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94章 章回59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冰的疑点就是:“我询问过在场多人,当时边越受伤时站在最外围,方位在白角战士的左侧相对位置,身边还有好几名边溪族学生,因为老师引导,这些学生都没有参加混战,只是外围观战。混战时,老师和学校护卫曾撑起土盾、土墙来阻挡里面的斗殴会波及到外侧学生,在这种情况下,白角战士想要用骨箭伤害到边越,除非是故意对他瞄准,还要侧过身来。”

    边豹揽着失而复得的儿子,也不想过于追究了,改口道:“也许是误伤。”

    严默摇手,“在这种事情上,我不喜欢也许、可能、大概这些词。冰,你要怎么做?”

    原冰,“我想恢复当时大家的站位。”

    黎先生一下握紧拳头。

    这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但严默毫不犹豫地同意:“可!”

    原战没表态,但谁都知道他不会否决祭司的任何决定。

    原冰立刻命令纠察队安排大家重新站位。

    “呃,这要怎么站?当时那么乱,我都记不得了。”有人在台下喊。

    原冰似胸有成竹,“苏门,你让你的战士先站位,你还记得吗?”

    苏门略一回忆,点头,他的记忆非常好,那时的情形又给了他极为深刻的印象,想忘都忘不了。

    而且只要一个人站好位置,其他人就可以像拼图一样,一个个连带着想起自己当初的站位,就算自己想不起来,身边的人也会提醒他。

    这种情况下,虽然不保证完全正确,但八成以上的正确性还是能保证的。

    为了防止白角战士作弊,他们第一个站好了位置。

    随后,和他们打架的边溪族人也混混乱乱地大致站好。

    其次,便是撑起土盾土墙的控土战士。

    接着是各位老师,这时候苏门、桑叶、叶星、萨宇和黎先生等人都下去了。

    最后是学生,其他人也就算了,边越的位置是重点。

    还好边越的记忆力也不错,三转两转就找到了他之前站的位置,他身边的朋友也按照当初记忆站好。

    原冰看大家都站得差不多,看向严默,让大家站位其实是严默的吩咐。

    严默笑着问边越:“小家伙,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知道你就站在那儿?”

    边越接过族人递给他的小喇叭,带着一点游戏的心态放到嘴边——这孩子昏得太快又好得太轻松,完全没感到死亡的威胁,他觉得自己就是睡了一觉,胸口那剧痛都没了。

    小孩轻轻啊了声,听到回音,才笑嘻嘻地指着他对面土盾后的白角战士,回答道:“祭司大人,我记得这个白角人,他耳朵缺了一块。”

    这个耳朵缺了一块的就是乔诺。

    乔诺也看向边越。

    边越对他扮了个鬼脸,举着喇叭继续说道:“因为他正好站在两个土盾间,我也是,我就在他的侧面,他的耳朵我看得可清楚啦!”

    “那他的身体呢?你能看到他的手臂吗?”严默继续问。

    小孩摇头,“有护盾挡着,我只能看到他的头肩,看不到他的手臂。”

    边溪族长和大巫轻呼了一声。

    原冰一看两人站位,就明白了严默的意思,再听小孩回话,基本已经确定乔诺没有故意杀人的可能。他牢牢记下了这种破案方式,以后凡是发现一些难解的案情,他就会尽力恢复现场原样。

    如果说严默此次行为算是建立了科学破案的开端,那么原冰就是给科学破案打下了牢固的基础,踢飞了想当然和问神这些古老手段。

    再说现在。

    严默指了指苏越和乔诺的位置,问大家:“你们看明白了吗?”

    有些人仍然露出不明所以的茫然表情,但也有些人恍然大悟。

    严默索性对乔诺喊道:“你把你的弓箭拿出来,做出射击对面边溪族人的样子。”

    乔诺此时的激动没人知道,谁想死?尤其他根本没有杀害那边溪族小孩的意思,就这么被认为成凶手,谁能甘心?

    边越不过是说了实话,可对乔诺来说,不但挽救了他的声誉,更可能挽救了他的生命。因为边越这一举动,乔诺对边溪族人生出的恶感也降低了几分。

    乔诺听令做出射击的样子。

    “边越,你站到护盾边上。”严默又吩咐道。

    边越笑嘻嘻地跑到护盾边上,踮起脚,想要努力和护盾齐平,可是他的身高只有一米三左右,护盾将近一米五,他就是踮脚也还差一点。

    这下“啊”的人更多了。

    黎先生的脸色变得阴暗,看看周围的人,他正要向人群里退缩,却被原冰的目光盯住。

    黎先生站定,心想就算严默能推断出乔诺的箭会伤害到边越,完全就是意外,但想要找到真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大家看清楚了吗?”严默环顾众人,“首先,以边越和乔诺所站的位置,如果乔诺真的要杀死边越,他就算不正面对上苏越,也必须把手臂张开对准他,可如果他的箭头对准了边越……”

