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69章 章回56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对窗外吐了口长气。

    早也谈判,晚也谈判。他的烦躁已经快要到达极限!

    自从虫人族表态后,原本立场不坚定或者持中立立场的势力忽然就对九原友好起来,纷纷赶到九原。

    可是这些势力到现在都没有摸清重点,竟然以为他们是在给九原帮忙,还想从九原讨到好处!

    如果不是指南在身,严默好多次都想祸水东引!

    有时候他气急了会忍不住想,他们就不应该那么快把西大陆有角族内部搞得一团乱,以至于有角族把九原当大敌,不惜深入东大陆腹地也要消灭九原。

    令人生气的是,其他势力竟然也就这么放他们过来了。

    如果其他势力有个像样的抵抗,有角族就算想对付九原,也不可能这么快、这么顺利、还没多大损伤地抵达九原附近。

    再加上近日接待的大多数势力者的嘴脸,本来严默想把来到东大陆的有角族打到怕、打到他们以后再也不敢来东大陆,哪怕把他们全部消灭也在所不惜。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凭什么他们九原要顶住有角族的所有仇恨值?

    凭借他和原战等人的武力,凭借他和白角族的关系,他们九原完全可以和有角族换一个玩法。

    严默抹抹脸,脸上浮起淡淡的冷笑。

    听说今天是大集市,外城广场肯定特别热闹。他现在虽然已经不适合在九原的公众场合随意露面,但他现在有愿力,给自己换个模样去逛街,一点问题不会有。

    可是谈判没有结束,想要出去透气那是做梦!

    严默开始羡慕去了战场的原战,早知他也去了,留在后方坐镇,运筹帷幄之类的智者作为真的不适合他。这不,才坚持了三天,他就要崩溃。

    “师父!”一只小脑袋从敞开的窗户边冒出来。

    小黑背着一个篓子翻进窗户。

    严默心情愉快了一点点,好笑道:“你怎么跑来了?”

    小黑把背篓解下,从里面捧出一个小奶娃,往严默手里一放,“给你,你哄他,我好忙,没时间带他。”

    严默目光落到小奶娃身上,小奶娃哼哼,两只小胖脚丫用力地蹬啊瞪。尔等屁民,有种等我长大!

    小黑把巫小果同学交出,跟放下了一个大重担一样,不等严默叫住他,飞快地抓起背篓跳出窗户就要跑。

    严默一手抓儿子,一手抓住小黑的后衣领,硬是把人拎回来。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原帝怎么在你这儿?”他还以为咒巫准备收巫果当关门弟子,他去要儿子,咒巫都不肯给。正好他这段时间特别忙,见有人照顾巫小果,且照顾得很好,他也就乐得偷懒。

    小黑啊啊叫,被严默拍了下屁股,老实了。

    “我从师爷那里抱出来的。”

    “你师爷不知道?”

    小黑摇头,眼珠子转来转去。

    严默眯眼,“老实交代,你把原帝抱出来想干什么?”

    小黑特老实地交代了,“是答答说他还没有看过原帝,他想看。”

    “所以你就抱出原帝,想把他带到答答那里?”

    小黑点头,然后告状道:“可原帝不听话,我让他乖乖的,他却到处乱爬,差点爬到敌人阵营里去,答答吓死了,把他叼回来后就扔给我,让我把他带回来,可原帝还不肯回来。”

    严默表情开裂,“这么说你已经带他出去溜了一圈?”为什么咒巫都没跟他说他儿子失踪的事?

    不在场的咒巫:我给他下了保护诅咒,谁敢伤害他,谁死一家,丢了也不怕,他会自己爬回来。

    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事的小黑戳戳奶娃娃的小脸蛋,不说话。

    严默气乐,抱起巫小果又塞回给小黑,“你的了,在打败有角族之前,你都得负责看好他。”

    “啊?!”这次轮到小黑表情开裂,“我不要!我还要打仗呢,我特别忙,没时间带小孩!”

    七八岁的小毛头打个屁仗!严默又在小黑屁股上拍了一下。

    小黑任他师父打屁股,只一心要把巫小果塞回给他师父。

    巫小果对严默喷口水,怒到极点:你这是当爹的吗?啊?有你这样不负责的坏爹吗!我要离家出走!

