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91章 章回59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叶星和萨宇脸色铁青,他们两人和乌宸一样,名义上是学院的高年级生,但同时也会充当老师代课。这个学院的老师几乎都是如此,一边学习知识,一边把自己所会的教给他人。

    和有角人的战争刚刚结束,喜欢学院生活的叶星和萨宇特地在第二天就回来给学生上课,苏门也跟他们来了。

    结果还没开始上课,苏门就出事了。

    他们听到消息赶来,想要制止这场混乱,可学生人数太多,加上赶到的边溪族人,两小竟一时压抑不住,而其他代课老师竟然也跟学生一样分成了三个阵营。

    一个阵营站在边溪族那边,要求严惩杀人的有角人,还要把他们全部赶出九原,包括苏门。这个阵营的人数最多,不算边溪族人,也达到了学生的四分之三。

    剩下的四分之一,一半作壁上观,一半响应叶星和萨宇的号召,想要先平息混乱,可因人数太少,到现在都没有起到太大作用。

    等白角族那边同意和边溪族以战斗来解决问题后,想要制止混乱的人也都沉默了--既然白角人自己都答应了,他们也没有多管闲事的必要。

    叶星和萨宇想要和苏门询问究竟,可苏门什么都没说,白角人又把他护得紧,他们想靠近都难。

    对于苏门,叶星和萨宇没有恶感,但要说多喜欢也没有,毕竟都没怎么接触过,但因其同是师父弟子的缘故,对他自然比对别人多了几分关照。

    按理说苏门头一天来上课,学校又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怎么也不可能发生恶性/事情。

    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严默和原战带人赶到学院时,边溪族战士已经和苏门的护卫打了起来,大大小小的学生和老师们隐约分成三个阵营在一旁围观。

    不少人在呐喊助阵,听声音几乎一面倒都是在给边溪族助威。

    桑叶等白角战士和神侍紧紧护住苏门,脸上满是激怒之色。

    黎先生抹汗,“还好还好,总算结束混战了,刚才大家都要打疯了。”

    “师父!首领!”叶星眼尖,一眼就看到匆匆赶来的人群。

    “首领和祭司大人到了!快别打了!”劝架的人喊。

    “首领和祭司来了,让他们审判那些有角恶徒!杀死他们!”

    “对!让祭司大人把他们祭天,给他们降神罚!”

    “祖神在上,这事闹大了……”激动的人群有一部分人在看到原战和严默后,迅速冷静下来,冷汗也随之流了下来,但大多数人反而更加激愤。

    除了还在比斗的两人,其他人连忙让开道路,并纷纷向两人行礼。

    叶星和萨宇跑到两人跟前,先行礼,不等严默询问,叶星就主动说明道:“师父,情况比较糟糕,事情的起因……”

    严默抬手,招手示意被侍卫和神侍保护的苏门过来。

    苏门咬了下嘴唇,推了推挡在自己面前的桑叶,低声道:“让我过去。”

    桑叶不同意。

    苏门用更低的声音道:“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

    桑叶回首,深深地看着他们最尊贵的大巫,“我当然听您的。但是,您真的要这样在九原留下去吗?在这里,您将遍地是仇人,没有人会对您怀有善意,就是您的教导者……也是利用您居多,如果他真的关心您,又怎么会让您落到这种地步,今天的事情明显就是一个阴谋!”

    苏门抓住桑叶的手,抬起头,明亮纯净的双眼有着毫不犹豫的坚定:“我相信师父。桑叶,永远不要当着我的面说我师父的坏话,我不想讨厌你。”

    桑叶感觉着手掌里小小软软的温暖,脸上的怒火渐渐消退,对其他护卫点点头,随即退后一步,屈膝,让开道路。

    苏门走到了严默面前。

    严默的眼睛落到他的脚上,小孩的一只脚受伤了,脚上裹着布,鞋子只套在前脚上。

    严默摸摸小孩的头,第一句话就是:“我相信你。”

    苏门鼻子一酸,眼睛立刻红了。

    第二句话:“疼吗?”

    苏门猛地扑进严默怀里,眼泪止不住地滚落。天知道他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他的冷静大多是装出来的,如果不是坚信他的师父一定会站在他这边、保护他、相信他、疼惜他,可能他就……带着桑叶他们逃走了。

    严默搂住这个多灾多难的孩子,轻轻拍抚他的背部,瞬间就用生命能量给他把伤口治好。

    “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事情的全部经过了。”

    严默这句话不知是对谁说的。

    叶星和萨宇互看,最后由能言善辩的叶星上前说明了他所了解到的事情经过。

    据说一切事情的起因就在苏门是有角人身上,因为他的种族,一来就让大家产生了排斥感,再加上苏门还带了护卫和神侍一起到学校,这种“嚣张的贵族态度”更是惹怒了最容易热血冲头的青少年们。

