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3章 章回58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风语老人和数名高阶风城战士站在大河上风口,一起向风神献祭。

    大风吹向有角人营地方向,风大得连走路都困难。

    没有雪?哦,没有关系,人鱼战士操纵河流,把水雾喷向高空。

    风城战士再把这些水雾送向更高空,直到水雾在高空凝结变成冰晶降落。

    风城战士刮起大风,地面没有被压实的雪和天空的冰晶混合,形成了大风雪未停的景象。

    原战早早沉入地底,围着摩尔干外围吭哧吭哧努力。

    努力什么?不急,等会儿就会见分晓。

    水神天吴潜入水底进入圣湖,她的孩子们都被囚禁在圣湖边缘的拦网里,湖底下有几百骨兵防守。

    脱了困的天吴哪会把这些中低级骨兵看在眼里,当时如果不是她遭到背叛和暗害,又怎么会被有角人那么顺利地捕捉到,只要她在水中,除了极少数几种水中生物,还要是级别比她高的,她在水中几乎可称无敌!

    她被割掉的两个头在那神奇默巫的帮助下又长了出来,虽然比其他头颅稍小一点,但这些头颅也代表她的力量,就算此时的她没有全盛时期的能量,也足够把有角人营地闹个天翻地覆!

    骨兵还没有发现她,天吴主动提速冲了过去,一尾巴就拍碎一堆骨兵。

    战斗开始了!

    风雪中,地面上,昨晚做了美梦的各奴隶兵营头脑召集手下,先把没有命令不会动的骨兵的元晶全部想法撬下,接着他们开始用各种方法分别诱出屋里的有角人战士,各个击破。

    清早起来冥想的胡德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呼喊声。

    “胡德,你来。”

    “胡莲大祭司?”胡德吓一跳,来不及去通知其他人,连忙穿上皮毛大衣,赶走侍候的奴隶,快步走出门外。

    “这边,过来。”

    胡德脚下有一点犹豫,胡莲大祭司过来为什么不直接露面,而是要悄悄叫他去其他地方?而且他屋里不好吗?还暖和。

    “过来。”

    “大人,您去哪里?”有侍卫奇怪地叫住他。

    胡德身体一颤,弯腰从地上抓起一把雪,擦了擦脸,转头就跑,同时拉出胸前挂的骨哨用力吹响。

    “咻——!”尖锐的哨声穿透风雪,瞬间传遍四周。

    尼塔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直接跳起来,“来人!”

    尼塔一边快速穿衣,一边大声询问侍卫,“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九原人又来偷袭?”

    娘的!这些九原人太可恶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他们到底要这样骚扰到什么时候!

    “大人,我们正在查,风太大,暂时无法判断是从哪里传来的哨声。”外面的侍卫回答。

    “来人!快来人保护我!”胡德狂叫着让人保护他,同时一拍第三只眼,身上顿时被骨甲包围,手上也抓了一只骨器。

    大量有角战士跑过来,保护住胡德。

    天吴恨恨地一拍尾巴,冰面都被她拍碎。

    严默安慰她:“我跟你说了,想要诱惑红角大巫不容易,如果他们那么好被诱惑就不会是那么宝贵的大巫了。好了,别憋气,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下一步吧。”

    “武器……”

    “可惜,他拿出来的那个不是。”

    尼塔开始召集人手,他已经受不了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被骚扰。

    这次他无论如何都要给来犯者一个厉害瞧瞧!

    “轰隆!”

    大地震颤,包括尼塔在内,绝大多数有角战士和骨兵都没能站稳,差点就被震得跌倒。

    尼塔来不及去问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根本用不着问。

    接二连三的宛如闷雷炸响的声音从地底传来,地面不住抖动。

    “地动了!”有人喊了出来。

    奴隶营,奴隶兵大多都趴到了地上,但这些奴隶兵不但没有惊慌,反而个个面露喜色。

    前溪和彩河等人爬起来,兴奋地低喊:“信号来了!”

    四个奴隶兵营,不再受奴隶骨控制的奴隶兵头领纷纷对奴隶兵们狂喊:“所有人都爬起来,快!都到河边码头挂有红布的地方集合!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回头,跑!”