    喷完了他爹,他又转头喷小黑:臭黑蛋!竟然敢嫌弃小爷,就你这样的小鬼,我以前随便撕吧撕吧就没了!有种十年后来战!

    小黑双手平举,慌忙道:“师父,你看你看,他还喷口水,脏死了!”

    巫小果:哇呀呀!气死我啦!噗噗噗!

    严默从空间里掏出一枚果子,剥了皮,分成四丫,掰了一丫塞进小黑嘴里。

    小黑手酸了,嘴里嚼着酸甜的果肉,收回手臂把小奶娃抱抱好,从篓子里掏出软布给小奶娃擦口水。

    巫小果:呸呸呸!竟然拿给我垫屁股的布给我擦嘴!

    小黑可怜巴巴地看他师父,见他师父随手又塞给他一丫果肉就开始低头看文书就是不看他,无奈,只得重新把小奶娃塞进背篓里,背上。

    “师父,真交给我啦?”

    严默头也不抬,“嗯。”

    “那我把他带到答答那里啦。”

    “嗯。”

    “那我背着他和敌人打仗啦。”

    “嗯。”

    小黑:太糟糕了,早知就不为了一时好玩把人偷出来了!

    算了,还是给师爷送回去吧。

    可他师父就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在他打算从窗户里爬出去时,突然在他背后道:“犯错不可怕,九原子民,不论年龄,不论性别,要能勇于在犯错后承担自己的错误和责任。如果做不到这点,他也不配当一个九原人,你说对吗,小黑?”

    小黑咕咚趴到窗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有气无力地道:“对,师父。”

    “去吧,路上小心点,这段时间九原比较乱,不要给坏人抓去卖了。”

    小黑并不担心这点,他出行都有铁背龙相伴,一般人和兽都不敢招惹他,不过师父说的也没错,他天天带着铁背龙,目标也很明显,如果有人想要抓住他用以威胁师父……

    小黑突然觉得身后的篓子重了不少,但他并没有跟严默死皮赖脸地闹着要把巫小果留下,而是真的背着巫小果又回战场了。

    好战的巫小果:看在能继续看打架的份上,就暂时饶过你这个黑蛋蛋。

    巫小果大爷眼睛一闭,特安稳地睡了。

    *

    心情得到调剂的严默总算同意和火城使者展开第二轮谈判。

    拉莫聆进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瘫坐在下方的椅子上。

    “那群人真他娘的把自己当回事了。”拉莫聆懒洋洋地骂。

    “连你都毛了?”严默吃吃笑。

    “啊,老子刚才几次都想诅咒他们。”自从严默偶尔使用“老子”这个词,又被原战发扬光大后,现在这个词在九原也算流行词之一。

    严默笑出来,“已经诅咒了吧?”

    拉莫聆给了他一个“你懂的”眼神。

    侍者传声,说火城使者已经到达门口。

    严默扬声,让放人进来。

    懒洋洋的拉莫聆立刻恢复高雅崇贵的王子风范。

    火城使者以流焰大祭司为首,进来时脸色都很差。

    他们昨天来的,本来以为九原需要助力,他们提出的条件也不算太苛刻,心想任务应该能很快完成,哪想到那九原祭司特别可恶,第一次谈判就不欢而散。

    他们通过音城使者私下找到在九原受到重用的拉莫聆,可是这也是一只被九原水土养狡猾了的火狐,答应给他那么多好处,他都不肯松口。

    乌宸也来了,脚步匆忙,他事情非常多,接待外务本来是叶星的事,但叶星现在要盯着那些“友好交易”的势力,实在无暇分/身。叶星的副手,原盐山族的黑奇则负责去安抚那些新进或主动投靠或原战等人顺手收回来的小部落部族人,也忙得一塌糊涂。

    “大人!”乌宸在外人面前很少叫师父。

    双方简单行礼后,分主次落座。

    严默端坐在最上首,他的下手左边分别是拉莫聆和乌宸,右边则是火城使者一行。

    流焰对己方一人示意,那人站起来就开始再次重复昨天的话。

    “我们火城闻听九原被有角人围困,城主和诸位祭司大人都对九原众担心不已,不惜请出流焰大祭司和我们一同前来九原,那有角族武力强大,骨器神鬼莫测,又能就地取材炼制骨兵,九原如果再这样和他们对峙下去,恐怕……”

    巴拉巴拉,严默听着听着就走神了。

    他在打量自己的徒弟乌宸。这小子不对劲!

