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5章 章回58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流焰等人进入大厅,见里面一片杂乱,什么人都混在一起,不屑之情更甚。

    一个刚刚升起的新势力,跟延续不知多少年的古老势力相比,在各方面都有不如之处,而最让老势力看不上的,就是九原对身份地位的模糊。

    流焰目光扫过大厅里一些连下城势力都挨不着边的小部落头领,只觉得九原太不会做事,如果是上城举办宴会,哪怕是中下城,也会把这些不入流的小部落放到外面,绝对不会让他们进来碍上城相关者的眼睛。

    再看连席位都没有,只能站着时,流焰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有熟悉火城的人看到流焰进来,自然过来客套几句。

    木城三祭司丛生打量流焰一番,张口就戳他的心肝肺:“看来流焰大祭司的神血能力恢复了?恭喜恭喜!果然不愧是受火神喜爱的火族大祭司。不过我怎么感觉你的实力好像比以前有点不如?”

    流焰心里在滴血,脸皮却绷得死紧,“对付你木城人足够。”

    丛生哈哈一笑,“可惜我操纵的是火木,怕什么都不会怕火。”

    水城三祭司水侍幽幽道:“如果火太大,我可以帮你浇浇水。”

    水城和木城关系原本就不错,如今更是明摆着把刀口一致朝向火城。

    火城因为能力克制这两座城,和两城关系向来一般,如今更不会特意去修复这个关系。

    “九原还真是厉害,一个刚刚发展起来的小部落,竟然能让昔日的上城中之木城、水城最尊贵的祭司都与他们结成联盟。我听说联盟中九原处在主导地位?其他上城人都要听他们的吩咐做事?”流焰说的话更像裹了毒般。

    丛生反击:“谁厉害谁主导,如果你火城厉害自然也能吩咐我们做事。只不过我们在联手对付外敌的时候,你们火城在哪里?”

    水侍淡淡地笑,“谁不知道火城和虫人族等联合,想要躲在暗处坐收猎人之利,他们就等着我们和炼骨族斗个你死我活,他们好出来捡便宜呢。”

    火城人所图被扒,流焰脸色都没变一下,联盟联盟,他不想参加,别人还能逼迫他不成?

    “给我!给我抱!巫巫,我的!”奶声奶气的小孩叫声从大厅门口一路传至大厅中央。

    “不给!”回答的是稍大一点的孩子。

    “坏蛋!给不给!噗!”奶声奶气的小孩生气了,拍着小翅膀加快速度。

    厅中众人忙不迭地闪避。

    就见一个黑黝黝的小男孩背着一个背篓在人群中窜来窜去,后面一个……长着翅膀的光屁屁小娃娃飞着追他。

    “那是哪个种族的孩子?有翅族?”有人没见过九风变成小孩的模样。

    九原人听到了,特骄傲地回答:“不,那是我们的山神大人!”看,我们山神大人都能变成人了,多了不起啊!

    更了不起的还在后头,你们知道那小黑娃的背篓里背着什么吗?

    哼哼,就不告诉你们!

    “臭小子!把原帝还给我!”一声苍老的怒斥飞速传进大厅,随着声音,一名头发和胡须都乱糟糟的老头跑进了大厅。

    “祖巫大人!”九原人看到他纷纷行礼。

    咒巫挥挥手,下命令:“快帮我抓住那个小混蛋!一个不留神,他就把原帝给我偷走了,害我都不敢见我徒弟!这捣蛋孩子,逮着他非把他屁股揍烂不可!”

