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4章 章回58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九原对外的第一场正式宴会。

    乌宸等人再能干,连宴会这个词都是新学的,又哪里知道宴会办起来该是什么样。

    “地点定在议事大厅,所有前来的上城势力、各大部落和商队,只要是外来者的头领级别都能得到邀请,祖神在上,那得多少人?”

    “祭司大人说要用最精美的纸张给他们写请柬,到时没有请柬的人就不让进。”

    于是问题又来了,“请柬是什么?怎么写?”

    总算因为严默一开始的高要求,所有外来者都让原冰做了记录,包括城中新加入人员在内,每个势力带来多少人、他们的姓名相貌特征等都记得清清楚楚。

    严默再给出一个简单的请柬格式,上述两个问题便得到了解决。

    但这是最初级的问题,后面还有诸如:会场要怎么布置,要准备哪些东西,座位怎么安排,允许持有请柬的人带几个人,要不要收取他们带来的礼物,侍者应该安排多少,侍卫要怎么安排,有状况发生时要怎么处理等等。

    最重要的是整个宴会的节奏。严默这时说要办宴会,总不会把人请来吃吃喝喝就算。那些来参加的上层势力者也不会以吃喝为目的,他们都盼着这么一个宴会,显然都指望在这宴会中得到些什么或着做些什么。

    没有相关经验,就算有严默指点,想要在两天内整出一场合格的高级别宴会,所有参与者都不免有些手忙脚乱。

    严默也没有举办宴会的经验,但他参加过许多、各种规格的宴会,至少知道大概流程是怎样的。

    他对乌宸等人清楚说明,这次只是试手,就当累积经验,不管办得如何都不会责怪他们。

    乌宸等人却暗自一个个发誓,一定要把这场宴会办好,一定不给九原和首领祭司们丢脸!

    在紧张又忙碌的准备后,第二天傍晚,宴会时间来临。

    有些商队和小部落的头领一大早就过来了,刚走到广场,他们的脚步就顿了顿。

    内城广场为半圆形,半圆的对面就是九原过于的议事大厅,现在因为扩建和多种用途被称为九原中心宫殿,简称九原中心。

    半圆中心有一座巨大的石碑,石碑上深刻地刻印着九原的规则。

    每一个能有幸走入内城广场的外来者都会来瞅瞅这座石碑,有些人还特地把石碑上的规则抄录下来。

    对于九原的规则,有人嗤之以鼻,有人觉得不可能做到,有人则暗暗思索。

    这是往日景象,可今天广场上又多了一些让人震惊的东西。

    首先是围着广场一圈出现的新雕像,人鱼、树人、蛇人、人面鲲鹏、独脚山魈、矮人、天吴、角马、铁背龙等都包括在其中。

    这些雕像每一座的大小、高低和精美度都完全一致。

    其他势力也有图腾和雕像等,但像九原这样一下竖立这么多种就极为少见了,不,应该说独一无二,只有九原才有这么多的雕像并存。

    看到这些雕像的人忍不住多想:九原这是在展露他们的实力进行威慑吗?还是说他们在告诉其他势力,他们可以接受任何一种信仰?

    一夜之间新出的事物不止雕像。

    九原有灯木并不是新鲜消息,他们和木城交好,又和长生木族的松族搭上关系,获赠了大量灯木。

    只是如今天气寒冷,灯木适应不了这个气候,已经无法再开出常年不败的花灯。九原为解决这个问题,就在灯木上又挂了一盏骨灯。

    那骨灯不知道是什么构造,只要有元晶,它就能一直亮下去。因为其亮度高,方便,又不用考虑天气,还不用特意耗费大量人力精力去培植,连平日维护都极为简单,一出现就有取代灯木成为照明新一代宠儿之势。

    尤其是一些地域天气寒冷或四季分明的势力,一来就看中了骨灯。

    骨灯的好处大家都知道了,可是他们没想到骨灯还能这么玩!

    往日只发出白光的骨灯,今日却被点缀成七彩的颜色,它们被挂满广场,各种光彩流传,硬是把整个广场营造出了似梦似幻的气息。

    最有趣的是,大雪已经停止,可是广场中却还飘着漫天雪花。

    可这些雪花还没落到地上就消失了,广场地面看起来干干净净。

    “好漂亮。”兔吼等人发出惊叹。

    如果骨灯让他们惊诧,那么违反季节开满整个广场的鲜花和挂满累累果实的果木则让他们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明明昨天过来,这个广场还只有石板铺地,只不过一天一夜就全变了。

    九原的侍卫们在寒风中骄傲地挺起胸膛,哼,这算什么,不过是大家锻炼能力的合作结果之一而已。

    这里要说句题外话,严默其实并没有要求这么多,他只是想找一个借口把所有人集中起来而已,但乌宸等人都不愿这第一次正式宴会太简陋,他们都想趁此机会让其他势力看看九原的底蕴,总之绝不能让那些外来者小瞧了九原。

