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6章 章回56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妙香做完了所有题目,三个罩子没有一个打开。

    再看那只穿沙甲呆呆地看着光屏,仍旧困惑在他之前已经看过的一个题目中。

    妙香见得不得武器万分焦急,在室内走来走去,神经质地啃着右手食指的皮,哪怕把手指啃破了也毫无所觉。

    怎么办?他不能在这时候功亏一篑。

    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得到武器?

    对了!这里任何东西都是由能源控制,如果我破坏这里的能源供给,那么这三个罩子是否也就不存在了。

    妙香开始寻找哪里有可能是能源提供处。

    可是整个房间严丝合缝,他怎么找都找不到一个缝隙。

    “喂!”妙香一脚踢向还在发呆的严默甲,“别想了!我命令你给我……咦?”

    严默因为全神贯注投入到试验录影中,没有有意识地控制额饰中残留的妙香魂力做伪装,就这一下就给妙香发现。

    妙香此时虽然无法魂力外放,却可以和自己曾经分出的魂力取得联系,尤其他现在和严默靠得还是如此之近。可是当他刚才想要催动那丝魂力下令时,却发现他竟然和那丝魂力断了联系!

    如果距离很远,那么妙香还不会多加怀疑,可这么近还联系不上,那就不对了。

    妙香掏出匕首,扬手去向严默甲后颈刺去,却又在中途硬生生停住。

    他眼珠一转,用袖子遮住匕首,忽然悲声道:“你很愤怒对吗?那小怪物在戏耍我们,九原的人不想给我们活路,他们杀进来了,想要杀死我们所有成员,杀死你的兄弟姐妹、杀死你的伴侣,把你族中的幼儿也全部抓去杀掉甚或吃掉!我也愤怒,我们的怒火不必抑制,我们要给那些摧毁我们家园的入侵者好看,让我们一起去杀了他们!举你全族之力去杀了他们!”

    严默其实已经被妙香那声喝令给惊醒,在妙香拔出匕首、他感觉到杀气的同时正要避开并反击,妙香却收敛了杀气。

    那杀气收敛得非常完美,而妙香的情绪也突然改变,严默一时好奇,就没立刻反击,想听听他要说什么,结果听着听着就被影响。

    一股无名怒火突然从心底开始蔓延,妙香越说,他越感到同仇敌忾,恨不得现在就去和九原人去拼命。

    魂海中,另一个严默冷静地看着自己受影响,还有闲心对小树苗说:“妙香的能力进步了,她以前必须要接触他人才能影响对方的情绪,现在貌似已经不需要直接接触,如果等她以后能力升级,可以大范围远距离超控他人情绪,那可是真正的杀人于无形!这个能力用好了相当可怕。”

    小树苗正在瞅自己有点变红的树叶,身体一摇晃,变红的树叶又重新变得翠绿。

    同时,一股清凉的气息袭遍严默全身。严默眨眨眼,完全清醒了过来。

    妙香一边疑惑他和额饰之间的魂力联系怎么会断掉,一边继续用放大的情绪感染严默甲,得不到武器,他必须要有人吸引九原的注意力,这样他才好暗中偷袭和失败时脱身。

    “敌人来了,你听到你族民的哀嚎、哭喊了吗?它们在被虐杀,我们必须去杀死……”

    “唰!”门打开,小飞碟飞了进来。

    严默收起了木针。

    妙香一看到小飞碟立刻放弃继续影响严默甲,快速问他:“外面怎么样了?你有没有把进来的敌人都分开?骨兵杀了几个?还有多少敌人?”

    骨兵严小乐探进骷髅头,“咔咔!”找到父亲了!

    严小乐一阵风似地跑到严默甲身边,蹲地问他:“父亲,你在干什么?”

    “做题。”严默抬起爪子想要摸摸严小乐的头。

    严小乐看他递爪子不方便,主动低下头。

    妙香忽然生出一股极为不详的预感,他紧皱眉头再次喝问多比诺米:“外面的情况到底……”

    “你可以问我。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一具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妙香听到声音就下意识退到了那三样武器之后。门口已经被堵死,他无路可逃!

