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5章 章回56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妙香这边也派出人向原战他们假意效忠,表示可以为他们带路。

    所有人都不相信这个来投靠的人。

    原战还在想要不要干脆顺手推舟,就兵分两路,一路从地底走,一路跟随这个投靠者进入地下城。

    斯坦已经拷问完了这个投靠者的灵魂,确定这是一个陷阱。

    “可惜这小子知道得太少,他只知道要引我们进入地下城,至于引进去后有什么埋伏,他就不知道了。默巫那边有没有什么新消息?”

    原战摇头,推测:“妙香希望我们进入地下城,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她控制了地下城,而地下城中有能打败甚或杀死我们的武器。”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等在这里,跟他们耗下去吧?”一名风城战士道。

    “不,就在今天解决他们!”原战思考片刻,“斯坦跟我从地下进入地下城,其他人分散守住路口,看到有逃出来的人直接杀死,不要留俘虏。鲲鹏王陛下随意。”

    “只两个人够吗?”有人提出异议。

    原战:“妙香他们武力并不算强大,他们依仗的是大量毒虫还有那座地下城。如果地下城里真的有什么能困杀我们的力量,太多人进去反而不好。我和斯坦足矣,况且默也还在里面。”还有一个半神骨兵严小乐。

    妙香左等右等不见九原人进入地下城,知道第一次引诱失败。

    “骨兵,你去杀死他们两个人,把他们引进来。”妙香命令严小乐。

    严小乐,“咔咔。”

    妙香皱眉,“你听懂我在说什么吗?”

    “咔咔!”

    “去!以你的能力想杀死他们一两个人很容易,但不要被他们围住,你现在用的只是九级元晶,一旦元晶耗完,你就回不来了。明白?”

    “咔咔。”

    “去,跟着这只虫子,它会给你带路。”妙香很想直接用魂力控制严小乐,可是严小乐不让他近身,而他也无法隔空去控制一个完整灵魂。他的灵魂毕竟还是有缺损,不能自如地魂力外放。

    “咔咔。”严小乐跟着大虫子向外走。

    妙香还是不放心,又让虫巫派遣虫兵远远跟上,监视严小乐的行动。

    没过多久,操控虫兵的虫巫就瞪直眼睛,手舞足蹈地跟妙香语无伦次地喊:“打起来了!都打起来了!他们来了!九原人追着过来了!”

    妙香紧张中有着喜悦,连忙逼问过程。

    那虫巫好不容易镇定些许,说骨兵从安全通道出去后,看到九原人溜达溜达就过去了,然后双方互相瞪视了一会儿,骨兵就突然冲上去打了起来。

    九原首领亲自出手,和骨兵斗了个昏天暗地,到后来那片地方飞沙走石,连人影都看不清楚。

    虫兵只听到有惨叫声传来,然后不一会儿就见骨兵往回路跑,九原人跟在后面追。那九原首领似乎异常愤怒,结果监视的虫兵们倒了大霉,被九原首领的攻击余波扫到,骨兵没事,可虫兵死得没剩下几只。

    “现在骨兵正和他们边打边退,殿下,请做好迎敌准备!”说话的虫巫声音在颤抖,没有见过九原首领之威的人根本无法想象他有多厉害。

    严小乐就在这时冲了进来。

    妙香连忙问他:“人呢?有没有跟进来?”

    严小乐:“咔咔。”

    妙香一边让手下按照计划躲藏,把人引到第六层以下,一边吩咐严小乐这样那样。

    严小乐全部回以“咔咔”。

    有虫巫把通过虫兵看到的影像告诉妙香,说那小怪物已经在引诱九原人进入地下几层。

    时间紧迫,妙香正在想小飞碟为什么还不带武器来找他。

    这个计划是它出的,想要这个计划成功,也要靠它。

    正想着,小飞碟飞回来了,那只穿沙甲族长也依然跟着它。

    严小乐对穿沙甲发出咔咔声,其他人都不知道他在表达什么,还拍了拍胸骨。

    但穿沙甲知道,严小乐是在对他笑,并在告诉他:他交代给他的事情,他都做到了!

