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6章 章回58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在被传送走的那一刻,除了事先有准备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接着头晕、想吐、寒冷……

    寒冷?热气腾腾的宴会厅怎么会感到如此寒冷,甚至能感觉到寒风和冰雪从身体拂过。

    “桀!抓到你啦!这下看你往哪儿躲。”得意的小孩声音响起。

    “看住其他人!一个都不要放过!”陌生的冷厉的男子声音。

    惨叫和怒骂声连响。

    发生了什么事?

    等众人好不容易从各种不适应中好转,赫然发现他们已经不在原地,甚至不在九原中。

    因为他们看到周围分明是野外,远处有一些建筑物,但瞅着就不像是九原。

    他们这是来到了什么地方?

    微醉的兔丘抱着他哥傻笑,“哥,我在做梦吗?”

    同样头晕加头疼的兔吼凭着野兽一般的本能抱住弟弟,悄悄地往更边上转移。

    喝过果酒的人不少,这些人多少都有一点亢奋和迷糊,怀疑自己在做梦的也绝对不只兔丘一个。

    有人下意识想要逃走,但还没走出几步就被拦住。

    白茫茫的雪地中突然出现一圈又一圈,身穿战甲、手持武器、气势凛凛的九原战士。

    阴谋!流焰的眼眸猛地收缩。

    流焰低语一声,火城一行人迅速向殊羿等人扑去,他们的目标是小黑怀里抱着的婴儿。

    火城人想要趁着大家还没有完全醒神的这一刹那,先把生命之子抓到手中再说。

    殊羿死死皱着眉头,他小时候干过一件蠢事——睁眼原地快速转圈,一直转到趴下为止,那感觉……他曾经发过誓绝对不会再来第二次。可是很不幸,时隔十来年他又一次体会到了这股销/魂的眩晕感。

    因此殊羿现在的心情无比糟糕,偏偏火城人这时竟然冲着他扑过来。

    对了,那两小孩!殊羿低头看见蹲在地上的小黑娃,脚一勾,把他连同他怀中的婴儿一起勾到身后,同时抬起手腕。

    “停下!”

    鼎钺这支小队全是殊羿最忠心的手下,完全以殊羿的行动为准则,见他抬起武器,也齐齐抬起能量枪,同时齐声喝:“停下!”

    “唰!”空中浮起六柄金属矛尖。

    流焰脑子一转,立刻喊道:“鼎钺人,生命之子就交给你们了,我代表城主答应你们酋长提出的所有条件,我们一起冲出去!”

    殊羿面无表情,矛尖毫不留情地刺向火城战士。

    火城战士挥出火球。

    一股水浪涌起,直接浇灭了火球。

    “水侍!”流焰怒吼。

    “噗刺!”

    “啊——!”火城战士受伤。

    流焰还想争取机会,对着殊羿狂吼:“条件翻倍,只要你们和我们一起冲出去,火城和你们分享生命之子!我流焰说到做到!火神在上,我以我的灵魂起誓!我知道你们手上有强大的武器,九原人绝不是你们的对手!不想被九原困死的人全部跟我往外杀!”

    “杀你个头啊杀!再不停下,我就诅咒你们几个一辈子都别想再使出神血能力。”

    嘎吱——!所有出手的火城战士在此时都手抖了一下,攻击也同时消失。

    不是诅咒,是吓的!

    没有任何一个火城战士以为咒巫在开玩笑,这疯狂老头绝对说到做到,任何一个火城人都记得这老头曾经干过什么事,他曾诅咒过火城王族血脉一个九级以上的战士都不会出现,结果真的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啊!

    火城这么恨九原,不是没有原因的,咒巫就占了仇恨最大头!

    殊羿讨厌流焰这时候还想拖他下水,直接让手下下狠手。

    能源枪一出,就连流焰也不敢再撩起锋芒。

    “都住手!”流焰虽然想得到生命之子,但并不想再得罪一个与九原有同样威胁力的鼎钺部落,看他们不上当,也不肯站到他这一边,只能作罢。何况他身后及左右也被丛生和水侍等人包围。

    咒巫更是阴森森道:“再有乱动者,除了失去神血能力,我另诅咒他双腿永远失去行走的能力!”

