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7章 章回56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谁活着没有过自杀的想法?

    自杀也是一种能传染的病症,它完全受整体的情绪和气场控制。

    战场上大量兵卒的奋不顾身、某些教派的大量祭祀献身等这些都是自杀的情绪传染。他们那时已经遗忘了死亡的可怕,完全被另一种情绪代替。

    所有自杀者不是死于绝望,而是死于对死后不可知的期望!

    当你对现实失望到绝顶,找不到任何出路时,死亡就成了唯一未知的明天。

    *

    妙香把能力提升到了极致!他的七窍流出了鲜血,头也疼到要爆炸的地步!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他们还没有被他完全控制。

    只要有一个人先自杀而死……

    妙香心腹们最先崩溃了,他们在嚎啕和无尽绝望中纷纷举起手中没有被缴的武器。

    “噗哧!”一名战士把骨刀捅入心脏,带着解脱和对死后世界的期待,慢慢闭上了眼睛。

    这就像是一个开始信号。

    接二连三有人自杀。

    而那三名光溜溜的虫巫却在此时感到了耻辱,他们忽然变得无法忍受身上毛发全部消失,而且还赤身裸/体,明明他们以前一点不在乎光裸身躯,反而只是因为穿衣服比较方便隐藏虫子才不得不穿。可此时原本芝麻粒大的羞耻感被放大到无可忍受的地步!

    偏给他们带来耻辱的敌人是如此强大,他们使尽手段也无法伤害到他一丁点。绝望淹没了他们。

    严默在两种情绪绞力中慢慢生出一丝怒火,他应该在刚才大家进来前就杀了妙香,而不是想看他笑话反而给了他反击的机会!

    斯坦面无表情,看不出来被影响了还是没被影响。

    原战皱着眉头似乎在和什么做抵抗。

    严小乐和多比诺米都飞到了严默身边,一个抓着他的手,一个用触角盘住他的胳膊,两个小的全都抽抽噎噎。

    多比诺米的一根触角变成利刃,“严默爸爸,我不恨你,你给予了我新生,但是我没有信心可以活下去,就算我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这样的我只有一个,我连同伴都没有,那我将来要怎么交/配、生子?生物无法延续后代,那还有存在的意义吗?爸爸,让我杀了你,我再自杀,我们一起去死哦。”

    严小乐:“呜,一起去死,带着我一起,不要留下我一个人,父亲。”

    严默魂海中的小树苗忽然叉腰发出大笑声,笑得东倒西歪,它挥舞着树枝狂喊:“死吧死吧,都死吧,有我在,你们想死几次都可以!”

    严默:“……噗!”他被孩子们的童言稚语给笑醒了。原来小诺米还想着传宗接代?这还真是一个难题,不知道娃娃果对他和他未来的伴侣有没有用?

    严默一边努力维持头脑清醒,一边张口使用愿力要隔绝妙香的情绪传染。

    “咔!”

    谁也没看到原战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妙香身边,等大家注意到时,妙香的脖颈已经被他拧断。

    严默也恰在此时说出愿力:“愿所有在此室内的生灵不受绝望的情绪影响,恢复正常!”

    声落,室内众生灵顿感冰水浇头般,一阵激灵,全清醒了过来。

    此时,有的人已经把武器插入要害几分,有的人已经把毒/药放入嘴里,虫巫正要自爆体内母虫……

    所有动作戛然停止!

    半秒后,时间如重新流动,所有正要自杀的人全部疯了,插刀的赶紧拔刀并止血治伤,服毒的忙吐出毒/药再塞解药,要自爆母虫的更是哭着安抚母虫。

    还有人则呆呆傻傻的似乎不知道要干什么。

    室内乱了一小会儿。

    原战压下所有怪异思绪,他也受到了情绪影响,不过他没想着自杀,而是想带严默一起死,可他又不甘心,等他想到他才睡了他家祭司大人几年,现在死怎么都不划算时,他的身体就自然而然动了——杀死妙香,他只是在凭本能行动,谁都不能阻碍他和他的祭司大人在一起,就是死亡也不能!

    “斯坦?”