    穿沙甲也回以他一个微笑,虽然很像要张嘴咬人。

    严小乐见之傻乐。

    “武器呢?”妙香看到小飞碟腾地站起来。

    “跟我来。”小飞碟发出跟之前不太一样的声音,如果说之前的声音像成年人,现在则像一个不知事的孩子。

    妙香注意到了,“你的声音怎么变了?”

    “好听吗?这是我选择的新的声音,前面的是模拟我原主人的。”多比诺米大大方方地回复。

    妙香这时哪顾得上小飞碟的声音好听不好听,只敷衍地嗯嗯两声,然后叮嘱严小乐去继续对付九原人就跟着多比诺米走了。

    一路下行,一直到第十层,多比诺米打开一间房间,示意妙香进去。

    其他人也要跟进,被多比诺米拦住,“里面只能是我承认的人才能进去,其他人都不能。”

    妙香停在门口,见室内空空如也,怀疑地问:“武器在哪里?”

    多比诺米触角插入地面,室内地面升起几个柱子,柱子上摆放着三个银球。

    “这是?”

    “这就是你想要的武器,你认不出它很自然,因为它来自神界。”

    妙香看着室内从没见过的武器两眼放光,闻言回头,对下属们道:“你们就在外面等着,我马上出来。”

    妙香跨入室内。

    多比诺米和穿沙甲族长跟了进去。

    合金门严丝合缝地关上。

    妙香虽然奇怪穿沙甲族长怎么也跟了进来,但他这时的心神已经全被新型武器吸引,快步走到那三根柱子前,伸手就要去拿银球。

    “滋!”

    妙香的手被电了一下,迅速收回,当即怒喝:“这是怎么回事?”

    多比诺米,“你太心急了。”

    妙香沉下脸,“你不想要能源和你需要的材料了?”

    “别急,就算你拿到了,我不告诉你怎么用,你知道怎么用吗?”多米诺米的口气中增添了一丝气人的调调,可惜妙香体内如今只有一条记忆残缺的灵魂,他并不知道智能的表现到底该怎么样。

    多比诺米不慌不忙地飞到银球边,触手伸出,拿起一枚银球,也不知它操作了什么,那枚银球突然变形,变成了一个手持炮筒。

    “反物质能量炮,可以把一切物质进行湮灭,转换为宇宙能量,而只要供给的物质足够多,它的威力就可以无限提升。”

    妙香急切地问:“那它可以杀死十级战士吗?”

    “如果你提供的物质足够多,它摧毁一个星球都可以,何况一名十级战士。”当年如果不是磐阿家族不愿摧毁这颗物质丰富、可以给他们带来巨大利益的星球,只是单纯覆灭的话,这颗星球早就消失了。

    偏偏这颗星球上有着好多个实力夸张的原生异能生物,加上磐阿家族轻敌,又有神秘强者暗中帮助这颗星球的土著,才导致最后磐阿家族的这艘飞船连逃跑都无法做到,最后落到全员被杀,飞船也坠毁在这颗星球上的凄惨地步。

    多比诺米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觉得他算是有了两次生命,第一次来自磐阿家族,第二次……多比诺米的目光落到不远处的穿沙甲身上。

    此时,他衷心希望磐阿家族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来这颗星球,至少不要是侵略性质,否则……

    唉,好纠结哦!

    多比诺米把担忧扔到脑后,放下那个炮筒,拿起另一个银球,这次银球变成了一把凛凛长刀,对妙香继续解说道:“超周波刀,无坚不摧,可在宇宙战斗,摧毁可再生,可随身,无限武器的一种。”

    妙香口水都要流出来。

    严默的心脏却如浸入冰水,越来越寒冷。五万年过去,原来的磐阿家族和他们的星球文明已经发展到何种程度?

    他是否该向众神乞求,乞求该星球所在的星际文明已经在战火中消失?五万年,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多比诺米拿起了第三个银球,这次他的声音变得之前两次都更加慎重,“不完全超生命武器,用精神力控制。使用生命武器技术,利用本星球特有的活性金属和古神骨骸及血肉制作而成,属于偶然唯一试验产物。”

    妙香一听这东西竟然和古神有关,立刻问:“它有什么用?”

