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3章 章回56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额饰的炼制手法和奴隶骨很相似,严默在魂海中拆解了几次就知道要怎么破坏了。

    族长告诉严默,说新主人在召唤它,如果它不能立刻赶去,头就会很疼很疼。

    严默睁开眼睛,让它不用担心,随即第一时间就把额饰中胡莲留下的魂力隔离,但并没有抹消,随后他把额饰收进了空间中。

    这个额饰的炼制想法很好,其中能利用魂力远距离联系这点很有可取之处,最重要的是这个额饰上的元晶竟然在消耗后能自然吸取周围的能量补充自己。

    据他所知,包括东大陆在内,有些骨器师就是专门收集用完能量的元晶,然后给其充能。关于这方面,他没在骨承中学到,这证明骨承也不是万能,并没有包括全部的骨器知识,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很多。

    也许是因为这种充能方法就是在最后一次大战爆发前刚刚被研究出,于是没能及时收录入骨承。也有可能有人藏了私,不想把这种充能方法交给全族——如果胡莲参与了这方面的研究,他绝对会干出这种事。

    结果骨承没有收入这种充能方法,反而是东大陆后来的智慧生物或捡到或发掘了炼骨族的骨器,进而研究出给元晶充能的方法。

    至于西大陆的有角族是否知道这种充能方法,由于接触的时间实在不长,严默也无从得知。

    “你想做什么?”魂海中的小树苗突然对他提问。

    严默笑,“我想结合奴隶骨和这个额饰,看能不能弄出能自我充能的、骨器版的魂力联络器。”

    “想法很好。”小树苗肯定了他,话题一转:“你戴的骨承中的一个灵魂想要和你说话。”

    严默挑挑眉,怪不得小树苗会主动跟他说话,原来是为了骨承中的灵魂。现在骨承已经彻底影响不到他,小树苗霸道得很,在和他彻底融合后,就把骨承和他的联系彻底断开,只不过严默已经戴骨承戴习惯了,就没有把它从肩膀上取下来。

    “等会儿吧,我先把这边的事解决。”这就是和骨承断开联系的好处了,对方再也不能不顾他的意愿,随时随地和他连接上。

    小树苗奸笑两声,去做传话者了。

    这边穿沙甲族长没了额饰的桎梏,舒了一大口气,眼神还有点留恋,额饰虽然控制了它,但这东西对佩戴者也有一定保护作用,还能放大魂力,让威慑感更甚。

    严默瞅到它微微不舍的眼神,低笑一声,从空间中找出一只骨镯递给它,“这是一只护身骨镯,适用所有级别、所有类别的元晶,如果你有九级元晶,它最高能抵挡十级战士的全力一击。可惜因为材料的缘故,如果真的有十级战士攻击你,一击后,它很可能会损坏。至于其他级别的战士的攻击,根据你配上的元晶级别不同,能抵挡的时间也不同,这需要你自己去摸索。”

    严小乐有点羡慕,整具身体都发散出“我也想要”的想法。

    严默收到了这个信号,忍笑,抬手摸摸严小乐的骷髅脑袋,用魂力对他说:“我会专门给你做一个,你想要什么样的骨器,可以从现在开始想,好好想,想好了告诉我。”

    严小乐发出“咔咔”的欢笑声,父亲真好!

    穿沙甲族长傻眼,一只没多大用处的额饰竟然换来一个可以抵抗十级战士攻击的护身骨镯,这这这……不愧是我们穿沙甲一族的兄弟啊!就是贴心!

    “嘶嘶!兄弟,你以后就是我的亲兄弟!”族长的粗大尾巴不住拍打地面,都要高兴坏了,这时它完全忽略了元晶的问题。

    严默想到穿沙甲一族浑身都是宝,又友情赠送了它一枚八级元晶币,还教会它怎么安装,安装元晶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穿沙甲的爪子也能很快完成。

    “这个骨镯你先戴着,等我以后研究出怎么给元晶自动充能,我再给你换新的。”

    “嘶嘶!好兄弟啊!”族长感动得一塌糊涂。

    严默看它心情好,随口问了声它们当作废料存储的大量脱鳞能不能送给他一些。

    族长二话不说,转头就领他去仓库,“收集鳞片和骨骸是原主人的交代,不过他后来一直没有回来,新主人也没跟我们要,这么多年下来,最先的仓库已经堆满了。后来我们再有脱磷和死掉的穿沙甲,就全部转移到外面的地洞中,现在好多地洞也满了。你要要,随便拿!”

