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95章 章回59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海边一座孤岛上,稍事休整的有角战士正在排队进入骨鸟,等待出发回西大陆。

    胡德眼含怨毒和不甘地望向不远的陆地,“我们就这样走了?再一次被赶走?”

    尼塔指挥骨兵进入海底,让它们刨开海泥,藏身其中。

    “尼塔将军!”

    “远征靠的是强大的武力和后续源源不断的支援,只有我们在东大陆彻底立足才可能不用依赖母族输送,但现在……我们只是手持十级骨器的三岁幼儿,后面没有大人守护,又没有时间成长,不被全灭就算磐阿神庇佑。”

    胡德转头看向尼塔,眼色怪异,突然道:“尼尔王失踪,你是最有可能继承族长之位的人选之一,你这次轻易放弃,是不是也想回去争一争族长之位?”

    尼塔手指从眉角轻轻擦过,“我曾经向尼尔发过誓,只要他在族长和王的位置上一天,我都不会背叛他。”

    “那其他人呢?”胡德下意识问道。

    尼塔没有回答。

    胡德沉默一会儿,“你知道,我会站在你这一边。”

    尼塔:“多谢大巫。如果尼尔和祭司大人一直失踪,如果我能成为族长乃至三族之王,我会举荐您。”

    举荐胡德什么,不用明说,两人都明白。

    两人定下同盟,话题立刻转移。

    “你怎么能这么镇定?就算你是尼尔王的亲兄弟,你就不怕回去受罚吗?他们一定会用这个借口攻击你。”胡德开始真正把尼塔当自己人,说话也开始为他考虑。

    尼塔很清楚胡德现在会同意站到他这一边,不过是两人都是战败首领的身份,如果胡德不帮助他,以后胡德的大巫之位就算能保住,话语权也将是三名大巫中最低的一位,更不要说奢想那个三族最高的位子。

    “我们没有输。”尼塔把他对严默说过的话再次重申了一遍,“这次是特殊情况。难道您以为凭借千多名有角战士和一干不听话的奴隶兵就能打下东大陆?”

    “可是当初陛下和祭司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几乎一个都没有完成!”

    “不用急,会有人替我们完成。”

    胡德有点不高兴,尼塔有秘密隐瞒着他,可是他的身份并不能太挟制尼塔,加上两人刚刚确定合作关系,他也不好立刻就刨根究底。

    两人说到这里,话题再次转移,开始商量要不要在附近岛屿建立一个中转点。

    “喂,说话说半截可不是好习惯,那个尼塔,你说说看,谁会替你们完成什么任务?”

    “谁!”

    两人同时举起骨器,警惕地扫视周围。胡德更是第一时间就把护卫战士叫到身边。

    “桀——!”一只大鸟俯冲下来。

    尼塔眼眸收缩,“是人面鲲鹏!这不公平!人面鲲鹏怎么能参与他族战斗!?”

    “桀!我王说了,我还小,做事说话不能代表鲲鹏族。”奶声奶气、偏偏有点小霸道的童音响起。

    刚刚俯冲下来的人面大鸟转眼间变成一个背后扑棱着小翅膀的胖娃娃。

    你娘!有种我打了你,你不去叫成年鲲鹏为你报仇!尼塔在心中痛骂,这些人面鲲鹏最为卑鄙,说是不参与他族战斗,可是他们找的伴侣各种族都有,平时无事便罢,一旦有事就以保护者自居,就算不参战也会守护伴侣和伴侣的家园,可是又有多少战士能打败人面鲲鹏?最终结果都是打到人家门口了,又不得不退回去。

    更不要说打了他们小的,那你就等着一窝大的老的飞来收拾你吧!他们管这叫为守护己族雏鸟而战,他们也不会把人一个种族或一个部落都干掉,但能欺负小鲲鹏的都是什么人?你鲲鹏干掉了人家的首领、巫者或是最高级别的战士,那跟把人家一族都揍翻有什么区别?

    尼塔等着胖娃娃,憋屈死了!

    “咚。”有人在大鸟变身的瞬间,从半空中落下。

    “九风!”被丢下来的老头怒,“我一把老骨头了,你也敢随便扔!”

