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9章 章回58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尼塔下意识觉得不妙,想要拒绝。

    可严默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他们,“怎么,你们高贵的有角族大巫打算说话不算话?还是你们决定仍旧对我东大陆和九原的损害进行赔偿?哦,对了,如果你们选择赔偿的话,为了防止你们赖账,我们必须扣押你们若干重要高层,等赔偿到了才会放你们离开。胡德大巫,你看你和尼塔大人谁留下?”

    胡德和尼塔谁都不想留下。

    胡德对尼塔使眼色,两人靠近,胡德放出防止偷听的骨器,低语道:“如今我们看来已经无法在东大陆留下去,可我们安排的那些人只要不暴露,以后我们总有机会再回来。现在重要的是赶紧回去看看族里到底出了什么事,而只要我们能平安回去,那无角人说的契约,我们履行不履行还不是看我们?只要他们敢来,我们就……”

    尼塔总觉得那石板契约没那么简单,可连高傲的胡德大巫都给说动,从宁愿同归于尽到急着回去,他也不好太反驳对方的意见。

    尼塔和胡德又商议几句,收起防偷听骨器,扬声对严默道:“九原人,要我们签契约可以,但我们只和你们九原签。东大陆其他人想要我们赔偿,先打败我们再说!还是你们九原人已经能代表整个东大陆势力?”

    尼塔说这段话时特地看了看水侍、丛生等人。

    水城、木城,包括音城等势力在内,不少地方都受到有角人一定损害,他们心里其实并不希望得到有角人赔偿,而是希望九原和和他们一起杀死有角人,为死去的族人和部落子民报仇。

    可是他们在来之前,他们的城主和大祭司就反复叮嘱过他们,让他们一切听九原安排。如果有什么事无法解决,也别急着反对九原,先传消息回来再说。

    而他们现在就遇到了无法抉择的事情,可他们也无法代表各势力和有角人谈赔偿,更不能阻止九原用兵不血刃的方式结束战争,只能保持沉默,看九原怎么做。

    严默才不会上尼塔言语的当,他也没打算现在就代表整个东大陆,闻言顺水推舟道:“好,我只和你们签订九原的自我找补契约。”

    “只有一次机会,总不能你们想起来就来我西大陆一趟,我们都得认这个损失吧?”尼塔试图堵死契约上的任何漏洞。

    “一次就一次,公平起见,就从你们有角人围困我九原的那一天开始算起,到今天恰巧七个月整,那么我九原去你们西大陆找弥补的时间也以七个月来计算。七个月后,无论我们对西大陆造成了多大的破坏,只要我们那时还活着,你们就必须同意让我们安然无恙地回去东大陆。如果有其他势力阻止,你们也得像我们九原一样,帮助我们阻挡,并不能伤害我方一人。”

    胡德也开始觉得不妙,但这时他们已经无法改口,只好也给己方增加有利条件:“七个月内,我们会不计代价地杀死你们九原侵入西大陆的人手,直到契约定好的那天为止,我们只送最后活下来的人离开。”

    “当然。另外,为了避免我们明明是去友好交流却被误认为侵略这样的情况发生,如果我们打算对西大陆进行自我找补时,会先明言告知你们。如何?”

    胡德和尼塔对看,觉得有通知比没通知要好得多,俱同意。

    “人数也要限定,不能超过千人。”胡德灵光一闪。

    “可以。”严默忙收住快要忍不住咧开的嘴角,他原本只想带几个人随意过去溜达溜达,找点西大陆没有的天材地宝回来就行,没想到有角族会这么大方,竟然允许他带上千人。

    既然对方这么盛情,他就勉勉强强带上一千名九级以上战士吧,哇哈哈!

    还好尼塔头脑清楚,及时堵住了这个漏洞,“我们来的高手不多,你们来的高手也不能太多,否则那就是真正的侵略,而不是什么自我找补。而且我们来的没有十级高手!”

    “可你们带了相当于十级高手的灭绝性武器。”

    “最多一名十级高手,九级战士不能超过十人。”

    “你们可不止带了十名神骨甲战士。”有角人战斗力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们这次带来的战士有百名都是相当于八/九级的高手。

    “如果你们不同意,那这个自我找补的契约就算了。”尼塔想要趁机推掉这个契约。

    严默沉默两秒,一脸吃亏的表情,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就按照你说的人数。”

    尼塔额头微微冒汗,奇怪,明明是他们占了便宜,为什么他还是有一种其实是他们有角族吃了大亏的直觉?

    严默决定了,他要亲自去,而且今晚回去他就开始学做储物骨器,到时候千名战士人手配上十个,再带上至少五百名天生就有空间的蛇人战士!