    “骨骸也可以?”严默一听有那么多鳞片,还可以让他随便拿,顿时有点眩晕。

    胡莲,真心感谢你,你又做了一件功在千秋的大好事!

    “当然可以。”族长无所谓,因为它们的主人是炼骨族,穿沙甲一族对死去同族骨骸的重视角度不一样,在它们看来,它们的骨骸和鳞片就是财产中的两样而已。而严默对其的重视,只会让它们感到荣幸,而不是侮辱。

    五分钟后,严默看到了满满一仓库的穿沙甲鳞片和骨骸。

    这个仓库十分巨大,比原先严小乐待的仓库还要大出许多。

    说来也奇妙,按理说无论什么生物的骨骸和身体残余,在经过这么长时间后,要么早就化成飞灰,要么就变成了化石。

    可穿沙甲一族的鳞片和骨骸在和污染沙接触很长时间后,慢慢产生了改变。也许它们本身就能抵抗分解菌的分解能力,而长期和污染沙待在一起,让它们的这种能力变得更加强大。

    族长的话也证明了这点,它说:“太多啦,还好以前的大多数都变成了灰,给我们网出去了,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鳞片和骨骸放置的时间再长也不会变成灰,这才越积越多。这里是最早的,比较新的和最新的都在地洞里。”

    严默猜测它说的地洞就是之前进入飞船底部经过的庞大地下溶洞。

    “这里的就行,我能拿多少?”

    “你想拿多少?”

    “呃,很多。”

    族长很豪气,粗大尾巴一拍地面,“随你,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于是仓库空了。

    穿沙甲族长:……不愧是能做人类祭司的穿沙甲,太了不起了!

    穿沙甲族长为己族出了这么一个甲才,很骄傲。不过它再也没提要带严默去其他存储地洞的事。虽然这些东西都是它们一族不要的垃圾,但刚才这位祭司兄弟不是说了嘛,它们以后可以拿鳞片和骨骸换取它们需要的东西,所以还是留着点库存比较好,嘶嘶!

    之后,严默和穿沙甲族长一起,把剩余的穿沙甲也一起转入沙漠,底层一只没留。

    族长想要派一些战士跟随严默,严默表示暂时不用,他一个人更好行动。

    从底层到第五层有一条穿沙甲族的专用通道,严默带着严小乐顺着那条通道攀爬了上去。

    通道口附近已经能看到走动的巡逻兵。

    这些巡逻兵都不是人,全是体形比较巨大的虫子。

    严默小心探头看了看,在魂海中模拟出穿沙甲族长的形象,他不求内部一样,只要外表看着像就行,这并不需要很长时间。

    随后,变成穿沙甲族长模样的严默从空间中取出额饰戴上,从通道口中爬了出去。

    唉,假装穿沙甲就是这点不好,他得用四肢爬着走,真不习惯!

    严小乐听话地窝在通道内,可等严默离开没多久,它盯着外面那些虫子兵就飞快地一伸手。

    队伍最后的那只虫子给他拖进了通道。

    可因为他的速度太快,那队经过通道口的虫子竟没有一只发现。

    严小乐在抓到虫子后,最先干的就是把它的触角、翅膀等凡是跟发声器官有关的部位都给扯掉了。

    虫兵:求速死!

    再说另一头。

    当问明小飞碟就是当初的自己留下的钥匙,妙香欣喜若狂。

    不过他还有疑问:“我看到那只畸形穿沙甲进去了,他现在在哪里?是否还活着?”

    小飞碟,“他也许已经被入侵的敌人杀死或者抓走。”

    严默和原战对话以及培养骨兵灵魂的过程,因为小飞碟在和墨杀断刃夺取最后的一点能量,没能注意到也无暇分心。它后来在翻滚中接触到船体一个暗仓,打开,掉了进去。

    之后,它一边吸取船体能量,一边把中枢智能转移到一条触角上,再把大部分能量全部集中到其他部分,最后自断那条触角并弹射出去,这才摆脱墨杀断刃的能量吸取。

    而等它换了身体出来,就决定放弃这个弱者,过来寻找妙香等可以为它带来更多好处的强者。

    妙香放心了,只要没有第二个生物跟他争夺地下城的控制权就行。

    “有人已经潜入地下城?”妙香原本以为只要对付一个畸形穿沙甲就好,没想到他认识中极为坚固从未被谁突破过的地下城竟然被人突破进来了。是谁?会不会是原战?