    从回来到今天,虽然他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孩子,表面上这孩子也一切表现正常。

    可是严默就是觉得他不对劲。

    证据是这孩子压根不敢看他的眼睛,就好像他做了什么大错事,一旦被他知道,他这个做师父的十有八/九不会原谅他一样。

    也许因为背负巨大的精神压力?乌宸的眼眶明显发青,可能晚上都没怎么能好好睡个好觉。

    这孩子会出做什么事,以至于觉得他不会谅解?

    背叛九原?不可能。

    触犯了九原的法规却被高层庇护?有一定可能。

    那么这孩子到底触犯了哪条法规?可如果他真的触犯了九原的法规,为什么不讲人情的原冰能放过他?

    乌宸大概感觉到他师父打量他的目光了,有点坐立不安起来。

    “咳!”坐在下首的拉莫聆用咳嗽声和眼神提醒严默,别忘了这是什么场合,人火城使者还在呢。

    严默收回打量(逗弄)徒弟的目光,身体往后面一靠,漫不经心地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我没听清楚,你们说你们有什么条件,能不能再说一遍?”

    流焰脸色难看到极点,他身为火城大祭司,地位崇高,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慢待和屈辱?

    “没想到默巫大人去了西大陆一趟,回来耳力竟不行了,我火城正好有些治疗耳聋的草药,如果默巫大人需要,我便让人送一些过来如何?”流焰声音阴森。

    严默笑眯眯,“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能不能说大声点?呵呵,去了西大陆一趟,和有角族打得昏天暗地,到现在我的身体都没有完全恢复,阿战想让我好好修养,可我一想到有角族还在我们东大陆肆掠就怎么也休息不下去。劳碌命啊!”

    流焰郁闷,骂他耳聋,他竟然还真承认了!当下冷哼道:“如果默巫大人耳朵不好,不如换个人谈?原战首领现在哪里?”

    严默瞅瞅他,忽然微微一笑,转而对拉莫聆闲话般道:“这火城大祭司生性羞涩,说话声小得跟蚊子哼一样,他们城主脑抽了,竟然派这么一个连说话都无法大声的人来谈判?”

    流焰暴怒,一拍椅子扶手,腾地站起:“严默!你不要欺人太甚!”

    严默转头,“哦,总算声音大了,希望下面你都用这个嗓门说话。”

    流焰阴毒无声地看了严默一会儿,不愿再受这种侮辱,转身就走,他的手下也气哄哄地跟着离开。

    后面严默似无所觉的继续和拉莫聆闲话家常:“幸亏我们提前赶回来了,真没想到不过大半年,那有角族竟然就能突破几大上城的势力,直接打入内地。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当初有角族分别从南北两个海岸上岸,行经路线几乎把所有大势力都涵盖进去。那他们怎么会那么快就深入腹地,集中到我九原附近?”

    拉莫聆回答:“听说那些行经路线上的势力都损失惨重,完全无法抵挡有角族的强势攻击。”

    “哦?”严默语调上扬。

    流焰脚步放慢,可那两人却不说话了。

    流焰加快脚步,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再强大,他们能凭两个人就消灭所有有角族吗?

    只要有角族的威胁还在,他们想要打退有角族就必须联络其他势力帮忙,更不敢在此时乱结仇怨腹背受敌。流焰想到这里,头颅重新高高抬起,被敌人打到家门口的是九原不是火城,急得也应该是九原而不是他们。

    看到火城一行人背影消失在门外,乌宸颇为担心地对严默说道:“师父,这样三番两次地冷淡刺激他们,他们会不会……”

    “你说他们会不会在九原给我们捣乱?”严默笑,“那是当然。就算我们对他们热情如朝阳,侍候他们跟祖宗一样,他们该使坏的还是会使坏。这方面,原冰自然会盯着,你无须担心太多。”

    “师父有数就好。”乌宸吁气,“那他们会再要求第三次谈判吗?”

