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8章 章回57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种报复太无耻了!可恶可恶可恶!

    谁能想到九原人的主要目的竟然是一群奴隶还有战兽?

    虽然有角族战士死得不多,但大冬天少了这么多奴隶也很麻烦好不好!

    奴隶这种东西,存在的时候不当回事,但少了他们立刻就能感觉出来不同。

    想到他们后面的取骨等必要工作要被迫停顿下来,尼塔就忍不住大骂一通。奴隶虽然不值当什么,但抓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尤其要聚集这么多数量,还要把他们都调/教好,这些都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

    这些奴隶除了取骨,还负责宰杀野兽和制作饲料等,一旦这些人消失,他们的后方中转都要出现问题,还好之前因为天冷他们提前冻了大量肉块,食物方面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再不行就让奴隶兵自己干活喂自己,也能解决。

    可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偏偏附近的大小部族已经给他们搜了个遍,几乎已经没有多余人口给他们再次搜刮,如果还想要大量奴隶就只能往下游走,或者往其他方向深入。

    但考虑到现在是深冬,又有九原人无时不刻在盯着他们,他们的行动也受到了一定限制。

    难道又要拿骨器去和那些贪婪的无角人做交换吗?

    尼塔明知这只是战争策略上的需要,但只要一想到自己作为高贵的有角族,竟然要和一群低贱的无角人站在相同的地位谈交易,他就觉得屈辱无比。

    而造成他不得不再次联系那些贪婪无角人的罪魁祸首,尼塔恨其恨出了一个窟窿!最可恨的是他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尼塔带着战士们离开了奴隶营,他还要回去跟胡德等人通知这边的情况,同时再次重新做防守。

    在尼塔带人走后不久,位于摩尔干旧城木寨和位于新城外的奴隶营中暗暗流传开了一则消息:神降大巫救走了圣湖边的所有奴隶。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流言?

    第一,好多人都看到了奴隶营那边发出的异样光芒。

    第二,近千名奴隶就那么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第三,有角族大人们发怒了,所有在外干活的奴隶全部被禁锢到了房屋中,看守他们的人和骨兵也增加了。

    留下的奴隶们既高兴又悲伤,高兴亲人和族人能被神巫带走,从此说不定就能过上吃饱穿暖的好日子。悲伤则悲伤自己没有被神选中,被留了下来。

    也有些奴隶在诅咒,他们疯狂妒忌那些被救走的奴隶,他们诅咒众神为什么只救那些人却放弃他们。

    也有的奴隶崩溃了,任由奴管打骂,只伏在地上痛哭不已。

    同一时刻,九原。

    原战按了按心脏部位,那种不舒服感到现在都没有消失。

    严默走前让他不用特意等待,但他还是忍不住走到他之前离开的地点不住徘徊。

    就在不久前,他忽然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心伤,心脏部位好像挖空了一块一样,空空荡荡,失失落落,那种感觉就像、就像有什么最为重要的东西失去了。

    不安涌上原战心头,他当时就想立刻赶往有角族营地,但又怕和严默错过,左右为难下,他竟难得地不知所措起来。

    他告诉自己,再等一个小时,如果默再不回来,他就去找他,什么计划都不管了。

    忽然,原战心有所感,身体迅速往后退。

    一阵不算耀眼的光芒亮起,五秒后光芒消失,空地上出现了一大群衣不蔽体的奴隶和大量战兽!

    “那亮光是什么?”附近的九原战士注意到。

    “快!报上去,不会又有人来偷袭吧?”