    小飞碟回答:“是,目前只有一个人。”

    那十有八/九就是那个九原首领,他真的越来越厉害了!妙香心脏收缩。

    “好,我同意你的条件。元晶和材料都不是问题,未经你的允许不能进入第六层往下这点,我也可以答应你。现在你先带我去地下第十一层!”

    先答应了,以后再来一个个解决,地下城是他的,他不会把统治权让给任何人或物,神也不行!

    小飞碟同意,它没说它的敌人可能还留在十一层,只让妙香多带一些人手,理由是敌人已经潜入地下城。

    本来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地下城太多秘密,但这时妙香已经没有选择。

    恰好这时严默牌穿沙甲族长被人领了进来,妙香一见他就冷下脸:“怎么才来?”

    严默甲:“嘶嘶!嘶嘶嘶!”

    明明别人听起来都是嘶嘶声,可传到妙香脑里却自动变成他能听懂的话:发现敌人,寻找他,没找到,所以来迟了。

    妙香立刻追问:“敌人什么样?有几个?是男是女?是青年还是中老年?有没有听到他们的名字。”

    “嘶嘶!只发现了一个,对方速度太快,我们没有看清。”

    “真没用!”妙香故意为难严默甲:“我让你们打通十一层,打通了吗?”

    严默甲垂下头,做出害怕和羞愧的样子。

    “哼!一群废物!就知道你们靠不住!”妙香不再理睬严默。

    严默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听妙香吩咐手下召集人手。

    小飞碟围着他飞了一圈,可为了节省能量,并没有扫描他。它们那里也有能变形和改变容貌的怪物、能力者和仪器等,所以扫描是它们这类智能机械的基本功能。但小飞碟怎么也没想到,这里也出现了一只变形怪,而且还是只没有任何种族语言障碍的变形怪。

    召集了一些必要人手后,妙香跟在小飞碟后面,带队向十一层进发,同时问它:“十一层中有没有哪个十分巨大的空间,里面有一具巨大的骨骸?”

    小飞碟身上发出照明亮光,照亮了黑暗的通道,“有。”就是它之前逃出来的地方。

    “太好了!”妙香握拳。

    严默:好个屁,小乐乐已经是我的了!不过……

    严默甲张开大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黑暗的通道中,严小乐接受到他视为父亲的严默传来的魂力联系,立刻丢下被他玩得半死不活的虫兵,转身就往底层跑去。

    底层和第十一层之间,原战留下了一个很隐蔽的进出口,这下刚好利用上。

    “对了,你刚才说能给我提供一些武器?”妙香问小飞碟。

    严默也竖起了耳朵。

    “想要得到武器,我需要足够的能源。”小飞碟给妙香描画了一副美好的未来,“相信我,有了这些武器,这颗星球上除了真正的神,没有谁会是你的敌手。”

    妙香激动得身体微微发颤,承诺道:“我会用最快的速度为你寻找你需要的材料和元晶。”

    严默:这个飞船智能看来是真不能留了。且不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只对方是程序这点,在他没有办法改变其程序前,该智能只会为它的原主人服务,它会对本土生物有好心吗?想想也不可能!

    到达十一层,小飞碟打开那间空旷仓库的大门,并耗费了一点能源,为他们点亮了这间仓库里的照明。

    仓库里一具巨大的骨兵安静地躺坐在角落。

    小飞碟感到可惜,敌人不在,不能让两边现在就对上。

    妙香激动得差点扑上去,“还在!幸好还在。我就知道我不可能就这么失败,磐阿神在上,如果我能成为这个世界的王者,我发誓一定会奉你为唯一真神!”

    小飞碟自满地飞了一圈,磐阿是他主人家族的姓氏,磐阿神就是它,它就是磐阿神,虽然它一向和那些有角族自称是神的使者多比诺米。

    妙香从存储骨器中取出一枚婴儿拳头大的九级元晶,为了更好地控制骨兵,骨兵身上的元晶并没有自动充能的功能,只能靠主人给它们替换。

    这么长时间过去……

    “它的元晶呢?”妙香声音变得有点尖锐,随即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该死的九原首领,他肯定是发现带不走这么巨大的骨兵,就抠走了它的元晶!”

