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1章 章回57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原营地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原战在做战斗的布置,严默则把意识沉入骨承。

    骨承已经拒绝他进入,但他的魂力仍旧能投入其中。

    他用魂力联系骨承不是为了和里面的灵魂交流,而是想要找到那个红角族尼塔留下的一丝魂力。

    当初他没想到骨承还带有奴隶骨的功能——其实一开始骨承说他完不成升级考验就会抹杀他,他就应该想到这一点,可因为赞布的存在,他把骨承的危险性给忽视了,为此他少少吃了一些苦头。而尼塔为了更好地控制他,在骨承中留下了一丝魂力,后来赞布教他如何破解这种控制,他为了不让尼塔察觉,并没有彻底抹消尼塔留下的魂力,而是把它困在了骨承里。

    “我一直在等你。”熟悉的爽朗声音响起。

    “赞布?”严默想到了之前小树苗说骨承中有灵魂想要和他交流的事,但他忙起来就把这事给忘了。

    “你找到了我族另外一处圣地,对吗?”

    严默皱眉,“抱歉,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聊天,等我解决完一些事再说。”

    赞布感觉出他语气不太好,也没强求,“好,我等你,请你一定要来找我,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知道了。”严默不再管赞布,全神贯注开始触动尼塔留下的那丝魂力。

    “尼塔!我是九原的祭司严默,我要见你,立刻!”

    严默把这句意识连续重复三遍,随后就毫不犹豫地毁掉了尼塔这丝魂力。

    为了方便尼塔找到他,也为了让他敢于找到他,严默去了战场最前沿。

    “祖神在上!那是谁?他怎么敢一个人就进入战场?”

    哪怕这时候没有作战,但战场上那么多骨骸,还有各种残留的武器毒刺等,正常人都不会跑进战场里闲逛,再说谁知道有角族什么时候会发动进攻,如果他们突然攻击了那人怎么办?

    “简直乱来!快让人叫他回来!”

    “是祭司大人!是我们的祭司!天哪,祭司大人怎么会一个人跑进去了,快,谁把他喊回来!”这个九原战士急死了,他不能擅自离开岗位,否则他在认出祭司大人的那一刻就冲出去把人拉回来了。

    “不要担心,祭司大人说他有事要办,让我们不要管他。”被嘱咐过的战士赶紧过来传递消息,免得真的有人跑去“救”祭司。

    严默一步步往前走,看似慢,其实速度非常快。

    这是一片相当广阔的原野,野草丛生,曾经动物们的乐园。

    可如今这里却到处都蔓延着死亡的气息,血腥味扑鼻而来。

    哪怕刚下过一场大雪,也不能完全掩盖战火和厮杀留下的痕迹。

    曾经的摩尔干部落如今彻底沦为了战场,最先倒霉的就是她位于东面的狩猎场。

    一半摩尔干人半被迫地投靠了有角族,还有一半幸运的幸存者逃入了附近几个大小部落中。

    而原本依附于摩尔干的小部落部族则要么成为有角族的奴隶,要么就逃入了九原地盘寻求庇护。

    其他诸如土崖、边溪、渔妇等各族也都因为有角人的迫害投向了九原。

    严默在战场前沿见到了曾经的友人兔吼和边溪族长等人,但这时并不是叙旧的时候,严默只对他们挥挥手就只身一人走入了战场带。

    兔吼已经有点认不出严默,他只觉得这名青年看起来似乎有点眼熟,直到有九原战士跟他骄傲地说那就是他们的祭司,他才想起当初那名和气的少年巫者。

    几年不见,少年已经变成青年,原本差不多实力的部落也变得一个天一个地。

    兔吼心情有点复杂,小小的自卑感让他在认出严默后也不好意思张口喊他。

    *

    多少人在默默地注视着那个在战场中漫步的人。

    不管敌我,所有人心中都冒出两个疑问:这人在干什么?想干什么?

    很快,严默就给出了答案。

    “尼塔!滚出来见我!”严默扬声。

    愿力把他的声音传遍有角族营地。

    尼塔出现了,对方也只有一个人,骑着高大的战兽前来。

    “我记得你的魂力,你胆子很大,竟然敢一个人跑到战场上喊着要见我。”尼塔声音一顿,“哦,原来你已经脱离了奴隶骨控制,谁干的?对了,我想起来了,似乎有传言说九原的祭司可以解除奴隶骨?那人不会就是你吧?谁教你的?骨承呢,把它交给我!”

