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4章 章回57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快起来,天都亮了你怎么还在睡,不要命了吗!”

    身体被推动,严默从沉眠中惊醒。

    面前是一名胡子拉碴面容憔悴的男子,有点熟悉,略微一思量,对方的名字从脑海深处浮出:“祁源。”

    这是什么地方?

    严默慢慢坐起身,转头打量身处环境。

    这是一间低矮阴暗的土屋,土屋大约有三十平米左右,中间用两根柱子撑着屋顶,靠墙一面并排放了一溜草堆,看起来像是床铺。

    从草堆摆放的数量来看,这里像是住了至少十口人以上。

    “还不快起来!”祁源皱着眉头看他,带着斥责的口吻道:“大战走不开,让我来叫你。你也真是,大战心疼你,想让你多睡一会儿,但你也不能真的睡得这么沉,快点,大战他们都在外面干半天活了,你再不出去,等奴头过来查看逮着你偷懒,大战又得为你挨打!”

    严默捂住额头,似乎有什么不对,他不应该……

    不应该什么?

    “爹爹,起来了呀。”软软嫩嫩的熟悉童音传入耳中,土屋门口摇摇摆摆地走进一个小小的瘦弱的娃娃。

    大约三岁左右的小娃娃吃力地抱着比他人还高的干草进入阴暗的土屋,走到严默身边放下。

    “嘟嘟。”严默心疼,赶紧抱起小娃娃,口中自然说道:“你怎么那么早就出去干活了?”

    小娃娃冻得浑身冰凉、嘴唇发紫,裸/露出来的手脚都生满了冻疮。

    外面还在下雪,可小娃却只裹了一块破旧的、毛都快掉光的兽皮。

    “父亲说爹爹病了,嘟嘟给爹爹找多多的干草,暖和。”小娃缩进父亲怀抱,汲取着那一点温暖。

    我病了吗?严默仔细感受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是有一点虚弱,而儿子小小的身体蜷入怀中,那份刚刚醒来犹如还在梦中的虚无飘渺感立刻变得真实无比。

    “冷吧,看你都冻成什么样了。”严默赶紧给儿子搓手搓脚,想让他赶紧暖和起来。

    祁源再次催促他,“快点,别磨蹭了!昨天第三战营刚送来一批野兽,正等着我们分解取骨,今天干不完,大家都别想有食物填肚子。”

    严默揉揉脸,单手抱着儿子,拨开身上盖着的干草爬起来,他身上穿着一件中间挖洞的套头兽皮,中间用根草绳系上,这条兽皮即是他的衣服,也是他的被子。

    冷风从门口灌入,冻得他连打三个寒颤。

    土屋简陋低矮,就是用泥巴和着干草堆砌而成,可再怎么简陋,那也能抵挡风寒,等真正走出门口,才知道冬天的威力又多么可怕。

    严默紧了紧身上的兽皮,抱着儿子,赤脚踩在雪中,深一脚浅一脚跟着祁源往前走。

    嘟嘟肚子饿得咕咕叫,却懂事的一点没有哭闹,也许他已经饿习惯了。

    严默觉得不该如此,他怎么会让他的宝贝这样忍饥挨饿?

    凭他的本事,就算做奴隶也能让儿子吃饱穿暖!可……他的能力是什么?为什么他想不起来?

    不,必须要想起来!严默努力想,他总觉得被他遗忘的能力对他很重要,也许他只要能想起他的能力,他就能让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都过上好日子。

    他不应该过这样的日子,不应该!

    同样的土屋有很多,一排接一排整齐地排列在雪地里。

    远处隐隐能看到更加高大、坚固的建筑,像是一座城池。

    “那是摩尔干新城?”严默加快两步跟上祁源问道。

    祁源回头,“你病糊涂了吗?现在那不叫摩尔干新城,叫炼骨城,记清楚了,别再叫错!”

