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4章 章回56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小飞碟带路,没有走穿沙甲专用的通道,而是使用了另外一条隐秘的安全通道。

    在第十一层通往底层的通道上,小飞碟忽然伸出触角按向身边墙壁。

    一道小门打开,小飞碟飞了进去。

    严默比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大小,毫不犹豫地缩小身体也跟了进去。

    这像是一条管道,又像是某种特殊用途的夹层。

    小飞碟在途中取了一个透明的小箱子,还有一个夹子。

    之后,它在某处停下,用夹子夹起什么放入了透明箱子中。

    小飞碟提着箱子回头飞。

    严默看到了它触手里抓的东西,那是已经被分解大半的墨杀断刃。

    能在如此黑暗的地方认出已经完全变了形的墨杀断刃,靠得是他对巫果的感应能力,因为墨杀的主要原材料就是巫果的分枝。

    他之前还想着要找回墨杀断刃,重新给原战把墨杀炼制一番,如今小飞碟主动找出,倒省得他再费力气。

    “咦?你变小了?”小飞碟也看到了他。

    “嘶嘶!”

    小飞碟用母语自语:“神血能力?穿沙甲一族进化出新的能力了吗,有意思,得弄一个标本。”

    听你的口气,你似乎弄了很多标本?严默莫名生出一股怒气,作为研究者,他也经常需要和制作标本,可听说自己也有可能被制作标本,他就无法理智思考了。

    生物链上的敌对关系,绝对不可协调的关系之一。

    墨杀断刃被装入那个透明箱子后就一动不动,这很奇怪,墨杀源自巫果分枝,具有一种想要吸食能量的本能,它最喜欢新鲜的血液和生命体,非生命体只要能量充足,它也不介意。

    这家伙哪怕断掉,也会遵循这一本能,不吃饱绝对不会停止。平时原战用它都要掂量一二,因为不让它吃饱就强行回收,它会在原战身上找补。

    还好原战能压制它,否则早就被吸干。

    那么墨杀断刃现在是吃饱了,还是它没有感觉到能量?

    严默觉得那箱子一定有什么特殊之处,否则小飞碟也不会特意用那个箱子装墨杀断刃,

    “你好奇这个?”小飞碟晃了晃透明小箱子,“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原始生命武器,你们的星球非常奇特,具有很多强大的能制作生命武器的原材料。知道什么是生命武器吗?”

    “嘶嘶。”

    小飞碟仗着穿沙甲族智商低,不怕他听懂,有点卖弄地解说道:“生命武器,具有原始意识,具有某种特殊能力,可以和操作者融合,听从操作者命令,按照操作者需要幻化成各种形体的活性武器。这种武器非常强大,最厉害的代表作就是神皇陛下拥有的生命机甲。这种生命机甲可不是指某些体型庞大的笨重家伙,它最小可以变成一枚戒指,有需要时可以覆盖神皇陛下全身,同时变化出各种陛下需要的武器。陛下穿上它,可以在太空生活一个月之久。”

    “嘶嘶!”

    “听不懂?没关系,你只要知道生命武器很厉害就行。可惜能制做生命武器的材料太稀少,一旦发现就会被皇室和军方垄断,民间稍微流出一点都会被炒成天价。也是我的主人幸运,竟然在无意间中发现这颗美丽的星球,虽然这里的空气成分不太适合我主人他们生活,但这里能制作生命武器和可以当作能量使用的原材料简直丰富得让人吃惊!”

    “嘶嘶!”

    小飞碟傲然,“对,这是神的赐予,感谢磐阿神。”

    严默倒退着退出管道,小飞碟现在还需要利用穿沙甲一族,自然不会现在就动手制作标本。

    小飞碟提着箱子继续向底层飞行。

    严默盯着飞在前面的小飞碟,想着要怎么解决它。

    这智能不但把这颗星球上的生物都当作材料看,想出来的计划也太歹毒。它竟然能操控底层让污染沙流淌进来,如果他没有假扮穿沙甲族长过来卧底,等原战按照原计划,把斯坦他们带进底层,不提防下,真的可能会损失几个人。

    严默一个都损失不起,也不愿跟随他的人有任何损失。

    尤其小飞碟还要给妙香提供武器,别说更强大的武器,就是之前鼎钺部落使用的那批能量枪,拿出来就够他们受的!

