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0章 章回57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见祭司大人再次走神,拉莫聆很无奈地对他招手,把他的魂重新叫回:“祭司大人,听到您徒弟的问话了吗?您到底是个什么打算?能不能给小的们透个底?”

    严默忽然问:“神血能力还能恢复吗?”

    拉莫聆,“嗯?你是指?”

    “阿战告诉我,火城大祭司流焰的神血能力已经被他废掉,可是我瞧那流焰不像是失去能力的模样。”

    乌宸惊讶。

    拉莫聆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当下斟酌道:“每座上城都有她的神秘之处,我曾经听过一个传说,说最早的火城城主具有不死的能力,他们能在火焰中重生,当然这只是传说。如果流焰的神血能力真的被废又恢复的话,只可能与他们的火神有关。详细你可以再问问咒巫和虞巫大人,他们知道的会更多。”

    严默记下了这件事,暗城的暗神能把原战和九风他们送到西大陆,火城的火神让他们的大祭司恢复神血能力也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这流焰和九原有废掉神血能力的莫大仇恨,他顶了一个使者的位子,还是领头者,如果说他对九原怀有善意,那简直跟说有角人是来东大陆做好事一样。

    “聆,如果你是火城城主,在目前的局势下,你会怎么做?”

    拉莫聆放松身体,敲敲扶手,“首先,我们得知道火城城主是个什么样的人。根据我们收集到的消息,火城城主似乎对九大上城的格局不满已久,他经常会跟下属提起古时三城,并感概那时候火城的辉煌。”

    “你是说他想把九城势力恢复成三城势力?”

    “不,他想要一统天下。这也是他为什么一边暗中对付我们,又一边厚着脸皮来联系我们的原因。”拉莫聆难得正经地道:“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强权者有这样的想法,可惜至今没有谁能做到。这次有角族侵略我东大陆,对东大陆所有生灵来说是一场灾难,但对某些野心者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严默承认,他当初在知道有角族的阴谋后也曾想过借由这个机会快速壮大九原,只不过计划不如变化,他被扔到了有角族老巢,成了第一个正面对上有角族的倒霉鬼,自此想要躲在后面偷偷发展壮大的可能也就此消失。

    拉莫聆继续道:“偏偏巫城第一祭司巫象大人失去了预言的能力,而他的守护战士飞山大人也无意揽权,致使巫城对其他势力也没了多少约束力。”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其实就是有角族不来,天下也要乱了。”

    “我一点都不想从你口中听到这句话。”严默捂住额头。

    拉莫聆撇嘴,“我说的是自己的分析推测,不是诅咒。”

    严默刺激他:“不要否认了,我已经听咒巫说过你的乌鸦嘴能力又升级了。现在只要你一出现在会议室,大家都恨不得堵上你的嘴。”

    乌宸偷偷笑。

    拉莫聆随手抓起桌子上的点心砸他,“那你还要不要听我的分析?”

    “……要。”严默投降。

    乌宸从不浪费粮食,抓到点心就塞到了嘴里。

    拉莫聆换了个坐姿,好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别说火城城主,就是我那好妹妹拉莫娜也在做统一天下的梦。”

    “哈?她有那么大野心?”严默吃惊。

    拉莫聆浮出一个怪异的笑容,“她的能力非常特殊,她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可是这世上只要有第二个人知道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你知道么,她一直在寻找大气运者,因为巫象大人曾经为她预言过一次,说她只要找到大气运者,她的未来就会非常辉煌。因为这句预言,因为她的能力,音城大祭司不惜把自己手中力量全部交给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并一心扶持她,想让她成为音城的下一代女王。甚至不惜……”

    不惜牺牲他这个能力同样不凡的音城大王子,就因为大祭司怀疑他就是古老预言中那个会弑神毁天的恶魔。

    这句没说出的话,严默和他都知道。

    拉莫聆被放弃,真的能不恨吗?只是抢走他一切的是他的亲人、是音城最重要的几位大人物,他身为大王子,不想音城内乱,不想家人互相倾轧,就只能退让,直到他彻底失望。

    严默没安慰他,虽然拉莫聆从没说过,但他能感觉出对方在九原过得嚣张又愉快,如果拉莫聆想离开,没人会阻拦他,可他留下了,现在更是对他和原战自称下属,为九原出谋划策,把自己彻底当成了九原的一员。

    他想,拉莫聆应该已经从过往中走出来了。

    拉莫聆确实已经不在乎从前的地位,以他目前的眼光看来,九原才是未来东大陆的趋势,如果这世上真的有哪个势力能统一东大陆,九原的可能性最大。

    “据新建鸟军传回的消息,拉莫娜现在鼎钺部落,她传信回去说她已经找到了想要合作的大气运者,要音城派出人手帮她在鼎钺站稳脚跟。”

    拉莫聆没说他怎么知道拉莫娜传信回去的内容,严默也没问。

    “她很可能会嫁给鼎钺部落的酋长。”

    “你觉得她有威胁?”严默对拉莫娜感观一般,但他还记得那个女孩在音城的声望非常好,而且这女孩似乎对奴隶也抱有善意?