    在场所有人都不敢动了,包括九原友方。

    “回来。”流焰憋屈无比地召回手下。

    火城一行人拖着受伤者特麻溜地倒退回流焰身边,还特地绕开了咒巫这个超级大杀器。

    殊羿手一招,收回浮空的金属矛尖,如非必要,他并不想使用能源枪。能源枪毕竟是外物,练出来的神血能力才是自己的。

    小黑抱着巫果爬起来,紧紧地贴住殊羿。

    小小纷乱停止,其他势力的人也各自戒备,只要能分开的全部分得开开,就怕遭了暗算。

    流焰对自己被咒巫完全压制感到不愉,故意挑事道:“谁出来给个解释?为什么我们会突然跑到野外来?”

    流焰和丛生、水侍等人隐隐听说过九原的祭司自从被暗城战士坑过一次后,就有了类似于穿梭空间的能力,可是他们从没听说过有谁能一次传送这么多人。

    “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又有新的纠纷出现。

    人群中几个看热闹的被揪了出来,连同之前抓到的人一起被绑缚到一边。

    这些人想要大喊大叫全部被粗暴地堵住了嘴。

    拢起衣物抵挡寒冷的众人望向四周,神色即警惕又有点胆战心惊。

    水侍和丛生等人聚集到一起,他们没有轻易开口。

    可是总有按捺不住的人问:“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们会从九原宫殿到了这里?”

    “你们还没看出来吗?”流焰冷笑,“这就是九原人的阴谋!他们早就埋伏好战士准备杀光我们。”

    人群骚动,大部分人不相信,但也有小部分人脸色苍白、神情惊慌。

    “呵呵。”咒巫似乎很不适应这样的传送,到现在还在揉脑袋,同时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在骂谁,听到流焰这样说,张口就骂了句“白痴”。

    白痴这个说法只在九原流行,其他势力的人从没听过,但不妨碍流焰等人听出咒巫在两个字中包含的讽刺和嘲笑之意。

    “咒巫,我敬你是巫城十二巫者之一,但并不是我怕了你!我们原本都在九原宫殿赴宴,却突然被带到这里,附近还有这么多九原战士埋伏,你敢说这不是你们九原计划好的事情!”流焰不知道九原到底想干什么,只能尽量拖延时间。

    咒巫翻白眼,如果不是他徒弟说火城人还有用,早在流焰对巫果动手时,他就把这行贪婪的豺狼全给弄死了。

    丛生叹息一声,跨前一步,“咒巫大人,诸位,我只想知道这里是哪里,有没有危险,我们现在是否可以离开?”

    这三个问题也是众人最关心的,丛生看不少人眼中都有怒意,心想由他开口问总好过其他人逼问。

    “离开?我看很难。”一直保持沉默的暗城城主的长子暗夜撩开遮帽,露出忧郁、苍白却十分英俊的面庞。

    “就如流焰大祭司所言,这应该是九原有预谋的行为。不过我想九原人把我们弄到这里,应该不是想要杀了我们,否则以九原首领和默巫大人之能,我们这些人连宴会厅一步都跨不出去。”

    流焰心喜,心想总算有人站到了他这边,正想开口和暗城结成联盟。

    就听暗夜扬起声音,又道:“九原首领和祭司在吗?如果在,还请出来解释一下如何?”

    “就来!”一道像是从地底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那方。

    “咦?那里……”直到这时才有人察觉异常,发出惊疑声。

    团团围成圈的九原战士唰地分开一道缝,不一会儿,两名男子相携从地底跃出。

    地底?不对,那好像是悬崖?

    原战和严默并肩而行,看似走得慢,单只几步就从“悬崖边沿”走到了众人中心。

    “抱歉,其实我们是和你们一起过来的,但刚才突然发生了一点小状况,不得不走开片刻。诸位,我知道你们有一肚子疑问,那么请跟我来,相信你们只要看到那下面有什么,就会明白大家为什么会在此时来到这里。”

    严默伸手,转身一让。

    “师父!”小黑抱着巫果跳了过去。

    再次变成小娃娃的九风先一步扑到了严默怀里,“默默,我抓住坏蛋啦!”

    “干得好。”严默摸摸九风的软毛,又搂住跑过来的小黑。

    低头看巫果好端端地窝在小黑怀里,还有力气对他吐泡泡,严默的眼睛一下就弯了。

    单手接过巫果,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儿子的重量和温度,严默心情又好了几分。

    殊羿在小黑跑出他的手心后,就带着人走了过来,冷冷地问:“搞什么?”

