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79章 章回57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直愣愣地向着原战的方向前进。

    两人相隔只有百多米,他的爱人,活生生的爱人就在前方!

    快!他还要再快!

    严默跑了起来,他像是忘了自己还有特殊能力,只像普通人一样飞快地奔跑。

    土堆上出现阶梯,严默三步两步跨上阶梯,跑到原战面前,戛然停住脚步。

    一个低头,一个抬头,两人相隔只有一步。

    “默?”原战刚想问他怎么了。

    严默突然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他!

    还没走的黑水赢石和众战士:……众神在上,俺们的祭司大人为什么这么热情?哎呀妈,脸都红了!

    黑水赢石咳嗽一声,把脚步放慢。安顿奴隶的事自然有手下负责,他只要传令就可以,不用那么急着离开。

    奴隶们也有偷偷看向那边的,祁源抱着祁昊的尸体没有上车。

    奇妙的是,九原的战士看他抱着一具尸体竟然也没有人询问他,更没有人要他放下尸体。——九原规则之一,不放弃任何一名九原子民,哪怕他变成尸体,也要把他带回家!

    严默这时已经把奴隶啊、战士啊,全部忘光了,他现在眼里只有一个人,也只能感受到这个人。

    原战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给震晕,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伸手揽住了他的祭司大人。

    谁也不知道表面镇定的大男人心中此刻有着多么无以言表的偷偷欢喜,他的默很少在外面,尤其是很少在有他人在的场合这么感情外露过。

    严默深深地吸了口气,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一切都是那么鲜明。

    他差点就以为自己再也感受不到这一切。

    那漫长的,只能活在回忆中的痛苦谁过谁知道!

    如果不是他坚信着他还能再次见到这个人、再次见到孩子们,如果不是他一直在等待某种不确定的不可能的到来,他恐怕早就崩溃。

    那幻境太真实,真实到他以为自己又过了一生。

    从幻境中/出来,他就找机会把放入空间中的育儿袋拿出来看了,里面还在沉睡的娃娃果安然无恙。

    这次轮到来确定这个人的存在。

    严默把耳朵轻轻靠在他的心脏上,听着他心脏有力地鼓动:“怦!怦!”

    活着的,温暖的,真实的存在。

    曾几何时,这个让他仇恨的原始野人竟然变成了跟他的孩子一样重要的人,甚至……

    严默说不出口,他一直以为自己喜欢这个人肯定没有这个人喜欢他那么多,他一直以为自己手握主动权,站在操控者一方,他想放弃这个人随时都能放弃。

    可是事实告诉他,只不过一个幻境而已,就把他的自以为是全部打破了。

    他连幻境中的人都无法放下,更何况真实中的这人。

    孩子是血脉的延续,但这人却是陪伴他一生的人。孩子是他的血肉,这人却已经与他神魂相融。

    当他看到这个人冷冰冰地趴倒在土屋门前,已经完完全全没了气息,身体都僵硬了时,他脑子全空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无法反应。

    当把这人埋下的次日,他一个人从空荡荡的草堆里醒来,当他意识到从此只能一个人活下去时,他坐在那里开始认真地想着各种自杀的方法。

    当他杀死奴头,到湖边祭奠这人的埋骨地时——他连墓碑都不敢竖,只牢牢记住了那块土地。他看着冰冷的湖水有多少次想要跳下去?

    当他孤独老死时,一边诅咒自己无能不能消灭有角人的同时,又怀了多少期盼指望自己在另一个世界见到已经死去的人?

    “还能见到你,真好。”

    泪水,不可遏止地从眼眶冲出!

    严默不想哭,但是他忍不住。

    原战呆住。他不怕冷,就算穿着皮氅,胸膛也是敞开的,里面就穿了一层单衣,以至于他能清楚感觉到滚热的泪水染湿了他的衣襟。

    严默一点点收紧手臂,手指紧紧揪住原战背后的单衣,切切实实地感受着自己的爱人,明明实际上他们不过分离了几个小时,但感觉上他似乎已经和他分开了漫长的一生。

    在那个幻境中,他一直靠着回忆和隐隐的可以再次见到爱人和儿子的不确定感坚持着。

    人说孤独一生长命百岁是最恶毒的诅咒,但如果你曾经短暂得到过再失去所有,最后只能带着短暂的美好回忆和无尽的痛苦绝望一直慢慢熬到老死,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拥有。

    原战简直要疯了!