    反正九原战士们平日都要训练,乌宸灵机一动,干脆请战士们通力合作,对会场等做了些小小布置,这么一弄,不但训练没拉下,训练的结果还能拿来撑场面。

    而那些开出的鲜花和结出的果实也能直接用在宴会中。

    穿过广场和侍卫的队列,就能看到占地广阔、气势雄伟的九原中心大楼。

    中心大楼是九原人的说法,外来者大多数都称它为九原宫殿。

    九原人懒得跟外来者解释什么是大楼,又觉得宫殿这个说法听起来更威风,便也用了宫殿这个说法。

    客人们走上九原宫殿高高的台阶,一眼就能看到台阶顶端,与正门相对的正中心位置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雕像。

    “这是我九原的图腾!是我们首领花了数年时间亲手雕刻。”领路人无比骄傲地介绍道。

    外来者仰头看着雕像,有见过严默的人吃惊地道:“这是默巫大人?”

    “是,除了我们的祭司大人,谁还能成为我们九原的图腾象征!”领路人眼中射出狂热的光芒,他当着众人面走到雕像前,极为虔诚地附身亲吻雕像的基座,“祖神在上,愿您保佑我们的祭司大人安康长生!”

    所有人都看向了这座新出现的九原图腾,只见:

    一名与严默长相有九成相似的青年,身穿鲛纱制作的祭司服,头戴藤圈,面含微笑,如神祗般赤脚站立在被浪花包围的大地基座上。

    青年祭司服的衣摆上刻有代表各种神血能力的象征图案,抬起的左手指尖停伫着一只展翅欲飞的人面鸟,垂下的右手则自然搭在一柄权杖顶部,权杖的顶部是一枚刻着星图的圆球,杖身缠着两条长着翅膀的蛇。

    雕像神情栩栩如生,每一个细节都异常精美,最可怕的是他展现出来的气势,明明很温和的神情,却让看得人不由自主从心中生出畏惧和崇敬,甚至生出一种恨不得跪拜的冲动。

    严默说:这是因为原战在雕刻这座图腾时使用了太多的魂力和感情,当这座雕像最后一笔完成时,它就已经有了一种特殊的能量。

    而当这座雕像出现在九原宫殿的台阶正上方不久,他的信仰点数就有了一段不太正常的涨动。

    而现在看到这座雕像的九原人还不多,随着时间过去,这座雕像大概会为他吸引来更多的信仰点数。

    细心的人在青年脚踩的基座背面看到了一行清晰的文字:九原原战与祭司默共立。

    兔吼等人目前因整个部落托庇于九原,而且在九原待了这么一段时间,感受到九原的种种好处,很多人已经生出就留在九原生活的想法,为此,这些人都主动上前对雕像行礼。

    领路人很高兴,他并没有指望这些外来者会对雕像行礼,只要他们能保持一分尊敬心就好,兔吼等人的行为让他意外,也赢得了他极大的好感。

    “诸位请跟我来。”领路人的笑容一下就变成真诚许多,“你们是第一批来的,可以自由选位哦。”

    兔吼等人没把这话当真,笑着跟入大厅。

    今日大厅的大门全部敞开,门口站了十六名挺拔的侍卫。

    门内亮如白昼,花香被热气蒸得溢满整座大厅,但并不浓郁。

    除了最前端被抬高的主位,大厅中间如花朵般一圈圈摆开了许多张不大的圆形石桌,每张桌上都放了清水和瓜果。

    石桌旁没有椅子和坐垫,反倒是大厅两侧,靠墙摆放了一条条有靠背的木质长椅。

    长椅只有靠墙的一排,从数量来看,绝对不够今天客人全部坐下。

    领路人笑眯眯地对兔吼等人说:“位置随便选,喜欢站哪儿就站哪儿,累了墙边有长椅。”

    虽领路人这样说了,但兔吼等人在这样的大场面面前,还是有点瑟缩,他们特地选择了靠门的角落,也不好意思去拿桌上的食水,就站在角落里观察整座大厅。

    领路人对侍者点点头,侍者主动上前,为兔吼等人倒上一点饮料。

    兔吼等人以为是水,结果一闻却发现不对。

    “这是什么?”

    侍者微笑,“这是果酒,九原特产,非常珍贵,产量也少。谨遵祭司和首领之命,今日提前赶到的九十九位客人都能品尝一杯。”

    兔丘性子活泼,不等他哥有交代,就已经仰头喝了一大口。

    “唔!”兔丘眼睛睁大。

    其他人一起看向他,“怎么样?”

    “好喝!甜的,但跟蜜和果子的甜味不一样。”兔丘眼睛都笑眯了,小脸蛋还浮起了两抹红晕。

    其他人听他这么说,也都捧起杯子,小小舔了一口。

    “啊,真的很好喝!甜滋滋的,有种说不出来的味儿。”

    侍者看他们喜欢,笑弯了眼睛,“诸位贵客还请慢点喝,这种果酒喝多喝快了可会醉的。”

    醉?那是什么?