    多比诺米,“无所不能。”

    妙香不是很相信。

    多比诺米进行详细解释:“无所不能也许有点夸张,但是也差不多了。首先,它的形状和物质形态可以万变,液体、气体、固体,它都可以随意变化。其次,它可以按照主人意愿变成任何物质,并具有该物质的能力。比如,它可以变成古神,并具有该神的神力。理论上,它的主人能想象出什么,它就能变出什么并具有它主人想要的能力。第三,也是最可怕的一点,它具有自动吸收能量并无限恢复的能力。这样的武器,你说它是不是无所不能?”

    妙香的贪婪已经无法掩饰,“给我!都给我!”

    “三者,你只能选择一个。另外,不完全超生命武器还有个致命缺陷,否则也不会叫不完全了。”

    “什么缺陷?”如果选择一个,妙香已经打算选择第三个。

    “我刚才说过它需要用精神力控制,但可能是因为制作它的原材料之一是古神的骨骸和血肉吧,如果精神力也就是你们说的魂力无法超过古神的话,别说操控这个武器,反过来还有精神力被吞噬一空的危险,之前的试验员就有两个因为精神力耗空而死,最后我的原主人在冒险使用它和这颗星球剩下的两位古神同归于尽后,就再也没有人能使用它。你的精神力有古神强大吗?”

    妙香被踩到了痛脚,他因为灵魂多次受损,魂力大大不如以前。

    “第二种武器,就是那什么超周波刀,是不是不需要我提供能量,拿到手就能使用?”

    “是,只要你激活它,得到它的承认。”

    “怎么样才能得到它的承认并激活它?”

    “试着把它收入你的体内,我可以友情提示你一点,超周波起源于高周波,利用频率震荡来切割和破坏物体。如果你能让自己身体一部分乃至全身的频率震荡达到和其同样的地步,你就能收服它。或者你能做到不让它的频率震荡破坏你的身体,你也能得到它的承认。”

    妙香怒,“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要马上就能使用的武器!”

    “我能提供的完整武器只有这三样,其他要么已经损坏,要么就已经遗失,还有一些镶嵌在飞船内部,无法单独使用,就算能使用,也需要大量能量供给,现在我们根本做不到。”

    妙香沉下脸,“你别忘了,外面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让九原人发现你,就凭他们那些低下原始的见识,只会恐惧你这样的存在,到时别说给你提供能量,不把你封存和摧毁就算不错。你再坚固、再强大,没了能量也没用。”

    多比诺米似乎思考了一会儿,“好吧,谁叫我之前已经答应你,做人要讲诚信。这样吧,三样武器都在这里,它们外面有罩子,你只要能打开其中一个的罩子,那件武器就属于你。”

    “如果我三个都打开呢?”妙香贪婪地道。

    “你只能拿一个。”

    妙香在心中冷笑,既然让他看见了,他怎么可能放过另外两个。“好,是不是我怎么做都可以,只要我能打开罩子?”

    “不,你需要做题。”

    “做题?”

    “对。”多比诺米还在坚守以前的规则,“不是谁都有资格拿走这些武器,我虽然答应你,但你必须完成原主人的设定题目。不要指望暴力拆解,原主人已经考虑到这一点,如果你用暴力的话,这些武器会被发射入太空,就是我也没办法把它们追回来。”

    妙香痛恨做题,为什么想要得到什么都要做题做题做题!气死他了!

    “你主人留下的题目,我怎么能看得懂?”我连你说的都听不太懂!妙香真心怒道。

    “我会改换成你能看懂的语言,主人留下的题目很多,只要你能在众多题目中答对三题以上,你就能打开罩子。”

    “没有提示?”

    “没有提示!”