    “快跑!跑跑跑!”

    奴隶兵们爬起来,疯了一样地往族人告诉他们的那个集合地点跑去。只要跑到那里,他们就有逃出去的希望!

    还有有角战士没死,但仅剩下的几个有角战士有什么用?那些曾被奴隶骨控制的头领们恨透了这些有角战士,冲着这些有角战士就上去围杀!

    有跑着的奴隶兵回头帮助头领一起杀死剩下的有角战士。

    代表紧急事件发生的骨哨声不停吹响。

    厮杀在各个奴隶营中发生。

    奴隶兵害怕被抛下,可他们又不能弃他们的头领于不顾,有骨兵进入混战,情况貌似变得糟糕起来。

    有角战士有骨甲和骨器,只要防守得当,对付一群只有长矛的奴隶兵并不难,可奴隶兵的数量太多,其中有些人还抢到了骨器,而有角战士活着的却是极少数。

    有角战士仗着骨器,暂时挡住了奴隶兵的攻击。

    眼看奴隶兵们就要付出巨大代价来换取其他人的逃亡胜利,有人来帮他们了。

    “桀!”九风赶紧捂住嘴巴,默默说了他参战不能暴露身份,否则其他鲲鹏族会很为难。

    九风索性变成小小鸟冲下高空,小翅膀一扇,狂风大起。

    大风杀伤面积大,会敌我不分。九风刮了两翅膀,不刮风了,改吐风刃。

    “噗噗噗!”哪里有困难,我就救哪里,请从此叫我救命鲲鹏大人!

    可九风把身体变得太小啦,那些围攻有角战士和骨兵的奴隶兵又太激动,好多人都没看到他长什么样,但很多奴隶兵都知道有一只小鸟在暗中帮助他们。

    “先抢夺有角人的武器!”有人对九风叫。

    “知道了!”九风吐出的风刃划过某有角战士的颈项。

    那有角战士抬手摸自己脖子,脸上的表情怪异无比。

    九风飞过去,在他头颅掉下来之前,抢走了他的骨器,扔给了正在用长矛拼命的前溪。

    希望这个人会用!

    “多谢!兄弟!”前溪接住武器,高兴地大声表示感谢,他没用过,但他经常偷看有角战士使用这些武器,这么长时间下来,多少也看会了。

    武器拿到手中略微尝试一番,前溪就找到了窍门。

    九风找到了新游戏,开始全力抢夺有角人的武器。

    控木战士出现,骨兵被地底下不应该在这时节冒出的藤蔓缠住,又被围攻的奴隶兵打成碎块。

    所有想要边打边退的有角战士都被缠住。

    “所有七级以下战士全部离开!不要留在这里!去集合点!”有人对着奴隶兵们怒吼。

    “听到没有!不要留下了!有人在帮助我们!其他人不要拖延时间!能跑的人赶快跑!能跑几个就跑几个!”能让手下和族人心甘情愿留下来做奴隶兵的头领们也果然对得起手下们的爱戴。

    他们死缠住有角战士和骨兵,就想让手下和族人逃走。

    而他们越是这样,他们的手下和族人也就越舍不得他们。

    众志成城,又有人暗中帮忙,加上一开始就消灭了不少敌对力量,四个奴隶兵营中的有角战士和骨兵在快速减少。

    有角战士们也都在心中狂喊: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人来支援我们?

    胡德和尼塔等人不想来支援和控制奴隶兵营吗?

    当然不是!但他们现在自顾尚且不暇,压根没有精力和时间,也没有足够的条件去顾及奴隶兵营。

    新城外出现了一圈巨大的裂沟,本来作为护城河引入的河水沉到了裂沟深处。

    裂沟最窄处也有百米宽,深度暂不可测。

    最可怕的是,伴随着地动的轰隆闷响,整座新城都在下沉。

    而周围的裂沟却开始上升。

    大量河水涌入新城。

    城中到处都是惊叫哭喊声。

    所有能动的人全部爬向了高处。

    神骨甲战士只要能飞的全部集中到了尼塔和胡德等高层身边。

    “立刻离开这里!”尼塔忍着怒气下令。

    胡德拿出骨鸟。

    有角战士开始有序进入骨鸟,等待从空中撤退。

    尼塔本人则飞上高空。

    刚一飞上去他就遭到了攻击。

    尼塔回击,却击了空,他看不见敌人!