    原战和斯坦走进了这间房间,后面还跟着三名虫巫和四名真妙香公主的心腹战士,包括外面守着的假妙香心腹也跟了进来。

    不过假妙香的心腹身上都带着不轻的伤,显然刚受过一顿教训。

    房门再次闭合。

    这阵仗?妙香眼中闪过一丝惊疑和绝望,声音沙哑地喊:“骨兵!保护我!”

    严小乐抬头看他,站起身。

    “骨……!”妙香后一个字没叫出来,他看到那只穿沙甲突然人立而起,在转眼间就变成了人类。

    一个他非常熟悉也最不想见到的人类!

    多比诺米不在状况地围着武器台飞了一圈,稚嫩的嗓音冒出:“很可惜,你们没有一个答对一道题,这些武器将不属于你们。”

    武器台下沉。

    严默没感到可惜,今天没机会,以后总会有。况且他已经有了很大收获,就等着闲下来时好好验证一番。

    妙香捏紧拳头,怒瞪诺米:“你背叛我?”

    “不。”多比诺米一本正经地回答:“之前和你合作的我已经死去,如今这个我是新生的,你没发现吗?”

    妙香压根不相信他的话,他只以为自己遭到了背叛,环视众人,怒斥:“你们早就勾结在一起,连穿沙甲一族一起,你们这些卑劣的家伙!”

    其他人毫无反应,任他骂,这时候跟他回嘴没有任何意义。

    妙香骂着骂着骂不下去了,其他人都跟看热闹一样看着他,不屑、鄙视、嘲笑……

    妙香身体气得发抖。

    “骨兵!”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严小乐转头看向严默,很同情地说:“这个雌性有点可怜。”

    严默嗤笑,“别被他表面的模样迷惑,他只是穿了一张好看的人皮而已。”

    没人能听到严小乐在说什么,但只严默回应的话就可以猜想他们之间应该有所交流。

    妙香不再寄希望于骨兵,脸色变得惨白至极,他后悔了,他不应该这么早对上九原,怎么也应该等虫王孵出来,彻底控制了虫人族以后。可他被有角族攻击九原的现状迷惑,以为九原必将分身乏术,又被火城等高层说动,想要在瓜分九原中分一杯羹,结果……

    明明想好这次要更谨慎,前面做得也不错,得到虫王卵和让妙香孕育的过程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九原人也对他利用妙香带走土城的残余势力无动于衷,可是到后来他怎么就没有坚持本心,被人说动了呢?

    妙香不承认是因为自己贪婪,也不承认自己沉不住气。

    他只觉得他的想法和做法都没有错,如果他得到骨兵、得到地下城的控制权,他完全有能力对付九原人,根本不用违背本心且压抑仇恨之火地躲避他们。

    如果不是这能控制地下城的小怪物背叛了他,如果不是骨兵也成了对方囊中物,他绝对不会落到这种境地!

    天要毁我!众神没有站在我这边,现在还不是我操弄风云的时代。

    妙香悔恨中,不得不选择再次潜伏。

    忽然!妙香亮出用袖子遮住的匕首抵住了自己的喉咙!

    大家一呆。这是干嘛?用妙香的命威胁他们?

    除了严默有点困扰以外,原战和斯坦都做好了一击必杀的准备。不管是妙香还是那个神秘者,他们都不想留。

    至于妙香死了,她腹中的虫王卵是不是也会跟着死去。

    原战表示:死也是因为神秘者,跟他们九原无关。

    可虫巫和妙香心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希望就这么死去?他们慌忙地一起喊:“公主殿下!不要!”

    虫巫更是转头对原战焦急地道:“虫王绝对不能有事!妙香公主必须活下去!如果你们肯放公主和我们离开……”

    “闭嘴!”原战冷下脸。

    担心真妙香的战士对着妙香深情呼唤:“公主,你还在吗?你能答复我吗?你是不是被身上的恶魔完全控制了?”

