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8章 章回58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尼塔环视九原那边的千多号人,绷起的脸皮隐藏了他内心的疯狂震惊。

    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就是两个疯子!

    他们竟然真的带了东大陆这么多势力的人下来,而且根据细作传回的图像和消息,他眼前这些人在各势力中的地位都不低,就算势力首领没来,其优秀子孙和祭司都来了。

    如果他下狠心真的动用灭绝炮,这里的人十有八/九都逃不出去。

    到时……

    不对,九原人既然敢把这些人带来,肯定已经做好掩饰,如果他敢动手,东大陆各势力九成九以上不会怪罪到九原头上,反而有可能被九原联合愤怒的各势力共同攻打有角人,甚至攻打西大陆。

    到时无角人能不能打下西大陆暂且不说,九原这两人一定会借势成为东大陆的统一之主。

    真是好毒好狠、好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计策!

    这样狂妄、这样大手笔的毒计大概也只有那几个能力超过十级的魔战士才能达到吧。

    尼塔想到这里越发不敢动灭绝炮,那默巫和九原首领一定有办法从灭绝炮中逃出,否则他们绝不敢这么做。

    如果不能杀死九原的首领和祭司,那他和胡德大巫和千名有角人战士的牺牲还有何意义?

    瞧瞧,那默巫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

    尼塔想同归于尽的心思在这瞬间降低到了最低点。

    在九原默巫的巫术下,同时落下来的众人一时都猜不透那两人的想法。

    一开始他们以为严默和原战想要利用他们对付有角人,可是下来后,他们没有下达任何命令,对面的有角人也只是戒备地看着他们。

    等到现在,众人都糊涂了。

    气氛太怪异,想要挑事的流焰等人也在此时保持了沉默,以等待给九原找麻烦的最佳时机。

    殊羿带着鼎钺战士施施然地走到严默身边。

    原战眼皮狠狠跳动了两下,很幼稚很明显地把严默往自己这边拉了拉,随即抽出墨杀点了点地面。

    眨眼间,两人身后从地上生出一个巨大的、厚重的王座。

    尼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王座两个字,但他瞅着那石椅的气势真的很像,石椅下竟然还有三阶宽大的台阶。

    不止尼塔,九城来的相关者都有这个感觉,无他,那石椅的气势忒霸道了!

    严默乐,一甩手,石椅上多出了一大张一看就很舒适厚软的皮毛。

    原战拉着严默落座。

    两人刚刚坐下,众人以原战的赤脚为中心,十数道裂缝分向四周,转眼间,平整的地面便开裂如棋盘。

    变化没有结束,地底传来轰隆声,众人感到了轻微的震动。

    有角人紧张地看向尼塔和胡德。

    尼塔抬手,示意所有人不要惊慌,对面那些无角人也一样不知所措,但暗中,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启动灭绝炮的准备,以防九原祭司出尔反尔。

    “站稳了,别跌下去。”原战轻飘飘地丢出一句话。

    小黑、苏门等小孩子早就跑到严默身边,咒巫、斯坦等高层则分别立于两人左右两侧,九原其他战士列成扇形排在两人身后。

    原战还给咒巫等高层和各势力的重要人物也准备了座椅。

    各势力使者看着身后出现的石椅,只能对原战表示感谢,至于心中对其控土能力精确度的惊诧则都好好藏了起来。

    “好像暖和起来了?”有人察觉天坑中的温度在快速升高。

    “那是什么!”有人惊叫出声!

    “小心!那是岩浆!”眼尖的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炙烈的血红岩浆从地底涌出,迅速填满棋盘中的经纬裂缝,人造天坑中的温度一下上升上来,周围堆积的冰雪开始融化。

    无论敌我,所有人都试图远离那些流淌在经纬线中的岩浆,包括火城人在内。

    这岩浆的温度……流焰看向高阶战士中最厉害的一人,那人对他暗暗摇了摇头,控火和控制岩浆是两码事,他掉到里面也许不会那么快死掉,但也无法长期在里面生存。

    最可怕的是岩浆可以引出,但引出后如何控制却是极难。

    火城战士包括有见识的高阶战士和巫者等,全都用隐隐畏惧和崇拜的目光看向原战。

    谁不崇拜强者?