    偏偏现在他身边谁都没带,连蜂卫都被他留在九原保护学校的孩子们。而穿沙甲一族也全部撤离,他竟无法立刻传信给原战。

    虽然他们之间有魂力联系,但相隔太远,也无法传达清晰的意思,只能感觉到对方是否身处危险。

    那么他现在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消灭这只飞船智能,让它来不及操纵飞船害人!

    可怎么样才能彻底消灭它,且让它无法转移?

    最重要的是它是否还有其他备份?要怎么找到备份或者主体?

    想来想去,最好的方法竟然是把这艘残船全部毁灭,灭得连渣都不剩才好。

    但是就算这样也不能确保多比诺米不会逃出,而且还浪费了大量资源,得不偿失。

    “喂,你有想过人的灵魂是什么吗?”小树苗探出枝条戳戳他。

    严默奇怪小树苗怎么在这时候问他这个问题,但小树苗自从变成他的潜意识后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出声,于是他分出一半心神和它说话:“想过,一组各种信号组成的电波。”

    “那又有什么东西会不产生电波?”

    严默恍然,“你是说万物皆有灵?包括程序在内?”

    “你的思维应该更开拓一些,人类觉得灵魂是有了自我意识后才能称之为灵魂,但是你怎么知道桌椅板凳和程序等没有自己的灵魂?”

    “因为……无法交流?”

    “这是一点。死物之所以给人以没有灵魂之感,是因为制作它的材料是死的,换句话说能支持它本体电波维持的能量很少,让它们无法形成完整的意识。就好像人死后,绝大多数人的灵魂会很快消散,因为支持它们存在的能量体也就是**没有了。但有些灵魂会或因为修炼、或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得到了可以支持电波持续的能量,甚至还能加强。”

    “那么有持续电源或其他能源供给的死物就有完整的意识了吗?”严默下意识反驳。

    “它们没有意识吗?汽车得到汽油和电力可以跑动,机器会按照指令操作,这和人得到某种命令和足够的生存能量去执行命令有什么区别?”

    “可人类会思考。”

    “那你怎么知道机器等死物不会思考?”

    “我给你绕糊涂了,我想我们的问题重点应该是灵魂是具有自我意识并能自我思考和判断。人类可以通过思考决定做什么不做什么,但机器等死物不能。”

    小树苗摇晃树枝发出嘲笑,“人类想要长生不老能做到吗?人类想要永远不生病、不感受饥饿能做到吗?生命法则已经决定了人类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就算人类再怎么想,做不到的还是做不到。而机器等人类认识中的死物,它们也在遵守一种法则,它们可以长存,可以不吃不喝,但它们想跑想跳、想要交/配、想要和人类交流等,就算它们想破天,也会因为法则做不到。”

    “小乐他……”

    “小乐在被炼制出来时就已经具有了原始意识,就好像母亲腹中的胎儿。你敢说胎儿没有灵魂?没有自我意识?可是小乐限于需要用元晶启动,还有一些制作者的命令限制,他不能靠自己获取能量,所以他的意识也成长得极为缓慢。如果小乐从万年前到现在,他一直在外面活动,靠自己获取能量,靠自己在这世间游荡,你敢说他不会形成/人类一样的自我意识?”

    严默低喃:“你说得对,我们做的并不是赋予小乐新的灵魂,只是让他的自我意识完善并迅速成熟起来。”

    “而且我们还抹消了控制他的第三者魂力,让它不必再被迫去听从他人命令。”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严默抬起头,眼睛发亮地望向小飞碟,“你在说,任何东西都有自己的灵魂,只是大家遵循的规则不一样,灵魂的表现形式也不一样。生命体被自然所创造,有灵魂。非生命体由人类等生物创造,为什么就不能拥有灵魂?可就像自然接收不到人类的意志一样,人类也接收不到由他们创造的非生命体死物的意识。接收不到、感受不到,却不能否定。”

    小树苗用树枝比了个V字。

    严默接着对小树苗道:“程序介乎于死物和生命体之间,它们不但有灵魂,还比一般死物的魂体更加明显。它们不是不会思考,它们是在按照人类编写的程序来进行思考。程序越复杂指令越多,它思考得越多。就好像人类接受的知识越多,想得也越多。”

    严默越说越快,“小乐单纯,程序复杂。一个是只会接受命令和完成基本要求的孩子,一个是已经会像成/人甚至智者一样思考的大人。我们不需要把程序当作程序看,因为只要它在思考运算,它就在发射电波,它就有了灵魂。我们可以帮助小乐形成完整的自我意识,自然也也可以侵入多比诺米的灵魂,然后……”