    因为这几个老老小小的闯入,厅中变得越发热闹。

    九原侍者苦着脸帮咒巫抓人,但小黑滑溜得要命,在人群里东窜西窜,就是没一个人能抓住他。

    “九原!啧。”流焰摇头,一副九原宴会完全上不了台面的样子。

    “哧溜。”小黑从流焰等人身边经过又紧急刹车,特地转身看了流焰好一会儿。

    包括流焰在内的人都有点惊讶,如果不是这小孩自己停下,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个黑黝黝的小毛头刚从他们身边跑过。

    水侍等人忍不住深想:怪不得这么多人都抓不住他,这小孩的能力有点特殊哈。

    流焰眼中也闪过一道精光,这么小就觉醒神血能力,还是特殊能力的孩子,如果是在火城……

    流焰心动,但看咒巫骂这小孩的亲密口吻,他有任何心思也不敢妄动。

    偏偏他想“好心”放过小孩,小孩却对他冒出了一点兴趣似的。

    “咿呀!”小黑娃的背篓里传来婴儿的叫声。

    小黑反手拍拍背篓,“乖,不要叫。”

    “抓住你们了!把巫果给我!”九风飞过来抓住了背篓。

    巫果?巫果!流焰心神疯狂震动,瞪大了眼睛盯住背篓。

    还不知道已经暴露了巫果身份的九风弯腰想要抱出弟弟。

    “笨九风,不要抢!”小黑解下背篓,捏九风的脸蛋。

    九风张嘴咬他。

    “呀!”让小爷我出来!

    小黑一手和小九风打架,一手从背篓里掏出小小婴儿。

    流焰:这!这不会就是巫运之果培育出的生命之子吧?

    可是有这么快吗?对了,鲲鹏族,我说怎么会有那么多人面鲲鹏出现在九原,肯定是九原的祭司去找过鲲鹏族了,所以这孩子真的就是生命之子?

    没错!这么浓郁和充沛的能量气息,肯定是生命之子没错!

    流焰再怎么也没想到,他纡尊降贵前来,以为会毫无所获,还要忍耐一些必然遭遇的羞辱,却得到了火神庇佑,竟然能在这个不上台面的杂乱宴会中看到真正的活着的生命之子!

    感觉到流焰鼻息加粗,离他不远的水侍和丛生都心生不妙之感。

    不过他们两人也听到了九风对着篓子叫巫果,他们也不笨,自然也联想到了巫运之果。

    可他们把震惊收敛得很好,就算他们心里对生命之子也有渴求,但是他们和九原已经建立出相当不错的友好基础,从九原受惠良多,到如今谁也不想破坏这份难得的友谊,只把这份欲求强自压下。

    因为怀疑小婴儿是生命之子,丛生和水侍不约而同侧身,想要尽量挡住流焰等人。

    厅内有侍卫看到纷乱连忙跑过来,主要是怕自己家孩子吃亏。

    负责本次宴会场地压阵的松荆和木箭也怕出事,立刻跃至几人面前。

    暗城使者互相使眼色,听到了吗,是生命之子!

    虫人族保持沉默,任凭流焰怎么对他们打暗语都像没看到。争权夺利能比得过他们的虫王诞生重要吗?那简直连可比性都没有!为了虫王降生,让他们做什么都可以!他们可以为了虫王和火城联手,自然也可以为了虫王成为九原的坚实盟友。

    巨人族貌似反应最慢,弯着腰笑呵呵地看着矮人在他们面前跳舞。

    矮人:老子们才不是在跳舞,是在跟你们挑战懂吗,傻大个!

    有翅族很想帮助九风,但他们忽然听到了什么,彼此诧异地互看,最后不动声色地散到四周。

    九原战士们也在动,但他们动的不明显,厅中众人以为他们只是在戒备火城发难。

    “九风,听我说……”

    九风耳朵竖起,有人把声音直接传入了他的脑海中,“你刚才做得很好,现在这样这样……”

    “桀!交给我!”九风拍着小胸脯,眼睛贼亮。

    咒巫慢慢晃过来,神色莫名地拉长声音:“原来是流焰大祭司。”

    流焰不敢对咒巫拿乔,勉强对他行了个礼。

    咒巫,“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你们那位火神让你们献祭了多少名中高阶战士才帮你恢复了神血能力?嗯?”

    听咒巫一口道出火城辛密,流焰当即有种想要烧死咒巫的冲动,可惜他不敢。

    但流焰怎么能忍下这口气,当下回道:“好浓郁的生命能量,这孩子就是生命之子吧?今天九原办宴会邀请我们这么多人过来,是不是想要对怎么分生命之子给个说法?”