    严默一步一步,宛如踩踏着空气,走到和尼塔差不多的高度。他没有回应尼塔的问题,只冷冷地打量着这个红角人。就在大半年前,这人差点让他吃上一个大亏,虽说对方是借了骨承之力,但这人本身的能力也绝不能小觑。

    尼塔眼眸微微收缩,“怎么?变哑巴了?你来不是送骨承给我,那你找我什么事?”

    尼塔骑在战兽上,神情倨傲。就算能浮空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被我控制过!

    至于这人怎么会解除奴隶骨并脱离骨承控制,尼塔猜测八成是骨承里面的白角族大巫灵魂又干了蠢事。

    严默还在打量尼塔,他越看越觉得尼塔的五官特征与红角族的尼尔王有五六分相似,再观此人衣着、身上戴着的骨器也无一凡品,再加上对方高人一等的神情,这人的身份几乎呼之欲出——对方不但在红角族地位很高,而且很可能和尼尔王有血缘关系。

    “蠢笨的无角人。”尼塔看严默半天不说话,有点后悔在听到叫声后一时好奇就跑了过来。

    “一件事。”严默终于再次开口:“把暗杀我弟子苏门的凶手交给我!”

    “……”尼塔失笑,严默踏空踩步虽然让他惊讶,但对方提出的要求还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严默就那么平静地看着尼塔,“好,我再说一遍,你听仔细了。”

    严默的声音传遍了双方营地:“给你半个角时,把暗杀我弟子苏门的凶手交给我处置,否则不要怪我对整个有角族打击报复。”

    一阵寂静,随后双方营地发出喧哗声。

    尼塔更是在一愣之后,大笑不止,“哈哈哈!你要对我们有角族打击报复?好啊,你试试看你能不能做到,我们就在这儿等着你!”

    严默没有笑,他很认真地说:“原本我并不想赶尽杀绝,也不想造太多杀孽,虽说杀死你们,祖神并不会惩罚我,但如果能更圆满地解决,我也不介意多花一点时间。尤其现在还是冬天,并不适合开战,你们舍得让你们的战士在寒风酷雪中受苦受累,我可舍不得我九原的子民,还有所有抵抗你们的盟友受这个大罪!所以我们一直都是以防守为主,想着如果到来年春天还不能解决你有角族侵略一事,那么那时候再展开大战也不迟。可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我九原的非战士成员下手,更不该对一个心存善意只是来帮忙的无辜小孩下毒手!”

    “无辜?”尼塔变脸,“他身为有角族却为你们无角人做事,这样的背叛者怎么能让他继续活下去丢人现眼!无角人,你蠢吗,我们杀自己的族人与你们有什么关系,还要你为他出头?简直可笑至极!”

    严默似丝毫没有动怒,“他是我的弟子,而且他也不是背叛者,你们才是有角族的背叛者、野心家!”

    “你说什么?我们才是有角族的背叛者?”尼塔看严默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傻子。

    “没错,你们这些跑到我们东大陆、到现在还没有回去西大陆的有角人全都是有角族的背叛者!你们难道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三族内部出了问题,正亟待解决?你们不会连三族王者尼尔王和大祭司胡莲失踪的消息都不知道吧?另外,西大陆有角三族早就发出命令,让外面征战中的有角人全部回归,白角族更已经和我们达成友好协议,这时候你们还跟我们打,不是有角族的背叛者又是什么?”

    尼塔先是皱眉,后怀疑,到了最后怒叱:“胡说八道!你在说谎!”可是他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尼尔王,也联系不上大祭司?

    有角人的营地似乎发出了一些惊呼和怒骂声,虽然很快被压抑下去。

    尼塔语调冷了下来,“你在故意扰乱我族军心!”

    “你觉得是扰乱那就是扰乱好了。”严默开始后退,“半角时从现在开始计时,半角时凶手还没有被交到九原阵地,那么就别怪我对你们展开报复!”

    尼塔拔刀,一刀劈向严默。

    刀上有阴寒之气,黑光劈中青年头顶。

    可对方连根头发丝都没有掉下来!

    严默神色淡然,“这一刀我让你,半个角时后见。”

    尼塔怒,再次劈刀。

    青年巫者的人影已经远遁。

    好快的速度!尼塔收起骨刀,没有追赶。现在比起九原祭司的威胁,他更在意对方说的那些事是不是事实,他要赶紧回去求证。

    再说他也不可能交出凶手,谁会把自己交给敌人?