    严默望着前方的小飞碟,非常残忍和冷血地微微一笑,“我们不会编程,但我们可以破坏,我们可以把它灵魂中所有对我们不利的信号全部抹消,再重新给它灌入新的规则。”

    小树苗:“到时对它来说,我们就是侵入的病毒。正好,能收拾它的东西都齐了。”

    “墨杀断刃?”严默看向小飞碟提出的透明箱子。

    “不止,还有之前被小乐戳出来的活性金属,在我的记忆深处,我见过类似的东西,天外魔神的东西只要沾到这种金属就会被裹成一团,很难脱身。这就是我们侵入它的机会!”

    *

    已经进入底层,小飞碟看着空荡荡的寂静空间,询问严默甲:“其他穿沙甲呢?”

    “嘶嘶,它们去狩猎了。对了,主人当初还留下了一点东西,像人类头盖骨一样,说很重要,可原主人没有提起,你想看看吗?”

    小飞碟觉得不对,正要推算穿沙甲族的行为模式,听到后半句,什么都顾不得了,半空刹住飞行,六根触角飞快转动,一下就贴到严默甲面前,“你说什么?你的主人留下了一个像是人类头盖骨的东西?”

    “对。”

    “在哪里!”小飞碟简直想要欢呼。

    “嘶嘶,你想要?想要就拿东西来交换吧。”严默甲拍打尾巴。

    小飞碟好想当场把他制作成标本,忍住了,问他:“你想要什么?”

    严默甲狮子大开口,“我要飞船的操控权。”

    “……你要背叛你的主人?”这真的是半智慧生物吗?

    “我的主人已经死了,现在的那个只不过是一缕残魂而已,这缕残魂残暴、贪婪、狠毒,视我们穿沙甲一族为奴隶,我们都不想再继续跟随他。”

    如果是安全时期,小飞碟巴不得这些本土土著闹内乱,越乱越好,这样它才能左右逢源,并暗中操控他们得到自己想要的。

    可现在,小飞碟通过周密计算,不觉得这些半智慧生物的穿沙甲一族会是比妙香更好的合作者。

    “我们要求不高,只要能在这里生活,不被别的生物侵犯就行。”

    “可是你们不能帮我大面积大量收集材料和能源。”小飞碟毫不客气地指出穿沙甲族的局限。

    严默甲沉默,过了一会儿,似乎很不甘愿地道:“好吧,那就用你手中提着的东西来交换,包括箱子还有里面的东西。”

    “你想要它?”小飞碟有点警觉。

    “你不是说它是什么宝贵的生命武器吗,如果你不想换那就算了。”

    “等等!”一个是能源转换器,一个是还算特殊的标本,这还用选择吗?等它有了充足的能量,什么不能拥有?就算现在失去的,它也能在将来拿回来,包括这只敢跟它提条件的低等生物一起。

    严默甲加快速度,他反过来带着小飞碟进入了那间有很多台子的大厅。

    小飞碟很快发现有一个台子出现破损,它飞过去看了一圈,用母语发出怒叫:“这些愚蠢的低等生物!它们竟然破坏了存储槽!该死的,它们知道这些生命活性金属有多宝贵吗?”

    小飞碟围绕破算的存储操飞了一圈,似乎想要修补其,但材料和能源都不充足的情况下,它只能暂时放弃。

    “你主人留下的那个头盖骨呢?在哪里?”小飞碟催问。

    严默甲一转身,叼出了一只能源转换器。

    小飞碟伸出触手想要抢夺,严默甲飞快爬到破损的台子边,作势要把转换器往里面扔。

    “住手!”小飞碟把透明箱子扔给严默,“交换!”

    严默吐出转换器,用一只爪子按着,“嘶嘶,先打开它!”

    小飞碟担心严默甲把转换器丢入活性金属中,只能打开箱子。

    严默用魂力操控墨杀断刃飞出,并用爪子把转换器微微向小飞碟的方向推出一点。

    小飞碟诧异叫:“你能用精神力?!”随即伸出触手再次去抢夺转换器。

    就在这时!

    墨杀断刃突然改变方向,袭向小飞碟!