    假妙香深吸气。你妈!肯定是那个九原的祭司,又被他拆穿了!

    一道明悟闪过脑海,假妙香对严默脱口而道:“之前那个畸形穿沙甲是不是也是你?”

    严默,“唔。”

    假妙香恨得咬牙切齿,追问他:“你怎么知道答案?那明明是……”

    “不敢说?我帮你说,大家看样子应该都知道你身上有两个灵魂了,一个是妙香本尊,一个则是什么呢?有角族红角大巫的胡莲?那三道……四道题确实是胡莲留下,但你真是胡莲吗?你已经没有他的大部分记忆,甚至不记得他的感情,你有的只是胡莲最糟糕的品质,你就像是被他放逐的**,还是恶欲,他不想留在本体内的。这样的你,恐怕连灵魂都算不上!”

    “你胡说!”妙香本来已经想好不管严默说什么,他都会做出不屑的嘴脸以反击,可是偏偏对方说的全是他最在意的事情!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每次死亡、分裂,能记起的事情就更少,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无法成功谋算,握了一手好牌还被打输吗?就是因为你不是人、不是一条完整的灵魂,你剩下的只有最原始的**,你的人性越来越少,你只想快速达到目的,却又不懂得像真正的人一样去经营,这样的你又怎么可能是胡莲?你看我连叫你胡莲都不愿,虽然我很讨厌他,但他至少能称得上是一条毒蛇,而你不过就是一只喜欢蹲在人脚面上吐口水的癞蛤蟆而已。”

    妙香差点被活活气死!

    女孩的眼睛变得赤红。某魂对天赌咒发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死杀死眼前这个可恶的魔巫!

    *

    “这是你们逼我的。”女孩流出眼泪,“我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可是你们连一条活路都不肯给我,我堂堂一名上城公主,却只能被你们羞辱、折磨,这样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真妙香心腹们心都疼裂了,我可怜的小公主哦!

    “你们不是想要我死吗?好,我死!”

    “不——!公主,不要!”

    绝望的气息在室内蔓延。

    妙香的匕首用了点力,脖子间出现一条细细的血痕。

    才十几岁的女孩悲愤地喊:“不要阻止我了!所有人都背叛了我,连众神都没有站在我这边,一而再、再而三,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去死!”

    “这个世间丝毫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每个人都视我为敌人,每个人都想杀了我,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没有可以歇息片刻的立足之地,我是如此孤独、寂寞、痛苦!不如死了。”

    血珠从女孩脖颈滚落,女孩的声音如泣如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我只是想要稍微过的好一点而已,为什么你们都不放过我?你们狠,我累了,我斗不过你们,我也不想再留在这个不容我的世界,母亲,我好想你,我就要去找您了……”

    真妙香心腹都跪下了,他们感同身受,一个个哭得悲伤万分,似乎都要追随妙香而去。

    严小乐捂着不存在的心脏,觉得好难过好难过,难过得他也不想活了。活着是如此辛苦悲伤,那还活着干什么?

    刚获得生命的多比诺米也开始错乱,他甚至发出了孩童的抽泣声:呜呜,你们都欺负我,全天下只有我一个是外人,你们都想我死,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与其留着被你们欺负和奴役,我还不如去死一死!呜哇!

    严小乐抓住严默的手,“父亲,这个世界不好,我们一起去死吧!”

    该死的妙香!她在使用情绪感染!

    严默反握住严小乐的手,他想笑、想要使用愿力,可又觉得到现在都没有完成一亿点的人渣减值,巫果都出生了,嘟嘟还没有出来,这样一点点减人渣值的人生太累,还有将来还要抵抗外星敌人,这简直是做不到的事情,还不如去死,说不定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和他的儿子重聚。

    啼笑皆非和想要去死的情绪在他身上形成了两股力。

    严默的思想变得缓慢,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在梦中梦一样,看着自己要做什么,想要阻止,可是动作却慢得不得了,自己的想法也无法快速传达到肢体。

    小看妙香了!他竟然可以把能力施展到这种程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