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1章 章回58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原营地,大河支流旁。

    严默正在和被救出的天吴交谈。

    天吴伤势很重,八个头颅都少了两个,更不要提其他地方的伤口。

    严默对天吴的伤口并不陌生,这是出于实验和采集为目的造成的伤势。

    天吴很痛苦,她的那张没有眼睛的人脸上满是仇恨和至极的愤怒。

    “人类……背叛我!”

    严默不可能让这么一个巨大战力站到人类的对面,就为祁源说了一点好话,“他们并没有全部背叛你,摩尔干的祭司和很多人想要保护你,都被杀死了,就连酋长的儿子都被贬为奴隶,也是他们才让我知道你被抓被囚的事,他们向我恳求救出你。”

    天吴的愤怒平息了一点,但她更加痛苦。

    “我的孩子……好多都被……杀死了。”

    “杀死摩尔干酋长!杀光……有角人!”

    严默一边给她治疗,一边说:“相信我,你会有报复他们的机会,而且不会让你等很久。”

    “有角人……武器……强大。”

    “我知道。”

    “疼……”天吴的声音本就充满诱惑,这时含了真实感情的声音听来更让人心疼。

    严默轻轻抚摸她,为她减轻痛楚。

    “报仇!”

    “好。”

    这时,九原后营已经忙得快要飞起来,一下要接受前后近五千人,如果不是九原储备物资足够丰富,又有大量神血战士帮忙,加上制度井然,只凭后方的这点人手早就崩了。

    原战也去帮忙临时弄了一些地棚出来供救回来的人居住。

    黑水听着草町等人汇报,微微皱起眉头。

    “食物消耗得很快,储存的煤炭也必须再运一批过来,否则任何一样都撑不住十天。”

    “草药也是,包括盐、棉被、衣物鞋袜等都不够。”

    “这些新来的人要怎么安排?是用船送他们回九原,还是让他们就待在这里?我们要养他们多久?”

    “他们身体情况太差,如果现在就送他们回去九原,能活下来一半就不错。”

    “那就只能把他们留下了,可现在是冬天,我们必须首先保障战士的供给。”

    黑水赢石把大家反映的情况一一听完,最后总结:“我会把实情禀告给首领和祭司,物资供给我想你们不用特别担心,既然那两位敢把人带回来,肯定已经想到这方面的问题。”

    草町等人脸上也不见担心,他们对原战和严默一直都有着莫大的信心,现在只是按照职责说出自己必须说出的事情而已。

    “另外还有一件事。”草町站起来。

    “什么事?”黑水赢石非常重视草町的意见。

    “有一名重伤的奴隶,他说他叫彩石,有极为重要的秘密要告诉首领和祭司。”

    从上到下换了一身厚实衣服的祁源抓着一块快被吹凉的烤肉夹饼边走边吃,边跟严默说:“彩石是祁昊的心腹,部落战士头领之一,我以为他在奴隶兵营,没想到这次把他也带了回来。”

    严默加快脚步,“见到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战已经先一步到达临时搭建的新人治疗点,看到严默过来伸出手。

    严默抓住他的手,跳入地棚。

    祁源一走入地棚就感到周身都被一股暖意拥抱,冻僵的脸手脚也开始感到一点刺疼。

    彩石看到他们,挣扎着想要起来行礼,被草町温柔但坚定地按下。

    “大人。”草町对严默笑着行礼。

    严默回礼,自然而然叫道:“草町姐,辛苦你了。”

    “不辛苦。”草町看严默的目光又温柔又敬佩,“这位彩石兄弟伤得比较重,他受了鞭刑,一只脚的脚筋被割断,我只能帮他治疗外伤,他的脚筋……”

    “等会儿我来看看。”严默示意她不用在意,转而对彩石道:“你说有重要的秘密要告诉我们,我们来了,你可以说了。”

    彩石目光在祁源身上一掠而过,“我、我有条件。”

    原战面无表情地抱臂站在一边。

    严默不太意外地挑挑眉,“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祁源瞪了眼彩石,心中暗骂:这个蠢货!