    这已经是接近半神的能力了吧?

    “噗!”裂缝中的岩浆突然喷涌,又在半空凝固。

    “啊啊啊——!”惊叫叫到一半,闪避的人看着天空凝固的岩浆叫不下去了。

    尼塔握紧拳头,他们的士兵再训练有素,遇到这种突发危险怎么可能做到纹丝不动?外围一些战士很是乱了一番,后来看岩浆没有落下来,所有有角人都觉得没脸。

    九原这边自然也慌乱了一会儿。

    水侍等控水控冰的战士都发出了攻击。

    原战手一按,那些岩浆如驯服的士兵一样,整齐、安静地又落回缝隙中,如流水一般慢慢流淌。

    尼塔瞪着原战和严默,觉得自己完全落到了下风,那两个无角人只是坐在那里就给了他们无尽压力。

    “我已经知道你们的厉害,没必要再这样展示你们的能力了吧?”尼塔讽刺道。

    原战把玩着自家祭司大人的手,慢慢抬起眼皮,“你们确实不需要我再展示自己的实力。”

    尼塔噎住,“那你搞这一出算什么!”

    原战很诚实地道:“本来我打算在睡梦中用岩浆一举坑杀你们,相信我,你们不会感觉到任何痛楚,也许会感到一点热,但之后你们就什么都不会感觉到了。”

    有角人:尼玛!好狠!

    “可惜……”原战捏捏爱人的手指尖,非常遗憾地说道:“可惜我的祭司大人说祖神不喜杀戮,想要给你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天知道有角人这时多想高喊:我们一点都不稀罕这个机会!开战!有角爷爷们要和你们干到底!

    严默适时出言安抚:“人已经来齐,那么我们就谈谈有角人退出东大陆一事吧。”

    流焰等人动容,有角人打算退出东大陆了?

    不过如果他们是有角人,在不想同归于尽的前提下,恐怕也拿这两人没有办法。

    原战嗤笑,“有什么好谈的,天外魔神即将到来,我们要做的事情不知有多少,谁耐烦跟这些有角人慢慢谈。一句话,要么留下全死,要么离开全活,你们选择吧。”

    尼塔,“你们口口声声说有天外魔神,可是……”

    原战不等尼塔说完就不耐烦地打断他,“有角人,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不管有没有天外魔神,你们都没有任何赢过九原的可能。我的祭司会跟你们提起天外魔神,说白了只不过想要给你们留点面子,主要是为了他的弟子苏门。否则你们以为你们会存活到现在?”

    有角人战士发出不服的叫嚣。

    “闭嘴!”尼塔吼。

    所有有角人战士闭上嘴巴,别看他们叫嚣得厉害,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九原首领说的是实话。

    尼塔也正是清楚这一点,才不想手下刺激到那看上去脾气不太好的野蛮首领。

    “你们真的会放我们离开?”尼塔闭了闭眼睛。

    “尼塔!”胡德低叫。

    尼塔脚步沉重,一步步走到裂缝边缘,他的守护战士连忙跟上他。

    “我有角族没有输。”

    严默提高声音:“此事无关输赢,天外魔神是这颗星球所有生灵的共敌,越早结束不必要的战争,我们才能越早做准备。尼塔大人,胡德大巫,我衷心希望二位回去西大陆后能尽快安抚有角族内乱,和我东大陆以及其他几个大陆、岛族和海底智慧种族们互通友好。只有大家通力合作,才有可能打败天外魔神,守住我们的家园和星球。”

    “等等!小子,你说的天外魔神和星球到底是什么?”问话的人竟是风语老人。

    严默对风语老人歉疚地一笑,他一直没时间向己方高层解释此事,目前知道天外魔神一事的只有咒巫、斯坦和同样接受了古神记忆传承的虞巫。

    “这事说来话长,关于天外魔神一事,我想一些古老的智慧种族多少都知道一些,尤其是那些接受了古神记忆传承的存在。”

    严默开始慢慢述说古神与天外魔神大战的历史,哪怕他尽量精简,这一说也说了将近一个小时。

    众人跟听故事一样的听完,不少人还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碍于文化发展的特性,目前各势力各种族流传下来的古老传说都极为精简,哪有像严默这样丰富逼真的描述?