    他的默竟然哭了?他坚强、强大、自私冷漠、有点小狡猾还有点小坏心眼的祭司大人竟然在流泪?!

    是谁让他的默如此伤心?他要杀了他!剁了他!撕碎了他!

    逼着自己冷静的原战,大手抚摸着严默的后脑,沉声问:“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严默慢慢抬起头,和原战微微分开了一点,他贪婪地看着男人的脸孔,抬手细细抚摸他的下巴,热的,活着的,真实的。

    黑水赢石张大嘴巴。那两个人已经没法看了,厚脸皮如他都不好意思再盯着看,总觉得那两人已经到了另外一个被隔绝的世界,敢靠近者必死!

    幸亏战士们和奴隶已经走得差不多,否则看到两位老大情动(肉麻)如此……呃,说不定一个冬天过去,九原的配对率又会提高几层?

    原战……原战已经幸福得不知如何是好了,这样的待遇在他主动献身后也没有好吗!

    他的祭司大人身上传来的浓浓的依恋、喜悦、爱意和思念,已经快要把他给淹没了!

    求淹没!谁都别来救我,我这辈子就打算淹死在里面了!

    “默,发生了什么事?”陶醉中的男人也没忘记关心自家伴侣的异样。

    “祖神罚我经历了一场幻境。”严默也无意隐瞒,他急需向爱人倾述。

    “幻境?”

    严默随手擦擦眼泪,流泪虽然丢脸,但这么发泄一下确实畅快许多,“幻境中你我都变成了普通人,我们没有丝毫神血能力,还被炼骨族抓去当了奴隶,九原人的战士成了他们的奴隶兵,而我们则被困于奴隶营做奴隶。”

    严默没有详细叙说,只把一些重要经历提了提,他甚至不愿去详细回忆那些过程。

    但只是听说两个孩子被杀死,他被切去三肢还自杀而死,最后只留下严默一个人在奴隶营中挣扎,原战的心就疼得快裂开。

    “祖神为什么会让你经历这样的幻境?”原战恨不得自己当时也在幻境中,如果他在,一定不会让他的默一个人承受那些,更不会那么没用!

    严默心情还无法平复,带着点恨意道:“大概因为他想让我体会做弱者的感觉吧。”

    原战目光从走远的那些奴隶身上一掠而过,“所以你救了这么多奴隶回来?”

    严默笑笑,笑容有点难看,他抚摸着男人的手臂忽然道:“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宁愿死也不愿失去权势地位和他们的能力了,做弱者真的太悲哀!你就算心中有无尽的恨、无尽的愤怒、无尽的冤屈,可如果你没有对别人生死和命运随意操控的能力和地位,你什么都做不到。你无法报复,无法威胁,无法让对方付出任何代价!你只能在心中恨,只能无能地诅咒,只能带着恨和绝望苟且偷生,只能看着别人眼色而活。”

    “……你在害怕?”原战看着爱人的眼睛。

    严默坦然点头,“是,我在害怕,我怕失去现在的能力,失去超越别人的一切,我怕变成弱者,我怕……幻境中的事情会真实出现。”

    原战失笑,“我的祭司大人,你应该更相信自己,就算失去神血能力,你还有一手医术,你会针灸,会配制毒/药,只这两样就已经让你有了自保能力。而你的医术可以让人聚集到你身边,你还有头脑,如果我们真的落到跟幻境中一样的处境,我们就算不能杀死有角人,想要逃出来也不难。呵呵,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应付我的。”

    严默想要说什么,原战捏了他耳朵一下,傲然一笑,“你就算不相信你自己,你也应该相信我。别把幻境中的那个蠢货当作是真实的我,你觉得我落到那种境地会那么蠢吗?连保护你和孩子们都无法做到?而且就算你真的和那奴头睡觉也没什么,那时候保命才是第一。”

    “咚!”原战脑门挨了一拳头。

    原战笑,抓住严默的手,“我说真的,我是不想别人碰你,只要一想到有别人会碰到你,我就无法忍受。但如果那种情况下真的有比我地位高、比我能给你更好生活条件的人出现,我绝对不会阻止你接近对方,我只会积蓄力量在将来把你抢回来,再把那个曾经染指你的人杀死。”

    原战说得很平淡,但严默知道这人是真的这样想。

    也是,现在的人哪有什么贞操观念,原战不想别人碰他,不过是独占欲作祟,和贞操不贞操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他如果真的找几个男女睡觉,原战也许会气得杀了那些人,但绝对不会觉得他的身体被沾污什么的,他就没这个概念。

    “如果对方为了得到我,故意杀死你呢?或者他们就是单纯地想要折辱我们、杀死我们,你在失去神血能力的情况下,能打得过一个人,还能打得过很多人围攻吗?更别说对上神血战士!”