    巡逻的战士立刻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去查看亮光地点,一部分去上报后方大营地的头脑。

    负责后方的是黑水赢石,上次苏门被刺杀,惹得祭司大人亲至,他已经感到很没面子,肚子里窝了一股火,这次一听又有异常来袭,当即吹响号角,让整个后方营地戒严,同时没有一丝耽搁,带了数名七级战士就奔向异象发生点。

    此时,包括祁源在内的奴隶们还没从昏眩中清醒过来,不少人因为体弱,又是第一次被传送,一个个难过得要死,弯着腰要吐不吐,还有些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战兽们的情况最好,但刚到陌生地点,它们都没乱动,只发出一些吼叫。

    吼叫声传到九原人耳中,让奔过来的战士们更加紧张,消息一道道往回传,整个营地都进入了战备状态。

    站在一座小土堆上的原战看到这种发展也没阻止,正好当作训练。

    奴隶们还在晕着,严默收起传送门,先安抚战兽,可他心里却非常焦躁,他想要见到他的大战,马上!

    祁源慢慢直起身体,这是哪里?

    一样是被大雪覆盖的大地,但不远处能看到一排排坚固的石造建筑,还有清晰宽阔的道路。

    石造建筑后面是森林,灰青色的树木矗立在大雪中莫名显出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氛。

    祁源不知道这是哪里,但他敢百分百肯定这不是摩尔干营地!

    他还看到了战士,有身穿整齐战甲的战士在往这里跑,很快他们就被半包围了起来,陌生的战士们没有靠近他们,而是远远戒备着。

    不是奴隶兵,也不是有角人。

    祁源只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些应该都是九原的战士!

    他们到了九原营地?怎么可能!

    祁源震惊得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其他奴隶就更不用说了。

    “这、这是哪里?”问这话的还算有胆量的。

    还有人直接尖叫了起来,他们看到了陌生的战士。

    奴隶群一阵骚乱,有人下意识地就想逃跑,还有人直接跪倒。

    就在这时,一道清越明朗的声音清晰传入他们耳中:“不用怕,也不用慌,这里就是九原营地,你们安全了。”

    九原战士们只戒备没有动手,也没有人上来质问,不过是看到了原战。严默被战兽和奴隶挡住,他们还没来得及看到,不过听到这个声音,他们立刻就觉得耳熟。

    这里就是九原营地?

    奴隶们不住打量周围,陌生的风景,陌生的人,他们真的离开了摩尔干奴隶营?

    “众神在上!”好多人跪倒,泪湿满面。

    “我们得救了,我们真的逃出来了?呜呜!”

    “你、你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有人抓起地上的雪塞进口中,咬得嘎吱响,冰冷的雪刺激得他嚎啕出声:“是真的!我们真的逃出来了!”

    “神迹,这是神迹!”

    有人匍匐着爬向严默,想要亲吻他的脚背。

    更多人靠近严默,他们也许因为刚到陌生地点的恐惧,也许因为眨眼百里地一事太过神奇,也许因为对默巫能力的敬畏和对他这个人的向往,他们只想接近再接近他,可他们又不敢真的碰触到他,只能卑微地向他跪伏、向他默默地献出自己的崇敬。

    所有奴隶都朝着严默跪下了,他们好多人都在哭泣,但那是欢喜的泪水,当然也有对未来的新的不安。

    严默看着脚下黑压压的一片,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救这些人,并不是想要他们跪伏他,他只是……联想到幻境中的自己罢了。

    传送人群刚出现,原战头一眼就找到了位于中心的严默,见他好好的,提起的心瞬间放回原处。

    随即男人又感到好笑,他一笑自己现在是越来越离不开他的祭司了,二笑严默有了两个孩子后就越发心软,出去一趟就带回这么多奴隶,不过九原短时间内都缺人,来多少人他们都愿意要。

    见奴隶们向严默跪伏,原战没有立刻开口叫人,只站在土堆上看着,顺便对急赶来的黑水赢石做了个手势。

    黑水赢石一看两位老大都在,顿时心安,脚步也慢了下来。

    严默却忽有所感,唰地转身,抬头就看到站在高处的男人。

    恍然间,他似乎看到了一座山,一座有着悬崖峭壁、有着嶙峋怪石、但同时又有着丰沃土壤,水草林木茂盛的大山。

    大山的影子慢慢隐去,人还是那个人,高大、强壮、狰狞又温柔,且四肢俱全。

    两人目光对视了好一会儿,原战感到奇怪,严默看他的目光怎么那么惊喜,其中还有像是隔了许久再次见到的无措?

