第三个说:它们穿沙甲一族战斗力非常强大,哪怕不是在沙漠中,在陆地中,它们也是猛兽之一。九原想要它们加入也不奇怪。

    第四个、第五个……每只高层穿沙甲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最后还是灰鳞长老说的话最一针见血:“你们别忘了,那只畸形儿是九原的祭司,而且他还得到了这座地下城的控制权。如果我们不同意加入九原,他可以把我们赶入沙漠。到时候我们不但得罪了妙香他们,还多了九原这个强敌,而我们那些进化中的孩子也将无法再得到他的帮助。”

    族长用力拍打了下尾巴,“老长老说得没错,如果我们加入九原,首先这位就得庇护我们,其次九原也将站在我们这边。不说加入九原的那些好处,只要把妙香赶走,我们能继续留在这里生活就已经很好。”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一名在任长老问大家。

    众高层穿沙甲彼此互视一圈,全都发出嘶嘶的同意叫声。

    最后的最后,族长转身爬到严默面前,抬头问他:“你有办法摧毁我头上戴着的这个骨器吗?这个骨器只要戴上,除非死亡,否则就无法再取下来。而只要我还戴着它,我就必须听从新主人的命令,因为他可以通过这个骨器直接惩罚我。”

    严默捏了捏手指,微笑,“没问题,交给我好了。”

    就在这时,第十二层突然变得一片漆黑。原本这层就黑,但是有些地方仍旧有些光亮,可如今所有光亮全部消失,就像飞船内部的仅存能源被谁吸了个干净一般。

    严默在猜:是多比诺米摆脱了墨杀断刃,找到了新身体,吸取了飞船能源?还是墨杀干的此事?

    严默更偏向于第一个猜想,那可是超出地球科技不知多少倍的飞船智能,这么多年它都坚持下来了,如今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墨杀断刃给干掉?

    穿沙甲们以为新主人来攻击它们了,一道道命令传了下去。

    *

    第五层,妙香眼看外面天已经蒙蒙亮,而穿沙甲一族还没有来回报他第十一层是否打通的事。

    他等不下去了,一边催动魂力,利用那个额饰召唤穿沙甲族长,一边召集人手。

    他压根不担心穿沙甲一族敢叛变,在他眼里,那就是一群和上次他醒来时利用的魑族一样的低贱种族。他用它们,对它们来说是荣耀,就算他想要杀死它们,那也是它们应该承受的恩赐!毕竟没有他,又哪来它们的发展。

    只要穿沙甲族长不想死,而且还是痛苦地死,它就不敢背叛他!

    “咯啦。”有什么东西滚落。

    “谁!”妙香立刻站了起来,头颅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身体也做好了戒备。

    周围的守卫也跟着紧张起来,有四个人围住了妙香。

    “咯啦。”又是一声。

    妙香没有动,只盯着声音传来的墙角。

    “啪嗒。”一块石头掉落,坚硬的墙体竟然被钻出了一个洞。

    守卫们的武器全部对象了那边。

    一只体形古怪,中间鼓鼓如圆盘,周边扁平长着六只长触角的小东西从洞里飞了出来。

    “你们是不是想要击退你们的敌人?”已经变得流畅的东大陆通用语从小东西体内传出,“我可以帮助你们,只要你们答应我三个条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