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3章 章回57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解决炼骨族有两大难题。

    第一,其用奴隶骨控制的人。

    而这些能被用上奴隶骨的人基本都是一部族或一个势力的头领等重要人物,因为这些人被控制,他们的族人、手下等自然也变相地要为炼骨族效命,这些人也是构成尼塔和胡德手下兵卒的主要成员。

    就因为有这些人在,严默才迟迟不能放大招。

    虽然炼骨族先对付九原,他们回击不会有任何道义和法理上站不住脚的地方。但这些被裹胁的人都算得上无辜,类似于以前古代打仗,敌方驱赶在兵阵最前面的己方老百姓一样。

    杀死这些人,哪怕让他们受伤,恐怕指南都要给他算上一笔。再考虑到那些被驱使的可怜人的数量,严默在没有想出好主意前只能暂且远离战场。

    第二,骨兵。

    只要有死人、死兽等,就能变成炼骨族的兵力。而且这些骨兵不怕疼、不怕受伤、更不怕死,你不把它的控制中心打碎,它就算只剩下一个脑袋也照样能滚过来咬你!

    炼骨族因为事先控制了一部分人,这些人连同他们相关的势力满天下帮他们找材料,再加上火城等一些贪图高级骨器的,也不惜暗中和炼骨族做交易,给他们提供原材料、元晶和各种物资,以至于炼骨族深入内陆竟然也没有断了后备资源。

    九原因为人手不够,守城之外就再也没有余力去抢夺和阻断炼骨族的粮草、物资等。

    “在我们切断有角人西大陆和东大陆的链接后,如果九大上城肯齐心同力一起围剿尼塔他们,所有难题都不会是难题。”

    严默给他和原战等九原高阶战士定位的是斩首战术,也就是他们负责解决尼塔、胡德和神骨甲战士等炼骨族高层,剩下的大量骨兵和被控制的奴隶兵则交给其他势力。

    这样他既能避开指南惩罚,也能发挥各个势力的优势。可惜九大上城不但不齐心,还有人在后面拖后腿,更有一个居心叵测的鼎钺部落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气得严默干脆把和炼骨族的战争变成了磨练九原战士的磨刀石,他控制九原高阶战士不出战,炼骨族那边一方面在提防原战等人,一方面也为了隐藏底牌,也不敢一开始就把主要战力投入,这也是九原和炼骨族对峙至今还没有大的伤亡的原因。

    原战是最了解自家祭司的人,他也不反对拿炼骨族当磨刀石,甚至还很欢迎这种锻炼九原战士的方式。在有他和严默等十级乃至以上的神血战士的压制下,炼骨族那边根本不敢实力尽出。这样双方只派出骨兵和中低级战士,看起来九原像是吃了大亏,但事实上真的会如此吗?

    如果九原被围城,那么九原肯定抵不住这样的消耗。可炼骨族初来乍到还没有形成真正的规模,也没能有效联合其他势力,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想围困九原跟做梦无疑。

    这样一来,九原位于大河中游的路虽然被炼骨族堵死,但往东、南、北三个方向都可以发展,他们根本不用愁后备物资和人员填充的问题,这点只看九原每月越来越盛大的交易市场就知道。

    相反,如果炼骨族继续在东大陆待下去,他们为了充斥兵源,在打不下九原的情况下肯定会往大河下游等地发展--最好能和鼎钺部落对上。这就给了九原机会,他们可以救助的名义,把大河下游的部落部族给救回九原,这样他们不但有了对抗炼骨族的兵力,还能分派出人手去彻底占领土城等势力范围。

    期间就算火城等势力暗中拖后腿,九原也不怕,他们同样有风城、木城等势力帮扶。

    等他们打通足够多的内陆往沿海的道路,九原的发展将会进入一个蓬勃状态。

    战争可以带来毁灭,但同样可以推动社会发展,甚至带来巨大的机会和财富。

    以战养战,这才是原战和严默这两个九原首脑心中为九原定下的发展策略,也是逼不得已的策略,谁叫九原只有少数人厉害,首领和祭司以下的高阶战士全是后期的外来者,就是六、七阶战士也大多都是黑水和多纳带来的人。

    严默和原战必须要给他们真正的班底以发展的时间和机会,而和炼骨族的战斗就是最好的锻炼他们的场合。只有这样,九原的复杂人口才能真正融合,也才能接受更多的新入人口。

    用门派做比方,师兄师姐包括长辈在内,武力学识等还不如新收的小弟子,那些新弟子又怎么可能看得起他们?看得起这个门派?如果强大新弟子的比例越来越大,当门派唯二可以压制他们的首领离开,这个门派还会保持原来的样子吗?

    严默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和徒弟们还没长成就要陷入各种争权夺利的内斗中。

    当然,不立刻解决炼骨族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严默不想让其他势力什么都不付出就占到这么大一个便宜。他可不想九原在辛辛苦苦和炼骨族对战时,其他势力却借此机会加速发展,凭什么?