    数番尝试都被打退,事实告诉尼塔:新城上空已经被严密封锁。

    无奈,尼塔只能暂时又飞下去。

    胡德眼睛都气红了,抓住尼塔不住质问:“他们想干什么?他们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们吗?简直狂妄得可笑!”

    尼塔沉默无语,他自从听说九原那两人很可能已经是十级战士后就把他们的威胁力提高了,可是这两人或者说九原的实力仍旧超出了他的预估。

    消失已久、在有角人中犹如透明人的空城城主忽然发出难听的笑声,“他们明知我也在这里,你们炼骨族又有会飞的骨鸟和神骨甲战士,如果我们不及损失的全力冲击,必定困不住我们多久,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费这个工夫?”

    胡德看空城城主和他们那个老女巫都很不顺眼,觉得这些低贱的无角人根本不配和他们同起同坐,可尼塔看重他们,胡德只能忍耐。

    尼塔问空城城主:“你看出了什么?”

    空城城主坦白:“我不知道。九原的首领和祭司都太狡猾,你根本想不到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胡德怒斥,“这不是废话吗!”

    空城城主从鼻中喷出冷笑,压根没把胡德大巫放在眼里。如果有角族后援不断,他说不定还要顾忌几分,可这些有角人明显已经成了孤军,如今还想给他这个上城城主摆脸色,只能说对方在高位坐得太久了。

    空城祭司塵老裂开漆黑的嘴巴,露出漆黑的牙齿,对空城城主说出几句含糊的古语。

    空城城主顿了下,用古语回:“还没到时机,他们还没有到穷途末路需要求助我们的时候。”

    塵老发出阴沉的笑声。

    空城城主抬头望向满是雪花的天空,不再说话。

    尼塔重新收拾心情,给手下一条条下布命令,以求突破这个还在下沉中的城市。

    涌入的河水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

    有人去查看,回来禀告尼塔等人:“大人,似乎有人特意把河岸抬高,避免河水倾入城中。”

    “哦?”尼塔这下是真想不通九原人到底要干什么了。

    如果想让他们更加慌乱,把河水放入不是更好?为什么要特意拦住河水倒灌?

    坏了!尼塔变色。

    如果新城继续下沉,四周的土地却继续升高,他们想要用大威力武器轰开一条路,势必会导致河水再次灌入城中。

    而且顶上有人防守,他们用武器轰路,上面的九原人会无法察觉?

    如果他们一边轰开道路,上面却在利用控土能力不住填实,那他们除了浪费元晶还有什么意义?

    用灭绝炮?那更不可能。

    灭绝炮威力太大,一旦炸开,他们这些被困在城里的人也别想逃过。

    到时他们都死了,九原人也只不过死头顶上几个而已,那也太不划算。

    尼塔第一次体味到了何谓不知所措。

    怪不得胡莲大祭司在他出发前曾几次警告他,要他小心谨慎,说东大陆的魔战士和西大陆的不一样,果然不一样的很。

    是他太小看九原的首领和祭司了吗?

    可是那两个人既然有如此能力,为什么不一回来就收拾他们,而非要等了这么长时间?

    其实尼塔也隐隐感觉到九原在拿他们当磨刀石,而九原带回来的白角男孩更像是一个友好的信号。可惜他看不惯白角人帮助无角人,宁愿杀了他也不想看到有角族和低贱的无角人混在一起。

    早知就不动手刺杀那个白角男孩了。

    尼塔有一点后悔,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严默忽然改变主意不让他们做磨刀石的主因并不是苏门被刺杀一事,苏门被刺杀只是导火索,真正的原因却在那群被他视为猪狗的奴隶身上。

    严默站在集合点对前来的原战说:“只要困住那些有角人两天,不必要现在就弄死他们,再说那些有角人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弄死,最后死的反而都是无辜的无角人奴隶。”

    严默拍拍他,“放心,我让河水流入地底,没有灌入城中。其他多余的一样没做。”

    风语老人乘风而来,“默巫,你到底要做什么?”

