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0章 章回58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没错,尼塔和胡德等人再怎么也没想到九原人刚带走一帮奴隶,竟然又大大咧咧地去而复返,而且他们的目标仍旧是奴隶!

    哪怕尼塔已经加强了守卫,可是守卫再多又怎么能阻得了严默和原战两人?

    严默带着原战和祁源利用愿力隐身进入各个奴隶营地,由祁源露面说服他们,把他们集中起来,原战则负责解决那些看守的奴管和骨兵等武装守卫。

    严默为了不惊动有角人大部队,每到一处营地就使用一次传送门,先把人送到九原营地后方,那里自然有接应的人安顿他们。

    偏今天雪越下越大,到了下午已经是大雪纷飞外加狂风,整个视野都是白茫茫一片,守在外面的活人连眼睛都睁不开,监视哨位上的战士也只能缩在高塔里避寒,谁都想不到这样糟糕的天气下,还会有人跑来捣乱第二次。

    同样,这样的天气可以阻挡绝大多数人的行动,却挡不了十级战士!

    敌人的弊,全成了他们的利,就好像老天都在帮他们。

    就这样走一处送走一批,不到一个小时,数个奴隶营地都空了。

    至于传送门发出的光芒问题,那很好解决,原战直接把人全都先沉入地底,再由严默从地底把这些人给传送走。

    原战看严默救人救得开心,不想让他扫兴,但还是在祁源离开时跟他说道:“心软善良不是坏事,但如果心太软,对你我、对九原都没有太大好处。”

    但他重要要说的不是这个,在严默转头看向他时,原战握住他的手,“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一句话就改变主意甚至退缩,如果你觉得对,你想要那么做,那就去做,我说过不管如何我都会支持你。”

    严默看了他好一会儿,忽然噗哧一笑,抬手捏他脸蛋,“你是不是在怪我说出要救活祁昊的话?”

    原战没否认,他当时听严默问祁源,下意识就想阻止,更想杀了祁源,再警告黑水赢石。

    四名漏网的巡逻士兵过来,原战只略略伸手,那四人就被脚下的雪地给彻底吞没。

    严默改捏为抚摸,眼神专注又温和,“抱歉,我错了,当时我确实没有考虑太多。我承认我被幻境影响得太厉害,只要想到你我和孩子们就在那群奴隶中,想到你和孩子们死时如果有谁能救活你,我就忍不住想做些什么。”

    原战张口。

    严默捂住他的嘴,“在幻境中我还想通了一点,我们关系不同一般,我不要求你对我毫无隐瞒,但我希望如果你心中对我有什么意见,对我做的事、说的话有任何不同的看法,都不要埋在心里,请你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说出来,明明白白告诉我!我不想因此造成任何无法挽回的悔恨。”

    原战被遮着嘴巴不好说话,只好点头。

    严默放下手,笑,“就像现在,救人是我在一意孤行,但我的行为其实牵涉到你、牵涉到整个九原,如果你觉得不妥就要告诉我,我们一起分析、一起想办法,我可不保证我做的都是对的,毕竟我是人不是神,再说神就不犯错了?我不希望你一味迁就我、忍耐我。忍耐并不是长久的相处之道,有商有量才能让我们走得更远。”

    原战表情柔和下来,“我不反对你救人,黑水也没有拒绝,如果九原真的接受不下,他和我都会明言开口。我只是……”担心你。

    “谢谢,其实我当时说出来就已经后悔了。”严默很老实地交代,随后有点耍赖地说道:“但这点小风险我们还能承担对吗?”

    原战看他极为难得的耍赖小模样,稀罕得要死,哪还记得要责怪他。

    严默摸摸鼻子,觉得他家牲口战似乎很有做昏君的素质。

    祁源回来,这是他们最后一个要走的地方,采石场。

    这里的守卫等已经给原战和严默都解决掉,只等祁源安抚并通知人员集中过来。

    奴隶们互相依偎着出来了,全都用畏缩、兴奋、期待又畏惧的目光看着雪地中两个模糊的人影。

    原战让所有奴隶集中到一起,让他们捂住自己的嘴巴,脚轻轻一跺。

    雪地下沉,所有奴隶都沉入了地底临时弄出的空间。

    无视奴隶们的惊慌惊诧,严默拿出传送门放到脚下,在声音中加了点魂力,笑眯眯地问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惊慌的奴隶们在听到这句话后竟莫名地感到了心安,骚动也一下就平定下去。

    祁源看着严默目光极为复杂,曾经他还能傲视这个小小的新生部落巫者,可如今他们的差距几乎是天差地别!

