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2章 章回57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听完秘密原地转了好几圈,他实在忍不住,他想要把赞布跟他说的事和爱人分享。

    原战看他急匆匆而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他的祭司却神秘兮兮地把他拉到一旁。

    “炼骨族的秘密,关于什么?”原战正在借由老人赫给位于新城的壕传递消息。壕那边虽然暂时不见炼骨族人,但原际平原和多个势力接壤,复杂状况更甚于红猿森林边际。

    严默一直等到老人赫做完事离开,确定周围已经没有他人,这才对原战兴奋地说道:“赞布告诉我,炼骨族三个圣地之所以被称为圣地,除了在那三个地方发现神迹以外,也因为那三个地点各自隐藏了一个只有白角族大巫才知道的宝贝。这三样宝贝对我们也有极大好处!”

    “是什么?”原战的兴趣也被引诱出来。

    严默捏拳,真心激动道:“你绝对想象不到!第一个圣地,也就是我们发现骨承的那个炼骨族传承圣地,那里除了骨承以外,还藏有……曾经侵略这颗星球的外星人也就是天外魔神的身体!”

    “什么?!”原战惊呆。

    严默哪怕已经听过一遍,如今自己说来仍旧按捺不住兴奋,“那具身体就被藏在那座骨台下面。远古有角人通过多比诺米找到了他,以为那具身体就是古神分/身。那具身体被装在一个半透明的箱子里,箱子很严实,当时没有人能打开,后来有角人大巫就把那箱子和里面的外星人当作神物藏了起来。”

    原战好奇,“这么长时间一直没**吗?”

    “赞布说在他死的时候,那具身体仍旧没有**,甚至还有可能仍旧具有活性。我怀疑那箱子大概相当于营养仓或者逃生舱一类,而且里面有转换能源的装置,只有这样,箱子才能继续保持冰冻或者给里面的生物提供基本生存能源。”

    “后来的有角人就没想过要打开那个箱子?”

    “想过,但是他们有能力后反而不敢再随便动那个箱子,因为里面的人已经被他们神化,连箱子带人都成了神物,谁敢动它们?再到后来这个箱子和里面的外星人成了只有白角族大巫才会知道的秘密,就是胡莲也不知道它的存在。”

    “那这个箱子和里面的天外魔神,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不愧是一家人,脑回路都一样。

    “好处大了!”严默右拳击掌,“首先可以研究。祖神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有那么一具身体,我就能找出这些天外来客的弱点,还有其他各种生物上的伟大意义,总之,我必须要得到那具天外来客的身体!”

    “好吧,那第二个圣地的秘密是什么?”

    “第二个圣地的秘密我们已经知道并得到了,就是多比诺米。有角族在远古一直视多比诺米为磐阿神的分/身,赞布说得到诺米认可后会得到一些威力巨大的神之武器,我们相当于已经得到。”不过得先考试做题。

    原战听到这里皱眉,“第三个圣地是不是在鼎钺部落的地盘中?”

    “没错。炼骨族三个圣地,九风巢穴下的那个代表传承,地下城的那个代表权力,而位于鼎钺的那个则相当于炼骨族的财产宝藏。所以当初鼎钺才能从那个遗迹中发现大量珍贵的骨器,还有能量武器。”

    原战,“那这第三个圣地里的宝物就是能量武器?”

    “不,那里留下的能量武器是为了保护第三个圣地里的宝物。”严默深吸气。

    原战疑惑,“什么宝物能比能量武器还要宝贝?”

    “准备好接受大地震了吗?”

    “喂!”

    严默笑,“好吧,听好了,第三个圣地里藏着……整整十二枚神血石!”

    “祖神在上!”原战瞪大了眼睛,右手按在了心脏上,“十二枚?”

    严默用力点头,脸上满是欢笑,“十二枚!”

    原战挥拳,只有真正吸收过神血石中能量的他才知道这玩意有多了不起。

    夫夫俩相对傻笑。

    “怪不得你会特地跑来找我,天!这简直……!”这一刻原战也激动得一塌糊涂:“感谢祖神!感谢众位古神!十二枚神血石,如果我们利用得当,我们可以得到十二名至少十级以上的神血战士。”

    “也感谢炼骨族吧,他们得到了多比诺米的帮助,走上了科技发展的道路,他们原本也具有神血能力,可随着骨器出现并越来越发达,渐渐的,神血能力在他们的血脉中就消失了,眉心的第三只眼更是直接化成了晶体,发展到后来具有特殊能力的只剩下他们的三族大巫,而且就算是他们的大巫也无法承受神血之力,更不知道该如何正确吸收它,所以这十二枚神血石才能完整保留下来。”

    原战奇怪,“炼骨族不知道正确的吸收方法,可是其他族……”

    严默呵呵,“其他族比如虞巫等老怪物就算知道要怎么吸收神血也绝对不会告诉炼骨族,你别忘了,炼骨族在当时可是其他所有智慧种族的共同敌人。”