    可彩石有彩石的想法,他已经是残废,他的主子和九原关系又不好,他认为自己以后如果想要在九原过好日子,就必须掌握住眼前这个机会,把他知道的那个消息尽量卖出高价。

    “我说的秘密事关九原存亡,我知道你们很厉害,可有角人也不弱。这个秘密一般无角人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曾经被派去某处做事,偶尔看到……也就因为我不小心看到,那些有角人就以我故意刺探他们的秘密为由,不但责罚我,最后还把我从兵营中赶出,降到奴隶营。”

    彩石观察着原战和严默的脸色,咬牙道:“我要求不高,只要你们答应我,以后不会抛弃我、贩卖我,把我当九原子民看,而且每年都要提供我和五级战士一样的食物分配,提供我住地,再给我两名女奴照顾我,一直到我死亡,我就把那个秘密告诉你们。”

    “你说的秘密指的是有角人的武器吧?”严默一口道破玄机。

    彩石变色,“你怎么知道?”

    “这很好猜测。有角人绝大多数都没有神血能力,他们靠得就是他们的武器和骨甲,而他们在明知我们九原有九、十级以上的高阶战士在,还敢跟我们对阵,这说明他们一定有所依仗,而这个依仗九成九和武器有关。而他们至今没有拿出这个武器,我想要么和其耗能有关,要么就是该武器威力太大,不能轻易使用。我说的对吗?”

    彩石虽然看到过该武器的试验场景,但真实还没有严默推测了解得多,他一听严默知道了他的底牌,不由急了,“我、我知道那武器藏在哪里,还知道它的弱点!”

    “哦?”严默露出一点点惊讶的表情,“你竟然知道该武器的弱点?是什么?”

    “你先答应我的条件。”彩石底气又足了。

    严默笑,“你的条件不是问题,不过我是你,我会换一个条件。”

    “换什么条件?”彩石害怕自己吃亏上当。

    严默抓起他的右脚踝看了看,放下,悠悠地道:“我的医术很不错,你的右脚筋虽然被割断,但想重新接起来对我来说并不难。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是要维持原本的条件,还是希望我帮你接好脚筋?”

    彩石激动了,“我要加条件,你必须答应我帮我治好右腿,还要答应我……”

    祁源想冲上去揍他。

    原战拉住他。

    严默抬起手指,“你只能选择一个。”

    “难道你不想知道那武器的存放地点和弱点了吗?”彩石力争。

    祁源再也忍不住了,喝道:“彩石!你够了!你别忘了谁把你救了出来,贪心的人可没有好下场!”

    彩石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九原救他回来,他以后只要腿脚好了也愿意为九原做事作为报答,毕竟他可是五级神血战士,而消息交换则是另外一码事。

    严默忽然笑道:“彩石,知道吗,你今天的福气很不错。换做平常的我,一定会答应你一开始的条件,等你说出所有关于那武器的事情后,我再告诉你可以帮你治疗脚伤,让你一辈子都活在悔恨中。”

    彩石心脏一跳,一股惊悸从心脏传遍全身,大冷的天,他的额角竟然汗湿了,不敢再坚持下去,“我……选治疗脚伤。你、你要答应我一定要把我的脚治疗得跟以前一样,不能有任何残留的毛病。”

    “说吧。”严默脸上的笑容全部收了起来。

    彩石想让他先帮他治疗,可看着对方的目光,最后还是怂了。他怎么会以为对方救了他们就会善良可欺呢?这两位可是在短时间内就把一个弱小部落带成与上城势力并肩的可怕人物!

    也许是因为九原的氛围太好,也许是因为来帮助他们的九原人对他们太软和,让他一时就被眼屎糊住了心窍。

    “我说……”

    半个小时后,严默和原战一前一后从地棚中走出。

    祁源留下,说有事情询问彩石。

    草町忙着照看其他伤者,也没出来。

    “后悔了吗?”原战加快一步,和严默走了个并肩。

    严默轻笑,“谈不上后悔。什么样人都有,有人会对你感激,自然也会有人贪心不足,甚至我们救出的某些人将来也会因为种种原因或怨恨、或背叛九原。”

    原战听完一点都不觉得欣慰,只感到心疼,“你经历了一场幻境倒是彻底看开了。”

    “不是看开,是因为我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严默抓住他的手,两人双手相握慢慢在雪地中前行,“我们在吃东西时,就算再怎么精挑细选,也总会吃到几个坏的、不好吃的。可是我们会因为这几个坏的就不吃了吗?”

    当然不可能不吃。

    “这次救人也一样。你觉得我是在救人,我却觉得我只是在做必要的事情,就跟我们要吃食物才能活下去一样,救这些人可以补充九原人口,快速增强九原实力,那么我就不会为了个别人而放弃大多数人。”

    原战觉得他的祭司有点不一样了。

    严默似乎知道他所想一般,抬头对他笑了笑,“阿战,我并没有在行善,我救这些人除了看他们可怜,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们有利用价值,否则我不会把他们带回九原,只会把他们放到荒野中任他们逃亡。让你失望了,你的祭司仍旧不是一个好人。”

    原战忽然哈哈笑起来。

    严默被他笑得莫名其妙。

    原战微用力握了握他的手,“对,你没有在做善事,你只是想要利用他们而已。”

    严默翻白眼,“笑屁笑!老子在跟你说实话,你以为我在害羞吗?”