    “默,你钻牛角尖了。”原战很无奈,这该死的幻境太可恶,都影响到他的祭司的正常判断了。

    “好吧,就算我们什么都失去了,只剩下普通人的力量,但普通人也有普通人过活的方法,以前的原际部落中被自己的奴隶杀死的战士也有不少,这在其他部落都有发生过,那些奴隶几乎都是普通人,而被杀死的战士却有不少有神血能力。再说我一向信奉你说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句话,必要时,为了保命、为了你、为了孩子们,战士和雄性的尊严算什么,那些奴头就算让我跪下求饶,就算天天让我给他当坐骑……”

    “别说了!”严默听不下去了,他无法忍受也无法想象原战为了他去做这些事情,更不愿意他去做!

    原战再次笑了,他摸摸爱人的脸,捧起他的脸蛋,低头和他鼻尖相蹭,呢喃般地说道:“我的默,我的生命。你觉得难以想象吗?可是你还曾记得,当初我在原际部落因为右腿受伤,绝了升级之路,那时的我和你口中的弱者又有什么区别?可我并没有绝望,我在努力让自己过得更好,那时我就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奴隶,然后我捡到了你。而你当时也那么弱,可你就没有办法对付我这个主人了吗?”

    严默似乎有点懂了,“你是在告诉我,每个阶层的人愿望都不一样?弱者有弱者的幸福?而他们也有可能变成强者。”

    “就是这样。”原战亲亲他的嘴,又咬咬他的耳朵,欢喜得心软得跟什么似的,原来他的默是如此在意他,还为他哭了呢,嘿!

    黑水赢石捂住脸,又偷偷叉开手指。

    跟在他身边仅剩下的几个战士也都红着脸偷看着那边,一个个莫名兴奋:我们的首领和祭司大人感情真好!祖神在上,这简直太好了!

    祁源也没走,他看着两人的目光有着淡淡的羡慕。他也有妻子儿女,可是当他被贬为奴隶时,他的妻子儿女并没有跟随他,而是选择了他的父亲。他不怪他的妻子,成为父亲的女人之一,总比带着孩子跟他过苦日子要好,但到底意难平。

    眼中也只有自家祭司的原战首领:“我的祭司大人啊,快点从悲伤中醒来吧,你的儿子、徒弟,还有我都还好好活着呢!强者也有强者的苦恼,我们现在很强大,我们就没有忧愁烦恼了吗?相反,我们的敌人更多,我们要考虑的事情也更多。”

    “可我还是觉得做强者好。”严默嘟哝,给原战亲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原战低笑,“当然,如果能做强者,谁不想做?如果你真的为弱者着想……嗯,其实我觉得你给九原制定的那些规则就是在为弱者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的生活环境,我似乎明白祖神想要让你干什么了。”

    严默翻个白眼,“我以为你早就该明白。”

    原战笑出声,“好吧,我会更认真地支持你,让我们为弱者建立一个让他们可以安心生活,尽量不会感到不公的部落。”

    “不要有奴隶,不要有欺压凌虐强取豪夺,更不准伤害孩子。”

    “当然,我们现在不就这样在做吗。”

    严默摇头,“你不明白,我以前那样做只是为了方便管理和为了孩子们有个更好的生活环境而已,而且我觉得那样的制度可以让更多人愿意投靠九原,并不是……”真的在为弱者着想。

    原战揽住他,让他靠到自己怀里,平静但有力地说道:“不用纠结。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一起。你想救人,我陪你救。你想让弱者过上好日子,我们就建立那样一个势力。你想杀人,我帮你杀。你想掀起战争,我会冲在最前方。你和魔神开展,弑神杀魔,我会成为你手中最锋利的骨刀!一切都有我。”

    严默勾起唇角,头微微靠到小情人厚实的肩头,“宝贝,你有没有发现,你越来越会说情话了?”