    原战想到了严默曾跟他说的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这指的大概就是炼骨族了。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赞布应该不会把三处圣地里的宝物都交给我们吧?他有什么要求。”

    严默指指他,“你猜对了,赞布希望我们能在取出宝藏后分给有角族一半。”

    “不行,我不同意。”原战断然拒绝,“他只告诉我们有这么些东西,真正要取出来却要靠我们。九风巢穴下的那个传承之地也就算了,正好在我们的地盘中,想取出来不难。地下城也给我们打了下来。但位于鼎钺部落地盘中的那个炼骨族圣地却不那么容易进去,如果让鼎钺知道里面有神血石,还是十二枚,除非他们的战士全部死光,否则他们绝不会交出神血石。至少换了我,我绝对不会交出去!”

    原战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已经把十二枚神血石视为了两人的所有物。鼎钺部落?嗯,反正他就没把对方当友好部落看,相信对方也是同样想法。

    严默苦于有指南在,还得好好想想要怎么得到这十二枚神血石,但他跟原战一样,绝不会把神血石平白让出。

    “这点我也跟赞布提了。他也没指望我们真的能分他们一半,他说他跟我提出这件事,就是希望能用天外来客的身体和十二枚神血石的下落交换地下城里的武器或者多比诺米给白角族。”

    “你同意了?”

    “我怎么可能同意?”严默摇头,“我实话跟赞布说了,多比诺米的生命来自于我,相当于我的孩子,我不可能把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那么唯一能给白角族的就只有飞船里的武器,但我只同意给苏门,而且苏门必须自己完成考题,如果苏门完不成,或者有人在他之前完成,那武器还是没有苏门的份。”

    “赞布愿意?”

    “我答应他,等我研究出新式武器,会把所有相关知识都教给苏门。他同意了。”

    什么新式武器竟然能比得上外星人留下的武器,还能让赞布同意这个交换条件?原战想不通,直接问了出来。

    严默神秘一笑,“我现在只是摸到门槛,等我真正弄出来再告诉你。”随后一拍原战,“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看看有角族有没有把凶手交出来。”

    *

    有角族自然不可能交出凶手。

    尼塔表面没把严默的威胁放在眼里,但营地已经做好了迎敌准备。

    半个角时过后,斥候回报:没有发现敌人营地有任何异动,也没有发现战场出现任何敌踪,己方营地也没有任何异样。

    红角族大巫胡德不以为然地对尼塔说道:“你太小心了,那两个人如果真的有本事,怎么在回来后一直没有直接对我们出手?”

    尼塔负着单手站到简陋的窗户前,心中有着奇怪的不安,“我怎么都联络不上我王,也联系不上大祭司。而且我们把那两个人的消息传回去没多久,他们就回来了,那两人怎么可能这么快?”

    “也许是人面鲲鹏帮助了他们。”人面鲲鹏天天在他们头顶飞来飞去,他们想不注意也难。

    “另外,据斥候传回来的消息,有近三十名西大陆的无角魔战士也跟着他们一起回来。您说,他们有没有可能和恶魔深渊的无角人合作,那些无角魔战士正在来往东大陆的途中?”否则他们怎么会这么有恃无恐?

    胡德挥挥手,“不可能。我们的战士日常守在恶魔深渊外面,那里的魔战士自顾都不暇,怎么可能还能分出人手帮助其他大陆的无角人?尼塔,不要相信敌人的话,他们怎么可能告诉我们真实消息?”

    “可是我们也确实和西大陆断了联系。”这也是尼塔最不安的地方,他收到的最后一个命令是无论如何都要把九原攻打下来,这之后就再也没有得到过命令或者指示。

    “我们曾经设想过这种问题。”胡德不慌不忙,“毕竟我们隔了整整一片海域,联系会断也很正常。我们作为先头军,王和大祭司也没指望我们能一气把东大陆打下来,他们只要我们能抢占一块地盘,稳住脚步就好,之后自然会有源源不断的战士来支援我们。这次我们冒险进入腹地虽然有些草率,但如果能把九原的地盘占下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尼塔摇头,“我们就算把九原打下来也不能占住他们的地盘,九原太深入内陆,我们如果以此为据点很容易被其他东大陆势力包围,最好的地盘还是海岸线一带。”

    “那到时我们拿九原跟空城交换地盘就是。火城好像也有一块地和海域相接?这些无角人势力不是想要九原的红盐吗,还想得到那群能造纸的矮人和美丽的人鱼。我们拿九原和他们交换,他们一定非常乐意。”

    尼塔没说话,他现在就想赶紧联系上西大陆弄清两件事:第一,他的王兄和大祭司是不是真的失踪了?第二,九原首领和祭司是在西大陆待不下去逃回来的,还是……?

    可惜前几次联系都没能问清楚,只知道那两人在西大陆搞出了一些事。——那时候谁会在意两只小虫子?