    要战大家就一起战,要乱大家也一起乱。

    严默的想法很简单很直白:炼骨族是东大陆共同的敌人,谁也别想把这个包袱抛给别人,想自己躲在一旁得渔翁之利?他会让那个渔翁知道翻船又遭闷棍是个什么感受!

    *

    “有祖神盯着你,你要怎么对付有角人?”在严默出发前,原战问他。

    “放心,我已经想好,而且也试验过。因为炼骨族先挑起战争,我们属于被侵略方,如果我反击回去,就算面对那些奴隶兵,只要不杀死他们,重伤和让他们失去战斗力都不会被祖神惩罚。”这是严默一回来就试验过的事情,只不过试验者数量不多。

    他现在担心的是如果大数量重伤那些奴隶兵会不会被指南找麻烦,但他光想没有用,这种事不实际试试也不会知道结果任何。

    如何有效打击并报复炼骨族,严默想了数种方法。

    最后还是小树苗给了他提醒,他能给予生物们生命能量,自然也能掠夺生物们的生气。

    巫运之果本来就靠吸收别的生物的血肉也就是生命能量来充实自己,这是它的本能。

    而赋予别人生命能量则是巫果分离出来的小树苗的特殊技能,最让巫果恨恨不已的是小树苗不但分走了他三分之一还多的能量,更把最重要、最精华的生命本源能量给带走了大部分。

    有了生命能量本源,严默平时不用特意修炼,所有能量被他吸入体内都会自然而然转化为生命能量,就像他可以把生命能量转化为其他能量一样。

    而小树苗出于天生的贪婪,早就让严默主动吸收周围生物的生命能量以补充和壮大自身,只不过严默都当了耳旁风。

    特意吸收生命能量和强夺生物的生机又有什么区别?他可不想为了一点能量就遭到指南惩罚,再说就只是这个世界游离的能量已经足够他吸收,尤其在他发现母物质并探索到一点利用方法的皮毛后。

    但这次属于特殊情况,严默想要给炼骨族一个深刻的教训,又不能弄死太多人,小树苗趁机提议,他考虑后确实可行也就采纳了这个建议。

    原战想跟上,严默没让。他对这个新技能掌握得还不是太熟练,如果一不小心在敌方营地把原战的生气也给吸收了,那就好笑了。

    “我又没说只有一场报复,我先去溜达一圈摸摸情况,等晚上我再带你过去宰他们几个高层。明天等我们睡够了,我们再去转转,他们一天不交凶手,我们就持续报复下去,总有你发挥的时候。乖,先在家等我。”严默摸摸他家大战的下巴,走了。

    这是一场报复,也是他对新能力的锻炼。

    拿敌人练手,还有比这更经济有效的修炼方法吗?

    因为严默技能不纯属,炼骨族那边的众生们就倒了大霉啦。

    严默本来只想给他们一点教训,主要还是对付他们的上层,可是一开始没有操控好,第一营的有角战士、战兽和奴隶兵等差点被他吸干。

    *

    炼骨族第一营地。

    营地门口负责看守的士兵突然倒下。

    这些士兵只是开始,在引起骚动之前,更多的有角战士和奴隶兵痛苦呻/吟着往地上倒去。

    倒下前,他们是青壮。倒地后,他们满脸皱纹,头发苍白,身体也萎缩佝偻成虾米。

    “我的手!我的头发怎么掉这么多?为什么我连喘气都这么痛苦?”

    会说话的人发出惊叫质问,不会说话的野人奴隶只会痛苦哀嚎。

    “这是神的惩罚!因为我们卖身给魔鬼,神降下了惩罚!”有变老的人爬起来跪地举臂向天空泪流。

    有角士兵冲出来,他们还以为奴隶兵叛变,哗营了。可一出来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磐阿神在上!发生了什么事?”

    “快去禀报将军!”

    “是敌人吗?”

    “敌人在哪里?”

    不断有战士跑出帐篷,呼喝着让更多的奴隶兵出来。

    有角将领也跑出来了,他迅速下令让士兵组成兵阵,可这样让情况变得更糟!

    兵阵还没有组成,这些集结的士兵和奴隶兵就发出惨叫,一个个看着就往地上倒。

    惨叫是因为他们发现了别人的变化,自己看不见自己变成什么样,但能看见别人的,一见对面的青年突然就变成了老年,谁能受得了这种刺激?

    再看自己的手脚、摸摸自己的脸,自己有了什么变化还不清楚吗?

    “是九原人!那些恶魔!他们夺走了我们的青春!”叫喊的人恐惧得发颤,他感到自己的牙齿都在松动。

    “不——!我不要变老!不!神哪,救救我!”

    “磐阿神在上!敌人在哪里?为什么我们看不见他们?”

    “快!向上通报,就说敌人来了!快!”

    严默隐身一步步深入敌营,瞅了瞅遍地的老弱病残,轻轻咳嗽了一声。

    咳,第一次使用该技能,还不太熟练。

    ——警告!