    “你好重。”九风一脸无辜地拍打着翅膀。

    “重你个屁!就从岸边到岛上的距离,能有多远?”老头看他这小样更怒了,“不要跟混蛋小黑学!你看看你才跟他玩了几天,都学坏了!”

    九风飞到老头脸边,撅起嘴巴吧嗒亲了他一口。

    老头痛心疾首,“你看看你才跟默出去多长时间,好的没学,坏的全学到手了,你这招只能糊弄鲲鹏王,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

    九风捂住胸口,做出伤心的模样。

    老头忍笑,又碎碎骂了几句,几小混在一起,你传染我、我传染你,好的坏的全都学得差不离,偏偏九风和小乐的杀伤力巨大,几小联合在一起搞怪捣蛋简直无人能比!

    老头这时还不知道,不久的将来,他的徒孙还要增加一个,那个才叫真正的大杀器。

    看着这一老一小随意笑骂,混不把包围他们的有角战士放在眼里。

    尼塔在内的有角战士都很生气,但是……

    “咒巫,人面鲲鹏九风!”尼塔声音沉重,“你们不会是特意来给我们送行的吧?”

    咒巫像是这时才注意到他,老白眼一翻,气死人不偿命地道:“放心,会让你们活着回到西大陆,我们九原向来说话算数。不过你们有角族在东大陆造孽太多,多少种族把你们恨出一个窟窿,就这么让你们走了,他们怎么能甘愿?”

    尼塔心觉不妙,看向孤岛中的林木、周围的海水,包括天空,都像是隐藏了无数敌人。

    “你们想干什么?难道你们打算不遵守约定?”到如今胡德已经一点都不想死,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去西大陆。

    咒巫竖起手指晃了晃,“不,我们九原绝对会遵守约定,但当初你们也说了九原没有资格代表其他势力与你们订约,所以其他部落要做什么,我们九原也无法阻止,但我们听到东大陆各势力联合起来要揍你们的消息后,我那徒儿就请我和九原过来,帮看着你们一点,免得你们都被打死了。”

    有角人众:……欺人太甚!

    咒巫对九风招招手,“乖娃,过来,我们到一边看热闹,不对,是监督,对吧,是这个词吧?”

    九风扑到咒巫怀里,“对!”

    咒巫抬起右手,也不知在对谁说,随便挥了挥手,“想揍就揍吧,记得随便找两个给他们留口气就行。啊,记住,打的时候别往我这边来,敢误伤的,我保证出手的和他的相关势力都会倒霉上整整一百年!”

    咒巫说完,示意九风变大,把他重新带到半空。

    “留下他们!”尼塔跟着大喊:“全员准备战斗!”

    骨兵也不再往海泥里钻了,全都又重新爬出来,过来支援有角人。

    有角战士一起攻击咒巫。

    九风猛扇翅膀,闪电般地射向空中。

    咒巫忍住疾速传来的不适,怪笑一声,任由九风抓着他的肩膀飞上半空,他可不是他弟子那样被攻击还不还手的善心人,当即就给尼塔下了一个诅咒:“以这岛上即将死去的有角族人的怨气为祭,我咒巫,诅咒有角人尼塔将被这些怨气纠缠终身、永无安睡之日!”

    “咒巫!”尼塔怒吼。

    “桀桀!”咒巫和九风同声怪笑,早早飞出了他们的攻击范围。

    等着吧,有角人小子,如果你今天命好没死,你将来……也许会恨不得早早死在今日。

    得不得一日安眠,这可是他最歹毒的诅咒之一,没亲身尝试过的人,绝不知道其中的可怕滋味,当初被他下了同样诅咒的生物,好多都是自杀的呢,就是为了求能好好睡一觉。

    “呼啦啦。”林子里、土壤里突然钻出无数毒虫,疯狂向有角人涌去。

    孤岛上各种光芒闪耀,火光、水球、冰箭、毒汁……各种攻击从有角战士的武器中射出。

    可是毒虫只是开始。

    很快,有角人就发现他们脚下的土壤和踩着的野草灌木也已经变成了能取他们性命的杀手!