    拉莫聆没有立刻回答,他似乎在考虑要怎么跟严默说。

    “聆大人?”

    “……拉莫娜的神血能力比我的好。”拉莫聆很不情愿地承认,“而且她给大祭司当作下代女王培养,无论做事还是待人待物都比一般贵族女孩强得多,就是我那几个兄弟都比不过她。除去她爱做梦这点不谈,她本性还算善良,也会为民众着想,她成为音城下代城主,我并没有意见。可如果她嫁给鼎钺酋长,而鼎钺又有野心的话,那麻烦就大了,我只怕她会控制不住鼎钺酋长,也控制不住她自己的野心。”

    严默不怕人有野心,不管那人的能力有多大,他好奇的是:“拉莫娜的神血能力到底是什么?”

    *

    鼎钺部落的边界地带。

    黑压压的战士列成方队,他们全都身披发着寒光的鳞甲。

    最前方是一群强大的战兽,它们也无一例外都有金属鳞甲披挂。

    隔着偌大荒地的另一边,是一群看起来由各个部族和野人组成的临时军队,他们大多身穿皮毛,手上握着的武器也以木矛和石器为主。

    鼎钺军队后方,鼎钺酋长附典表情颇为志得意满,他身边坐着两个人,分左右,分别是蜇黎大巫和音城公主拉莫娜。

    “你说得不错,我们没必要现在就和有角族和九原对上,让他们先彼此消耗,而我们则趁着这段时间把大河流经的下游势力全部收纳到鼎钺,以后不管他们哪方胜出,我们鼎钺都将立于不败之地!”

    喊杀声从外面传来,另一方先发动了攻击。

    附典对拉莫娜伸手,“我的公主殿下,让我们出去,看看那些战士如何为你我奋战。”

    “好。”拉莫娜微笑,借着附典的手起身。

    蜇黎大巫坐在原地没动,现在酋长重视音城公主更胜于他,他的权力在被慢慢架空,但蜇黎无所谓,他已经看到了未来,只要等着未来变成现实就可以。

    鼎钺大巫重视的永远都是部落的发展,而不是某个首领某个人。

    外面,拉莫娜看着冲击过来的野兽,昂起了头。

    附典酋长以为她害怕,拍拍她的手背说:“不要担心,不过是一群会变成野兽的野蛮人,他们在我们的铁甲军下只有被践踏的份!”

    两人登上高处,清楚看到那群由好几个部落组成的杂牌军在冲向鼎钺战士时,冲着冲着就从人形化成了兽形。

    吼叫声震天。

    形式有了改变,冲击在最前方的鼎钺战兽在听到那些兽人的吼叫后竟然开始后退,还有些竟然趴在了地上。

    “嗷嗷嗷——!”一声奇特的兽吼声传出。

    本来属于鼎钺的战兽竟然全部调转头开始与兽人们一起攻击鼎钺的战士。

    “该死!”附典酋长怒骂,当下一扯外袍,从高处跳下,手持一只能量武器就带头冲向前方。

    拉莫娜不但不觉得对方鲁莽,还觉得是男人、是首领就该如此!

    “我的酋长,让我助你一臂之力!”拉莫娜高声喊道。

    随后,宛如天音的歌声响起。

    附典酋长听到歌声,顿时热血沸腾,似无尽的力量从身体深处涌出,当即高举手臂高举,大喊:“为公主殿下而战!”

    同样被歌声激励得头脑发热的鼎钺战士也跟疯了一般大喊:“为公主殿下而战!杀啊——!”

    *

    九原的会议厅中。

    拉莫聆回答:“拉莫娜可以通过歌唱某些特别的歌曲来施展她的能力。比如她可以用歌声激励战士,如果时机用得好,在战场上往往能扭转战局。她还可以用歌声祈福,用歌声伤敌。她掌握的歌曲越多,能做的事就越多。”

    “这么说她不但能群攻,还能单挑,不但能当攻击手,还能当奶妈?这能力确实……不赖。”严默都羡慕了。怪不得善言族血脉会被其他族如此忌惮,无怪乎蓝音大祭司会把拉莫娜当作宝贝。只看他们一些返祖后代的能力表现就可以想象这一族曾经有多么强大。

    两人对拉莫娜、鼎钺和火城的行为又做了一些分析,乌宸在一边补充,正说到具体要怎么对付这些势力派出的使者,九风来了。

    “桀——!”敞开透气的窗户中闯入一只小鸟,进来就冲着严默飞过去,“默默,快!跟我去战场,苏门受伤啦!重伤,他就快要死了!”