    斯坦抬眼,走到妙香尸体边,手指顺着她的腹部、心脏滑向她的头部,随即手掌如爪,迅速一握,再快速往外一提:“抓住他了!”

    “公主!”从自杀情绪中清醒过来的人总算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的公主死了!

    “不!殿下!”

    “啊啊啊——!虫王陛下!”

    “你杀了公主殿下!我跟你拼了!”一名战士疯狂扑杀向原战。

    原战一脚踹出,冷声骂:“蠢货!恩将仇报。”

    妙香心腹们也不是真的蠢,他们只是太伤心了,他们的公主竟然要带他们一起死!这才是最打击他们的。

    自己想要殉葬,和被迫殉葬,那是两码事好吗!

    被踹飞的战士爬起来没再冲向原战复仇,而是不住用拳头捶打地面,捶断了手骨也没停止。

    虫巫们连滚带爬地扑向妙香尸体。他们最重要的虫王,难道就要这么死了吗?天哪!地哪!众神啊!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严默爸爸?”本来只是在心中叫的,但刚才已经叫出来,多比诺米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地堂堂正正地叫道。

    严小乐也憨憨地用魂力喊:“父亲?”他有点小羞涩,刚才怎么会突然想要去死呢,还拉着父亲一起,明明他对生活是如此期待,而且才诞生的第一天就充满快乐,他真心一点都不想死。

    多比诺米也一样,他付出那么巨大的痛苦和代价才换来这具真正的生命身躯和真正的灵魂,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去死,就算大家都想死,他也不想死!

    “这个雌性的能力好可怕!”多比诺米感到后怕。

    这颗星球果然不一样,怪不得那名来自顶级文明的星际巡逻者会违反约定,暗中插手,想要留下当初这颗还没有发展出文明的原始星球让她继续发展。

    毕竟按照星际法条约,对于文明还没有建立的原始星球,第一发现者拥有百分之十的开拓权,该原始星也将属于发现其的星际势力。

    而磐阿家族黑白通吃,他们当然不满足只拥有新发现原始星百分之十的开拓权,一般发现没有文明且有利用价值的原始星后,总是瞒着帝国把其利用价值榨到极点,再让别人报上去。

    就算有些新发现的星球已经有文明,可如果他们的文明没有超过帝国,无法联系上星际联盟的话,那么他的原主人磐阿家族一样会瞒着帝国和星际联盟,对其进行资源掠夺。

    有时候为了怕泄密,他们在掠夺后直接毁掉的星球也不是一两个。

    这颗被严默爸爸叫做盘古星的原始星球当初虽然有一些星球能量本源培养出的强大生命,但是总体而言这颗星球和盛产异能魔兽的星球并没什么区别,加上空气成分不适合帝国生命居住,就算上报上去,也只会被划归为资源星而不是具有文明的可交往星。

    为此,当初如果不是星际巡逻者恰好路过这里——某巡逻者只是来看情人,想要把人骗走才会正好碰到,但多比诺米并不知道这一点,进而发现他的原主人在和这颗星球的十二古神大战,可能这颗星球早就被他的原主人家族占领甚至毁灭。

    可就算星际巡逻者发现了他原主人家族的作为,碍于盘古星当时还没有发展出具体文明,也不能明着帮忙。

    多比诺米又忍不住想到,原主人和古神的战斗落败,飞船落到这颗星球上,而他为了能源不得不和当地土著接触,甚至教他们一些知识。这算不算也帮助了盘古星加速发展出自己的文明?

    那当初那位巡逻者是不是已经想到这种可能,所以才任由飞船残体和智能的他留在这里没有带走或完全毁灭?

    多比诺米心中想了很多,可现实时间才过去几秒。

    严默先给两个孩子看了看,见他们都没什么事,这才去帮助其他人治疗。

    看到严默主动过来帮他们治疗伤势和为他们解毒等,妙香心腹们都有点傻。

    不是说九原的默巫跟魔巫一样,天性凶残冷酷,还会咒人于无形吗?

    可是这个青年看起来好温和,虽然语言有点犀利,但给他们治伤的手真的好轻好温柔!