    这时兔吼等人还不知道醉酒是什么样子和滋味,不过他们也没等太长时间,很快就亲眼看到和体会到了。

    在兔吼等人小口抿着果酒时,客人一**来到。

    而就如侍者所说,先来的九十九名客人都得到了一杯果酒。

    没多久,木城等和九原关系好的上城势力也来了。

    领路人负责报出带领的客人的所属势力和地位,告诉他们自便后就会去迎接下一批客人。

    上层势力的人见惯了各种宴会,但九原采取的这种方式仍旧让他们感到新奇,竟然不分席位高低,而且不设座位。

    大厅中的客人全都混杂在一块儿,不过小势力的人大多自觉缩在靠门的角落,并不往前方去。

    上层势力的人自然而然地聚集到了最前方。

    “嗯?这是什么味?”鼻子特别好使的客人到处转头看,寻找酒味来源。

    九十九杯果酒聚集起来的味道还算是比较明显的,尤其在目前还没有出现真正的酒水以前。

    也有人在问果酒还没喝完的人,“你们喝的是什么水?怎么闻起来跟我们不一样?哟!颜色也不同!”

    关系好的忍痛分出一点,“这是九原特产,叫果酒,很珍贵,很好喝,我觉得喝了身体热乎乎的,肯定是好东西。”

    被分享的一口就把不多的果酒干了,咂咂嘴,“味道有点怪,但……我喜欢!再来一点。”

    “没了!我就这么一点!”

    兔吼等人躲在角落偷笑,他们来得最早,那果酒喝得再珍稀也给他们喝完了,看着其他人为果酒闹腾,他们人人都生出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更高兴他们喝得快不用分给其他人。

    想要尝果酒味的人见抢不到果酒就直接去找侍者。

    可侍者全都一句话:果酒太珍贵,除了最先来的九十九位客人能得到一杯,其他人只能等宴会开始,看首领和祭司大人怎么安排。

    眼看宴会开宴的时间就要到了,火城大祭司流焰才带着火城一干人等慢慢走进广场。

    这时也是人来的最多的时候。

    流焰一脸不屑地打量广场布置,觉得九原也不过如此。

    如果换了他们火城,这样大规模和高规格的宴会,一定会做一些声势浩大的欢迎仪式,哪像九原只不过简单布置了一下宴会厅外围。

    “大人,前面那不是鼎钺部落的人吗?”

    流焰经属下提醒看向前方,没错,看穿着打扮,真的是使用金属的鼎钺人。

    那属下又道:“奇怪,鼎钺和九原不是不和吗?怎么他们也来九原了?”

    流焰冷哼一声,阴森森道:“不止鼎钺,虫人族也来了,还是他们族长和大巫亲至!”

    “听说巨人族、有翅族也都派了身份高贵的使者前来,至于白曦族……听说他们早就和九原混到一起。”又一名火城高阶战士道。

    流焰心腹低语,“我看九原前面不是不想办宴会,而是想等所有势力到齐了一起办。今晚这场宴,恐怕他们会再提对付炼骨族联盟一事。大人,如果他们提了,那我们……”要不要加入?

    “不急。”流焰挥手,“炼骨族哪有那么好对付,等他们的后续支援一到,你看九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可是我们也不能任由炼骨族在我们东大陆猖狂吧?”一名火城战士忍不住道。

    “当然不能。不过现在还不是我们出手的时机。”

    那战士流露出不懂的神情,流焰只看他一眼,并没有跟他解释。

    还是他的心腹落后一步,看看周围无人,这才和几名战士低声道:“九大上城,加上新出现的九原、鼎钺、人鱼族和长生木族等,你们不觉得东大陆上的势力太多了吗?你们看有什么事,大家想要集中到一起讨论都难。”

    火城高阶战士们似乎有所了悟。

    那心腹又道:“城主和祭司们的意思也是想借炼骨族这把刀,先把我们东大陆上一些驳杂势力清除干净,等他们打完,彼此不说两败俱亡也必定要实力大减,到时我们火城再联合几个友好势力……”

    火城战士们懂了。其实不懂的也就个别人而已,能跟着流焰过来九原谈判的大多都是火城城主的心腹,对自家城主和祭司们的野望也基本一清二楚。

    总归一句话,火城想要重夺往日尊崇地位,甚至一统整座东大陆,以一己之力力抗东大陆所有势力肯定不行。

    炼骨族的出现,对火城来说即是危机也是机遇!

    炼骨族想要利用火城等势力,火城又何尝不想利用炼骨族来消耗东大陆的其他势力的实力?

    流焰走在中间,似自语一般道:“那些蠢货!一个个都把炼骨族当作大敌,他们根本不明白真正的大敌不是和我们隔了一大片海洋的炼骨族,而是能弄出十级战士的九原和弄出了金属的鼎钺!如果大家联合起来把炼骨族打退了,谁还能制止那两个部落的发展?尤其九原还有鲲鹏族、人鱼族和长生木族相帮!偏偏就连巫象那老糊涂和飞山都站到了九原那边,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要不了二十年,天下就只能知道九原,不知道九大上城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