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7章 章回58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尼塔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种样子。

    两天前他们被困在如天坑一般的地底,但那时他们并没有绝望,可是不久后清查库存的战士就来禀报,城中所有食物竟然只够所有人食用一天的量。

    如果节俭并不考虑奴隶的口粮,大约可以维持五天左右。

    但战士需要吃饱才有力气干活,这样一来,两三天过后他们就要陷入绝望之境。

    尼塔和胡德商量后,隐瞒了这个消息,下令所有人都去想法打通道路。

    在经过周密计算后,神骨甲战士手持最高级的武器齐齐轰炸一角,试图从地底挖出一条路来通到上面。

    但上面的九原人似乎对他们的行动早有预料,他们这边刚轰开一段地道,还没有来得及进行加固和深度挖掘,轰开的缝隙便再次合拢。

    如此两次下来,尼塔改变策略,分出一半人手飞到空中做出要突破的姿态吸引九原人注意,牵制他们的战斗力,另一半则带着奴隶和骨兵一起悄悄挖掘地道。

    一开始他们挖掘的很顺利,九原人似乎真的没有察觉他们的动静,但是在半天后,大地再次震颤,挖出的地道不但全部塌陷,连/城中完好的房屋都不再剩下多少。

    几次过后,尼塔终于总结出规律,这些该死的狡猾的九原人,他们竟然定时定点地搞地震,一天内四次小的一次大的,总有一次会震塌你!

    如果他们想要加快速度,就必须使用骨器,而使用大威力骨器必然会弄出较大动静,而动静一大,九原人就会察觉。

    反反复复,尼塔和胡德都没辙了。

    他们的骨器明明那么强大,他们的神骨甲战士也是那么厉害,可他们还是被全面压制了,这是在过去西大陆上从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他们就像是被关入笼中的高阶魔兽,对方在笼子上和笼子外都已经安排好专门克制他们的人手和力量,不用每个人都比他们强,但在这些人通力合作下,他们被看了个牢牢。

    到被困第二天,尼塔已经准备杀死所有奴隶来减少口粮消耗,同时为己方增加一点食物。

    说来可笑,他们有角族自诩建立文明已久,早已脱离食用同类的野蛮行径,但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的行径竟然落到和外面那些低贱野蛮的无角人一样的地步。

    就在尼塔让手下把城中剩余奴隶集中时,九原的祭司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西大陆已经不可能给你们任何支援,红角族更是因族长和祭司失踪一事陷入混乱,黑角族野心勃勃,白角族自顾不暇。对了,红角族还只剩下一名大巫在苦苦支撑,所有红角族都在盼着另一位大巫赶紧回去。”严默上来就说了这么一段话。

    “你说什么?红角族怎么可能只剩下一名大巫,谁死了?”胡德腾地站起。

    严默没有回答他,另道:“尼塔,我承认你们有角族很强大,可是在你们没有后援且断绝一切物资的情况下,你们真的能拿下我九原吗?好,就算你们打下九原,可你们能确保杀死我和原战以及九原一众九级、十级的所有战士?而我们这些高阶战士不死,九原就不会消亡,而占有九原土地、杀死九原子民的你们必将成为我们永久复仇的对象。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你们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尼塔按下胡德正要招人的手,“威胁对我没有用处。”

    严默摇头,平淡地道:“我没有威胁你,我在说实话。其实我要杀死你们真的很容易,就算你们手上有能与十级战士同归于尽的武器,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在你启动这件武器前,我有足够的时间杀死你再离开。我不会有任何损伤,但你们呢?”

    尼塔令人搬了张椅子,缓缓坐下,“无角人,你这是在跟我谈判?”

    严默想说不是,想说我是在让你们主动投降并滚蛋,但考虑人人都有自尊,他决定还是给对方留点面子,“没错,你可以当我正在和你们谈判。”

    尼塔示意战士们不用上前,他看着严默的眼睛说道:“先说说你的要求。”

    胡德怒:“尼塔!”我们高贵的有角人怎么能和低贱的无角人谈判?就算是死,我们也不能失去我们的骄傲和尊严!

    尼塔对胡德做了个安抚的手势,示意他稍安勿躁。

    严默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被上千的有角战士和更多的骨兵包围,他站在那里,就如同站在自家后花园,脸上甚至还带着和煦的微笑。

    “我的要求很简单,请你们有角人退出东大陆,以后除了访友、游/行和友好交流,你们未经许可一步都不准踏上东大陆的土地,也不准靠近东大陆的沿海区域,至于详细的海域划分,可以以后细谈。”

    胡德勃然大怒,“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跟我们提这样的要求!尼塔,杀了他!他只有一个人!”

    严默眼含怜悯地看向胡德,“我既然敢一个人来,你觉得我会怕了你们?前面两次的教训你们还没受够吗?如果我要杀死你们,你们以为会很难?胡德大巫,你听说过无角人鬼巫斯坦吗?”