    情绪影响而已,当我不会吗?吃了一个小闷亏的严默在心中哼哼,他的魂力加上一点催眠术,想要影响生物的情绪并不是难事。

    现在的他,连催眠术都不用使用,身怀生命能量本源的他会让每个接近他的人都想要主动亲近。

    严默因为指南在身,加上医生本能,就是对那几个已经实施自杀的也尽力抢救。

    最后被他救回来两个,其中一个就是最先那名用骨刀插入心脏的战士,他是一名九级巅峰战士,生命力顽强,哪怕受到致命伤害,也不会立刻死亡。

    等妙香一死,严默又使用了清醒愿力,这战士意识一恢复就不想死了,一直在靠意志力在生死边界挣扎。

    但他的伤势太严重,又伤在致命处,如果不是严默,他也救不回来。

    被救回的这名战士和另一名割腕者都不知道该对严默说什么好。

    严默也没客气,“你们已经死过一次,现在你们的命都是我的,明白?”

    被救回的妙香心腹们:……效忠的公主要我们死,敌人的首领杀了公主没让我们跟着一起死,敌人的祭司还救了我们这几个快要死的。这叫我们还怎么报仇?难道要我们杀死这两位,再杀死自己一遍吗?可他们就算想杀也杀不了对方,所以他们还是要自己去死?

    严默没管他们怎么纠葛,起身走向原战和斯坦那边。

    三名虫巫还在和原战闹腾,抱着妙香尸体哭得死去活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才是妙香的死忠。

    妙香心腹不是不想抢过尸体,但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伤,也抢不过那三个已经伤心得半疯癫的虫巫,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族抱着他们公主的尸身。

    *

    严默最关心的事和原战一样,他一边用魂力搜索附近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边问:“抓到那家伙了吗?”

    斯坦点头。

    严默不放心,“那家伙会分裂。”

    斯坦微笑,“不用担心,我在刚进来时就已经布下巫法,他不管把自己分裂成多少份,都逃不出去。”

    严默目光转到妙香尸体上,“就算如此,她的尸体一丝一毫也不能留,上次秋实给我们烧得只剩下骨灰,可他依然能跑出来作怪。我怀疑要么部落有些人认为骨灰可以止血,把秋实的骨灰挖出来再利用。要么就是有人对秋实有同情,把他的骨灰弄出来祭祀,结果就让那家伙有机会重新附到了活人身上。”

    一听严默说要毁掉妙香尸体,虫巫们更不愿意了,可能威胁的话他们都说了,现在还能怎么办?

    一名虫巫比较机智,他还记得在巫城上城聚会时这名默巫的表现,这位似乎是个心善人?

    “咚!”那虫巫扑到了严默跟前,哭着哀求:“默巫大人!求求您救救我们的虫王陛下吧,您能帮那些巅峰战士冲破九级障碍,还能医治好连木城大祭司都无法治好的木辉殿下的腿,您一定有办法救我们的虫王陛下对吗?求求您,一定要救救他!我们虫人族不能没有他啊!”

    严默对虫人族没什么好感,在巫城就有虫巫对他动手,出去绕了一圈回来,妙香又伙同虫人族放毒虫偷袭他们,如今妙香死了,虫王卵也快死了,就求到他头上来了?

    本性的他一点都不想救治虫王卵,救活了再让它孵化,给自己的敌人增加武力值,他傻了才会这么做!

    可是!指南在身,他不能见死不救,尤其还没出生的虫王卵没有承担任何因果,他连不救的理由都没有。

    严默没说答应救也没说不答应救,他把手贴到妙香腹部感受虫王卵,刚才扫了一眼,只这里生气最强。

    妙香腹内的虫王卵因为能量供应体失去活性,正绝望地走向死亡,这时忽然感觉到一股极为纯粹的生之能量,立刻疯了一般努力贴向严默手掌。

    “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细细的童稚声音传入严默脑海。

    严默挑挑眉,竟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这下他更不能不救。

    严默放手,正要离开。

    妙香的肚子鼓起了一个包,一个暗红色的光卵从妙香腹部浮出,贪婪地紧紧贴在严默手掌上,不舍得他离去,“有什么……在我体内……”