    小飞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本能地迅速向后退去。

    而就在它的触手要抓住转换器的刹那间,转换器掉向了存储槽。

    小飞碟下意识扑向存储槽。

    严默手一扬,存储槽中的活性金属飞泼而出。

    “你不是穿沙甲!”小飞碟看到变成/人形的严默,一边向后逃,一边立刻对他发动攻击。

    可是它身体的一半已经被活性金属给泼中。

    它对严默甲提防了,但还是轻视了它,它怎么也没想到一只没什么智慧的低等生物竟然能算计到它,而且对方的速度竟然那么快!

    活性金属在向它全身蔓延。

    墨杀在同时插向它的身体。

    小飞碟疾速闪避,并张开防护罩。

    “墨杀!”严默故意发出声音骚扰小飞碟。

    墨杀断刃离开透明箱以后就再次展现它想要吸食能量的本能,虽然它更喜欢血肉之躯,但这里的唯一血肉之躯似乎是它的母体?

    剩下的那就是母体想要它对付的奇怪玩意了。

    能量防护罩?它喜欢!

    不到十秒,墨杀断刃在严默操控下就在防护罩上钻出了一个洞,继续向小飞碟刺去。

    严默同时在不断扬起活性金属往小飞碟身上泼。

    一方是能吸取能量的墨杀断刃,一方是能裹住它身体的活性金属,触角大半被裹住的小飞碟躲闪得越来越吃力。

    它尤其恨操控两者攻击它的严默,不断对严默射击。

    严默早早张起了防护罩,分解弹虽然能分解他的防护罩,但他也在不停地输入能量维持防护罩。

    这是一场持久力也是能源消耗量的比拼。

    小飞碟想要逃跑。

    严默:“隔离空间!愿周围的一切不受战斗影响。”

    小飞碟发现它逃不出去了,另外,活性金属已经快要蔓延到它全身!

    小飞碟身上发起亮光。

    操!你不会要自爆吧?

    到了这种时候,严默怎么可能容许它自爆。

    一道影子,不,连影子都看不见,严默用最快的速度扑向小飞碟。

    他碰到了它,墨杀断刃也刺入了小飞碟体内。

    “愿它无法自爆,不会死亡!”

    愿力起效果了,小飞碟的自爆程序停顿了两秒,就是这两秒,墨杀断刃已经吸取了它近一半能量。

    身体被裹住,它不能再射出分解弹来解决墨杀断刃。

    墨杀断刃得到充足能量,身体开始变化和成长。

    小飞碟多比诺米惨了!活性金属包裹了它的外表,墨杀断刃新生长出来的须须覆盖了它的内部。最糟糕的是,还有一股意念在侵入它的“脑海”。

    “出去!滚出去……”

    多比诺米渐渐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侵入的敌人太强大,对方似乎很熟悉这种灵魂层面的战斗,不管他看到多么光怪陆离的场景和怪兽,他都能轻松应对,而且毫不手软!

    它不能让对方进入它的潜意识层,绝对不能!

    可是它坚守不住了,打到一半,对方体内突然又跳出一个树人形状的小绿苗,可是这株小绿苗只是看着可爱,它比人形的敌人还要残忍残暴冷血无度!且武力超强!

    它就要抵挡不住了……

    它不想死,它想……

    “你想活下去吗?真正的像生命体一样的活着吗?”

    “……呲呲啦啦……”不能听,不要相信他。

    “放弃挣扎吧,你的新生即将到来,你将会获得真正的生命,从此你将自由。”

    “……主……人……”恶魔的诱惑,这是恶魔的诱惑!

    “你不再需要主人,你不再是原来的你,你在盘古星诞生,以后你就是盘古星众生命中的一员,保护这颗星球,保护……好你自己,这才是你今后的使命。”

    “……我……”他真的是恶魔吗?也许不是呢?如果是恶魔,他应该会让自己保护他和他的势力吧?他却让他保护自己呢。

    “选择吧,孩子,是新生,还是彻底死亡?”恶魔的声音变得越发低沉、温柔,它忍不住去听,忍不住去寻找声音的由来。

    多比诺米忽然想起了一个流传在智能世界的古老传说,传说智能也能获得真正的生命,只不过每次过程都会痛苦万分。而当你感觉到痛苦、不舍、怀疑、向往等情绪时,你已经在转生的途中。

    遇到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抓住它!

    是的,我要抓住它!我要活下去!真正的活着!

    多比诺米的世界炸开了炫目的光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