    妙香愤愤地爬上骨兵胸口,把元晶按了上去。

    他带进来的下属个个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公主殿下的脾气越来越坏了了,最可怕的是有时好有时坏,不小心触了霉头的人现在都不在这儿。

    至于这座地下层里的一切,包括那只会说话、会飞的触角圆盘以及眼前的巨大骨兵,不管多么令他们惊讶,他们也看到全当没看到。

    小飞碟还记得这个半神骨兵的威力,一具相当于它们那里顶级机甲的人形武器,可以用这个世界的魂力也就是精神力进行操控。

    妙香突然再次发出愤怒的尖叫:“为什么它不动!”我留下的魂力呢?为什么一点都没有了?

    给了希望再撤走,这份打击几乎是双倍,妙香一边在心中喊着要冷静,可怒火还是不由自主地从心中生出。

    冷静!冷静!也许只是时间太长,那丝魂力便自然消散了。

    自然消散个鬼!妙香根本冷静不了。他记得很清楚,只要还有能量,他留下的魂力就不可能消失。那么不应该消散的魂力会消散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持魂力存在的能量没有了。

    只要一想到有可能是九原首领抠走了元晶,才会让本来就维持艰难的魂力彻底消散,妙香就怒得恨不得杀人!

    妙香完全不愿意去想也许是时间太久,骨兵身上的元晶已经彻底消耗完这个可能。

    小飞碟在此时开口问:“你不能控制它了吗?”

    “谁说我不能?”只要这具骨兵没有在漫长的时间中产生完整的自我意识,他就能重新控制其。

    妙香继续向上爬,他把自己的手按到了骨兵的第三只眼处。

    “不要让他的魂力接触你!”严默不知道那个神秘者的灵魂有多强大,但能维存到现在,怎么想也比刚诞生的严小乐的灵魂强韧。

    严小乐突然抬手,一掌把妙香挥了下来。

    妙香落地,怀疑地盯向严小乐。

    严小乐站了起来。

    它坐着就很高大,这一站起来更不得了,只威压感就让人受不了。

    大家只能抬起头看它。

    “咔咔。”严小乐不喜欢比父亲高那么多,他迅速变小自己的身体,直到与原战的身高差不多。

    就是这样,也有不少人要仰望他。

    “你有了自己的意识?”妙香怀疑地问。

    严小乐,“咔咔。”

    “你不懂?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吗?”妙香试探地问。

    “咔咔。”

    妙香脸上的疑惑没有放下,但眼中的警惕却去除了一点,“原来只是原始意识,真麻烦。”

    妙香试图和严小乐沟通,他几次想把魂力探入严小乐意识中,可都被一层奇怪的屏障给挡开。

    严默甲在心中哼哼:想要侵入我家小乐的意识,也要看我答应不答应!

    妙香几次尝试都不成功,又气又急,忍不住发出刺耳的狂叫:“啊啊啊——!”

    他的下属们更加沉默,很多人都觉得他们的公主殿下像是有两个灵魂,否则哪个十几岁的女孩子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和气势?但一个身体两个灵魂,这种事情太不可思议,他们根本不敢说出口,连私下讨论都不敢。

    “你应该听我的命令!你明白吗,你这个蠢货!”妙香给油盐不进的严小乐气得暴跳如雷。

    严小乐咔咔两声,跨步,走到妙香身边,低头。

    妙香:嘛意思?

    严小乐:我在表示我会听话啊,你快点接受我,否则我怎么做父亲说的卧底?

    妙香看严小乐的模样,试探地开口:“跪下!”

    还没有人教严小乐下跪就如侮辱,他凭借模糊的过去记忆,很利索地单膝跪下。

    严默甲脸黑了:你妈!竟然敢让我家小乐跪你!

    妙香脸上总算有了一点笑容,“站起来。”

    严小乐站起。

    妙香为了进一步测试严小乐是否听话,随手一指跟进来的一只虫兵,命令:“撕碎它!”

    严小乐毫不犹豫地走过去,抓起那只虫兵,玩啊玩。

    虫兵:求不要捏翅膀!