    多少人在明确听到生命之子四个字后倒抽冷气,又有多少人心中震动,厅中的人目光几乎全部集中到那小小的婴儿身上。

    咒巫立刻变脸,一点不给面子地狂骂:“分你个屁!你们火城什么都想要,既想要做东大陆之主,又想要生命之子,甚至不惜和炼骨族暗地里合作出卖联盟,还给他们提供各种支援!你们说你们干出这些不要脸皮会被众神惩罚的事,怎么不干脆挖个坑把自己烧死算了,省得出来丢人现眼又祸害大众,信不信我现在就诅咒你们被屎憋死!”

    这个诅咒太恶毒,流焰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

    “呀!”巫果一看大靠山来了,开始瞎指挥。

    小黑眨眨眼。他能带着巫果到处玩,还能让巫果不抗议,当然有他两把刷子,比如巫果想要传达的意思,他能“听懂”一半。

    九风其实多少也能听懂一点巫果的意思,但他只对巫果这个小小人儿感兴趣,看到他就想往他身上扑。

    巫果抬起小脚丫踹了他好几下。肥鸟!敢叫我弟弟,你一家都是我弟弟!呸呸,才不要你们这些毛毛鸟做我弟弟,我弟弟只有一个!

    “弟弟!”九风不怕疼,坚定地想要抱住巫果。

    “呀!”别捣乱,一边去!

    九风伤心了,巫果宁愿跟一只小黑球玩,都不愿意跟他玩。

    小黑摸摸九风的软毛,两手抱起巫果。

    巫果脸朝外,小小鸟高高翘起。

    九风感到危险,立刻闪到一边。

    “Biu——”小小的软软的婴儿一脸无辜,神情超级淡然地……对着流焰撒了一泡尿。

    “呀!”赏你的,跪舔吧!

    小黑:好恶心!

    众人:……为什么这么一个软乎乎的小婴儿看起来会这么嚣张?

    听不懂巫果在咿呀什么的流焰脸皮不住抽动,他竟然被一个小婴儿给鄙视了!

    他发誓他从小婴儿的脸上看到了鄙视两个字,而且对方的行动也完全阐明了他的想法。

    这个小崽子竟然敢对他撒尿!?

    流焰一时怒不可遏,可是对方只是个小小婴儿,他只要稍微表露出一点愤怒斥责的意思,他这个上城大祭司也就不用再见人了,可是难道要他就忍下这样的羞辱?

    流焰没有动手,他极为有眼色的心腹帮他喊了出来:“大胆!”

    小黑抱着巫果,像只大跳鼠一样极为快速地往后一跃。

    水侍和丛生也同时动身,他们想要拦阻流焰心腹的可能攻击。

    咒巫没动,只阴阴地笑。

    流焰心腹板着脸斥责:“这就是九原的待客之道?不但让小崽子进来瞎胡闹,还允许这些小崽子冲客人随便便溺?”

    松荆等人听流焰一口一个小崽子,脸色都拉了下来。

    小黑探出头,“原帝从来不会随便便溺,他只冲坏人和他讨厌的人尿尿。原帝讨厌你们!”

    松荆等人一听竟然是神子讨厌的人,对流焰等人更看不顺眼。

    流焰心腹只能大声斥责:“无礼!咒巫大人,不管这孩子是谁,我们身为被邀请的……”

    “你还不配跟我说话。”咒巫淡淡道。

    流焰心腹没说出的话憋死,脸色涨得通红。

    流焰心念数转。

    忽然!小黑大叫一声:“谁在偷袭我!”

    “桀!”九风瞬间变成小鸟,冲着偷袭传来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不巧,那个方向正好是火城人所在。

    流焰等人变色。

    “心眼真狭小,连小孩子都打!”小黑单手夹住小巫果,对流焰大大扮了一个鬼脸。

    丛生也骂:“不过一个不懂事的小婴儿而已,流焰,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咒巫怒,“你们竟然真的敢对我的人下手!”

    流焰口中喊着不是我,但他也不敢确定是不是他的手下看他受辱不平才暗中动手。

    九风飞得速度太快,火城战士迫不得己只能反击。

    九风:“桀!”我又不是抓你们,让开!