    妙香无奈,只能答应做题。他不答应也不行,现在出去,他除了能操控虫巫控制毒虫攻击原战他们,还能做什么?既然有小飞碟答应把他们各个击破,又有骨兵武力配合,那他还不如留在这里做题,如果能得到武器,他至少也有自保和反击的余地。

    多比诺米触手一挥,三根柱子前射出三道光屏,屏幕中/出现妙香熟悉的东大陆通用文字。

    一直没说话的严默甲伸头看了看。能看到的前面几题全是关于磐阿家族的历史、成员构成还有飞船主人的姓名和喜好等等。

    这种题目和胡莲留下的题目有异曲同工之效,只要是磐阿家族找来的人,就算过了五万年,这些题目怎么也能答对几道。

    多比诺米突然飞到严默甲身边,“你要不要也做题看看?”

    严默:“我?你愿意?”

    多比诺米对严默感情很复杂,“我不能直接给你,但如果你能通过考试,我就不算违反规则。另外,抱歉,我不能直接告诉你答案。”

    严默安慰他,“不用告诉我答案,我试试,行就行,不行拉倒。”

    这三样武器确实很厉害,他也确实很想得到,但他并不想为难这个刚变成真正生命体的小家伙。其实有多比诺米在,他有着近乎完整的该星际文明的知识积累,只要原材料能跟得上,想要什么武器造不出来?

    妙香看到严默甲也凑到光屏前,不禁冷笑一声。

    多比诺米不等他责问,就说道:“我喜欢他,想让他也试试。怎么,你觉得自己比不过他?”

    妙香怎么可能认为自己比不过一只半智慧生物的穿沙甲?当下就不再理睬严默甲,认真看起题目来。

    多比诺米没有设定时间,只说只要能完成三道题,罩子就会自动打开,到时他会给出武器的详细用法。

    “你们在这儿做题,我出去对付那些九原人。”多米诺米打开一道小门,飞了出去。

    妙香一边看题目,一边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是什么?

    *

    外面,妙香的下属越等越焦急,殿下为什么还不出来?

    最可怜的就要属那些或躲藏起来或引诱九原人前往第六层的妙香属下。

    第五层以上,无论躲得再隐秘的人都会被找到。

    第六层往下,小飞碟飞了出来给妙香下属带路。可是带着带着,他们忽然发现,所有人都集中到了第十一层那个发现骨兵的仓库中。

    严小乐也跟着跑了进来。

    原战随后进入,目光在仓库中一扫,“人都在这里了?”

    多比诺米飞过来,很傲气地回答:“一个不少,虫兵被我隔绝在另一处,这里的虫巫除了身上带着的虫子,不会再有任何大的杀伤力。”

    原战点点头,“很好。”

    斯坦等人一直在用很奇怪的眼神观察小飞碟,之前默巫带着这只小飞碟飞出来找他们时,因为时间太短,只大概说了下计划,他们也没能仔细打量这个没长翅膀却会飞的非生物小怪物。

    多比诺米知道这些人在打量他,但他也不怕被看,还带着炫耀意味地围着他们飞了一圈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新身体。

    是的,他的身体是崭新的,新得霹咔霹咔。

    他的新父亲不知对他做了什么,在激活他的灵魂时,也赋予了他一具真正的有生命特征的身体。

    对此,其实严默也有点幸运成分在内,不过严默没说,多比诺米自然不知道。

    总之,诺米目前的身体是这么一个状况:外壳是活性金属,内部是藤蔓,它的内芯也被改造,三者完美结合,让它成为了一个具有金木特征的新生命体。

    而活性金属的外壳和柔软的内在可以让他变成任何想要变成的形状。

    最重要的是,他不再需要充能。不,应该说,他可以自己给自己充能了。而且他既可以使用原有的能量体系,也可以通过扎根土地直接从土壤和太阳中获取能量。

    感谢严默爸爸,这样他就可以永远不再受制于能量供给。

    诺米瞄了瞄原战,这个高大的土著就是严默爸爸的伴侣呢,看起来还不错。诺米下意识给他做了一个深度扫描,结果不扫不知道,一扫吓一跳!

    好浓郁的能量!可是他这位爸爸伴侣似乎还不会完全操控并使用这些能量,大多数能量都积存在他体内,虽然这样可以慢慢改变其身体素质和细胞韧性等,但能量如果不能吸收和转化,终归会全部消散。

    这么多的能量就这么消散掉也太可惜了。就是他曾经扫描过的那些古神,有些古神的能量还没有原战浓郁呢。

    也许他可以告诉严默爸爸,怎么样训练他的伴侣,让他学会真正吸收并利用这些能量?