    “嗷——!”战兽不耐的叫声惊醒了严默。

    严默强行收回目光,他还有事情没处理完,再等等。

    “都起来!这么冷的天跪在雪地里,你们是想冻死,还是不想要腿了?我带你们回来是希望你们能为九原做事,能成为九原的子民,而不是想给九原弄回一堆病人和残废!”

    带着笑意的训斥不但没有让人感到恐慌,反而让人发自内心地想要为这个人做些什么。

    奴隶们你看我、我看你,有想站起来的,也有不知如何是好的。

    严默看他们这样,耐着性子更加温和地又说了一遍:“都起来吧,我知道你们的心意,我既然把你们带回来就不会不管你们。”

    奴隶们听了这话,终于互相搀扶着站起,他们跪在雪地里怎么可能不冷?但这也算是他们最重要的防身技能之一了,在遇到未明的事情前,先跪下总是比不跪下要好。

    严默为了安他们的心,又说道:“只要你们不背叛九原、不违反九原的规则,以后你们是留在九原生活,还是要离开,都随你们。九原没有奴隶,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到这里后你们仍然要做奴隶。当然,你们也不能白吃白住,除了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和十岁以下的孩子,其他人等你们适应了、身体调适过来,会有人根据你们个人的情况给你们安排活计。”

    奴隶们先是没反应过来,他们只是想:哦,果然也要干活,不过人家祭司大人说得也没错,白白救你回来了,凭什么还要让你白吃白住。

    所有人都觉得干活是理所当然,没有一个人有反对意见。

    至于严默说的可以让他们自由来去的话,他们并不是很相信。

    只有祁源等少数几个人留意到更重要的信息,比如说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和十岁以下的孩子不用干活的说法。但包括祁源在内,他们也都在怀疑自己可能理解错了,而这时也不是相信询问的时候。

    严默看奴隶们都起来了,扬声叫:“黑水团长!”

    “在!”黑水赢石大声回复,带着人快速奔过来。

    严默对其点头行礼,吩咐道:“黑水团长,麻烦你安排战士把他们送到空的屋子里,屋子不够就让大地战士们多辛苦点,就说我说的,请他们临时赶建一些窝棚,先把人安顿下,别让这些新来的同伴冻到。另外通知草町他们,让他们准备食水和衣服等,顺便再为他们检查一下/身体。”

    黑水嘿嘿一笑,拍拍胸脯,大声回复:“是,祭司大人,这些人就交给我吧!”

    交给黑水他也放心,严默又指向战兽:“救回来的奴隶约有九百七十人左右,战兽约有六百。这些战兽兄弟是自愿跟来,一切待遇和我们九原的战兽兄弟相等。”

    “行!我知道了。”

    严默履行诺言,抬手挥出近六百个光点送给一起跟来的战兽。

    战兽们得了好处,什么意见都没,让去哪儿就去哪儿。不过为了吸收这些生命能量,它们在原地又停留了一会儿。

    黑水赢石也看到了那些光点,没有惊扰那些吸收中的战兽,只让奴隶们跟上他。

    “别怕,都过来,放心好了,没人会吃你们,快点快点,都跟上!”

    其他战士也帮着去引领这些奴隶,有些心软的战士看到一些小孩在雪中走路吃力,直接就把人抱了起来。

    惊呼和笑骂声不停传出,惊呼来自奴隶们,笑骂声则来自黑水赢石。

    因为奴隶人数比较多,还有很多人在知道自己获得自由后竟然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就像是一直支撑着自己的一股力量突然就消散了。

    九原不是第一次收奴隶,黑水赢石也不是第一次接受奴隶,看到这种情况也不急,知道他们只是精神上由紧而松导致的一时脱力,当即让人弄来几十辆雪地滑车,把人装进车子里,由战士和善于在雪地行走的长嘴兽拉着走。

    安顿好救回的奴隶们,严默总算可以放任自己看向那个人,天知道他是怎么忍到现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