    胡德正要反唇相讥,忽觉斯坦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再仔细一回想,他的表情变了。作为红角族的大巫,虽然不清楚胡莲大祭司手上到底有多少武力,但一些要命的、重要的人物,他们三个大巫多少都听过一些,而鬼巫斯坦这个近乎于传说中的名字,他们自然也不陌生。

    “这人还活着?”他不相信!

    “当然。斯坦大人不但活着,他还跟我一起来到了东大陆,成为我九原神殿供奉的大巫之一。既然你听过他的名字,想必也清楚他的能力,如果我九原提供给他足够的祭祀品,你觉得他能不能在无声无息中把你们的魂魄全部消灭?”严默话声很轻柔,可在场的人,包括最远处的战士都听得一清二楚。

    胡德握紧权杖,声音几乎是逼出来的:“如果你们有斯坦,为什么还要来和我们谈判?”

    “因为我舍不得祭祀品。”严默毫不犹豫地说道。

    胡德不信。

    严默看他那样,知道这人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当下,他似玩笑一般,微微提高声音:“祖神在上,我以我之能量祭祀,愿我身边的有角族生灵全部沉入美丽的梦乡,时间两分钟。”

    很多人在听到严默的祈愿时都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尼塔和胡德警觉,两人同时高喊:“小心!杀……”

    一个杀字还没有吐出口,包括尼塔和胡德在内,所有有角族全部在刹那间陷入沉睡。

    咕咚,咕咚!

    一个又一个有角人栽倒。

    被集中而来的奴隶惶惶不安,发生了什么事?

    严默围着奴隶迅速划了一个圈,把圈中的有角战士快速扔出去,再跃至奴隶中心,大声道:“所有人听好!时间不多,我送你们离开,不用担心,你们的族人都在九原等着你们。现在,所有人都站到我画的圈中来,十数之后我就把你们送走,快!”

    奴隶们一阵慌乱,还好他们都习惯了听命令,且都被集中到一个角落等待尼塔的处置,并没有分散太开,外围的奴隶往里面挤了挤,就全都站到了圈中。

    “十、九……三、二、一,走!”

    一阵耀眼的亮光闪过,最后一批奴隶也被送至九原战营后方。

    两分钟时间到,尼塔第一个睁开眼睛,他的大脑还沉浸在美梦中,他的身体却已取出灭绝炮,并做好防守的准备。

    他的面前,相貌温和淳厚、身姿挺拔的无角青年对他微笑而立。

    “你看,我要杀死你们真的不难。”

    胡德也醒过来了,他也听到了这句不带任何夸大的实话,这次胡德没有任何动作,他只慢慢地坐正身体。

    倒下的战士们也爬了起来,他们都做了一个难得的好梦,但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包含了三分恐惧。磐阿神在上,他们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到那人说让他们做美梦后,他们就真的沉入了梦乡,连一丝挣扎都无法做到!

    严默心中在滴血,装逼的代价就是元晶的大量消耗,这两天为了救人、为了震慑有角人,他使用的元晶数量简直比他过去所有的总和还要多。

    如果不是为了保留有生力量,为了尽量减少战争,为了加大加快和有角族的合作力度,他何苦这样麻烦!

    “我想你们在东大陆也安排了不少奸细,那么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九原首领原战在巫城是如何困杀了一些高手。实话跟你们说,去了一趟西大陆,原战的神血能量已经超过十级,如今他想要把你们全部塞进地底岩浆里也不过就费点事而已。你们看,斯坦、我、原战,还有我师父咒巫,人鱼族虞巫等,都是可以对你们造成大量伤害的人,虽然我们也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比起把你们全部消灭,那些许代价真的不算什么。可为什么我们没有对你们下死手,还来跟你们谈判?”

    “是啊,我也很好奇,你们九原既然掌握了这么厉害的能量,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尼塔按下心中震惊,力图平静地反问。

    上次他见这无角青年还只是一个有点古怪的小祭司,还被他激发骨承中的奴隶骨功能控制过,可是这才过了多久,这个无角青年竟然已经成长到让他红角尼塔都无可奈何的地步!

    尼塔忍不住好奇,这两个无角人在西大陆碰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有角族那么多高手,还留不下这两个人,让他们跑了回来?

    尼塔不敢想他的兄长尼尔王和胡莲大祭司失踪一事和这两人有关,但他又下意识地认为这两人一定知道什么。

    在场所有有角人都在等待严默的答案。

    严默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至于对方信不信,他就不管了,“因为你们有角族也是这颗星球上的土著之一,而且还是文明较为先进、武力也较为强大的一支土著种族。祖神告诉我,九原需要联合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物和种族,集结这颗星球的所有力量以对抗未来即将到来的天外魔神!”

    “啥?!”所有有角人都傻眼了,任是谁也没有想到会从严默口中听到这么一个答案。

    尼塔直接追问:“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星球是什么?天外魔神又是什么?”