    嗯,就这么决定了!就当作严默爸爸赐予他新生的报答吧。

    其他对磐阿家族有影响的高等科学知识和高级武器制造等,他都不会教。这样,他就不算背叛他的原主人了吧?

    *

    妙香属下们都要绝望了,为什么和他们殿下谈好条件成为合作关系的小怪物突然又叛变到九原那边了?

    他们这算不算是被一网打尽?

    对了,他们还有骨兵!

    那骨兵严小乐现在在干什么呢?

    他正在和斯坦对视。

    斯坦忽然抬手摸了摸他光溜溜的头骨,夸奖他:“好孩子。”呵呵,占到大便宜了,这具骨兵的年龄可比他大了好几倍。

    严小乐觉得他喜欢这个满脸花纹的男人,多漂亮呀,像花朵一样。于是他伸出指骨,戳了戳斯坦裸/露出来的胳膊,这么多纹路,真的好漂亮,他要不要也在骨头上画上一些?

    妙香下属们:骨兵大人!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揍死他们?

    原战冷冷地望向这些人,人数大约五百人不到,可以形成一个小部落了,可惜妙香的野心太大,并不甘愿只成为一个小部落的头领。

    “你们这群蠢货,连自己效忠的对象都分不清楚!你们觉得妙香还是原来那个土城公主?”

    众人微微有些骚乱,有些人早就有怀疑,但在妙香后期的高压统治下,没人敢说。

    “难道你们就没有感觉出差别?如果是真正的妙香,那样一个小女孩会带着你们硬和我九原做对,带着你们送死吗?”

    众人沉默。

    原战不客气地道:“我要杀你们很容易!还有必要跟你们说谎吗?虫巫们,收起你们那些小虫子,如果你们不想被烧死的话!”

    虫巫们发出惊叫,他们身上的衣服被突如其来的一圈火给烧了个尽光,包括他们身上所有体毛,可他们的皮肉却没有任何烧伤。

    其他战士侧目,都感到了胆寒。众神在上!实力差距这么大,还怎么打?

    原战见威慑住这些人,继续道:“实话跟你们说,你们的公主妙香的身体早就被另外一个灵魂占据!这个灵魂残忍、贪婪、嗜杀、好权。你们公主的灵魂已经被他彻底压制,如果挽救得当,说不定你们公主还能救回来,如果再让那个灵魂壮大下去,你们的妙香公主恐怕就要真正消失了。说不定,她已经消失!”

    真正忠于土城王族血脉的战士们慌了,他们想要不相信原战的说辞,但是他们又忍不住去怀疑公主殿下近期的行为。确实,他们的公主殿下变化太大,之前还有所隐藏,现在已经到了连隐藏都不隐藏的地步。

    一个女人的说话、走路、生活方式等,怎么也和一个男人有着不小区别。

    如今的妙香公主,无论说话方式,还是走路姿态等等都更像一个霸权男人,而不是一个柔弱的小公主。

    原战又对虫巫们道:“你们会听妙香的命令,是因为什么?不管是为什么,那个躲在一个女孩体内的卑劣灵魂都不会对你们虫人族有任何善意,他只会控制你们为他效死,至于你们会死多少人、多少虫兵,那完全与他无关。”

    一名虫巫踏出一步,他的地位在妙香的跟随者中比较超然,其他人见他站出,竟没有一个人阻止。

    这名虫巫先对原战行了一个虫人族礼节,然后才说道:“虫人族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宝物,最后却在妙香殿下的身上发现。至于我们为什么没有找她要回宝物还听她的命令,是因为那宝物存放了很多年,就连我们的大巫都以为它已经死去,可是妙香殿下却让它复活了。”

    原战不容对方拒绝地问道:“那是什么?”

    虫巫犹豫了一下,但比较了双方武力,尤其骨兵大人也投靠了对方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实话实说:“是我族虫王。妙香殿下偷走了我族的虫王卵,不知道她做了什么竟然让我族的虫王卵在她体内重新复活,只要不断给她提供足够的能量,我族王者就能从她体内再次诞生。而这件事自然对我族至关重要!我族也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妙香殿下。”

    土城原下属战士都有点傻眼,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公主的肚子里竟然揣了一只虫卵!