    严默勾起嘴角,“搞炼骨族。”

    “什么时候?”

    “现在。”

    “搞/死?”

    严默看向被提前带过来的苏门,犹豫一秒,“看情况要不要搞/死。”

    全部听到的苏门:……师父,我已经开始感受到你曾提过的种族间的爱恨情仇和相爱相杀了。

    严默对苏门招手,低声问他:“怕不怕?”

    苏门知道他在问他怕什么,摇头,“不怕,我没有错。”

    “很好,记住你今天的坚持。也记住师父的话,有角人并不一定要站在所有生物的对立面,骨器也有另外的发展道路,全骨器只是骨器文明中的一个历程,而不是全部。关于这一点,以后师父会证明给你看!”

    严默教导完徒弟,又抬头对表情各异的众人道:“诸位,还等什么?宴会即将开始,最后一批客人在前方深谷中的地下城市中等着我们。”

    暗夜慢慢走上前,“你还邀请了炼骨族?”

    流焰喊:“他哪里是邀请了炼骨族,他根本是想借我们这些人的手和炼骨族开战!”

    “错!我说今晚是宴会就是宴会,炼骨族也是我邀请的客人之一。不过他们这段时间不小心把自己弄进了坑里,一时爬不出来参加宴会。远来是客,炼骨族算是最远的客人,我九原作为地主无法帮助客人爬出坑,就只能把宴会地点稍微改变一下。因为事发紧急,一时没有来得及通知大家,不过解决炼骨族问题不止是九原的问题,也是东大陆所有种族、所有生物的问题,所以我想诸位也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众人:……为什么好想和九原人打一架。

    流焰铁了心要和九原反着来,喝住手下,不让他们过去,同时还冷笑讽刺:“明明是你们九原得罪了炼骨族,如今却说……”

    “流焰大祭司,如果没有暗城帮助我和我部落首领前往西大陆,先行和西大陆的有角人和解,现在九大上城恐怕有一半都要消失。当然像你们火城这样暗中和炼骨族交好,用食物、奴隶和各种物资交换骨器的势力自然不用担心消亡得那么快。只是当东大陆只剩下火城和几个少数势力时,不知你们是否还能再次把炼骨族赶出东大陆吗?还是火城已经有超过半神的战士?”

    暗城人和暗夜大王子:“……”如果他们不是知道真相的高层,真的差点就相信九原和暗城原本就是一伙的了。

    火城哪里有超过半神的战士!就是十级战士都……。流焰狠狠瞪向咒巫:都怪你!

    咒巫:呵呵,诅咒都需要祭祀,更需要耗费大量能量,你当我没事就能随便发大咒?随便说说你们也当真,自己不争气还怪我。

    咒巫心想自己真善良,怕说出真相让火城王族受不了,更怕他们集体自/焚,就背着这么一个诅咒上城王族血脉的罪名那么多年。算啦,看他们挣扎到现在也不容易,还是继续瞒着吧,唉,这有了徒弟和徒孙啊,果然更心软啦。

    被踩了痛脚的流焰想要反驳,严默根本不给他机会,正经脸继续道:“众所周知,炼骨族一直是众生物的心头大患,炼骨族为了利益,我们为了生存,从古至今争战不休。可我们总不能这样一直打打杀杀下去,九原创立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称霸,更不是为了和其他种族掀起战争,我们希望能和其他部落、种族、各大势力共赢共存共同发展,这其中也包括炼骨族。”

    苏门眼睛亮晶晶:师父真好!师父肯定都是为了我。

    巫果第一次用崇拜的目光看向他默爹:原来还可以这样忽悠,学会了!

    九原人挺起胸膛:对,我们爱好和平,请看我们的眼睛,多么真诚和善良!

    众势力不知为何一起看向了鼎钺人。

    殊羿……觉得自己看到了鼎钺未来应该前行的真正道路,他觉得自己没白来。话说这个小祭司长大后更让人有想要推倒的欲/望,总有种睡了他就能得到天下的感觉,是错觉吗?

    严默微笑,给出最后一击:“诸位,你们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们也和火城一样,害怕恐惧炼骨族,连和他们对面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