    这是一场非常不公平的大围杀。

    有角人当初势如破竹,几乎无人能挡,一半原因和东大陆各势力喜欢各自为政有关,还有一半则是打了东大陆一个措手不及。

    当时东大陆各势力中频繁发生高层叛变,或者某几个控制中的中下城整体背叛的事,忙自己就忙不过来,哪有余力去帮助他人?

    再加上有角人的骨器和神骨甲着实厉害,如果不出动各势力的最高战力,只能杀杀骨兵和奴隶兵。

    自保、不肯出实力、再加上一些想要趁机做些什么的势力……多种原因加起一起,才造成有角族几乎不可敌的印象。

    可现在,有角人被九原轻松打败,甚至被迫立下誓约,并且所有当天在场的东大陆势力都知道有角人的老巢出了事,这些来东大陆打前锋的都成了孤兵。

    面对一群背后有强大势力、而且会遭到恐怖报复的敌人,也许有人会顾忌这顾忌那,什么都不敢做。

    可一旦那些保护圈和光环失去,被欺负的人谁不想反过来把欺负自己的混蛋给踩到脚底下蹂/躏呢?

    于是这一天,在南边近海的一座孤岛上,在巫城十级战士飞山的领导下,好多势力派出了自己近乎压箱底的战力,把有角人翻来覆去地虐了一遍又一遍。

    飞山和领头的几个谁不是人老成精?他们没有扑上来就揍有角人,而是不断操纵异能消磨有角人的能量。

    上万名战士躲藏在这座孤岛四周,大家轮流着虐有角人,完全不给对方休息和补充能量的机会。

    没几天,有角人的元晶开始告罄,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了!

    整座岛上的植物、动物、水源,甚至虫子,要么跑了个精光或采了个精光,要么就是被下了毒,还有的干脆变成坑人的陷阱。

    想要捕鱼,可控水战士在海中的战斗力至少提高了两倍,尼塔他们想要接近海洋都不可能。

    打,打不过。逃,逃不掉。

    最为高贵的、武力强大的有角战士竟然就这么被困在了这座小小的孤岛上。

    尼塔不知道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句话,可是他却有了这样的心境。

    “默巫!好好好!你狠!真正是好毒辣的计策!”尼塔笑容扭曲,眼中满是仇恨。

    他已经认定严默“慷慨”地把他们送到孤岛,不是给他们减少路程,也不是怕他们偷偷留下,而是早就做好了算计他们的准备!

    那个狡猾阴险的无角人大巫压根就不打算放他们回去!

    尼塔想错了,严默和他定了契约,还指望以后过去合法搜刮西大陆资源,怎么会现在就把自己的路给堵上?瞧,为了确保有人能把契约带回去,还要是能有一定地位的人,他还特地把咒巫给请了过来做监督。

    咒巫的声音忽然传至尼塔耳边:“想要喝水吗?”

    尼塔舔舔干裂的嘴唇,他的喉咙已经彻底干哑,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想要吃肉吗?”

    储物骨器里的食物已经吃完,再等下去,他们恐怕就要吃自己人的尸体了。

    “想要活下去吗?”

    当然想!尼塔握紧拳头,他不能死,他要回去得到更多的权力,好讨回如今受到的一切耻辱!死了,就真的什么都做不到了。

    “那么告诉我,你们留在东大陆的所有人手,还有你们的任务内容。说一个,我给你们一袋水,保证干净无毒。说出十个以上,与九原有关的一个算两个,只要我们求证属实,我就让你离开。”

    “……没有十个。”

    “呵呵,你可以考虑胡说,反正我们会去验证。你想,你们肯定不止埋了十个奸细,而只要说出十个,而说出和九原相关的,还能一个顶俩,你只要用一些极小的代价就能得到自由,还有解渴的清水……”

    “你真的会让我回去西大陆?”

    “我咒巫喜欢诅咒人,但不喜欢骗人。”

    “我要大巫胡德和我一起走!”

    “换至少两个你们的任务。”

    “……好!”最后一个字,尼塔几乎是含着血吐出。
  • 背景:                 
  • 字号:   默认