    “哦。”严默隐约觉得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再看向靠近土屋的木寨一样的建筑,那就是摩尔干旧城了吧?

    真是奇怪,一场病让他的记忆都变得有点模糊了,还好大致的人事物还能记得。

    工作场地就在一个湖泊边。

    这个湖泊他还记得原来是摩尔干的圣地之一,水神会在这里接受祭品,可现在这里却成了屠宰场和清洗场。

    因为是活水,湖泊并没有完全结冰,只湖泊边沿地带结出了厚厚的冰层。

    靠近东边一带已经有很多人在干活。

    有人专门负责宰杀运送来的野兽,把血放出收集好,再把死掉的野兽传给别人。

    第二批人则负责给死掉的野兽鸟雀扒皮拔毛。

    第三批人则是切肉分解。

    第四批人的工作最重要也最细致,是洗骨。洗骨包括去除骨头上附着的肉筋膜等物,但又不能伤害骨头本身,非常麻烦且伤身伤神。

    第五批人的工作则相对比较轻松,他们负责把初步处理好的干净骨头分门别类,再集体用麻袋装起来。

    据严默模糊的记忆,这些被初步分类的骨头会被送进那座摩尔干旧城。那里有骨器师学徒给这些新鲜骨头做初步保鲜处理,之后这些骨头会被骨器师们挑选,分出等级造册再往上送,低级的骨头留在摩尔干旧城给低级骨器师炼制低级骨兵和骨器,四级以上的魔骨则会被送到炼骨城中。

    “发什么呆?冻僵了吗?”祁源的喝声在耳边响起。

    严默回神,呃,他应该去哪里工作?

    祁源看他那迷糊的样子再次皱眉,“干活前先去大战那里一趟……算了,你跟我来!”

    “真不明白大战怎么会让你做他的伴侣,生个孩子要死要活也就算了,这么多年也就下了两个崽,还三天两头生病,害得大战一个人得做两份活!也就大战能养得活你,换了别人不把你吃了也会把你转给别人!”

    严默跟在他后面能清楚听到他的嘀咕,也许那嘀咕就是说给他听的。

    两个崽?这么说他有两个孩子?还有一个……

    想起来了,他确实还有一个儿子,是他的长子,叫巫果,今年……奇怪,他今年有多大了,为什么又想不起来了?

    严默拍拍脑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病糊涂了。

    嘟嘟见他不停拍打自己的脑袋,赶紧伸出小手抱住他的头,奶声奶气地说:“爹爹不打,痛痛。”

    严默顿时心软,“好,不打。”

    把儿子冰凉的小脚丫揣进怀里,冻得他龇牙咧嘴也没拿出来。

    “大战,人给你带来了,你们别耽搁太多,再等一会儿奴头就要来了,别让他看见你家的偷懒!”祁源带着人走到第一批宰杀野兽的人那里,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原战对他道了声谢,转头看向自家伴侣和小儿子。

    “过来。”只在腰间围了一条皮裙的高大男人对严默招手。

    严默抬眼看向对方,忽然觉得这个人竟然有一点陌生。

    熟悉的刺青和眉眼,下巴上的胡渣用骨刀刮得还算干净,可脸上多了一条非常清晰和深刻的伤疤,赤/裸的上身更是疤痕重重,肌肉虬结的背部全是累积的鞭痕。

    可就算如此,男人的身体依然强壮,在这片干活的人群中,他的身体大概是最强壮的,站在那里就如一座山岳一样稳当。

    原战眼角余光在周围快速一扫,迅速从皮裙的腰带里抠出一块东西,往严默手里一塞,“快点吃了,晚上我再给你弄些好的。”

    严默垂下目光,微微张开左手,那里被塞入了一枚红通通的石头。

    不,不是石头,是血冻,是刚刚宰杀的野兽流出的最新鲜的鲜血。

    这些血对高贵的骨器师也有用处,宰杀时不能有一点浪费,更别想私吞。夏天想要弄到这些可以补充盐分和精力的鲜血基本不可能,也只有残酷的冬天,趁着奴头还没有来的时候,胆大的奴隶才敢偷偷弄一些藏起来。