    两人互视,一起低低笑起来。

    因为站姿角度改变,严默眼中总算重新看到了其他人。

    黑水赢石嘿嘿一笑,转身就跑。他带着的几名战士也都偷笑着赶紧跟上去。

    祁源没动。

    “黑水团长,等等!”严默扬声。

    黑水赢石心想:惨了,看热闹的代价来了!

    但严默接着说的话却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关于房子,恐怕还要请黑水团长再多建一点。”

    听是正事,黑水忙转过身,“要多少?”

    严默从土堆上跳下,走到祁源面前,问他:“你知道那边还有多少奴隶吗?”

    原战跟着一跃而至。

    祁源不假思索地回答:“除了奴隶兵,还有六千左右,但这是冬天前的数字,入冬至今,我估算大概还能有四千就很不错。”

    黑水皱眉,“怎么死这么多?”

    祁源惨笑,“被抓来的本来不少就受了伤,受伤的奴隶谁会管,能活下来的算命大,活不下来就只能死。当然更多人是死于寒冬和繁重的劳动,老人和孩子死得最多。如果这次默巫大人不来救我们,再过几天,我们这群人还不知道能活下多少。”

    严默对黑水道:“那就按照四千人的数量准备房屋。”

    黑水吃惊,但他没有多问,只点点头,“没问题。”

    严默:“最好晚上前能搭建出来。”

    黑水:“……”

    原战乐,“好了,摆什么熊样,你以为你是多纳族吗!我会帮你们,等会儿就过去。”

    黑水吐出一口大气,“那就好,有首领大人出手,晚上前肯定能把房屋都准备出来。”

    “不,你们先忙,阿战等会儿要跟我一起去救人。”

    原战挑眉。

    祁源大喜。

    黑水眨眼,“您打算把有角人的奴隶都弄过来?”

    “还有他们的奴隶兵。我们能做好接受他们的准备吗?”严默笑问。

    黑水问:“多少?”

    祁源回答:“我知道的就有约三万出头。”

    原战也点头,“我见过他们几次攻击,奴隶兵的总数差不多也就在三万上下,最多不会超过四万。”

    严默想到当初从摩尔干买奴隶,几千人的买卖,他们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说明摩尔干的军事力量至少在十倍以上。如果算上有角人侵占摩尔干后的摩尔干战士损耗,还剩下两三万人也正常。

    黑水听到这个数额没有立刻给出回复,而是在仔细思考。

    祁源紧张地看着黑水,眼中不由自主带了一点乞求。

    严默在心中暗叹,祁源原来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可才入奴隶营多久,上位者的自信和骄傲几乎已经从他身上消失。

    黑水算了算,保守地道:“如果那些人中没有捣乱分子,加上后期的奴隶,一共四万人上下的话,我们九原也不是吃不下来。但是如果他们中有不怀好意的,想要控制就难了,一旦他们闹出什么事,很可能会造成我们九原内乱。”

    祁源吃力地上前一步,“我可以保证奴隶兵里的摩尔干所属绝对不会捣乱,我以我的战魂发誓!他们虽然表面上还听我父亲的,但在那人杀了祭司祀水大人,又带有角人诱抓了水神,我摩尔干的战士都恨透了他,没人会听他的。如果默巫大人能把水神大人救回九原,那么我摩尔干人更会发誓永远忠于九原!”

    黑水闻言振奋,“单摩尔干所属的奴隶兵,或者说你能控制的奴隶兵有多少?”

    “大约两万出头。”

    “足够了!”黑水高兴,“这样就可以让摩尔干的战士帮着盯住其他人。”当然这是在相信摩尔干战士绝不会有问题的情况下。

    严默并不是完全相信祁源,但他有他的打算,他既然敢出口说要带这么多人回来,就敢保证不会给这些人捣乱的机会,但现在有祁源在,他并没有把他的想法告诉黑水。

    黑水也不信,但他会做人哪,脸上一点怀疑祁源的模样都看不出来。

    原战若有所思,“摩尔干的战士现在都听你的?”

    祁源恭敬地回答:“我原来还不敢保证全部都听我的,但经过那人做的事,没人会站在那人身边。这也是那人如此忌惮我,任由有角人把我和祁昊贬为奴隶的最重要原因。”

    “哦?那次要原因是什么?”