    可也许实力相差太多,他竟然连妒忌的心都生不出来,想到以后自己效忠的是这个人,他反而感到了一点淡淡的窃喜。他跟随这位不但全了自己的誓言,更没有辱没自己。甚至他有种预感,跟着这个人,也许他会得到更多!

    *

    送走采石场的奴隶后,剩下的奴隶就不太好捞出来了,这些奴隶基本上都在有角高层身边侍候,居住得也很分散。

    严默看着空间里消失了一个坑的元晶,默默心伤,做好事果然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

    原战见此,眉眼略弯,低声问:“要不要再转转?”

    严默眨眼就了悟对方的意思,当下就笑起来,“好主意!喂,老祁,你知不知道有角人的库房所在?”

    祁源知道得不多,但好歹也跟着他父亲过了一段有角人高级狗腿的生活,至少明白新城哪些地方他能去,哪些地方连靠近都不允许。

    祁源跟着两人浮上上空。

    视线不清,严默使用愿力:“愿我三人能透过风雪清楚看清下方的城市,十分钟。”

    话音刚落,祁源就觉得眼前一亮,视线一下就变得清晰无比。那些风雪似乎都变成了透明的幻影,下方的城市连最狭窄的街道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包括站在一些建筑外的守卫。

    这种感觉太神奇,祁源还想再多多感受一二。

    严默催促:“快,时间不多。”

    祁源连忙凝神,把新城和几个营地里的可疑地点一一指出。

    原战和严默看得都很仔细,确保一个没漏全部记下。

    “你知道水神天吴被关押在哪里?”严默忽然问道。

    祁源一听天吴的名字就激动,忍不住握拳道:“在新城那个胡德大巫的后院,他在那里挖了一个水坑囚禁了水神大人!”

    “胡德住在哪里?”

    祁源在天空上辨认了一会儿,伸手指出。

    *

    这次尼塔得到的消息有点慢。

    还是有轮值的奴头闲着无聊,大雪天跑去做衣坊的奴隶营想找一些乐子,才发现这座奴隶营竟然在悄无声息间全空了。

    等消息一层层传报上去,尼塔再次带人带武器冲到做衣坊时,只看到和之前一样空荡荡的营地。

    “去织布坊!”尼塔掉头就走。织布坊、染色坊和做衣坊连在一起,相隔并不远。

    出乎预料又在预料之中的,织布坊也不见一个人影。

    尼塔脸色冰寒,立刻吩咐手下分头去几个奴隶营查看,而他则回转战营。

    不久,前去查看的斥候们传回消息,所有聚集起来做活的奴隶都不见了!

    织布坊、染色坊、做衣坊、采石场、磨石场、分骨营……,最后竟然除了在新城和高层面前侍候的奴隶以外,所有干粗活苦活脏活的奴隶全跑得一个不剩!

    有些奴隶营的管事者也是奴隶,不过他们都被戴了奴隶骨,有角人根本不怕他们敢偷跑。

    可是这些人也不见了,最可怕的是他们逃走竟然没有触动奴隶骨!

    “默巫!肯定是那个能解除奴隶骨的九原祭司!他亲自来了!”尼塔气得按住额头。

    胡德脸色也难看无比,“就算他的能力之一是可以隐身,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不声不响地一口气带走几千人。”

    “我们不也有破空门?”

    “破空门制作不易,更兼材料难得,除了上古流传下来的那几个,已经再没有新的出现。而且破空门被传下来时性能就不稳定,改造到现在最多也只能一次传送五个人,还不能超过太远,并且必须要事先在传送的两点各放一个传送盘,否则传送时会无法定位。”

    尼塔思量再三,终于说出了一直被他隐瞒的消息:“那个默巫手中有骨承。”

    “什么?”胡德像是没听清。

    尼塔清清嗓子,清晰地说道:“那个九原祭司得到了我炼骨族最重要的骨器传承。他很可能炼制出了可以一次传送更多人的破空门,否则他们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无声无息就带走这么多人。而且就算他炼制不出,也有骨承魂海中那么多祖辈大巫和骨器师的灵魂帮助他!”

    胡德腾地一下站起,“怪不得他能解除奴隶骨!该死,我炼骨族的至宝怎么会落到一个无角人手上!这消息你知道多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尼塔面对质问,面色不改:“事关重大,我只告诉了胡莲大人。”

    胡德一听胡莲的名字,不满迅速消失,立刻改口问:“那祭司大人有什么指示?”

    “当然是夺回骨承!”

    “大人!”有人冲进战营主帐。

    “什么事!”尼塔正在火头上,见有人不经允许闯入大帐,怒火立刻喷出。

    来禀报的有角人瑟缩了一下,但他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慌张又不知所措地喊:“大人,不好了!库房里刚送来的那批元晶全部消失了!”

