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92章 章回59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出了这么大的事,边溪族长和大巫也赶来了。

    原冰带的纠察队把人群和比斗场隔开,待在一边待命。

    制作土墙和土盾的战士吁出一口气,撤了异能也闪到了一边。

    没有人去防备比斗场中的两人,有首领和祭司在,所有人都不担心这两人会有机会误伤到外圈的人。

    严默没有跟边溪族长之长子说话,而是径直走到同样刚赶来的边溪族长面前,平和地道:“我们先一起让他们住手。”

    边溪族长沉沉地看着他,吐出一个字:“好。”

    “父亲!”其长子边豹愤怒低喊。

    严默拍拍苏门。

    边溪族长跟没听到长子的叫声一样,与苏门同时开口:“住手!”

    场中两人分别听到己族语言,又是他们最为尊崇的人,当即齐齐向后跃开。

    学院老师们看两人分开,当即有人建议先遣散学生,再让边溪族人和首领祭司挪位,到议事厅去谈此事。

    严默摇摇手,“不用,这事就在这里解决。”还要光明正大地解决,不给任何人以猜忌的可能!

    听到这句话,想要遣散学生的老师停住动作。

    高台忽地从地拔起,相关人等都站在了高台上,保证周围的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边溪族人一看自己的族长、大巫和族长长子及边越的尸体都被留在了高台上,而他们则站在了高台下,都有点惊慌。

    边溪族长一声大喝,边溪族人立刻安静下来,并在最快的时间组成有序的战队。

    台下人群呈扇形分成了三块,左边是边溪族人,右边是战默学院的学生和老师,最中间只站了二十二名白角人。

    原战单手搂住他的祭司大人,随手一挥,高台和人群四周出现悬浮在空中的大量火焰。

    人群骚动,惊讶声四起,小孩们看原战的目光比那些火焰还要耀眼!首领太厉害啦!

    原战感觉到附近传来一道火热至极的目光,可看他的人太多,当他看向那个方向时,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

    这一片场地因为这些火焰,温度一下升高许多。

    严默赞赏地拍拍他的手,这里好多学生没有神血能力,兴奋期一过便有人开始冻得发抖。

    见众人渐渐从寒冷中缓和过来,严默这才面对台下,声音清晰地说道:“我知道学院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情,本来想等战后再来一个个解决,可惜有人等不及,更怕我腾出手来收拾他,不过停战第二天就给我闹出事情来。很好!”

    底下一片寂静,很多人都在想祭司大人说的这个“他”指的是谁?而有些做贼心虚的,都恨不得赶紧离开现场才好,可是当他们想要移动脚步,才发现外围已经被纠察队的人围得死死。

    严默牵过苏门的手,正式和所有人介绍道:“苏门,白角族最高贵的存在,也是年龄最小的一名大巫,他是我的弟子,也是我们九原和白角族的友谊纽带。这次我和战能从西大陆有角人老巢安然回来,苏门和白角族帮助我们良多。”

    苏门想说自己并没有帮助到他,被严默捏了捏手。

    同样站在台上的桑叶看向严默的目光更为复杂,这人在给苏门加分,甚至不惜把坏说成好,据他所知,白角族对他们虽然说不上敌对,但也绝说不上友善,更别提有什么帮助,最多也就是小小合作了一把。

    台下众人第一次听到还有这样的事情,九原人对严默和原战有多崇敬爱戴自不必提,爱屋及乌下,看苏门和白角族也顺眼了许多,更有人开始反省刚才他们是不是做得太过分。

    叶星、萨宇和乌宸也直到此时才真心接纳苏门。

    严默见铺垫起到效果,继续说道:“你们所有人都上过课,也都明白有角族分三族,分别为白、红、黑角。而有角人之三族和我们无角人有各个部落一样,同根不同族,如果火城、空城等联合攻击某一智慧种族,我们九原人去那个智慧种族做客,却因同是无角人而被那智慧种族所有人仇视,甚至谋害,你们可会甘愿?”