    严默抬手假装摸嘴唇,用最快速度把血冻塞进嘴里,他们身上没有多少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必须趁奴头没有发现前赶紧吃掉。

    冰凉的血冻进入嘴里过了一会儿才化开,浓浓的血腥味灌入喉咙。

    严默忍耐着把化开的兽血咽下,又低头哺给了儿子一些。

    嘟嘟很懂事,抬头悄悄地接受父亲的哺育,没流露出一丁点异样。

    原战看他把血冻吃了,嘴角浮起一点点笑容,伸手拍拍他的屁股,低声隐晦地道:“还难受吗?”

    严默瞪了他一眼。

    原战低声笑,厚实粗糙的大手顺着兽皮衣的边缝摸进去,那手心竟然还带着一点热气。

    旁边有人发出猥琐的笑声,还有人小声喊:“大战,奴头不是就喜欢看你‘干活’吗,上次你干得痛快,他还赏了你一块肉,要么你今天当他面再来一次?”

    大战笑容顿收,收回手掌,轻轻推了下严默,“去吧,你去分骨头,我跟奴头说好了,这段时间你就先在那里干活。”

    严默到现在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他的记忆似乎因为生病出现了一点断层,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但他相信自己的爱人,对方让他去分骨,那他就去好了。

    严默刚抱着孩子离开,就听到身后原战压抑的怒骂声:“谁再敢提那事,我杀了他!”

    几个不怀好意的奴隶立刻闭了嘴,在这里谁不知道奴头好色,而且男女不忌,身为奴头,这里的奴隶他想怎么折腾都行,不知多少奴隶被他糟蹋过。而奴头早就看上了严默,可因为原战护得紧,奴头几次下手都没能成功。

    严默好运,被护住了,可护人的原战却遭了大罪,被奴头以各种名义责罚,身上的鞭伤、烧伤大多都来源于此。

    上次奴头因为想要侮辱严默再次被原战救下,恼恨之下竟然故意折辱两人,让他们像野人一样当众交/媾。

    对于从被大部族抓来的原战和严默来说,这样当众的侮辱可能比杀了他们还令他们痛苦,可对于其他奴隶来说,他们只看到事后原战得到了一块肉的赏赐。

    如果不是奴头看不上他们,他们巴不得通过这种方式得到奖励,不过被人看看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严默再次拍打脑袋,这种回忆不管过去多久,只要稍微想起一点就能点燃他所有怒火,这是他人生最大的羞辱,他还记得当时的心情,他当时恨不得一刀捅死奴头,甚至原战!

    “爹爹。”小娃娃的声音充满了对父亲的担心。

    严默勉强对他笑笑,冻僵的脸皮扯出来的笑容非常怪异,“爹爹没事,宝贝别怕。”

    负责分骨的大多是老年人和小孩子,祁源也在其中。

    严默一开始还奇怪祁源一个好好的强壮大男人怎么会被分到这里干活,看不少人边干活边询问他怎么分骨,才知道这位在这里的功用。

    祁源看他进来,伸手一指一堆刚被送来的骨头,“你负责那堆,不懂的问我。”

    严默随手擦去冻出的鼻水,抱着儿子走到那堆骨头边。

    分骨的重点就是把同一种野兽的同类骨头聚集到一起,个别的则单独放,同时挑拣出有伤痕和破损的骨头。

    严默放下嘟嘟,他面前的一堆骨比较零碎,不但找不出完整的骨架,还都比较细小。

    “爹爹。”一个黑黝黝的精瘦小男孩从骨头堆中跑了过来。

    “祁源真坏,他怎么给你分了这堆骨头,这些小骨头分起来最分神!”小男孩蹲下就开始帮助严默挑拣骨头。

    严默在看到这个小男孩的第一眼就知道了他是谁,这是他的长子,巫果。

    嘟嘟也在骨头堆边蹲下,从里面找出完整的骨头放到小男孩的手里,“哥哥,给。”