    双方你来我往,好不容易把自我找补条件谈妥。

    严默当场就把相关条文分别用九原文字和有角族文字写到了薄板上。

    薄板递给原战,原战手一抹,那些字便如天生生在其中一般,想要磨掉都不可能。

    原战再对着薄板做了个削切的手势,薄板上下一分为二,变成两份完全相同的契约板。

    严默把两块契约板交给尼塔和胡德观看,双方确定没有问题后,先立魂誓,再签下真名,最后在真名上滴入鲜血。

    这样的契约方式就是对有角人来说也是第一次。

    尼塔比较谨慎,“为什么要滴入鲜血?”

    严默笑眯眯地回答:“这是我用巫术做成的契约板,滴入誓约者鲜血后,违背一方将会遭到巫术惩罚。”

    “什么巫术惩罚?”尼塔气他事先不说清楚。

    “惩罚是对双方的。”严默一句话就把尼塔的怒气安抚下去,“任何一方违反契约都会受到惩罚,至于惩罚内容……唔,你听过万蚁钻心吗?就是上万只蚂蚁一起啃咬你的心脏,再从你身体里爬出来。”

    所有听到的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没有。

    殊羿转头盯向严默。当年温和的少年也变得狡猾了,这份契约说起来是约束双方,可九原要么不去,去了就是烧杀抢劫,他们只要遵守人数约定和通知开始时间这两条就可以,其他没有任何需要特别遵守的地方。反倒是有角族,如果不能在约定的七个月内反劫杀他们,最后不但无法杀死这些九原人报仇,还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带着收集到的财产离开西大陆。

    到此,事情好像已经结束,所有人都还有点不相信,在东大陆闹得轰轰烈烈,被他们当作全大陆大敌的有角人竟然就这么认输了?要回去了?

    再加上九原和有角族定下的这个找补契约,那隐隐的霸气就这么透露出来,任是谁都无法否认九原真的起来了,而且只要他们的首领和祭司不死,或者后继有人,九原就很难再被打压下去。

    对此,比较大度也比较包容的水城、木城和风城等人都乐见其成,在他们看来,九原连围困他们的有角人都能放过,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残忍好杀、又嗜爱权欲的势力。

    可火城、暗城、音城,包括空城在内,却不是这个想法,他们一边高兴有角人被打退,一边又对九原的崛起充满警惕。九原成长太快速,加上他们还有一个作弊器似的可以靠祭祀帮助战士升级的可怕祭司,又孕育出了生命之子,几乎可以想见,九原以后的发展速度会越来越快,而其他老牌势力则必将会被九原远远甩到后面。

    如果是在九原没有展露实力之前,这几个势力说不定还会想要一起打压九原,或者干脆消灭其。但现在想要消灭九原的想法仍旧存在,可是付诸行动的代价却太大,弄得他们也只敢想想,而不敢真正实行。

    这几大势力的使者互相看了一圈,用眼神约定了事后一晤事宜——如果一个势力无法抗争九原,那么就联合起来!总之,绝不能让九原一家独大。

    咒巫和斯坦什么人?

    他们看起来好像在假寐,但周围人的神情和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他们的眼神。

    几大势力的小动作看起来隐蔽,却没有逃过他们的感知。

    斯坦嘴角勾起一个极为魅惑的微笑,仍旧半闭着眼睛。

    咒巫嘿嘿两声,压根没把那些势力的小动作放在心上。他相信他的弟子,严默既然敢暴露九原的实力,敢明晃晃地让他们忌惮,就肯定还有后手对付这些势力。

    咒巫心里很高兴,他喜欢九原,不论这里的风土水还是人和动物,他都特别喜欢,因为喜欢,所以希望她长存。他真心期冀在他去见母神之前,九原能强大到没有人敢欺负的地步,而如今他的弟子和他看中的守护战士已经提前做到了这一点!

    尼塔早就看到了九原抓捕的那些人,但他仔细观察过,那些人中并没有他们有角族人,换句话说,这些被抓住的人都是可以被牺牲的,完全不用在意。

    严默也像是忘记了要他们交出他们的暗线,因为他知道就算他要求了,对方也不一定会说真话,到时候给他一堆假名单,他是查还是不查?还不如不问。

    空城的人被有角族释放,奴隶骨也被解除。

    空城城主和塵老像过去的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神色自然的和九原道谢,并走到火城人身旁。

    严默和原战互视一眼,没说话。

    空城绝对有问题,但就和那些隐藏起来的有角族细作一样,在没有抓到他们的把柄前,他们想杀都不好动手。

    尼塔再次询问天魔魔神证据一事,严默说取出需要时间,等以后有机会会送到西大陆给他们看。

    尼塔又要骨承,严默指指苏门,很干脆地道:“他是我的弟子,骨承将来也会交给他,你们就别做梦了。”

    尼塔没能杀死苏门,如今只能退而求其次,自我安慰地想:好歹苏门是有角人,如果严默真的要把骨承传给一个无角人,他也没办法,至少目前他没办法。

    按照约定,有角人和他们的骨兵必须在半个月内离开东大陆,途中会有九原战士和人面鲲鹏监督他们。

    严默懒得麻烦,直接把这些人传送到了近海一个小岛上。

    知道严默有千里传送之能,尼塔等人又是眼馋又是妒忌,他们看到严默取出了一样类似骨盘的骨器,无法想象无角人竟然炼制出了比破空门更厉害的传送骨器,这也让他们更加沮丧,如果连骨器都不如无角人,他们要怎么和东大陆的无角魔人们抗争?