    严默碰触鸡蛋大光卵两秒钟,果断放手,直起身体,对斯坦使了个眼色,指了指妙香的肚子。

    光卵不得不沉回妙香腹内,它的实体还在里面。

    斯坦貌似有点惊讶,他之前并没有忽略虫王卵,可他刚才只感觉到虫王的柔弱灵魂,“竟然能躲过我的巫法搜索,我现在有点相信他是胡莲分裂的残魂了。”

    只有微小如蚊蝇的灵魂才能躲避过他的巫术,而一个灵魂微弱到连蚊蝇都不如,根本无法保持自己的完整意识,更不要说恢复,通常这样微弱的灵魂只会在世间能量冲击下飞快消散。

    也只有胡莲,他的灵魂简直受神恩赐般,无论分裂到多小多微弱,他都能慢慢恢复出完整意识,而且还不会被轻易摧毁。

    但那是在他无法找到他残魂的情况下。

    斯坦伸手探向妙香腹部,所有在场生灵都亲眼看到斯坦的手直直插入了妙香腹部,可没有伤口,更没有流血!

    “你要干什么?不能伤害我虫王陛下!”虫巫们想要阻止斯坦,被严默顺手用木针定住。

    斯坦脸上露出微笑,慢慢从妙香腹部抽出左手。

    不等大家询问,斯坦半闭上眼睛,嘴中念念有词,两只手掌猛地一合,再狠狠一搓!

    严默觉得自己听到了一声断魂的惨叫,但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斯坦睁开眼睛,摊开手。

    手中空空如也。

    “死了?全部消失?”原战问。

    斯坦肯定地道:“没有了,一点渣都没有留下。如果他这样还能逃脱,我会等着他。”

    虽然这样说,但斯坦身上一直存在的沉重感却在这一刻消散了许多。

    严默也一遍遍用魂力查看,还让小树苗一起帮忙。最后小树苗都烦了,甩着枝条抽他:“没有啦没有啦!没有其他多余的灵魂波动!你竟然敢不相信我的判断!”

    严默到此时才对斯坦微点了下头。

    斯坦嘴角慢慢勾起一丝微笑,惹得不少人盯着他痴痴地看。

    严小乐两骨手一伸,“吧唧”抱住斯坦的脸,陶醉地道:“真好看。”

    被抱脸的斯坦:“……”

    *

    又消灭了一个难缠的敌人,严默和原战的表情都很轻松。

    可是虫巫们却哭惨了,他们的虫王已经越来越衰弱,他们就快要感觉不到他们的虫王了。

    “默巫!默巫大人!求求您!救救我们的虫王吧!你让我们做什么都行!我可以用我的虫魂发誓!”

    三名虫巫都看到了严默贴近妙香腹部时,虫王的表现。别说妙香已经死去的现在,就是过去,他们也没看到过这么活泼的虫王反应。

    三名虫巫笃定严默能救虫王,刚被严默拔/出木针,就抱住严默的大腿不放。

    “默巫大人!我们虫人族可以退出和火城的同盟,只要您救活我们虫王并让它完全孵化。我求您了!”

    “默巫大人,您看我们的虫王多喜欢您啊,您再摸摸他吧,求再摸摸吧!”

    严默忍无可忍,再次亮出木针。

    原战已经先一步,一脚一个把三名虫巫全部踹开。你娘!我默的大腿也是你们能抱的,我自己都没能天天摸呢!

    想着不甘心,伸手过去摸了两把。

    严默:……小情人如此主动,我是不是该摸回去?可没有对方那么厚的脸皮怎么办?

    他喜欢原战,也喜欢和他的所有“嬉戏”,但他还不至于看到人就发/情。

    *

    虫巫们又爬过来了,他们已经抱定决心,就是吃遍世间所有苦头也要求得默巫答应他们救活虫王卵。

    严默一看他们过来就头疼,他也不喜欢被除了儿子和情人以外的人抱大腿,尤其对方还眼泪鼻涕一把把!