    *

    半个角时等着也是等着,严默再次把魂力探入骨承。

    赞布立刻就有了反应,像是在一直等着他一样。

    “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连沉睡都放弃了。”

    赞布带着一点急切问道:“你是不是找到了我族另一处圣地?”

    严默不答反问:“你们能看到外面?”

    “不,我们只会在特定环境下才会感受到一点特定的能量波动。当你进入圣地时,我只是隐隐有所感觉。那时我想问问你,可你一直没来。”

    “我是否去过你族的圣地,对你和骨承里的灵魂有什么影响?”

    赞布叹息一声,“小默默,我能感觉出你言辞中的怒火,你遇到了什么事吗?”

    严默冷笑,“我确实遇到了一点事,我曾经答应你会把骨承传给一名白角族,我做到了,那孩子叫苏门,是当代白角族仅剩的两位大巫之一,也是一名新生大巫。”

    “啊,那真是太好了!”赞布非常高兴。

    严默又简单把苏门的来历告诉了赞布,包括白角族和苏门目前在有角族的处境,以及有角族之所以衰败并退出东大陆的真正原因。

    赞布:“……”总有种我有角族就是被小默默玩坏的感觉,是错觉吗?

    “情况就是这样,我把那孩子带了回来,可是红角族竟然斥他为背叛者,还派人来暗杀那个孩子!”

    就是赞布也忍不住为这种情形纠结了一下,“……所以你想通过尼塔留下的那丝魂力找他?”

    “对。”

    “就算你联系上尼塔,你想跟他说什么?”

    严默斩钉截铁地道:“我已经联系上他,让他们交出凶手!”

    赞布头疼,“我不觉得他会同意。”

    “不同意那就付出足够浇熄我怒火的代价。”严默把骨承从手臂上取下。

    “严默,我很感激你帮我找到了族人,还完成了承诺。你不明白这件事对我和所有这些沉睡在骨承中的灵魂的意义有多大,当你唤醒骨承,我们曾以为我们的族人已经全部消失,可是没想到我们的族人不但没有消亡,还在另一块大陆上蓬勃生长,虽然他们目前仍旧有各种问题存在,但只要血脉还在,就还有希望。”

    严默正要说什么,赞布加快语速:“等等,你听我说完,我不反对你找尼塔、找红角族报复。虽然我是炼骨族的一员,但是……我也是一名白角人,红角族和黑角族的野心和阴谋早在我们那个时期就已经有端倪出现,只是我白角族的王和大巫们宁愿视而不见。”

    赞布没说出口的是,如果他真的对红角族和黑角族没有一点怨恨和提防,又怎么会让严默把骨承只传给白角族?

    接着赞布说出重点,“你怎么报复尼塔他们我不管,我想找你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炼骨族有三大圣地,你已经发现了两处,那么把第三处也找出来吧。”

    严默非常现实地问:“三处圣地有什么秘密?找到有什么好处?”

    赞布笑出声,“我既然跟你提出就不会隐瞒你,虽然你不是我炼骨族人,但谁叫我喜欢你呢?何况你又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可不想把这么重要的传承交给另外两族。苏门,那个能被你如此看重的孩子,我想一定是个非常好的好孩子,我很期待和他见面的那一天。”

    “你马上就能见到他。我取下骨承就是打算把骨承给他,有你们保护他,至少他不会在遇到像这次一样的危险后仍旧毫无反抗之力。”

    赞布含着笑意,真心道:“谢谢。”

    “用不着道谢,你和我有师徒情谊,苏门又是我的弟子,我帮他也好、帮你也好,只是因为我想帮。”

    “明白。”赞布在此时特别庆幸骨承在相隔万年后落到了严默手里,这也让他更心甘情愿把一些已经被历史尘埃遮掩起来的秘密告诉这名无角巫者,“我下面说的是炼骨族最重要的秘密,只有白角族大巫才能知道。”

    严默忽然心跳加速,冥冥中,他预感赞布下面说的秘密会非常重要,重要到甚至可以影响到这个世界未来的地步。

    “什么秘密?”严默尽量压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在乎的样子。

    赞布似乎有点小失望,他以为严默会更在意一点。

    “小默默,你太冷静了,跟你说秘密真的没什么成就感。”

    严默终于笑出来,“赞布,别吊我胃口了,你明明知道我非常想知道!”

    “哈哈。”赞布果然不再拖延,说出了某些已经没有活人知道的秘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