    祁源毫无隐瞒地道:“我试图放出水神大人,被那人发现。而祁昊则是因为愤怒祀水大人被那人所杀,反叛了那人,也被那人交给了有角人。”

    黑水同情地看向祁源,“你们这个父亲可真是够狠的。”

    “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顶多比他多了点人性。”祁源坦言。

    黑水拍拍他,“要的就是这点人性,这就是你兄弟祁昊?”

    “嗯。”祁源很累,但他还是没有放下祁昊的尸体。

    严默目光落在祁昊尸体上,不客气地问道:“他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带着他?”

    祁源垂眸,“我只是不想他的尸体留在那里被当作材料,或者被喂给战兽。他……不管怎样都是我的亲兄弟,我想把他的尸体放到大河上游。”

    摩尔干不兴掩埋尸体,他们崇敬水源,人死后也都是放到活水里,以求水神保佑他们的灵魂并借由水神的力量把死者的魂魄送入母神怀抱。

    而能把一个人的尸体放入一条河的源头或上游,在摩尔干算是非常隆重的葬礼了,非酋长和祭司等重要人物无法享有。

    “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让祁昊复活,你想他活过来吗?”如果是以前,严默没有绝大的好处,绝对不会浪费一枚用他身体血肉炼制的返魂丹。但他现在还处在幻境影响余韵里,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正是心最软的时候。

    黑水唰地看向严默,丝毫不掩吃惊。

    原战不赞同地皱起眉头。

    祁源更为震惊,但他再三思考后还是摇了摇头,“我想,让一个死人复活,默巫大人您肯定要付出莫大的代价吧?我偿还不起,而且我和祁昊……认真说来,关系也算不上多好,他既然说来世和我做一对好兄弟,那就等来世好了。”

    祁源很冷静,他太了解祁昊,他也就是人死言善,真让他活过来,也许一时半会儿会互相忍耐,但时间久了,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甚至更糟,他们的性格、看法等等,注定他们没可能做一对相亲相爱的兄弟。

    祁昊临死说了句善言,他则把人从摩尔干带出来,用相当于酋长地位的最高葬礼把他放入大河源头,也算偿还了这份口头善意。

    严默当然不会强求,刚才他只是一时心软,真救活了祁昊,后续麻烦也会多出很多。

    到时事情传出去,有谁家死了人就来求他,他能有多少返魂丹?

    就算他说自己一共就只有两枚,或者说炼制困难,十年才得一枚,但一旦限定期限中九原有重要人物出事,或者有无法拒绝的人求上门,他能见死不救吗?

    只要他违反一次自己的说法,别人就不会再相信他说的炼制困难什么的。到时候求上门来他给不出,凭白给自己和九原招来祸事,还不如跟现在一样,只看缘分,只和一些特殊对象做交易。

    这样如果九原有重要人物出事,他暗中救活,不但不容易闹出事,还能获得九原人更深厚的忠心。

    返魂丹只能作为特殊的隐秘的物资存在,绝对不能公之于众。

    原战见祁源拒绝了严默的提议,想要杀死祁源灭口的想法也消去了。

    黑水一看原战表情,立刻做了个闭口的动作,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说出去。

    严默看到,轻笑,“你们以为救活死人容易吗,那需要很重要的祭祀品,需要我跳祭祀之舞,还要求死去的人不能超过三天,且**要完整,就算所有条件都达成,能不能救活具体还要看祖神心情。”

    黑水严肃点头,“我想也是,这是神的领域。默巫大人您请放心,我绝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祁源也连忙跟着发誓。

    严默大笑,“没事,我已经给你们下了诅咒,如果你们把我能救活死人的事告诉第三个人,你们就会成为献祭给祖神的祭品。”

    黑水和祁源真相信了!谁叫现在全东大陆只要信息灵通的人都知道那位最厉害的咒巫大人就是这位默巫的师父!

    严默让祁源先暂时把祁昊尸体交给黑水,说要请他一起再回摩尔干帮助带路。

    祁源一口答应,他巴不得如此,他留下就有想自荐的意思。

    原战有点不解,“为什么这么急?我们可以先安顿好这批奴隶……”

    严默打断他,“天太冷,我们迟一天,就会少救许多人,既然我们已经有这个想法,那就不要再耽误了。”

    原战心疼,握住自家祭司大人的手。那个幻境对默的影响看来短时间内是消除不掉了。

    严默抬头看他,狡猾地笑:“当然最重要的是,有角人绝对想不到我们刚去过一趟,转眼就又回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