    众人将心比心,顿时懵逼了。是啊,如果发生那样的事,憋屈都能憋屈死,到时候不管对错,都会打起来吧?实在太冤枉了!

    这下人们看向苏门的目光顿时由冷漠仇恨变成同情,谁叫你们也头上长角呢,太可怜了!

    桑叶等白角人:“……”

    严默手掌放到苏门头上,温和地道:“在场有不少人参加了战事,那么你们在战场中可有看到白角族?”

    众人:好像真的没有。

    严默:“那你们为何如此仇恨苏门和他的战士?”

    众人哑然。是啊,他们为什么如此仇视苏门?对了,好像有人跟他(她)提过,有角人是多么可恶,不管大人小孩黑角白角,没一个是好东西!

    边豹一看苗头不对,大家都好像开始同情起苏门,当下抱着儿子的尸体愤慨地喊道:“祭司大人!就算白角人跟其他有角族不一样,可他们杀了我的孩子也是事实!难道你想包庇凶手吗?”

    边溪族长阻止不及,狠狠皱起眉头。

    边溪大巫跨前一步,“感谢祭司大人,让我也加入九原的神殿和长老团,对于有人害死边越一事,我希望按照九原的规则来进行审判和定罪。”

    严默对边溪大巫点点头,这位是个明白人,知道加入九原就要守九原的规矩。而边溪族长……他真的来不及阻止他儿子吗?应该说他还没有适应身份上的转变,也不相信严默和九原的公正,所以他才会借由长子之口逼迫严默当众给出交代吧。

    严默对于这些新加入的人也没有立刻要他们效忠的意思,任何信任都建立在长期经营下,短时间内矛盾频发很正常。

    可是不该这么早,更不该性质这么恶劣,如果他处理不当,不但容易让苏门和白角族与他离心,新加入的边溪族等势力恐怕也不会再相信他这个祭司,更会引起九原内部动乱,让九原无暇顾及外面,甚至拖延九原的发展。

    这已经不是一石二鸟之计,而是一石多鸟。

    虽然简单,可着实有效且狠辣!

    想到这里,严默对深埋入九原的奸细们更加深恶痛绝,哪怕知道他们各为其主,可为了达到效果就对一个孩子动手这点已经完全踩到他的底线,让他宁可错杀都不愿放过!

    “我不会包庇任何凶手。”不,他会,如果那是他重视的亲人、他所爱的人,不管对方犯什么错,他宁愿自己动手教训,也不会把他交给其他人处置。

    “只要罪证确凿,那么一切都按照九原规则处置,就是我和原战也不例外!”如果他儿子和徒弟敢犯错,他保证会让他们得到比死还痛苦的惩罚!他会护短,但绝不会纵容。

    边豹暴喊:“好!我儿子胸口的骨箭就是证据!那是白角人的武器,我们都没有!这箭现在还在我儿子的胸口插着!我要求杀死射箭的白角人,还有命令白角人动手伤人的苏门!”

    “这不是你要求就行,九原的规则你都背下来了吗?”开口的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原战。

    “我不知道什么规则,我只知道杀人要偿命!他们是凶手,他们就要死!”边豹梗着脖子不肯退缩,他今天一定要杀死他儿子的凶手死!

    “边溪族长,我可以认为你儿子在认为我和祭司处理不公,想要挑战九原的规则吗?”原战没理边豹,只问边溪族长。

    边溪族长先让儿子闭嘴,然后对两人略一行礼,眼含悲痛地说道:“我们绝无挑战九原规则之意,但是杀死我孙子边越的骨箭也确实来自有角人,我们只想问,首领大人和祭司大人要如何处置凶手?”

    严默接话:“在处置之前,我们需要先做一件事,判断这支骨箭是不是真的从苏门的护卫战士手中射出。苏门,可以让你的护卫们把常用的骨箭拿来吗?”