    “边越,如果乔诺的箭头突然对准你,你会发现吗?”严默转而问边越。

    边越想了想,收起嬉笑,表情认真地道:“应该会。我对危险的感应很快。”

    严默点点头,“其次,就算乔诺对准边越,因为边越比护盾矮,除非他采取仰射,让射出的箭从天上自动掉落,可这样的箭头……原冰。”

    原冰跳跃到乔诺身边做示范,又让人扛来草人箭靶放到边越所站位置。

    箭头落下,插入草人中。

    严默这才接着说道:“看清了吗?这样落下的箭会或竖直、或高斜度插入人体,可边越胸膛中的箭,却是平入。”

    到此时,所有人都明白了。

    证据都明明白白地摆在了眼前,大家毫无异议地接受了“白角人误伤边越”这一结论。

    苏门用无比崇拜的星星眼看向严默,就连桑叶、乔诺等白角战士和神侍也第一次对严默产生心服口服之感。

    可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

    严默忽地提高声音,“你们是不是都以为这是误伤?”

    边溪族人抬头,疑惑:您能摆出这么多证据了,不是误伤那是什么?

    原战表情不善,“你们都是九原现在和将来的精英,别告诉我,你们真的就这么蠢!”

    呃……。众战士和学生们一起羞愧地低下头。

    有些真聪明的这时都已反应过来,比如乌宸、苏门等少数人。

    苏门也许单纯,但并不蠢,不过他现在并不适合开口,只在心中思量。

    原冰的冷笑声响起,他才不管众人对他的感官如何,也不用像原战一样骂人前还给颗甜枣吃,直接开口骂:“一群蠢货!那要怎么样的意外,才能让一支本来应该往前射的箭不但拐弯射向侧方,还正好平射入一个小孩的胸口?”

    总算开窍的众人:……我们见识少不行嘛!

    “那是骨器,说不定它就能侧射呢?”也不知谁在下面喊了句。

    原冰骂回去:“在他身前侧有伙伴的情况下?这是谁这么蠢?给我站出来!”

    自然没人傻到站出来。

    边豹听、看到现在,糊涂了,他也没有隐瞒自己的想不通,直接扬声问严默:“祭司大人,如果这不是故意杀害,又不是误伤,那我儿子怎么会被……”

    边溪族长忽然一把抓住边豹的手腕,脸色变得铁青。

    话语被打断的边豹奇怪地看向父亲,“父亲,你?”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边溪族长几个一字一顿。

    大巫也想明白了,胸口狠狠起伏了下。

    “这是阴谋!是一场针对边溪族和九原的阴谋!”边溪族长喊了出来。

    边溪族长也许觉得自己中了暗算,还差点让隐在暗中的敌人得手,气得一口气喊道:“有人借这次混战,故意用白角战士的骨箭射杀我边溪族人,妄图挑起我族对祭司大人的不满,他们还特地选了边越!白角人刚到,他们和我们一无仇怨,二根本不可能知道边越对我边溪族的重要性,会选择边越的,一定是已经在九原待了一段时间,且对边越的身份非常了解的人!好毒的人,好毒的计谋!”

    边溪族长气坏了,他们边溪族以勇猛和血性重出名,最厌恶的就是狡诈和阴谋暗算,族人大多比较“单纯”,容易被挑动,大概这也是对方会选上他们的原因。

    “首领,祭司大人,那人肯定还在这里!如果找出那人,请一定把那恶徒交给我边溪族处置!”

    严默和原战互视,原战点头,“好,经过审判后,我会把最后的处刑交给你们。”

    “谢首领和祭司大人!”边溪族长唰地单膝跪地,又站起。这可是重礼,也是他第一次对九原首领和祭司行跪礼。

    边豹听说伤害自己儿子的另有其人,拳头捏得咔吧响。

    边溪族长的怒喊声也传入了众人的耳朵,听说这件事竟然出自第三者之手,大家的心情更加复杂。

    严默环视众人表情,估摸火候已到,他做到这种程度可不止是为了查出真凶,更想彻底解决九原人对白角人的仇视,为以后的双方长期交流奠定一个比较友好的基础。

    于是心情复杂的众人听到:“我现在不想追究为什么有人如此仇视苏门,因为我知道你们中有人在故意挑动你们的情绪。”

    底下一片哗然。连祭司大人都这么说了,看来他们中间真的有敌方奸细!

