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90章 章回59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丁宁丁飞手心里浮出火球,怒瞪殊羿,似乎随时准备攻击他。

    殊羿觉得这些护卫太大惊小怪,不过睡一觉而已,又不是直接抢回家,虽然他很想这么做。

    严默拍了拍青年的背,温柔但坚定地推开了他。

    “抱歉,阿战会发飙。而且我应付他一个人就快应付不过来了,你知道,他很强壮,也很能干。”严默说出最后几个字,脸上表情没有一点变化,甚至红晕都没浮出一丝。

    小情人万般好,但是上床就变牲口什么的,那是只有情人才知道的“痛”。尤其对方身系五系异能,增加坚硬度、改变形状、体内开花、种子温暖你全身、藤蔓捆绑之类都是小把戏,那花样百出的,真是不能说了!

    严默在种种锻炼(打击)下,脸皮都比之前厚上三寸。

    他可以用百种方法拒绝殊羿,还不会伤到对方的心,但是一想到家养牲口发起疯来战斗力会乘以N倍,一点都不想死在床上的严默就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殊羿表情有点开裂,这种向喜欢的人求欢,结果却被喜欢的人告知他被喂得很饱,一点都不想打野食,还夸奖他的伴侣强壮能干别的雄性都比不上什么的,真的相当打击作为优秀男性的自尊。

    “我会让你满足,我会比他更好!”任何一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都无法退缩,只会更想要证明自己。就算有些人当面云淡风轻,背后也会做各种努力。

    严默很想说我一点都不想被满足,我比较喜欢满足别人。但怕殊羿真的脑子发抽,同意躺下让他满足,他改口了:“九原规则,有了伴侣的人不准偷情。我作为定下规则的祭司,更不能带头破坏,最重要的是我也不想背叛阿战。”

    这是一个对伴侣多忠贞的人啊,为什么不是他的呢?殊羿感到一股火焰从小腹升起,烧得他眼睛发红。他骨子里就不是那种遵守规矩的人,听了这话只会让他想要占有对方的欲/望更旺盛,但他没有更进一步,他从严默的眼中看出,对方真的没有丝毫欲拒还迎的意思,他是真的不想。

    当然这并不是他放弃的原因,他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想要的就抢过来,现在抢不过来那就将来抢。他想要谁,才不会管对方的的意愿,但九原首领和严默本身都十分强大,他现在能达到目的的可能性不大,只能放弃现在留待以后。

    严默见殊羿眼中的炙热慢慢降温,还以为对方放弃了,心情愉悦下,特地绕路把人送回住处,这才继续之前的行程。

    这时的严默并不知道,就因为他对原战太“忠贞”,反而多出了一个甩都甩不掉的狂热追求者,毕生都以把他抢过来作为人生最高目标,强大部落只是顺带,在这种堪比核动力的推动力下,殊羿之后迅速成长为极少数能和原战比肩的超高阶神血战士。而鼎钺和九原的关系,因为老大们畸形的牵绊在内……那就是一笔算不清的烂账!

    原战每次回想和殊羿的认识过程,都异常后悔没有在对方回去的路上干掉对方,他收到眼线汇报时真的很想那么做,如果不是九原城在那时恰好发生了一件极其糟糕的事情。

    话说现在。

    开会中的原战前后收到两个消息。

    第一次,他的侍卫头领过来跟他耳语说,祭司大人被鼎钺的殊羿给拦住了,那混蛋还抱住了祭司大人,更对祭司大人说……要和他睡觉!

    侍卫头领都觉得难以忍受,恨不得叫齐人马冲过去把那些鼎钺人全部抓起来杀了挂城墙头!这些外来者竟然敢肖想他们的祭司大人!简直是在挑战所有九原人的底线!

    原战对殊羿真起了杀心,但又因为自家祭司大人的夸赞,美得眉飞色舞,怎么按捺都有股掩不住的春情荡漾之感,惹得原冰等人屡屡对他瞪眼。

    第二次,他的侍卫头领隐含着怒气又跟他传消息说,祭司大人虽然拒绝了那个殊羿,可是也和那混蛋去他住的地方了。

    原战脑中/出现了两个小人,一个坚决不相信自家伴侣会背叛他,一个拼命嚎叫他家那口子去和别的男人睡觉啦!还开什么会,直接杀过去吧!