    不过那两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在西大陆他们有角族的地盘掀出什么风浪吧?顶多也就是目光短浅的白角族想要利用无角人的能量重新夺回王位,和这两个无角人有了合作。

    说不定他们能安然逃回也是因为有白角族帮忙。

    尼塔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但是为什么他仍旧会感到不安?

    “尼塔,你打算让战士们继续戒备下去吗?这不定就是他们的计谋,想让我们时时刻刻提防,让我们疲劳,然后等我们疲累时再发动一次大的进攻。”胡德觉得尼塔有点小题大做。

    “再等等,我让斥候……”

    “报——!第一营地沦陷!”报信的战士冲了进来,张口就喊。

    “报——!敌人正进入第二营地!无人能拦阻!”第二个传信兵赶来了。

    “报——!敌人强大,神骨战士不敌,第二营将领请求使用灭绝骨炮!”紧跟着,第三名传信兵跑来。

    一连三名传信兵,可见第一第二营地的情况有多危急。

    尼塔来不及多想,立刻命令:“点燃骨塔,灭绝骨炮准备!”

    *

    摩尔干奴隶营。

    满脸胡渣,身上只裹着一块破烂兽皮的男子垂着头,把新送来的动物或人放血、割肉、取骨。

    天气冷,男人的手脚都已冻伤,可他却像麻木般重复着血腥又劳累的工作。

    男人想,天冷也有天冷的好处,至少不用再闻那熏死人的恶臭。

    “咳咳!”旁边负责清洗骨头的男子剧烈咳嗽着,被奴头一脚踹到背上,喷出一口血。

    生病的男子趴在满是血水的盆上,咳得像只离水的虾子,他嘴角溢出的鲜血和原本就被血染红的雪面混合在一起。

    大多数人都低垂着头做着自己的工作,少数人看向男子,也是一脸麻木。

    也不是所有人都麻木,前面也有人保护这人,但凡是保护这人的奴隶要么成为了他们分解的“鲜肉”之一,要么就被送到了战场上。

    奴头看男子还蜷在地上咳个不停,上去又是一脚,嘴里骂骂咧咧:“还不起来干活!你以为你还是原来的酋长儿子吗?再不爬起来,看我抽不死你!”

    奴头取出了皮鞭。

    胡子拉碴的男人放下了手中活计,快步走到那生病男子身边,用力把他拖起来,同时对那奴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大人,我这就让他老实做活,您别生气。”

    “啪!”皮鞭从男人脸边划过。

    奴头冷哼,“祁源,你多管什么闲事,你现在会落到这个地步,可和你这个兄弟有莫大关系,如果不是他,你现在依然是部落酋长的儿子,而不是跟他一样变成一个低贱的奴隶!”

    一道血痕从男人脸上浮起,祁源低下头,半拖半抱着他的兄弟祁昊,硬是把他拖回了他的工作地点。

    奴头看祁源那样,最终没有继续欺凌他,而是绕到另一边去监督其他奴隶的工作。

    祁昊睁开眼睛,呢喃地喊:“祁源……”

    祁源冷冷地道:“不想死就闭嘴!”

    祁昊没有闭嘴,他反复呢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你不甘心又能怎样?

    “他怎么能这么做?我、我们是他的儿子啊,他怎么能……”

    他为什么不能?他还在壮年,想生儿子随时都能生,比起我们的性命,当然还是他自己的更宝贵。

    “他还杀了祀水大人,他竟然杀了部落祭司,他疯了,他……”

    他连水神天吴都能交出去,一个祭司又算得了什么!

    祁昊一阵猛咳,大量的鲜血甚至还有黑色的内脏碎块跟着从嘴里喷出。

    “呼……呼……,彩羽死了,尾彩也死了,祁源,你、你恨我吗?如果不是我拉着你一块……”

    “不关你的事。”祁源压低声音,“放走水神天吴是我自己的决定,你告密也只是想活而已。”

    那时我是恨你入骨,可你现在凄惨到这种地步,都快死了,我再恨你还有什么意思?

    祁昊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对不起……原谅我,我只是不甘心、我……”

    男子的眼眶中滚出两行泪水,顺着他衰败干瘪的脸颊滑落。

    “我以战魂……起誓,如有来生,如果我还是……你的兄长,我一定会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我会对你……好,我会做个……好哥哥,原谅我,我……”

    声音越来越弱,终于连呼吸也停止了。

    祁源收紧手臂,把这具跟以前相比几乎轻了一半的身躯紧紧抱到怀里。

    很可笑,他们兄弟一生敌对,直到此时才有了一次真正的拥抱,也是最后一次。

    “蠢货……”你怎么就死了呢?你怎么就甘心就这样死了呢!

    “啪嗒。”一滴泪珠落在雪地上,迅速变成了透着粉红的冰渣。

    神啊!谁来救救我,救救摩尔干的子民吧!

    “众神在上,我以战魂起誓,如有谁能杀尽有角恶魔,杀死我的父亲,救出水神天吴,我祁源将甘心为奴,三生侍奉于他!永无二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