    先是一些学生的恶意挑衅,故意和旁边的同学说“这些有角人被打败了,为什么还不滚回他们老家,怎么还有脸继续待在九原”等等刺激人的话。

    而亲朋中因为有角人出现伤亡的学生表现更加激烈,直接挡住苏门去路,让他带着他的有角豺狗们滚出学院。

    苏门一开始忍耐了,不管那些学生说的话有多么难听,都没有理会他们。

    恶语如刀。这些学生的言行自然让桑叶等白角战士和神侍们气炸了肺,在他们眼中,苏门的身份是最高贵的一族大巫,是他们以战魂起誓要守护一辈子的至高存在,而九原人则是低贱的无角人——根深蒂固的观念并不会那么快改变,就算桑叶等白角人认可九原人的能力,但长期处在高位的惯性意识仍然让他们从骨子里就瞧不起无角人。

    可就是这位被他们尊敬尊崇的至高有角大巫,竟然被一群以前他们压根看不起的无角人如此嘲讽羞辱,桑叶等人怎么能忍受得了?

    因为苏门的忍耐,聚集的学生越来越多,正好是上学时分,人又都有看热闹的天性,看一干白角人被围起来,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怕自己人吃亏,也赶紧围了过去。

    等老师们听到消息赶到时,双方已经开始推推搡搡。

    桑叶等人护住苏门想要突破包围圈,他们一开始没有使用任何武器,只想推开拦路的人。

    可他们的手刚碰到那些学生身上,那些学生也立刻推了回来,口头攻击也增多。

    桑叶等人早就窝了一肚子火,这还是他们对九原语言不怎么熟练,只能掌握一些关键词——这也是他们来学院的目的,除了保护苏门,还有就是来学东大陆通用语的。如果他们真的听明白那些九原学生们在说什么,可能他们早就忍不住动手。

    就这么一来二往,双方的火气渐渐升腾,推搡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骂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就在苏门决定带着桑叶他们一起暂退,今天不进入学校时,一根土刺突然从地底冒出,差点把苏门插穿!

    幸亏桑叶时刻保持警惕又反应速度极快,在土刺冒出的一刹那,把苏门拽到怀里避了开来。

    可苏门的脚还是受伤了。

    一名白角战士似发现了攻击者,对着一个方向大喝一声,当即就举起骨箭向那边发动了攻击。

    苏门和桑叶都来不及阻止。

    而被那名战士怀疑为凶手的是一名充当老师的控土战士。

    这名控土战士一看白角战士对他发动进攻,立刻竖起土盾抵挡。

    又有骨刺出现在苏门和桑叶周边,这次出现得很多,桑叶保护着苏门,其他白角战士也应对有力,可体弱的神侍们闪避不及,不少人都被尖锐的土刺伤害。

    这下不得了了,本来只有一名白角战士攻击那名控土战士,现在不等苏门和桑叶发令,其他白角战士也愤而还击。

    站在那名控土战士周围的老师和学生们自然不可能看着自己人吃亏,也都纷纷应战,有想保护那名控土战士的,也有想趁机给有角人一个教训的。

    苏门一看情况不对,立刻就喝令己方住手。

    跟来的白角战士和神侍对苏门很尊敬,听他喊住手,就算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还是停住了攻击。

    可是就在他们停住攻击的一刹那,有人趁机偷袭他们,这次是火攻。

    桑叶一看有人偷袭,害怕苏门受伤,立刻下令反击。

    两名白角战士和五名神侍受伤,苏门没有了喊停的理由,他不能让保护自己的人对他失望,默认了他们的反击。

    战斗扩大,越来越多的人被卷入,有人受伤,但此时双方还有理智,并没有真正的以命相搏。

    一些清醒冷静的老师也在大声呼吁让大家停止战斗,并驱逐看热闹的学生。而一部分控土战士则不停制作土盾土墙,想要围住战场,不让里面混战的人伤到外面看热闹的学生。

    有人看事情闹大,赶忙去请在学院坐镇的高阶战士木槌,可木槌竟然不在,说是出去送人了,要过一会儿才能回来。

    就在大家犹豫要不要停止这场混战时,在一边看热闹、如今才刚刚九岁的边溪族族长的长孙忽然惨叫一声,捂着心脏倒下。

    赫然!小孩的心口插了一支骨箭,来自有角人的骨箭!

    他的朋友和族人自然而然抱住往后倒的小孩,想问他伤在了哪里,可等他们看清小孩的伤势时,悲恸声大起:“边越死了!有角人杀死了边越!”