    “该死的恶魔!他对我们的公主殿下做了什么事情!”有爱慕妙香的战士忍不住咒骂道。

    土城战士和虫人族势力立刻分成两团。

    站出来的虫巫咬牙,再次申明:“我说出这件事就是为了保住我族的虫王,九原现在是很强大,但是如果你们杀死我们的虫王,所有虫人族都将会和九原人不死不休!除非你们想将来永远被各种毒虫骚扰,种出来的所有植物都被虫子吃光,孩子们要每时每刻都防御被毒虫咬伤,牲畜战兽等也别想留存。”

    “不错的威胁。”原战竟然笑了。

    虫巫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张,“这只是在你们杀死我们虫王的情况下,如果你们不对我们虫王动手,我们虫人族也不会与你们九原为敌。”

    “可我听说你们虫人族已经与火城勾搭在一起?还想要瓜分我们九原的地盘、人力和财物?”

    虫巫滴汗,“这都是因为妙香殿下的要求。”

    “哦?”原战压根不信,“这样吧,为了避免你们以后不断骚扰,我先去干掉你们虫人族,只要杀得足够多,并在日后不断追杀你们虫人族所有成员,总有一天会把你们杀光,你说对吗?”

    虫巫颤抖了,“你、你就不怕我们虫人族的报复?”

    原战笑,“我就是怕你们报复,所以才要对你们斩尽杀绝啊。”

    虫巫们呆滞了。原战明明笑得很清爽,可在他们眼里却狰狞得可怕!

    “不过,”原战语气一转,“我的祭司大人不喜欢我多造杀孽,所以基本上只要不主动招惹我九原,我也不会追着去砍杀他。你们想要留下虫王对吧?”

    虫巫们一看到希望,连忙疯狂点头。

    原战摸摸下巴,“这样,只要妙香殿下同意不再和九原做对,并且愿意继续孕育虫王,这件事也不是不能商量。”

    斯坦等人收到原战眼色,虫王不能杀,但也不能轻易交给虫人族。

    虫巫们先激动后愁苦,先不说妙香体内另一个灵魂是否同意不再和九原做对,就是妙香自己,她恐怕在知道自己肚子中有一只虫子后,也不会愿意继续孕育下去吧?

    原战最后扫了一圈这些妙香下属,他不相信这些家伙,但严默说和有角族的战斗需要大量炮灰,而这些炮灰总不能用九原人,那么这些心不在九原的战俘就有他们的用处了。

    但在这之前,九原依然会给这些人一个机会,只要他们选择真心归顺,至少不逃不闹事,那么他们也能脱离炮灰的命运。

    *

    另一头,还不知道自己下属已经被连锅端的妙香正做题做得满头汗。

    到后面他已经在胡乱答题,可到现在他竟然连一题都没有答对!

    明明写的都是他认识的文字,可组合起来,他就一点都看不懂了。

    比如这题:

    这颗星球的生物骨骸和血肉等都有着奇妙的作用,它们是最好的生命武器材料,当我把它们掺入合金中时,普通的合金也出现了活性反应。当我把它们掺入在这颗星球上发现的液态金属时,普通的液态金属竟然根据掺入的不同比例转变成了不同反应的活性液态金属。

    这是一个伟大的发现!可是这些活性金属宛如有了自己的意志般,竟然无法利用原有的生命武器制作程序制作出生命武器,每次试做都失败了。

    下面是试验过程和方程式等。

    问题:找出至少一个失败的原因。

    好吧,题目他勉强能看懂,但那些方程式和实验过程是什么鬼?

    妙香这边头大如斗。

    那边严默也看到了这题。

    外星方程式他看不懂,哪怕文字和符号可以转换,但没学过的知识并不是转换成你熟悉的文字就能立刻理解贯通。

    严默重点看的是实验过程。

    实验过程被完整录像,甚至可以操作画面从不同角度观测。

    严默渐渐看入了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