    原战笑得更厉害。

    严默怒了,“猪!随你怎么想吧!”

    原战有种想要把严默抱起的冲动,一秒过后,他把人抱了起来,感叹:“我的祭司大人哦。”

    严默耍赖地抱住他的头,啃他耳朵。

    原战也没再进一步刺激他。

    两人倒进雪地里,滚来滚去像两只小兽一样扑腾了好一会儿。

    直到两人脸上都露出了餍足的绯红,这才停止胡闹。

    严默跳起来,收拾衣衫,顺手拉起大块头,“说正经的,有角族肯定要报复回来,而最好打击我们的方法不是和我们拼命,是从内部扰乱我们,九原城内要出事了。”

    “你报复他们不就是希望他们这么做?”原战揉揉他的脑袋。

    严默,“没办法,有些小虫子躲得太深,如果一个个排查,实在伤筋动骨,还不如借此让他们主动跳出来。对正在招揽人才的我们来说,对前来投奔人才的监视、警惕等负面说法最好不要有。我们要让世界上的所有生物都知道,九原是一个可以容纳包容所有生物的新势力,而不是排外保守的陈旧势力。”

    原战没有为严默的野心惊诧,早在九原建立之初,他就发现他的祭司大人不止想要建立一个只有人类的部落,“怎么,你对有角族的报复就到此为止?”

    “怎么可能?”严默笑意没有到达眼睛,“我们一天内骚扰他们两次,他们肯定已经提高警惕和布防,我们再等一等,先去吃饱喝足好好睡一觉,等睡醒,我再去他们营地溜达溜达。”

    “我和你一起去。”

    “不,你留下守护,防止有角人也暗中偷袭我们。他们敢跟我们对峙,肯定有所依仗,那彩石说的武器不知道是否只有一个还是多个,而且我也不相信他真的就那么恰巧知道了那武器的弱点,如果他看到那么重要的东西,有角人不可能让他继续活着。这次过去我顺便看看他们的依仗到底是什么。”不等原战拒绝,严默加快速度道:“你不用担心我,有愿力在身,他们发现不了我。”

    原战站住脚步,转身与严默相对,“默,告诉我,你要做什么?或者我该这样问你,你到底打算怎样对付有角人?你必须把你的计划告诉我,这样我才能让整个九原配合你。”

    严默抠抠脸皮,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没有想好。好吧,我说,原本我们的计划是趁此机会聚集各方力量,扩大九原的影响力,同时借用有角族磨练我九原的战士,最好不动用九级和十级以上战士。而有角族想要在东大陆站稳脚跟,肯定也不会和我们死拼,95%以上会选择和我们慢慢磨,我想这也是他们在发现九原不好啃以后就停下脚步的原因。”

    “那现在呢?”

    “现在……”严默眼中闪过一丝茫然,随后变得坚定,“你也许会觉得我受幻境影响太深,我也承认我确实受到一定影响,但是我下面所说皆经过深思熟虑,并不是我的任性决定。”

    “你说。”

    “情况有变。我们得用最快速度解决有角人,但不是你我直接对他们出手,至少在他们动用最后的力量前,我们不能出手。”

    原战不太同意,他喜欢更直接的方式,他自信,他和严默等人有这个力量让有角人一夜间从东大陆全部消失

    严默弯腰抓起一团雪搓揉,“如果你是有角人,在有强敌逼上门来,而自己又无法对付时,你会怎么做?在你后援全断,已经完全绝望的情况下?”

    原战还没回答,严默已经自己回答道:“如果是我,我品尝过那种绝望的滋味,只要手上还有一定力量,我一定会选择同归于尽!所以我必须先去确认是否有彩石口中的武器以及数量和威力,如果有可能,我就把它们一起弄过来。如果弄不过来,那么我们必须既能打击有角人,让他们不敢在东大陆待下去,同时又要让他们怀抱希望不会想要和我们同归于尽。”

    “想想看,如果那武器真的像彩石说的可大可小,如果有角人利用奸细把那武器带入九原城,就算我们能逃过去,其他人呢?”

    原战也不由正经道:“所以你的计划是?”

    严默招手,“附耳过来,我打算这样这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