    第三次消息还没来得及传来,严默来了。

    严默知道原战在他身边放了眼线,不是护卫,而是沿途的侍卫、侍者等等。这些人一旦看到祭司大人被什么人纠缠,或者发生任何不正常的事情,他们就会用最快的速度一层层禀报上去。

    刚才殊羿拦路,包括两人间的对话并没有避着其他人,被人看到听到也没什么奇怪。

    所以当严默进入议事大厅,抬头就看到原战那幽怨的射着小飞刀的眼神时,好笑之余故意当没看到,还特意停住脚步和原冰说了一会儿话。

    被妒忌之火烧得霹咔霹咔的原战:……你有种,我们床上见!

    原冰眼角余光扫射到自家首领的脸似乎有一刹那的扭曲,但仔细看过去时,发现对方一切正常,并正在和负责九原城后备事宜的穆长明说话。

    严默感到了危险,哪怕原战此时表情正常,连幽怨的小眼神都收了起来,他还是觉得危险。

    抬眼望去,他忽然觉得台阶尽头的石椅上坐的不像是一个人,倒更像是一头称霸天下的洪荒凶兽,还是正处在发/情期的……

    严默拍拍脸,正事!还有一大堆正事没做!

    祭司大人来了,所有人都起来见礼,严默走到上首,和原战并肩坐下。

    会议继续。

    一**的人进来,又一**的人退出,战争状态中的九原开始用最快速度转变为备战和休整状态。

    天亮了。严默望向窗外,想到自己答应殊羿要送他。

    原战自然也知道殊羿要在今早离开的事,认真想着要不要在路上劫杀他。

    议题进入九原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涉及到各处。

    穆长明坦言:“首领,祭司大人,新来的人太多,全城储备粮已经只够全城人吃半个月。”

    赶回来的狰道:“战士的口粮可以就地解决,有神血战士在,冬天狩猎不会像以前那么困难,人鱼战士也可以帮我们补充一部分鱼类,只要我们的控木战士能用果蔬交换。”

    “可行。正好默之前治好了木城大王子的腿,木城作为感谢,送给我们二十名精通种植的人,这二十人都有一定控木能力,我会分几个人过去。”原战同意了狰的提议,又问狰:“深谷和答答是不是还在森林边缘?”

    狰回答:“答答已经带兵回转,深谷留在红猿森林边际,他会一直待到明年春天。我们是不是要在摩尔干建立一座新城?”

    原战默认,“等新来的人恢复,就把他们和原有战士打散,三分之一派去把摩尔干彻底占领下来,三分之一派去原际平原,壕的原际城以后将不会太平。”

    狰了然,和有角人的战争虽然结束,但对九原却只是战争的开始,九原今后的战斗只会更多,不会变少。

    原战听完穆长明报出的详细数据,道:“在分队之前,让深谷和山魈合作先解决口粮问题,如果山魈不同意我们在红猿森林狩猎,就让深谷渡河到对面的黄晶山脉寻找食物。答答可以和兽类交流,等他回来,我会让他带种植者一起去帮助深谷,如果能说动山魈和他手下帮忙捕猎最好,我们可以把猎物分它们一半。”

    “是。”狰用绳子扎起的小本子记下这三件事。

    原战又道:“你记得通知深谷,让他注意摩尔干留下的船只和旋龟,我们以后运送食物和物资大多都要靠它们。”

    狰记下。

    “在森林狩猎是一条路,但不能过多指望。”严默插口,“森林和山脉里的动植物包括昆虫在内都不是好惹的,我们有神血战士,它们一样有异能。”

    原战皱眉,“虽然我们有控木战士,可以让粮食快速成熟,但我记得你说过如果过度使用土地,只会让土地便得贫瘠,甚至彻底成为沙地。”

    “是这样。但这是特殊时期,先度过这段时间,能明年开春,把新进来的人手安排到附近开荒,我们九原城离人口饱和还早着呢,目前还是地多人少的状态。再不行,我可以用生命能量作为催熟植物的能量,这样也许不用耗费地力。”

    “不行,不能什么事都想着用你的生命能量。”原战不乐意,“种植时只要交替土地就可以避免只消耗一处地力的问题,我可以带一些控木战士到远处催生植物,摩尔干和黄晶部落的土地有不少是熟地,催熟的粮食到时候让蛇人族帮忙运回来。就这样说定,我会和答答他们一起去摩尔干一趟,粮食的事你就不用愁了。”

    被堵回来的严默:好吧,你能干,全部交给你,老子不烦了!