    妙香神情微妙,这骨兵有了自己的原始意识,虽然还听他的命令,但达成度有点打折扣。算了,先这样用着吧,等把眼前的困境度过,再重新刻入自己的魂力、摧毁它的原始意识好了。

    妙香强行把不顺和不妙的预感扔到脑后。

    过会儿,严小乐扔掉虫子,哒哒跑过去跟穿沙甲族长玩,妙香也没怎么在意。

    得到半神骨兵的妙香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小飞碟身上,“武器!我现在就要武器。我们的敌人很强大,这具骨兵又因为放置的时间太长出了一点问题,我们不能全部依靠它。”

    小飞碟不肯就这么放出武器,“我需要足够的能源才能打开那间存储武器的仓库。”

    那是它最后保留的一批武器,也是威力最强大的一批,在它没有足够能源可以长时间并任意操控整艘飞船前,它绝对不会把剩余的能源用在开门上。

    因为它一旦如此做了,在没有得到新的能源前,它将无法再控制妙香这批得到武器的人。

    妙香忍怒,“你不能现在就提供武器,那我和你合作还有什么意义!”

    小飞碟比他冷静得多,“你得到了骨兵。如果不是我打开通道门,你根本无法得到它。”

    妙香:“哼,它本来就是我的,而且它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发挥出完全实力。说说看,除了提供武器以外,你还能做到什么?”

    有了半神骨兵,妙香的底气也变得足了。他甚至已经想好,如果小飞碟不能再给他更多的帮助,他打算就这么带上心腹和骨兵偷偷离开地下城。有了半神骨兵的他,不管到哪里,他都不怕再被人当炮灰。

    不知道合作对象已经打算逃跑的小飞碟顿了顿,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你可以把敌人引进地下城,我负责困住他们,你和你的人则负责各个击破。”

    妙香,“他们中有能自由进入地下城的人,这样我们要怎么困住他们?”

    小飞碟,“各个击破你不懂吗?能自由进入地下城的人只有一个,我会设法引开他,你解决其他人,最后再把那人引入沙漠,那里有能分解一切能量的污染沙,无论谁,只要进入就只有耗死的份。”

    妙香心里在做激烈斗争。如果小飞碟能引开原战,其他人就算厉害,但他有半神骨兵,想要败也很难。等他利用半神骨兵翦除了原战的爪牙,再集全部力量对付他一个,胜面不但有,还相当大。

    不过这只圆盘真的可靠吗?

    小飞碟再次给妙香吃了一颗定心丸,“只要你能把敌人全部引入地下城,我就有办法困住他们。”

    “什么办法?”妙香眼神充满不信任。

    小飞碟,“最底下一层有不少区域可以存储污染沙,我们可以把人逼入底层,我再打开船体,引入更多污染沙淹没他们。然后你让你控制的穿沙甲一族在沙中偷袭他们,逃出来的则由你和你的人动手解决,这样至少可以弄死他们大半的人。”

    严默:真他奶奶的毒辣!如果不是我已经先策反了穿沙甲一族,这片沙漠和地下城对任何生物确实就相当于一个死亡禁区。

    妙香沉吟三秒,逼视小飞碟道:“我需要你说的武器,我知道你有办法取出来。如果你不想地下城落入其他人手里,你只能和我合作!”

    小飞碟计算出眼前的幼年雌性并不是一个好控制的人,它甚至在这女孩身上感觉到一点熟悉的影子,但是它现在也没法再挑拣合作对象,只能暂时和她合作。

    等以后吧,最终控制飞船的只能是我,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小飞碟和妙香同时这样想到。

    最后双方决定,小飞碟跟着穿沙甲族长去底层进行布置,妙香则负责派人引诱九原人由安全通道进入地下城。

    小飞碟没有拒绝这样的安排,它为了节省能源,把飞船所有监控和照明都关掉了,而它也很想知道底层的情况,毕竟底层的仓库里还隐藏了一些重要秘密。

    当年穿沙甲一族会住进底层,还是它对胡莲的提议,因为底层落地时不少区域破损厉害,它虽然在后期修复了一部分,但仍有些地方有漏洞,它希望能借由这族穿沙甲保护底层的秘密。

    而妙香想要的武器也就藏在底层。

    事情商量妥当,双方再次分开。

    严默和小飞碟一起向底层行去,严小乐则跟着妙香一行人往上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