    这次不用严默回答,拉莫聆直接道:“会,他们目的没达到,不管我们冷淡他们几次,只要没彻底撕破脸,他们都会再来。不信你明天看,不用我们特意邀请,他就会再次要求和默巫见面。”

    严默呵呵,“火城现在就希望能赶在虫人族到达前,先和我们达成口头条件。”

    看徒弟不是很明白,严默索性把内/幕说出:“他们担心我们会利用虫人族反过来对付他们,所以想要在这之前做出同盟的假象,让我们不好对他们出手。”

    乌宸秒懂,举一反三道:“他们在等我们和有角族打个两败俱伤,而他们则可以保持实力在日后得利。”

    “没错。”

    乌宸皱眉,“包括火城在内,有同样想法的势力不少。偏偏我们现在也真的不能得罪他们,否则他们和有角族联手,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我们九原。”

    “最糟糕的是,就算我们不借用他们的力量打败了有角族,且不说我们九原到时有多大损失,只我们凭借一城之力就把整个东大陆势力都头疼的有角族打败,以后就要换我们九原成为所有势力的假想敌了。”拉莫聆接口道。

    乌宸点头,“师父和首领虽然强大,但只有你们少数几个强大,我们九原的整体实力比起其他老牌势力还是弱很多,只人数就不能比,而我们新收进来的人也暂时用不起来。我们九原的弱点太明显,这次和有角人对上有好有坏,坏的不说,好处是可以让我们的战士和头领们快速成长。”

    “以战养战,强大的战士都是在不断的战斗中才能诞生,安逸的日子只会让武力倒退。”拉莫聆附和。

    “重点是我们九原想要赢得这次战争,而且还要不引起其他势力的忌惮,得掌握好一个度。师父,您和首领是不是打算把所有势力都卷进这场大战中?”

    严默很欣慰。

    还好拉莫聆和乌宸几个成长得都不错,不需要事事都要他操心,相反这几个经常能帮他查漏补缺,和那些老牌势力的使者们玩起心眼来也不差什么。

    拉莫聆比他还懒,可大局观奇异的好。此人上课最喜欢听历史故事,没事喜欢跟咒巫等人生经验特丰富的老人唠唠嗑,一旦有必要,帮着九原出谋划策决定大计,几乎无往不利,目前九原众高层都已经把他视为军师型人物。

    乌宸,因为其沉稳的性格,超越年龄的稳重和成熟,以及其优良的品德,加上其对庶务的精通,异常受众高层倚重。如今九原的政事方面几乎都是他在管,同样被委以重任的狰则把重点全部放到了军队上。

    那些军团长就不说了,包括黑水族长黑水赢石、多纳族长阿古达等人皆因为战功而在九原声名赫赫。

    负责后勤事宜的大山、穆长明、蚊生、草町、黑奇等人都成长得非常好,如今都能独当一面,和那些上城势力接触不说游刃有余,至少不会给九原丢脸。对此,严默已经很满意。

    而纠察团团长原冰的表现则更给他带来了惊喜,这个当初无论手腕还是说话都稍显稚嫩的男人也成长到了连看他不顺眼的原战都不得不称赞的地步。

    如今九原城有冰在,几乎完全不用担心治安安全方面的问题。原冰一肩担起安全部、警察局、城防建设三大块的任务,随着城中外来人员和新加入者急剧增多,他的压力非常重,可是每一块他都完成得非常好,从没有听过他叫苦叫累。

    其他诸如几个徒弟的表现也都有亮眼的地方,就连调皮捣蛋的小黑在他和原战失踪后,也不再贪玩,而是拼了命的和答答他们练武,现在更直接跟着答答的军队不断进出战场。

    被尊为祖巫的咒巫大人则成了九原的定海神针,偶尔虞巫也会过来坐坐。

    有这两位在,九原高层就算想要出点错也难。一旦他们的决断有问题,能被这两位骂到死,不过咒巫是真骂,还带诅咒,虞巫则是擅长冷嘲热讽,不把人讽刺得恨不得跳湖自杀绝不住口。

    总体而言,这大半年中九原的管理层面对外界庞大到可怕的压力,愣是抱成团,集结所有人的智慧努力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成长度相当喜人。

    严默想,这样最好,这样以后他出门时间稍微长点,也不用担心九原高层自己把自己折腾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