    狰和穆长明等人察觉两位老大之间的异样,全都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乌宸咳嗽一声,大着胆子提醒了一句:“我们缺的不止是粮食,还有取暖烧饭的煤炭、救人的草药。煤炭已经安排控土战士带人去挖掘,草药也有草町找人安排先催生,好吧,我想说的不是这个,而是……”

    “而是什么?”两位老大异口同声问道。

    乌宸脸带犹豫地道:“是神血战士和普通人的矛盾。目前因为是战时,矛盾还不是特别明显,有什么事也被压下,但是战默学院的学生却已经为此闹了好几次。”

    原战第一个反应:“怎么在这时候闹起来?谁挑的头?为了什么?”

    严默却想着:终于来了!他就知道这个问题会爆发,但没想到会这么早。

    神血战士和普通人的矛盾一直都存在,也无法忽视,他制定的各种规则已经在尽量消减这种矛盾,可是本质的问题仍旧没有得到解决。

    尤其九原还来不及消化和解决这个问题,就迎来了战争,神血战士的地位和重要性进一步提高。普通人在战时虽也能提供各种帮助,但到底还是被保护者居多。

    普通人觉得神血战士的福利待遇什么都比自己好,就连食物减少时也是首先提供神血战士,而他们普通人就是拼死拼活也没有神血战士升得快。

    神血战士却觉得我们在外面冒着生命和残废的危险拼杀,你们普通人却只要躲在安全温暖的城内吃吃喝喝享受就好,还想和我们一样的待遇,凭什么?

    而严默对奴隶的重视和仁慈,也让神血战士,包括普通人在内都有意见,本来应该拼杀在最前面的奴隶,如今却被保护在后面,凭什么?

    加上外来者迅速增多,外来的观念也在冲击九原的各项规则,更有无耻的“盟友”暗中勾引九原的神血战士。

    立功的神血战士们觉得自己应该得到更多,其他势力的神血战士可以有一堆奴隶侍候,可以每天睡不同的俊男美女,可以享受各种特权,为什么他们就没有?

    隐隐的,严默甚至觉得这个问题很可能和他前两次的行为没有得到指南任何奖惩有关。

    难道这是一个联动问题?

    可是巫果诞生,打退有角人,神血战士和普通人间的矛盾,这三者会有什么联系?

    “换一个角度去想!”小树苗跳出来了,坐在书架上晃着长长的根须。

    严默从善如流地换了个角度,他想:如果不解决后者的矛盾,九原会怎样?他又会变成怎样?

    如果不解决后者的矛盾……

    首先,九原的中低级神血战士会被其他势力的人勾走一大半,尤其是后期收进来的新人,这些人原本就地位不低,享受惯了,加入九原后却只能做一个普通的战士,和普通人享有同样的待遇,更不能肆意妄为,恐怕稍加引诱,他们就会主动求去。

    而中高阶战士,只要付出的代价足够,也不是不可能被收买,毕竟不少人对九原的无奴隶和一夫一妻制都持反对意见,只不过不敢大声说出来而已。

    其次,两者间闹起来,九原首领和祭司的权威度会遭到质疑,九原的稳定性也会动摇。如果神血战士集体要求提高待遇,高层该怎么处理?或者说他和原战要怎么处理?

    第三,如果神血战士觉得不公,他们今后在狩猎、战斗和各种活动中都会消极抵抗,受损的也必将是整个九原。

    第四,如果普通人觉得不公,基数最大的他们也许不敢闹得太过,但心怀怨恨的后果谁都知道其可怕性。九原的生产和发展等也毕竟会变得缓慢,甚至停滞不前。

    第五,因为神血战士的特殊性,普通人会羡慕神血战士,会希望生出神血战士,那么一个家庭中的子女有神血战士,有普通人,家长肯定会有偏心,这些子女的关系能好吗?

    当普通人的神血战士的妒忌和怨恨越来越深……

    “首领!诸位大人!黎有急事求见!学院出事了!”就在此时,大厅外传来焦急的叫喊声。

    严默思绪被打断,他还没有来得及想到三者间的联系。

    原战抬手,侍卫打开门,带人进来。

    那人可能一路跑了过来,大冷的天,竟一头汗,热气腾腾。

    乌宸认出对方,惊诧地站起,“黎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您怎么来了?”

    黎先生对上首行礼,英俊的脸庞急得颜色苍白,快速道:“诸位大人,学院出事了,孩子们打了起来。早上来上课的苏门被围攻,他的侍卫打死了一个孩子!”

    “什么!?”所有人都腾地站起。

    怒气,从严默心底升起。竟然又对苏门下手!

    黎先生抹了把汗,忧心忡忡地接着说道:“更糟糕的是,被打死的孩子的父亲是边溪族长的长子,如今边溪族得到消息,好多边溪族战士闯进了学院,说要杀死苏门和他的侍卫,给族长孙子报仇!”

    这真是糟得不能再糟的情况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