    尼塔怀疑这个传送骨器和骨承中的古老灵魂的教导有关,也为此越发想要得到骨承,之后更为了骨承多次潜入东大陆,给苏门找了一堆麻烦,不过严默每次都狠狠报复了回去,如果不是苏门把尼塔当磨刀石用,严默就把尼塔给弄死了。

    后话不提,且说现在。

    鲲鹏王留下一名人面鲲鹏,让他负责盯着这些有角人回去西大陆,而他本人没有回去中心大陆,仍旧飞去了九原。

    中心大陆太无聊啦,他总觉得跟着那个小默巫,会有很多有趣的事发生。

    时间回到当晚。

    严默把各势力的使者又带回了九原城,因为没有了有角人的威胁,九原又展露了可怕的实力,大家总算能好好地坐下来友好交谈一番了。

    而他们重点要谈的事就是关于天外魔神,严默没有暴露神血石的事,只说他会寻找证据。

    最后大家相约一个月仍旧在巫城聚首,到时各大势力的主要头脑都会前来。

    在约下时间时,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一个月后的聚会就相当于一个提前的九城聚会,这次聚会不止要谈天外魔神,重点还是排位和分地盘。

    火城流焰害怕九原报复,谈完事就走了。

    小黑捏着努力掰扯自己小脚丫的巫果,闷闷地说:“师父,就这样让他们走啦?”

    严默笑,用温热的湿布给巫果擦小屁屁,也许原帝将来会是个伟大的存在,但现在他和普通婴儿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

    “师父!”小黑捏住巫果的小雀雀,被巫果踹了一脚。

    严默手指一弹,几滴热水溅到小黑脸蛋上,“调皮蛋,你就这么看火城不顺眼?”

    “嗯!”小黑用力点头,告状:“那老头几次都想杀死我!”

    “放心,这世上还没有人能欺负了我严默的人还不用付出代价的。”不过严默并不打算自己出手,家里小孩多,厉害的也不少,不如让他们多动动手。小乐……也是小孩嘛。

    “这次聚会,小乐也会跟我们一起去巫城,你和乌宸他们商量一下,看谁想去,到时候一起去。途中我们应该会经过火城……”

    “师父!”

    严默话没说完就被小黑冲上来抱住,“我要去我要去!”

    “去跟小乐说,如果他同意带你,那就带你一起去。”严默拍拍徒弟的小屁屁,把光屁股蛋的巫果同学塞给他,去找孩子的另一个爸。今晚他们都会很忙。

    小黑抱着巫果转身就跑去找严小乐,他因为魂力特殊,所有孩子中和严小乐沟通最好的就是他。

    大概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小乐看答答特别顺眼,现在正在战场上帮助答答,不过今晚他应该会跟答答一起回来。

    原战还在议事大厅和原冰他们解决细作和各项后续事情,严默身为祭司,并不用事事在场,他有他的事情要忙。

    巫城之行还得好好商议一番,除了火城,暗城也要去一趟,另外巫城现在因为巫象失去语言能力,十二大巫分成两派,巫城已经快名存实亡,这次过去,他们的事绝不会少。

    另外,严默还有点不安,他解决了有角人侵略的问题,把巫运之果培育成生命之子,还救回了那么多奴隶和奴隶兵,可除了最后一项,指南有给出减人渣值,其他两项他以为的大头竟毫无动静,这是为什么?

    可惜指南没有对答功能,他只能单方面等待,而这种微带焦心的感觉并不太好。

    刚走到一半,严默遇到了特地来跟他辞行的殊羿。

    丁宁丁飞两兄弟拦住殊羿。

    严默示意他们不用拦,主动走到殊羿面前。

    “你要离开了吗?什么时候走?”

    “天亮。”

    “这次谢谢你来帮忙。”严默诚恳道。

    殊羿摇头,“我没帮上,全是你们自己解决的。”

    严默没有跟他争论,他心里已经记下这份人情,也因为殊羿主动来帮忙,他才没有试图从殊羿口中问出他们找到的那个遗迹之地。

    “一个月后的聚会,我鼎钺也会来。”殊羿眼神炙热如岩浆。

    严默避开他的眼睛,笑:“我知道。”

    “有一天我们两部落会变成仇敌。”殊羿用的是肯定句。

    “我知道。”

    殊羿突然上前一步,张臂紧紧抱住他。

    严默本来想闪开,忍住了。

    丁宁丁飞:首领要疯!

    殊羿侧头,鼻子贴近严默的脖子,轻轻蹭了蹭,“和我做一次吧。”

    严默哑然。青年贴得他太近,近到他能清楚感觉到青年毫不掩饰的欲/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