    “怎么,你们的神没有给你们预示?”严默故意道。

    尼塔看向胡德大巫,胡德大巫皱眉。

    严默脸色一正,“也许你们该问问你们的胡莲大祭司,我能得到祖神预示,想必你们的胡莲大祭司也得到了你们的磐阿神预示,也许他的失踪就跟这个预示有关。”

    胡德和尼塔:……怎么办,他们竟然开始相信敌人的胡言乱语了。

    严默又为自己的言谈拉了一个有力佐证:“那边那两位是空城城主和空城大祭司塵老吧,我不知道塵老有没有从你们的神那里得到相关预示,但你们都参加过巫城聚会,应该也都听过巫象大人的最后一个预言。巫象大人预言‘这片大地将有巨大危难,大家只有把力量合在一起才可能有逃出危难的可能’。当时我们以为这个巨大危难指的是炼骨族,但我回来后曾受到巫象大人的邀请,让我过去了一趟,他告诉我,他预言中的巨大危难并不是指炼骨族,炼骨族还无法使整个世界的所有生灵都化为白骨!”

    顿了顿,严默又道:“同样,祖神就因为预感到将有魔物现世肆掠生灵,才会在梦中授我传承,让我在这世上建立祖神之殿,以抵抗魔物之力。说句不好听的话,在这颗星球上生活的所有种族,不管再强,哪怕古神,又有哪位能配被祖神如此忌惮?你们有角族对古神们来说也不过就是稍微强大一点的蚂蚁而已。天外魔神才是这颗星球所有生命的大敌,可祖神碍于神界约定,并不能直接插手凡间战争,为此,天外魔神只能靠我们自己去对付、去消灭!而他们已经离我们并不遥远!”

    空城城主和塵老祭司互相看了一眼,交换了一个只有他们彼此才知道意思的眼神。

    尼塔对胡德点点头,意为严默说的都是实话。不用空城城主多说,在巫城聚会中埋伏的细作早已把聚会中发生的点点滴滴给告诉了他,何况巫象最后一个预言那么重要的事情。

    当时他也以为巫象说的巨大危难指的是他们炼骨族,但现在被严默这么一解释,他的想法动摇了。

    胡德看向尼塔,用眼神问:你相信他吗?

    尼塔想说不相信,可是在严默展示了实力后,包括他在内,恐怕每一个有角人都会想:九原人明明能杀光我们却愿意放我们离开,为什么?能让如此厉害的九原人忍住被围困的仇恨,也要放过侵略他们家园的仇人,除了他们和有角族有共同的,也许联手都无法对付的更厉害的敌人,似乎也没有其他理由了。

    “我需要证据。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害怕我们要和你们同归于尽……也许你和你们的首领等十级战士能逃得了,但其他九原人呢?还有这片土地上的所有生灵呢?”尼塔其实已经相信了大半。

    严默神色冷淡下来,“我其实并不介意你们相不相信,我也不知道你们将来在抵抗天外魔神中是出力还是拖后腿,我不杀你们,最大的原因,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只不过不想我的弟子有角人苏门难做而已。你们想要自爆、想要和我们同归于尽,随意。话尽于此,谁也不会拦着你们寻死。告辞!”

    “等等!”

    严默态度越是冷淡越是不在乎,尼塔等人反而开始相信严默说的话不是忽悠。

    “我们只是想要一个证据来证明你说的话而已,给我们时间,如果我们联系上我们的胡莲大祭司,如果他说……”

    “胡莲已经失踪,我怎么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能联系上他,还是你们想留在这里一直等待?如果你们想留下,我们也不会阻止你们,不过为了防止你们在背后捣乱,我会让人来看着你们,当然我们也不会好心到给敌人提供食物和生活物资,就看你们愿意熬到什么时候。”

    尼塔等人当然不愿继续被“囚禁”于此,“给我们一点时间考虑,一天,不,半天就可以。”

    先出去,等出去后,他们才有更多的施展余地。

    严默忽然道:“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可以给你们看一样东西,那东西流传自上古十二古神。它会告诉你们,早在上古,天外魔神就已经来过,而十二位古神就是为了对付天外魔神才会齐齐殉落。”

    尼塔、胡德和空城等人齐变色。

    “不过取这东西还需要一些时间。”严默抬手,示意他们莫急,“为表达我的诚意和对这件事情的重视,我可以邀请目前九原可以联系到的所有势力齐来这里,与你们当面商谈此事。在我带人到来之前,都是你们的考虑时间,希望你们能在这段时间内好好想清楚,是留着等死,还是回去西大陆重新整顿你们各族的力量。”

    那默巫说完那段话就走了。

    可不到半角时他又回来了,并真的带来了东大陆的大小势力代表,于是事情发展便变成了现在这样。

    被地震震碎的广场地面被九原首领随意一抹又恢复了平整,两千多号人,就这么分成了两大阵营,一左一右相对。

    高高的悬崖地上寒风阵阵,底下反倒温暖如春。

    双方互相戒备,一时竟无人开口说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