    会议厅中的人全部变色。

    “什么?!他在后方救人,怎么会受到重伤?谁下的手?”严默边问边快速拿出传送门。

    “是有角人!大战说他们专门派了人暗杀苏门。”

    话音刚落,一人一鸟已经从会议厅中消失。

    拉莫聆张嘴,“所以他和首领到底是什么打算?他们要怎么做才能把东大陆其他势力一起拉入这场大战中?喂,乌宸,你知道吗?”

    乌宸起身,“我还想问你呢,你应该分析出一些内容了吧?”

    拉莫聆捏捏眉心没说话。

    两人往外走去,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一张冰寒的脸。

    乌宸看到这张脸,悄悄往旁边挪了一步,加快速度就跑了。

    拉莫聆忍笑。乌宸这个胆小鬼!

    “默巫呢?”原冰冷着脸问。

    “不知道。”拉莫聆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原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怎么,你在害怕我把你做的好事告诉我们的祭司大人?”

    拉莫聆慢慢抬起头,脸上表情全然不在乎,“你想说就说。”

    原冰脸色阴沉,这人就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你以为他会在乎什么,但等你真的这么认为时,你会发现大错特错,人什么都不在乎!

    拉莫聆低头看自己的手腕,“你再不放开,以后你别说亲近那个人,就是想要再次见到他……”

    拉莫聆的手腕被迅速放开。

    拉莫聆撇嘴,施施然地离开。

    原冰没见到想见的人,无名火升起,他不舒服也不想让别人舒服。拉莫聆仗着他那张嘴,九原没一个智慧生物敢得罪他,可如果把他那张嘴封上呢?

    *

    严默和九风直接出现在战场后方。

    看到突然出现的祭司和山神大人,后方战士等人无一人惊讶,同样的奇迹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

    人们对一人一鸟行礼,九风飞在前面带路,他们很快就来到伤病营。

    苏门被单独放到一个小房间,房间外面他的护卫和神侍在门口守着,这些人面色悲痛,看到严默出现,神情立刻变得狂喜。

    严默推开门,惊动正在照顾小孩的草町、白角战士桑叶和神侍艾黎。

    “大人,您来了,太好了!”草町一看是严默,顿时放下心,“您快来看看苏门,他……”

    苏门的伤势非常重,胸口要害插着一把骨匕,没人敢把匕首拔/出来。

    苏门这时竟然还有意识,他侧头看到严默,大大的眼睛里滚出泪珠,“师父……”

    严默心一酸,上前握住小孩的手,顺势在床沿坐下,摸摸小孩的额头,“别怕,有师父在,你什么事都不会有。”

    “嗯,我……不怕。”小孩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这就是你想要的?你现在满意了?”神侍艾黎忍不住愤怒,发泄般地低吼。

    “艾……黎!”苏门想要喝止艾黎。

    严默抬头,一指大门,“都出去,别妨碍我救人!”

    “你!”

    桑叶一把拉住艾黎,硬把人拖出房间。

    草町叹口气,问:“大人,需要我留下帮忙吗?”

    严默神色缓和,“能帮我打点热水来吗?”

    草町接令而去。

    “九风,你帮我去找大战,跟他说如果他有空,就让他过来见我。”

    “桀——!”

    九风也被严默打发走了,如今室内只剩下师徒两人。

    严默抓起床边盆中的布巾,拧干,给小孩擦了擦汗。

    苏门抓住他的手,吃力地道:“师父,不……怪你,是……”

    严默捏住他的嘴唇,“别浪费力气了,一说话就冒血,这样的伤势如果你不是大巫,身体生机比别人更浓厚,你现在已经死了。”

    严默不再耽搁,手掌覆住小孩心脏部位。

    小孩的心脏和受伤部位在魂海中/出现虚体。

    “祖神在上,当我拔/出匕首时,愿他的生命力可以维持至少五分钟。”

    五分钟,足够他用生命能量完全恢复小孩受伤的心脏。

    匕首拔/出,血液还没有来得及喷洒出,伤口已经开始愈合。

    不到十秒,全力以赴的严默收回手掌,再次凝干布巾,轻轻把小孩胸膛上的鲜血擦去。

    胸膛平滑如故,伤口愈合得连点红痕都没有留下。

    苏门低头,眼中充满惊奇,他伸手摸自己的胸膛,满脸都是不可置信,“师父,这就好了?我的伤口没了?”