    严默观看众人表情也没有强求他们现在就信,他只是放出了这么一个消息,让大家知道有这么回事,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些外星黑商到底什么时候会到达盘古星。

    目光掠过空城人时,严默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但灵感闪现又消失的速度太快,他没能及时抓住。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难道你也接受了古神的传承记忆?”流焰一脸不信地质问。

    严默,“不,我没有接受古神的传承记忆,我只是接受了祖神的传承并得到他的预示而已。”

    “证据呢?”流焰看有角人竟然真的有放过九原离开东大陆的意思,不由着急。如果有角人就这样离开了,以后谁还能继续给他们提供高阶骨器?又有谁还能遏制九原发展,甚至消灭其?

    眼看火城重回昔日荣光的机会就要消失,流焰急了。

    “你们九原人是不是早就和有角族勾结在一起?怎么前面有角族对其他势力都毫不留情,打到九原时却只围不杀?如今更因为你们两句话,他们就要离开东大陆,而你严默竟然还收了一名有角人为弟子!这是阴谋!这一定是你们九原想要称霸东大陆,和有角族商定的阴谋!”

    虽然在场众人都知道流焰有七成可能在胡搅蛮缠,但不可否认流焰的话听起来也真的很像那么回事。

    尼塔似笑非笑地看向严默和原战,想看他们怎么解决。他甚至生出一种要不要顺着流焰的意思,做出和九原亲近的模样。

    原战脸上戾气一闪而过。

    严默反握住他的手,颔首道:“是的,你没说错,这是阴谋,我们九原早就和有角族结下盟友之誓,这次把你们带过来也是为了一举消灭你们。”

    众人呆滞:……真的假的?

    流焰也是一愣,随后惊喜,“你承认了!大家听到了吗,九原才是我们所有人的大敌,我们……”

    “你们能怎样?”咒巫冲着他阴笑。

    严默很认真地对尼塔说:“朋友,为了我们的阴谋早日实现,就先从火城下手如何?你们只管攻击他们,我可以保证我九原和我九原的盟友绝对不会对你们出手,更不会支援火城。”

    “唰!”所有靠近火城的人全部闪开了。

    流焰一行人单独地站在一个方块上,脸色铁青地怒瞪严默。

    尼塔也搞不清楚严默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在单纯地恐吓火城,他不想被无角人牵着鼻子走,就没理睬他。

    严默无视火城的人脸色,轻轻击掌,“言归正传,诸位,让我们先回到正事上。尼塔大人,既然你们已经同意离开东大陆,那么我们下面就不妨来谈谈你们该给予东大陆的补偿。”

    “什么!?”尼塔等有角人怀疑自己的耳朵,他们都这么忍辱负重地要离开了,这些无耻狡猾的无角人竟然还要跟他们要赔偿?

    严默悠悠道:“我想这应该很好理解,你们杀了我们东大陆那么多生灵,如果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了,恐怕任是东大陆的谁都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结果。当然,如果你们同意我们也派人过去到你们西大陆打杀抢劫一番,再安然离去,那你们也可以不用赔偿。”

    胡德大巫这次抢在尼塔之前讥笑道:“好啊,我答应你,只要你们敢去西大陆,只要你们能活到我们让你们离开为止,你们想在我西大陆怎么打杀抢劫都行!”

    “哦?这么说你们不同意赔偿,但同意我们以相同的行径进行自我找补?”

    胡德前后把这句话想了两遍,觉得没什么问题,傲然点头:“对。”

    “很好。”严默微笑,取出一块看不出材质的薄板,“口说无凭,契约为证。正好今天这么多东大陆势力者都在,我严默代表九原,愿与西大陆的有角族大巫签订补偿契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