    严默扬声:“请大人帮我守住这边几天,我会让小乐和斯坦也过来帮忙,只要你们守住两天,别让他们从坑里出来就行。”

    风语老人指指他,大笑,“你就使坏吧,我就留在这里,看看你到底要做什么!”

    严默笑,用传送门把那些逃过来的奴隶兵一批批送走。

    鲲鹏王在奴隶兵全部被送走后,从空中落下,带着点不赞成道:“我不管你们要干什么,这样大规模地破坏原有地形已经触犯了规则边沿。”

    严默反问:“我们有伤害其他生物?”他可是特意沟通了这附近的生物,能离开的都让它们离开了,就连草木都移植了。

    鲲鹏王噎住,“你们这是在逼有角人跟你们发疯。”

    “那也是有角人的问题!”

    “你们可以杀死进攻东大陆的所有有角人,但是有角人也不会就这么躺着让你们杀,你们得做好两败俱伤甚至俱亡的准备。”鲲鹏王对有角族的实力还是很了解的。

    “我有数。”严默似一切尽在掌握。

    鲲鹏王深深看了他一眼,“希望如此。”随后又对旁边走过来的原战抱怨道:“你知道你的伴侣厉害过头了吗?”

    传送门实在太作弊了!

    但看严默不杀人,却救出了那么多被困的奴隶和奴隶兵,鲲鹏一族也是非常钦佩的。至少他们以前从没看过这样做的生物,不管是人还是兽鱼虫鸟。

    那些奴隶和奴隶兵与九原可没有半点关系,摩尔干以前更和九原还是敌对势力。

    原战得意又骄傲地笑,伸手揽住严默的腰。

    鲲鹏王看得眼睛疼,一把抓住飞过来的小九风,捏住他的嘴巴,不让他告状,也不让他靠近严默。

    “总之,我,还有这世界上的所有生物都不希望有角人和其他智慧生物再次掀起大战。有角人的实力不止如此,只是他们也经历过大战的痛苦,才没有像以前那么疯狂。如果他们真的决定和你们九原、和东大陆一拼到底,就算最后东大陆能把他们打败,那也要付出莫大代价!”

    严默淡淡道:“那是他们还没有被打到疼,每天妄想统治世界还不给其他种族活路的独/裁者都不会有好下场。如果你们鲲鹏族和某些有十级战士的智慧种族肯出手压制有角人,他们也不会成天想着要谋夺别人的地盘、把别的生物都当作材料看。既然你们想要保存实力不肯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那在别人做的时候,还请闭上嘴!”

    原战更刺了一句:“尊贵的陛下,你有空在这里要求我们这要求我们那,不如去跟有角人谈谈?”

    “你以为我没去警告他们吗!”鲲鹏王怒,他们天天在这边天空上飞来飞去是干嘛的?如果有角人不是顾忌他们,他们的骨兵至少还会增加三倍!

    风语老人看着鲲鹏王和严默吵架,也不阻止,就在旁边看热闹。

    九风努力想要挣脱鲲鹏王回归他家默默的怀抱,可坏心眼的鲲鹏王更抱紧了他。

    桀——!坏鸟!太坏了!自己碰不到默默就也不让别的族鸟碰。

    有种你等我长大!

    鲲鹏王还有一点怎么都想不通,“以你们的实力,你们想要解决下面那一城的有角人并不难吧?为什么要拖延?”

    原战竖起两根手指。

    嗯?嘛意思?

    严默帮他解答:“两天。两天后你就会知道答案。”

    斯坦赶来,他带来的那帮西大陆战士对有角人都有着刻骨仇恨,而且二十几个人能力各异,且都是不低于八级的战士,有他们在,再加上风语老人等风城战士,想要困住尼塔等人两天,又占着地形之利,还真不是太难的事。

    严默和原战却在此时回去了九原城。

    当晚,九原内部就传开了一个消息,九原的首领和祭司终于要办一个大规模的宴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