    火城战士听不懂他在叫什么,看他爪子向他们头顶抓来,齐齐发出攻击。

    九风小爷怒了,好呀,原来你们是一伙的!那就先揍你们好了!噗噗噗!

    咒巫拦住流焰,“让你的手下住手!”

    流焰身体向后退,“你们先住手!”

    木箭手放在胳膊上的小型弓箭上蓄势待发。他的箭都抹了毒,出必死!

    其他人一看情况不对,纷纷让开场地。

    小黑看到咒巫眼色,立刻抱着巫果向人群里逃窜。

    原冰站在高处,鹰眼紧紧盯着两小,刚才的偷袭太突然,除了九风发现方向,其他人竟然都没有察觉。

    机会!偷袭的人在心中狂喊。

    可惜那小孩也不知是什么特殊能力,竟然几次逃过他的暗算。

    见暗算小孩不成,偷袭的人立刻改为暗算厅中其他人。他要造成混乱,最好能趁乱抓走生命之子。埋伏在九原这么长时间,虽然今天动手不是最好的时机,但这已经是最好的机会,不容他放过。

    惨叫声频频响起,不到片刻,宴会厅就乱了。

    “有人偷袭!”

    “抓住生命之子!”不知是谁在狂喊。

    “保护神子!”

    “疏散客人!”

    “大家不要乱!”

    有人浑水摸鱼,恨不得把现况弄得更乱。

    九原战士们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是谁喊了声:“关紧大门!”

    这下好了,小乱变成了大乱,怒骂声、惨叫声、各种声音全部响了起来。

    聪明的人迅速躲往角落,试图避开看不见的攻击。

    火城人被九原战士围攻。

    奇怪的是咒巫一个大咒就能把所有人放倒,可他却迟迟未动。

    不过看到流焰也没动作,大家似有所悟,也许咒巫也在防止流焰出大招?

    也是,大厅再大也是一个封闭环境,真让火城战士打起来,厅内的人至少要死伤一大半。

    火城战士也不敢出大招——松荆等人都在盯着他们,只能用小火球和九风溜着玩。

    九风扑小火球扑得开心得要命,把抓偷袭者都给忘了。

    “咚!”明明看好路才跑的小黑一头撞在一名身体异常坚硬的男子身上。

    受到嘱托故意拦路的殊羿一把抓住小孩脖领,本来想用一个巧劲把他扔到九原人身边,但一看小孩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就临时改变了注意,改为只掐住他的脖子,不让他乱跑。

    小黑也不怕,巫果没反应,表示这人应该没什么坏心眼。

    这两小坏蛋都是胆子大的,见逃不掉,大的抱着小的,索性就站在殊羿身前看热闹。

    松荆和木箭看殊羿没有对小孩出手,还隐隐有保护的意思,便把心神大半都放到了火城人身上。

    原冰则把全部心神都放到了大厅中,刚刚有人跟他说,让他不用管两小。他之前还不太明白,为什么严默会特地传信让小黑带原帝回来,还让他一回来就来宴会大厅,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原帝就是生命之子一般,如今他似乎觉出一点味儿来了。

    殊羿抓着小黑,动都没动。他没动,他带来的几名族人也没动。

    巫果被夹得难受,哇哇叫。

    小黑把他重新抱好。

    殊羿低头看巫果,忽然觉得这小婴儿看起来似乎有点眼熟?

    巫果盯着殊羿,口水留出来:好充沛的能量,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咿呀!”把小爷交给他抱。

    小黑没理他。

    殊羿看巫果流出口水,嫌弃地迅速挪开目光。

    巫果:妈蛋!竟然敢嫌弃小爷,以为小爷我看不出来吗!都给我等着,等小爷我长大!

    厅中越来越乱,卷入的人也越来越多。

    原冰眼睛锁住几个人,狞笑:抓住你们了!藏得倒真的够深!

    就在情况变得有点不可控制,大家都要忍不住发大招时,一阵朦胧的白光亮起。

    唰的一下,整座大厅中的人全不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