    因为这个突发事故,混战有了几秒的凝滞,劝架的老师们赶紧趁此机会分开众人。

    可是因为边越的死,混战虽然停止,气氛却越发不妙。

    “我就是在那时候赶来的。”叶星愧疚地道,“如果我早点赶来就好了。”

    严默用眼色安慰他,让他不用自责。九原民情复杂,没有强大的武力,想要压制这些几乎和原始人差不多的野蛮人并不容易,尤其对近期新加入的人口,说道理基本没用。

    偏战默学院因为初办,为了给所有子民开智,并没有限定门槛,只要想进入学习的人都可以进入,只不过会有一个小小的入学测试,方便给他们分班,这就造成学院里有孩子,但也有大量的成年人。叶星和萨宇年龄不大,武力不算高,想要让那些野蛮性极重的成年人听话自然也就比较困难。

    叶星目光复杂地看向扑在严默怀里的苏门,“我想了解得全面点,可我问苏门事情经过,苏门一直不肯理我。”

    严默叹口气,苏门的心理他都可以推测出来。无非是“你们都针对我、不喜欢我、冤枉我,我说经过有什么用,你们会相信我吗,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苏门从严默怀里退出,胡乱抹抹眼泪,带着鼻音道:“师父,我不是因为生气不说。”

    “哦?那是为什么?”严默低头问小孩。

    苏门仰头,神色有点迟疑。

    严默笑,捏捏他厚厚的耳垂,“说吧,师父说了相信你,就一定会相信你,我知道你没有伤害他人的意思,不过你不动手,你的护卫和神侍也很有可能误杀,在那种混乱的情况下,误杀是有可能的。”

    苏门要解释什么,严默又道:“我怀疑你的护卫和神侍,同样怀疑其他在场的任何人,总之,在我没有掌握证据前,谁都可能是凶手。所以我需要多方的口述,每一个人看事的角度都不一样,也许有人恰好就看到了那孩子被误杀或谋杀的经过。”

    苏门安心了。

    严默好笑,“现在我听完叶星的叙述了,那么你要告诉我什么呢?”

    苏门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张口就道:“师父,有人在捣乱。”

    “哦?你看到了?是谁?”

    苏门摇头,肩膀垂下,有点沮丧的说道:“没有看到,我只是这么觉得。”

    哪想到他师父对他的直觉似乎很在意,问他:“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有人捣乱?”

    苏门停顿了一下,用不太确定地语调道:“一开始?”

    叶星看向严默,就见他们师父脸色平静,似乎对苏门的话一点都不惊讶。

    一直保持沉默的萨宇也在此时开口,“师父,我也觉得情况有点不对,我和叶星虽然不是高阶战士,但这里的学生九成以上都认识我们,老师更是清楚我们是您的弟子,所以就算我们武力等级不高,我们说的话仍旧比一半老师管用得多。可今天我们安抚了这边,那边就跳出事来,好像就有人在暗底下挑事一般。”

    正在用眼角余光关注某人的黎先生嘴角微动,似不屑,又似同情。

    狰和乌宸等人互看,原冰也在此时赶到,看叶星和萨宇似乎在跟严默汇报,他转身走向另一边。

    那边,边溪族战士和白角族战士的战斗还在继续,两方并没有因为首领和祭司的到来就停止比斗,他们也停止不了,都害怕对方在自己停手后会袭击自己。

    狰皱眉,打算帮助原冰上去制止那两人。

    原战抱臂,冷笑道:“让他们打,继续打,打到死为止!谁都不准上去分开他们!”

    原冰转向,改为走向学生聚集最多的地方打探事情经过。

    其他人:首领生气了怎么办?

    好多人可怜巴巴地集体望向他们的祭司大人,边溪族人脸上充满愤怒和不服。

    严默没反对,转而问叶星:“现在的比斗是怎么回事?”

    叶星答:“我赶来的时候,他们还打算混战,我和一些老师一起动手才好不容易压住他们,可是他们不肯放过杀人的白角人,要他们以命抵命。我让人去喊原冰,说会把此时交给纠察处理,但边溪族刚入我九原,对纠察的能力还不是很相信……”

    叶星无奈又尴尬,“他们讲究以血还血,而且觉得事实经过大家都看在眼里,根本不需要什么审判,边溪族的孩子们跑去喊他们的族人,他们族人来了后情绪更激动,无奈,我只能以会误伤的借口,让他们进行比斗。”

    “比斗几场?”谁也看不出严默此时的情绪。

    叶星却悄悄打了个抖,大大的眼睛都拉成了八字状,“二十四场,连苏门在内,他们要求一一挑战。”

    严默对此不予置评,握着苏门的手向边溪族人那边走去。

    边溪族人紧张起来,他们刚刚得到小道消息,那有角人苏门竟然是九原祭司的弟子之一!

    看默巫对那有角小孩的态度,难道默巫是来找他们问罪的吗?

    边溪族族长之长子抱着儿子还未冷透的尸体,恶狠狠地瞪向严默一行,他绝不会放过杀害他儿子的凶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