    右手突然发出亮光。

    严默哪怕已有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

    ——被流放者正在大量吸取其他生物近乎致死的生命能量,如无辜被牵连者数量超过一千,被流放者将会被+1000点人渣值,惩罚无法避免!

    ——警告!被流放者如果吸取敌方无辜被牵连者生命能量致其死亡,一名被牵连者身死,被流放者将会被+10点人渣值,并被小惩一次!

    严默冷静下来。也就是说杀死奴隶兵不可以,让他们重伤到快要死亡的地步超过一千人才会惩罚?那么要到什么度才能恰好不会被指南惩罚?

    想着,他把吸收来的生命能量放了一些回去。

    现在他还不会区别操作,只能要收一起收,要放一起放。

    第一营地中有角战士不多,多数都是炼骨族在东大陆收集的奴隶兵。

    因为这些放回去的生命能量,那些奴隶兵总算没那么凄惨了,不过他们依然爬不起来。

    有人操控骨兵冲出,对着空气不住大喊。

    还有人冲着营门和天空不停放出攻击。

    严默主动走向那些骨兵。他会慢慢试验出最佳吸取程度,最好能让奴隶兵全部丧失行动能力,又不会让指南惩罚到他。

    *

    尼塔带着人赶到了第二营地,可是!

    “人呢?敌人在哪里?”

    尼塔不想表现得这么蠢,可是他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敌人,只看到己方人员一个个跟被蹂/躏过无数遍一样,那叫一个哀鸿遍地!

    最可怕的是骨兵的情况,所有骨兵,无论是几级,如今全都变成不能再重复使用的碎骨。

    抓起一个骨兵头颅看,这是一具有角人骨兵,额头第三只眼处放入元晶就能进行简单操纵,可现在镶嵌在那里的元晶已经变成了一块毫无能量波动的灰白色石头。

    抠出石头,手指只轻微用了一点劲,元晶所化石头便崩溃成了一小堆粉末。

    尼塔眼眸收缩,眉头深深皱起:这是什么能力?要如何防御?

    负责该营地的有角将领上前,捂着肚子痛苦地呻/吟:“公爵大人,敌人消失了,他们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尼塔差点被这个禀报给气得吐血,耐住性子问:“敌人有多少?神血能力是什么?他们走了多久?往哪个方向跑了?”

    “不、不知道……”该将领额头滴下冷汗。

    尼塔脸色寒了下来,“你不会告诉我,你连敌人长什么样都没有看到吧?”

    该将领低下头,事实如此,他也无话可说。

    尼塔捏拳,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一拳揍到对方脸上,“那么谁能告诉我,营地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们都成了这副模样?骨兵又怎么会碎成那样?”

    第二营地能爬起来并能出现在尼塔面前的中层头领们全都默然,敌情来得太突然,从开始到结束,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敌人入侵了,他们被打败了,所有活物都失去了战斗力。

    这是多么可怕的能力!

    尼塔当然无法接受这种沉默,他一个个问过去,勉强拼出了一个大概。

    之后再赶去第一营地,情况同样如此,而活人的情况更加糟糕,第二营地还只是体衰身弱身体疼痛,第一营地则直接从青壮年变成了不能动的中老年。

    按照营地将领的描述,两个营地都是从门口开始,一**的人突然头晕脑胀身体疼、双腿发软背佝偻,就跟三天没吃饭一样,莫名其妙地就倒下了。

    接着就是骨兵,也是一**地碎裂。就好像有个看不见的敌人从门口一步步走进营地深处,随着他的走动,攻击也跟着过来。

    将领们想反抗,但活着的人爬不起来,死去的更是死得不能再死,再加上他们根本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一条,想反击也无从反击起。

    尼塔在赶往第一营地时就传消息给了胡德大巫,让胡德大巫立刻离开中心营地,并让所有主力战士全部分散,不要集中到一块儿。

    胡德大巫虽然不知道尼塔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但能进入先锋军的没一个是蠢货,他第一个就执行了这个命令。

    *

    严默见有角人的营地彻底被他搅乱,他没有去第三、第四和中心营地,而是换了一个方向。

    慢慢玩,他不急。

    本来大家你来我往打得好好的,你非要挑衅我!

    他要让有角族深刻认识到违反游戏规则的下场——你们既然敢深入我方营地后方偷袭高层,尤其是偷袭一个小孩子,那么你们就也得承受我方深入你方营地给你们捣蛋的结果。

    据鲲鹏和鸟军们传回的消息,有角人抓回的东大陆人中有不少不愿当奴隶兵,包括摩尔干的一些人员,这些人全都成了有角族中最低贱的奴隶。

    有角族不把人当人看,但他们九原需要啊。

    听鸟军说,这些奴隶数量还不少呢,而老弱病残早就在前面死得差不多,现在能剩下来的几乎都是青壮。等带回去,稍微调养一阵子,这些人就是最好的后备士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