    “想让我救你们虫王是吧?这件事并不容易,而我和我九原部落现在要对付强敌有角族,根本没有时间去……”

    虫巫们飞一般打断他:“我们帮你!我们虫人族愿意参加抵御有角人的联盟!我们立刻传消息回去给族长和大巫们,他们一定会同意!”

    “那就等他们同意,派了人手再说。”

    “不要啊!这样会来不及!”虫巫们哭喊,“求您先出手救虫王,我们虫人族一定会记住你的恩情!”

    “然后报复我、杀了我、对付我的部落?”

    “怎么会?!”虫巫们恨不得剖心示意:“我们发誓绝不会对您有任何不敬,也绝不会和您以及您的部落做对!您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们?”

    严默看看三名虫巫,忽然叹了口气,“抱歉……”

    “求别抱歉!”

    严默翻脸,吼:“听我说完!”

    三名虫巫立刻凝固姿势做凝听状。

    严默眼皮抽了抽,“救活你们虫王一时不难,但难就难在让它一直活下去,还要给它提供孵化的足够能量和适宜的环境。假妙香虽然利用妙香的特殊血脉能力让你们的虫王重新出现活性,但也断绝了让它继续沉睡的可能。现在要么继续孵化,要么就只能等死。”

    这点来自指南的指点,在光卵碰到他时,他就询问了指南,得知了虫王卵的详细培育方法和禁忌等。假妙香的方法虽然管用,却很冒险,而且暴力。最后虫王卵不一定能成功孵化,而且不管虫王卵能不能孵化,孕育它的妙香都必死无疑。

    严默当着众人面说出了这点,并插刀道:“我想你们虫人族应该知道这一点,虫王孵化如果真那么简单,你们也不会等这么多年就让它保持沉睡。而你们说得也没错,现在恐怕也只有我能救你们的虫王。”

    虫巫们尴尬地抹抹眼泪。

    真妙香心腹顿时看虫人族的目光都不对了,原来你们早就知道我们的公主殿下必死无疑!公主,您死得太冤屈啦!

    虫巫们也恨透假妙香,假装无视土城战士的目光,对严默连声喊:“那怎么办?默巫大人,求您一定想想办法!”

    “办法?是有一个。”严默慢腾腾道。

    “什么办法?”虫巫们激动。

    严默不肯说,他不是吊对方胃口,而是真心不愿意。

    虫巫们哭了。

    就在这时,斯坦“好心”地提醒了他们:“想要救活并孵化出你们虫王的唯一方法就是由我们的默巫亲自孵育出你们的虫王。”

    虫巫们齐齐呆滞了一下,接着狂喜,“好啊好啊!”

    “好个屁!”原战不乐意了,一把搂过自家祭司,骂:“本首领的人只能怀本首领的种!想让我的祭司给你们孵育虫王?做梦!”

    虫巫们爬起来又跪下,他们无力了,“两位大人,您们就说您们想怎样吧!”

    原战脚丫子又痒了,很想再次踹人,“你们没资格跟我们谈,让你们的族长和大巫一起过来!”

    “可来不及了呀!”虫巫们大哭。

    原战一瞪眼,超级蛮不讲理:“我管你们!”

    严默看闹成这样,而他又不能不救,只好拍拍原战,“阿战,把育儿袋给我。”

    原战不太愿意,但还是依言把育儿袋解下交给他。

    严默上前,伸手没入妙香腹部,和斯坦一样没有弄出任何伤痕,不一会儿他就掏出一枚实体的暗红色虫卵。

    “啊!虫王陛下!”虫巫们担心,死死盯住虫王卵。

    “要么?你们可以带走另外想办法。”严默作势欲扔。

    “不要!”细嫩的童声和三道成年惨叫同时响起。

    虫巫们磕头,“默巫大人,请您先维持陛下的生命!我们相信您!”

    “可我不相信你们。”严默把虫王卵随手塞进育儿袋,再系到自己身上,“好了,它在这里可以暂时维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你们去把你们的族长和大巫们请到我们九原吧。”

    斯坦微笑,“记住,要有诚意。”

    原战亮出尖锐的犬齿,“大战前不到,我就把你们的虫王卵做成烤蛋给我儿子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