    边豹大声喊:“祭司大人,您知道那是谁吗?请告诉我们!”我一定第一个冲过去把他揍得连他爹妈都不认识!不直接杀死,只因为他已经从儿子醒来后就决定遵从九原的规则。

    严默没有回答他,而是说了一段让人意想不到的题外话:

    “有角三族,白角掌智慧与仁慈,红角掌武力与勇猛,黑角掌防守与忠心。有角族的文明建立确实比无角人长远,可也就因为他们存在的太久,内部开始逐渐**变化,白角族的仁慈变成软弱和退让,以至于失去了自古继承的王族地位,从领导者变成了三族最弱的一族。而红角族的勇猛变成了残暴,强于其他两族的武力更加膨胀了他们的欲/望,让他们从战士变成了屠杀者。黑角族的忠心则在看到白角族退让、红角族得势后变成了野心,防守之力化成了进攻之力,成了红角族的帮凶甚至主凶。”

    桑叶等白角人发现他们竟然无法否认严默对三族的分析。

    叹息声响起,“当年最后一次炼骨族和东大陆众智慧生物的大战就是因为炼骨族失去了正确引导,他们妄想占领整个东大陆,甚至把东大陆所有生物都看作他们的材料。而白角族无力阻止他们,只能把独属于王族的骨器传承留在东大陆,想要把白角族和其他两族彻底分开,可惜战争一旦开始,他们就算想要置身事外也没用,不喜欢战争的白角族也被迫卷入,因为他们武力不如其他两族,加上其他两族故意拖延支援,致使白角族死的人比其他两族更多,最后白角王族想要保留的族人也全都在这次大战中死亡,更导致白角族的祖先灵魂们还以为他们有角族的血脉已经断绝。”

    这些都是赞布跟他说的炼骨族往事,加上他后来对有角族的了解,所推测出的结论。

    严默说到这里,微微一顿,问:“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提这些吗?”

    众人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下面才有胆大的小孩颤巍巍地举起手,“是因为您想让我们知道如果其他……呃,无角人部落也这么做,我们九原就算不参战也会被牵累吗?”

    严默笑,包容地道:“答对一点。”

    小孩激动得不能自已。

    其他小孩看这个小孩得到夸奖,也都放大胆子纷纷举手。

    严默跟玩一样,点名那些小孩回答问题。

    第二个抢到机会的就是边越,这个小孩不掩得意地看了周围一圈,大声道:“你们都猜错了!祭司大人在告诉我们,我们要强大!要比其他无角人都强大!”

    严默眼中流露出真实的笑意。

    “哦?”原战撩起眼皮,充满兴味地看向少年,“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

    边越腿软了下,九原人都比较怕首领,他也不例外。小孩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如果……当初白角人没有失去王者的地位,如果他们……还能继续引导有角人,最后一次大战就不会发生,他们也不会被赶离东大陆,现在也不会反过来想要杀回东大陆。”

    严默击掌,“说得好!”

    真不愧是被边溪族如此重视的小孩,小小年纪就有这等认识,真的很不简单。虽然小孩说的话和他的目的有点岔路,但是能想到这点也极不错了。

    原战,“你的名字。”

    边越脸色涨红,只觉得满天都有彩霞在飞舞。

    其他人觉得奇怪,首领不知道边越的名字吗?明明边溪族人都喊了好几次。

    但边豹、边溪族长和大巫等人的想法却不一样,他们知道这代表首领开始真正看重边越,亲口问他的名字就是一种认可和尊重。

    边溪族人有点小激动,这位可是他们投靠的大部落首领,还是打败了其他上城势力都无可奈何的有角人的超强大部落的最强战士!能得到这位的认可,那能一样吗?

    原战看边越一个劲发抖,以为他害怕,只好放缓声音又问了一遍。

    边越猛地大喊:“我叫边越!边溪族人!首领在上,祭司大人在上,九原永远强大!愿祖神和兽神保佑九原如天上繁星,永不坠落!”

    严默:……小孩,能缓缓吗?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现实告诉严默:不能。

    青少年的情绪是最容易被挑动的,这小孩激情一喊,引得底下大大小小一起跟着喊,“首领在上,祭司在上,九原永远强大!”

    喊一遍不够,连喊五遍,一遍比一遍声音大,一遍比一遍激狂!

    随后成年战士的声音也跟了进来,边溪族人喊得最大声。

    原战哈哈大笑,抽出墨杀,高举,“祖神在上,我原战以战魂起誓,必将与祭司默一起把九原建成最为强大的势力,任何辱我欺我九原者,必杀之!”

    严默很想给他翻白眼,你凑什么热闹啊!可如此好的气氛,他这个祭司自然也不能保持沉默。

    严默手一晃,手中多了一根原战给他特别炼制的权杖,这根权杖与那雕像上的权杖一模一样,但杖身更多了一些异样的光泽,权杖顶端则是一枚拳头大的圆形九级元晶。

    代表祭司的权杖举起,权杖忽然爆发出耀眼的金光!

    “祖神在上,众神众灵在上,我严默以巫魂起誓,必将与首领战一起守护九原、富强九原,让九原的子民成为天下最令人羡慕者,凡欺辱我九原者,必杀之!”

    所有人都跟着喊:“欺辱我九原者,必杀之!”

    连续的高喊过后,在气氛的最高/潮,严默权杖忽然一指人群:“抓住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