    巫果摸摸小娃娃的头,认真教他认骨头。

    严默看着这一对儿子,眼神都化成了水。

    祁源的目光瞟过来,似乎在谴责严默偷懒让儿子代替他干活,他呵斥巫果,让他回去做自己的工作,巫果没理他。

    祁源骂了两声就没再管他们。

    严默想:祁源大概也是一个嘴硬心软的。

    再次擦了擦冻出的鼻水,严默也在这堆骨头边蹲下。

    “爹爹,你好久没来分骨了,我教你,这些骨头都是兔鼠的,我们先把它们的头骨找出来,这个比较好认,然后再找它们的腿骨……”

    严默耳中听着长子的解说,伸手在骨堆中拨了拨。

    不知是巫果的解说有效,还是他原来做过类似的活计,手刚一碰到骨头,陌生感就离去。

    巫果还在解说,严默已经三分两分就迅速把这堆骨头大致分出好几堆。

    巫果:“……爹爹你好厉害!”

    严默看着两个儿子亮晶晶的目光,忍不住有点小骄傲。

    “咕噜噜。”两个孩子肚子里都响起了叫声。

    严默心疼,问他们:“你们是不是都没吃早饭就来干活了?”

    “早饭?”两个小孩对这个词似乎很陌生。

    巫果凑到严默耳朵边,低声道:“爹爹,你小声点,今早父亲没有弄到东西给我们吃,你忍一忍。”

    严默听了长子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听他儿子的意思,他们似乎经常吃不上早饭?不,也许他们一天都不一定能吃上一顿饱饭,怪不得他们这么瘦!

    怎么就把日子过成这样了呢?严默想不通。

    大家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要就这样受奴头和炼骨族的压迫?

    刚想到奴头,奴头就来了。

    这位跟往常一样,穿着厚厚的兽皮衣,提着鞭子,身后跟着两个骨兵,在奴隶中慢慢巡视。如果看到谁偷懒,或者看到谁不顺眼,上去就是一鞭子。

    严默听着不断传来的惨叫和求饶声,忍不住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目光很不巧地与奴头相对。

    奴头看到严默,竟放过正在抽打的奴隶,快步向这边走来。

    严默心中一凛,低声让巫果带嘟嘟赶紧先离开。

    巫果没有犹豫,这种事像是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他清楚知道这时候留在爹爹身边不但不能帮助他,还只能成为他的拖累,以前奴头就用他们威胁过爹爹,如果不是父亲赶过来,爹爹恐怕就要吃上一个大亏。

    祁源也看到了奴头的举动,心中暗骂一声,只好起身主动迎向奴头。

    该死的严默,长相也不说多好看,也就比较周正和英挺,可他那身气质一看就和所有奴隶和野人完全不一样,站在奴隶群中如果不刻意掩饰,真的非常显眼,也怪不得那奴头对他垂涎至今!

    奴头一脚把祁源踹开,命令身后骨兵把严默抓过来。

    骨兵一板一眼,抓住严默胳膊就把他拖了过去。

    严默想要抵抗、想要挣扎,可是骨兵的骨手就如铁箍一样扣得死紧。

    严默被拖到了奴头面前,骨兵强压着他跪下。

    严默不愿,被一刀背拍打在背脊上,差点打得他吐血!

    为什么我会这么弱?为什么我连两个骨兵都抵挡不过?严默在心中怒吼,被现实打击的失望和愤怒的情绪同时升起。

    皮鞭伸过来,挑起了他的下巴。

    严默又怒又觉得好笑,什么时候他默大祭司也沦到这种地步了?

    祭司?他是祭司?

    严默正想顺着这个临时闪现的记忆线索往下想,就听奴头恶心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是不是终于想通了?”

    嗯?想通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