    “你说什么?!”尼塔和胡德同时吼出来。

    他们带来的储物骨器不多,在东大陆搜刮一阵子下来,里面都装满了高级魔骨和高级元晶,抛弃哪个都舍不得,只得把后来的物资全部放入库房,这批刚刚派了大量人手好不容易抢到的元晶就含在其中。

    坏消息不止这一个,又有人在门口高喊有急事禀告。

    喊进来后,来人张口就道:“诸位大人,不好了!那水怪天吴不见了!”

    如果说刚才那批元晶消失像是挖去了尼塔等人一块肉,如今听说天吴也不见了,那简直就跟切了他们几根手指一样,胡德心疼得当即就跳起来大骂。

    那么珍稀的材料,他还想带回西大陆呢,竟然就这么不见了!

    “找!无论如何都给我找回来!”胡德吼叫得口沫横飞。

    可人都救走了到哪里找?

    胡德气不过,当即半命令地跟尼塔说:“使用灭绝炮!那些低贱的无角人太可恶,我们必须要给他们一个厉害看看!”

    尼塔不反对使用灭绝炮,但主动使用和被动使用是两码事,如果他们当场抓住来侵袭的敌人,发现对方是高阶战士,那么作为回击和自保使用这样的大威力武器就没什么问题,可在对方逃走后,再把灭绝炮带到战场上主动攻击就必须找好理由了,否则天上那些不时飞来瞅瞅他们的鲲鹏族恐怕也会加入九原一方一起对付他们。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件事情。

    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演化下来,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些潜在认识和规则,比如其中很重要也是保持目前整个世界大致和谐的一点,那就是:因为高阶战士的杀伤力太大、对世界的破坏也太大,战场上高阶战士向来都是对付高阶战士,九级战士就不再轻易出动,十级以上更只会在王对王的时候出现。凡是十级乃至以上的战士都不准在生物聚集地开战,更不准造成无辜的大肆杀孽。如有犯者,全天下的十级战士都可以围攻其。

    当初鲲鹏族战士元洲就警告过原战。

    在这里,有角族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

    尼塔等人敢带着一部分有角战士就杀入东大陆,除了他们长年潜伏,觉得夺回东大陆王者之位的时机已到,还有就是他们带来了可以与东大陆十级战士相抗衡的武器,这武器他们根据其性能,为其取了个很俗但很能说明其威力的名字:灭绝炮。

    那他们为什么一开始没有用?就是因为这个约束至高力量的共同规则。

    这种武器使用出来和十级战士肆掠一样,破坏力惊人。而能和十级战士抗衡的大威力武器自然也被算成是至高武力。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原因,比如:

    两地元晶不合,包括骨兵和骨器所有需要能量的东西在内,改造上就花了大量时间,到现在才改得勉强能使用东大陆的元晶。这也是炼骨族不能一鼓作气趁着原战和严默不在,一举拿下九原的最大原因。

    第二,作为想要回归东大陆并渴求东大陆各种资源的有角人来说,他们未到必要并不想搞灭绝性破坏。

    第三,因为那个约束规则,这种武器就是为了对付类似原战这样的十级战士,在原战等人还没有出动前,他们自然也不能先出动这种武器。

    第四,也是很无奈的一点,这武器威力大的同时耗能也厉害,好不容易改造好了,可光是收集能支持那些改造后的骨兵和骨器的元晶就已经很吃力,更不要说提供给这种大威力武器。

    总而言之,种种原因下,这叫灭绝炮的武器如今就单单成了一个威慑,轻易不能出动。

    “我们没有理由。”尼塔忍得想要吐血。

    胡德怒反问:“我们怎么没有理由?他们都派出高阶战士来主动偷袭我们了!就连他们的祭司都来了!”

    “可他们没有杀死我们多少人,他们只弄走了几千名奴隶而已。”尼塔觉得这些无角人真心狡猾。

    胡德气得一脚踹翻身边侍候的无角人女奴。

    帐中还有几个侍候的奴隶,他们听不懂有角人的话,尼塔和胡德也不怕他们听到泄密。

    “难道就这样算了?”胡德不甘心。

    “当然不能!”尼塔眼色阴冷,“虽然没有抓住他们的把柄,不能证明他们派出了高级战士来偷袭我们,但是他们能这样对我们,我们也能这样对付他们。”

    胡德,“你是说?”

    尼塔:“是时候了,该让我们送进去的暗刃动一动了。另外我会让人通知‘奎帕’,让他和火城再添一把力,九原的祭司能离开九原城跑到战场来偷袭我们,看来九原上层现在一点都不忙,既然他们如此闲得慌,那我们就给他找点事做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