    “嗯。”严默缓缓吐气,看到小孩安然无恙他才真正放下心来。

    他用愿力和信仰点数一样可以救回小孩,但冥冥中,他觉得生命能量更好,对小孩也有好处。

    看,小孩的脸色又重新恢复红润,就好像从没有受过伤一样。

    苏门坐起身,一把抱住严默,“师父,对不起。”

    严默抬起手,轻轻抚摸小孩的后脑勺,“你说错了,应该是师父对你说对不起,我明知道你在这里很危险,可还是把你送来了。”

    “不是这样!”小孩抬起头,“我知道师父是为我好,只有这样大家才会更快接受我。”

    不,你不明白。如果你留在西大陆白角族,你会受尽宠爱和尊重,哪怕你什么事都不做,也依然是白角族人眼中最重要的大巫,你在那里根本不需要如此小心,不需要看人脸色,也不需要承受这样的危险和同族的仇恨。

    “你想回去吗?”严默认真地问小孩。

    苏门用力摇头,“不,我想留在师父身边。”

    “哪怕被你的族人视为背叛者?”

    苏门咬住嘴唇,“我不是背叛者。”

    严默笑了,“对,你不是背叛者。如果以后谁再说你是背叛者,你就告诉他,你只是回到炼骨族的故乡,向无角人取回你族的骨承,学习炼骨族最古老的传承,同时学习无角人的知识,等你将来回去西大陆,你会更壮大有角族,为有角族带去更好的发展,甚至为有角族在他们原本的故土东大陆争得一定地位。”

    “那我对师父有用吗?”小孩有点惶恐。

    “有用啊,你将是九原和有角人,东大陆和西大陆联系的纽带,以后两边是否能友好相处和是否能互助互利就全部看你了,师父对你的期望可是很大很大。师父不喜欢战争,你喜欢吗?”

    “不喜欢!”小孩放心了,握拳,“师父,我会做到的,我会让有角族以后和九原都友好相处,不要战争和侵略。”

    “很好,有志气。”严默拍拍小孩稚嫩的胸膛,“你是我徒弟,不需要对任何无礼的人低头弯腰,不管是面对九原人还是你的族人。你可以面对任何质问,因为你我要做的事情是天下最伟大的事情之一,有些人不理解,是因为他们目光短浅、脑沟回太少。对于这种人,你连鄙视都没必要。”

    小孩用力点头,看着严默的眼神满满都是崇拜。

    严默抱着苏门陪他在外面走了走,看到小大巫安然无恙,他的护卫战士和神侍们喜极而泣。

    严默没理睬艾黎,最后只桑叶默默跟随在他们后面。

    苏门能感觉出师父的心情不太好,小孩只搂着严默的脖子,享受这难得的师徒亲昵——唉,师父太忙啦。

    一个小时后,原战抓着九风的爪子飞回来。

    严默把苏门交给桑叶,直直向原战走去。

    九风飞过去探望苏门,两小玩到一块儿。

    原战率先开口:“谁惹你了?”

    明明严默脸上还带着笑容,可作为伴侣的他一眼就看出对方已经气得脑门可以烤肉。

    “你知道是谁暗杀的苏门?”

    “抱歉,对方速度太快,没能把人留下来。苏门自己也没有看清吗?”

    严默压抑着怒火摇头。

    他快要气疯了!竟然敢对他的徒弟动手!还是暗杀那么小的一个小孩子!如果没有九风、没有传送门、没有他的那些特殊能力,包括小孩的大巫身体,只要缺少任一个条件,小孩就死定了。

    愧疚、担心、自责……种种情绪混淆到一起,全部变成对偷袭者的滔天怒火!

    “那些有角人是不是以为我们九原真的很好欺负?他们以为我们能做到的只有目前这一些?”

    “默,你冷静点。”

    “冷静不了!”严默平生最恨别人动他的崽子,徒弟和儿子都是他的崽,谁都不能动,谁动谁死!

    “默,别忘了我们的计划,如果我们想要把所有势力都卷入……”

    “我还没有怒到失去理智。”严默冰冷的表情下压抑着火山,“我只是不打算再等了,不管是谁,敢伤害我家小孩,他就得付出代价!”

    原战手搭到他的脖颈上,轻轻拿捏,声音低沉:“好,我们一起让他们付出代价。你说得对,没有人可以伤害我们家的孩子还能就这么逃掉!”

    严默抱住他,恨声道:“我要那个王八蛋死一百遍!”

    “好。”

    “我给你三个小时,让各军团做好准备。”严默唇角浮起刺骨的冷笑,“三小时后,你和我一起回去,来了那么多客人,作为九原首领,怎么能不邀请各位客人一见?他们不是想要聚会吗,那就给他们一个聚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