    “是。”苏门对护卫们招手。

    护卫们心有不满,可凡是身上带了弓箭的战士都把他们用的骨箭交出了一根。

    乌宸把那些骨箭送到严默面前。

    严默又让边豹把他的儿子抱过来。

    边溪族长、大巫和边豹一起过来了。

    严默低头,看到了闭着眼睛已经全无气息的小孩,这孩子看起来和苏门差不多大,小小的一团,无力地躺在他父亲的怀里。

    严默心脏忽地抽痛,他想到了同样死在他怀里的嘟嘟。

    “你要干什么!”边豹抱着儿子往后退。

    严默手掌悬在半空,没生气,“不拔/出箭怎么比对?放心,我不会让他痛苦,更不会破坏他的身体。过来!”

    边豹心神一震,莫名的信任升起,他重新走回严默面前,小心升出手臂。

    “把他放下。”声落,大量的野草从雪地里冒出,升高,迅速编织成一张柔软的草床。

    丰富的生命能量让野草不但在冬季发芽,还开出了艳丽的花朵。

    边豹呆住,抱着儿子傻愣愣地看着刚刚长出的草床。

    “放下他吧。”

    边豹听着和缓的声音,带着一点畏惧和崇敬,弯腰慢慢把儿子放到了开满鲜花的草床上。

    如果儿子还活着,看到这样一张床,肯定要开心坏了吧?

    边豹心中剧痛,偌大的男儿当场抽噎出声。

    边溪族长安抚地摸摸长子的背脊,他们的孩子不容易养活,可边越太优秀,优秀到大家都默认等这孩子长大,就让他跳过第二代,直接继承族长之位的地步。

    边越刚出生没多久就能在人形和兽形之间互相变身,更在六岁后就出现了神血能力,是的,他们边溪一族,变身是基本,出现神的能力才被称为神血战士。

    也许就因为太重视,失去才会如此痛苦。

    严默摸摸小孩的额头,脑中自动生成小孩的内部扫描图。

    “咦?”严默微挑眉。

    苏门咬紧嘴唇,脸色苍白,刚才边越离他远,他知道和他一样大的小孩死了,可知道和近看怎能一样?

    “我害死了他,师父,我愿意受罚,我愿意……”苏门眼泪再次滚落,他不想哭,可是他忍不住,他一点都不想伤害别人,更别说这样的小孩子。

    自责快把苏门杀死了。

    桑叶焦急地看向严默,如今能安抚苏门的只有这位了。

    边豹等人看着小孩,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们并不想逼迫这么一个小孩子,可是……!

    “嘘。”严默侧头对苏门笑了下,“放心,这孩子心脏还温热着,天冷,他要流出的血被冻住,恰恰箭头又堵住了伤口,给他留下了一线生机。”

    “什么?!”边豹三人要疯了!

    边豹大声喊:“我儿子还活着?真的?祭司大人你不要骗我!”

    边溪族长和大巫也激动起来,大巫上前查看小孩,可他的巫力不在治伤方面,看了一会儿也看不出究竟,更不敢拔/出箭头。

    台上的话,台下也有人听到,消息传开,喧哗声变大。

    边溪族人都高兴了,如果不是族长有令,他们都恨不得立刻跳到台子上看个清楚。

    边豹抓着草床的边沿,对严默不住喊:“祭司大人,默巫大人,我儿子、我儿子他……”

    “他还活着。”严默肯定地道。

    “呜!”边豹嚎啕大哭,眼泪鼻涕流得满脸,“噗通”一下就对严默跪倒,“大人,救救他!求求您救救他!刚才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我、我用我的命抵!大人您不高兴就杀了我,求求您救救我的儿子!”

    “起来。”

    “大人!”

    “你打扰我治疗了。”

    边豹吓住,边溪族长和大巫用最快的速度把边豹拖离严默脚边。

    严默不管他们,脑中快速思索着治疗方案。本来他就打算用一枚返魂丹救回小孩,怎么装神弄鬼他都想好了,没想到小孩自己命大,竟然没有死绝,不过这样的伤势,就算在他前生,也只有百分之一的挽回机率。

    幸好他的手段比较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